一郎X二郎 (下) 南方大作戰

投票平均为 488
| 64 总的贡献 其中 58 评论 , 6 引文 , 0 图像 , 0 备注 , 0 视频
直木賞作家奧田英朗最新話題力作21世紀最犀利的頑固老爸──上原一郎粉墨登場一部最爆笑、最另類的成長小說熱鬧誔生!讓你找回大無畏的精神又笑得痛快!「爸,有客人。」二郎說著把鍋子放在爐台上。「那不是客人,是來強迫推銷的。」爸爸挖著鼻孔說。「她說是從區公所來的。」「那是從區公所派來強迫推銷的。」說完,爸爸在椅上盤起兩腿,再把手肘撐在報紙上,用手指一根根拔著自己的鼻毛。「你就跟她說,我爸出遠門了,到南方某個小島上去了,他跟家裡人說過,要在小島海濱的山丘上造房子,還要墾地種田,然後在秋收的時候,爸爸就會來 ...Continua
Ha scritto il 19/03/13
爸爸一郎執著的個性,可能是許多人心中羨慕卻又做不到的吧~ 雖然內容有些無厘頭,哈哈大笑之餘可以些微看到社會之於個人的操控,不是制度而是外在環境對自己的眼光及看法,處在群體生活中,難免要配合時勢或群體而將自我意識隱藏,有多少人能不顧一切執著也堅持自己的理念跟原則?
Ha scritto il 24/10/12
八重山群島刁民的回歸
看完上下集後...愈來越期待2013石垣島馬拉松的...西表島一定要去參拜一下!!!
Ha scritto il 26/07/12
一郎X二郎(上/下)
<私> 藉由孩童的視角來描繪童光時代,時光讓彼此疑似有入夢的想法,就是這樣令人發自內心笑看少年的成長與胡鬧,像二十世紀少年般有著青春無所畏的少心,夢想? 呼應少心般地轉化故事來鄙人平視現代人認知的常規世俗,直指求活的大同之道在於互活,而漸變是起點,無畏的失敗是過程. 從笑鬧中體會小說與生命. 應不分上下,就能一口暢讀,或是有其作用吧!
Ha scritto il 21/04/12
窩心溫情~
Ha scritto il 07/10/11
對奧田英朗這名字一直感覺很熟悉,就終於借來看了。 還可以啦,如果緊湊點濃縮成一本會更好。南方小島好棒啊!!!

Ha scritto il Feb 25, 2009, 04:55
P210-212

  卡車來到碼頭,攸達也在那兒。他正把一個裝著糧食的紙箱交給爸爸。

  「喂,洋子、二郎,你們已經聽桃子說了吧?就這麼決定了。」爸爸在月光下露出白齒笑著說。

  「只是短暫分別,我們一定回來接你們的。」 媽媽也快樂得像個小女孩

  「喂,你們是當真的啊?」姊姊皺著眉站在岸邊說。「 幹出這種事,明天你們一定會被通緝的 。」

  「管他的。反正我們已經逃出日本了。哈哈哈。」爸爸像平日一樣不在

  卡車來到碼頭,攸達也在那兒。他正把一個裝著糧食的紙箱交給爸爸。

  「喂,洋子、二郎,你們已經聽桃子說了吧?就這麼決定了。」爸爸在月光下露出白齒笑著說。

  「只是短暫分別,我們一定回來接你們的。」 媽媽也快樂得像個小女孩

  「喂,你們是當真的啊?」姊姊皺著眉站在岸邊說。「 幹出這種事,明天你們一定會被通緝的 。」

  「管他的。反正我們已經逃出日本了。哈哈哈。」爸爸像平日一樣不在乎地說:「對了,班尼好像幹得有聲有色啊。攸達打電話回去打聽,真沒想到他竟然引爆了炸藥。這傢伙也真算條漢子!」

  「 你們這不是太亂來了 ?把班尼也扯了進來。」

  「那傢伙是依自己的判斷行事,應該不會後悔的。」

  姊姊緊閉著唇,默默地搖搖頭。其他人繼續忙著裝貨。大城從自己的卡車上背著一袋米走下來。「這是送別的禮物喔。」他說著把米袋交給爸爸。

  「你們不阻止他啊?」姊姊問攸達和大城。

  兩人臉上露出訝異的表情,似乎覺得她提出這個問題很奇怪。

  「一郎家的祖先都是在海上討生活的啊。」攸達說。

  「對啊,對啊,只要在亞衣馬的大海上,不論到哪都能活下去。」大城說。

  姊姊像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氣,當場蹲下了身子。

  「洋子,別這種表情嘛。爸爸、媽媽沒做錯任何事情,」媽媽說著從船上下來,走到姊姊面前蹲下來,「不偷、不騙、不妒、不欺、不為虎作倀,這幾條,我自認都一直遵守著。如果說我們做過哪件事不合常理,那就是我們沒有迎合世俗而活。」

  「這不是最重要的嗎?」

  「不對,世俗的格局太小了,既不能創造歷史,也無法拯救人類,更沒有正義與準則。世俗只能向那些不敢加入戰鬥的人提供慰藉啦。」

  「妳在這兒跟我說這些也......」

  「來,站起來。」媽媽把姊姊拉起來擁抱著她,然後俯在她耳朶上說了些什麼。

  「嗯, 我也覺得生到這世界上來很幸福 。」大家只聽到姊姊的回答。

  「桃子。」媽媽接著把妹妹叫過去,緊緊抱住她說:「媽媽跟妳約定,一定馬上回來接妳。」

  「 嗯,我會在這兒等著。」桃子實在很純真 ,她對父母是完全信任的。

  「二郎,」最後媽媽把二郎也叫過去抱住他。手臂才伸到二郎背後,她就睜大眼睛驚訝地說:「哎喲,你又長高了。」

  「是啊。搬到這兒之後,他已經長了五公分,連我都嚇一跳。」姊姊說著走過來,站在二郎身邊。二郎看著身高一百六十五公分的姊姊,她眼睛的位置只比自己高一點兒而已。

  「下次再看到你的時候,一定比我和洋子都高了吧。」

  「所以在他超過爸之前快點回來喔。」姊姊開玩笑地說。

  「我瞧瞧,我瞧瞧。」爸爸說著也從船上下來,走到二郎身邊。「什麼啊,還是個小孩嘛。」爸爸親熱地笑著,伸出手在二郎頭上亂摸了幾下。

  「二郎,以前已經跟你說過,不要學爸爸,因為你爸爸做人有點極端。不過,你絕對不能長成一個卑鄙的人,也不能長成一個看人臉色的人。

  「嗯,我知道」

  「心底覺得不對,就要勇於挑戰。即使敗了也不要緊,還是要站出來對抗,就算是與眾不同,也不必在意,不要害怕孤獨,這世界上一定會有人理解你。」

  「 這說的是媽吧 ?」

  「沒錯,本來我是想讓她留下來的, 可是她吵著非要跟去 ......」

  「這樣你們也比較放心吧?」媽媽對著三個孩子說:「有媽跟在他身旁,你們就不必擔心了,不管什麼事,最後都會有我幫著踩煞車啦。」

   是嗎?二郎想,那妳為什麼以前都沒踩煞車啊 ?他在心底嘀咕著,卻沒把這話說出口。 ...Continua

Pag. 210
Ha scritto il Feb 25, 2009, 04:54
  「究竟誰是誰非?老師和島上居民現在還不知道答案。因為這裡也有些人是支持建設旅館的。不過有一件事,老師現在可以告訴大家,那就是,你們小學生份內該做的事,是學習。小孩不應該插手大人的事。每個大人的內在都是善惡並存,小學生不該跟著大人瞎起鬨。如果現在有什麼事讓你懷疑或感到奇怪,請你把這件事記在腦子裡,等到自己長大成人之後,再用自己的頭腦判斷,老師希望你們將來都能長成一個站在正義這邊的大人......」
Pag. 182
Ha scritto il Feb 25, 2009, 04:54
p179-181

  這天晚上,爸爸突然對媽媽說:「阿櫻,今晚妳帶著孩子們到攸達家去吧。」聽爸爸的口氣,好像已經下了什麼決心。

  「明天就找新垣君幫忙,去辦好申請入住國民住宅的手續。本來我最不喜歡麻煩公家的人,但是現在情況緊急。利用公家也是一種戰略啊。這裡只留些日常生活最起碼的必需品,其他東西都帶走吧。糧食也帶走,十兵衛交給班尼好了。就這麼辦吧。」

  全家人聽了爸爸的話,都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爸爸是打算一個人繼續奮鬥下去!這想法已從話裡清楚地傳達到每個人心

  這天晚上,爸爸突然對媽媽說:「阿櫻,今晚妳帶著孩子們到攸達家去吧。」聽爸爸的口氣,好像已經下了什麼決心。

  「明天就找新垣君幫忙,去辦好申請入住國民住宅的手續。本來我最不喜歡麻煩公家的人,但是現在情況緊急。利用公家也是一種戰略啊。這裡只留些日常生活最起碼的必需品,其他東西都帶走吧。糧食也帶走,十兵衛交給班尼好了。就這麼辦吧。」

  全家人聽了爸爸的話,都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爸爸是打算一個人繼續奮鬥下去!這想法已從話裡清楚地傳達到每個人心裡。

  「 洋子,聽清楚了嗎?」媽媽轉臉向姊姊 說:「就這麼決定了,二郎和桃子就交給妳囉。」

  姊姊卻沒弄懂媽媽的真意。「......什麼意思啊?」

  「媽媽要留在這兒。因為我跟你爸是夫妻啊,而且大家也認為我們都是搞活動的。你們知道嗎?從前我當學生的時候,外號是『御茶水的聖女貞德』喲。因為我被鎮暴警察噴水不知噴過多少次呢。」媽媽帶著一絲調皮的眼神說。

  「 不行!妳在說什麼?

  「 對啊,只想讓自己快樂。

  爸爸和姊姊同聲表示反對。

  「我也要留下來。 二郎,桃子就托付給你了。」姊姊說。

  「不可能吧? 叫我們小孩自己過活嗎? 」二郎不假思索地反問道。

  「不會有問題的!如果托你的話,一點問題也沒有。你已經不是小孩了,不是嗎?」

  「 洋子,妳不能這樣! 妳要照顧二郎他們啊。」

  「 阿櫻,妳也不能這樣。妳是他們的母親,不是嗎?我要叫妳自我批判囉。

  「可是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啊。」

  「那三個人比兩個人更好吧。」

  「 洋子妳不能這樣。

  「為什麼不能?」

  全家人隨即陷入一場論戰。「那我也留下來!」二郎堅決地說,可是沒人理他,只見三個大人各自挺出身子反駁著對方, 二郎和桃子閒在一邊 簡直插不上一句話。

  「茶!」後來還是爸爸下達一聲號令,媽媽才不大情願地去倒茶。桃子這時早已睡著了,可能是因為白天緊張了大半天,心情好不容易鬆懈下來的關係吧。二郎拿了一條毛巾被替她蓋上。

  在爭論了將近一小時之後,爸爸和姊姊屈服了,決定讓媽媽留下來陪伴爸爸。

  「就這麼決定了,二郎,你們要聽姊姊的話喔。」媽媽說。

  「嗯。」二郎心裡雖然不太滿意,卻也無計可施。 當小孩真的很吃虧,他想。

  姊姊嘆了口氣。「 我也很想去丟個汽油炸彈啊。 」她有點不服氣地說出驚人計畫。

  二郎忍不住向爸爸提出自己的看法。「既然島上的居民都反對,KD應該會放棄吧。」他的疑問裡仍舊懷著一絲希望。

  爸爸凝視著空中,腦中正搜索著適當的字句。接著,他喝了一口茶,才開口對二郎說:

  「二郎,這世界上有些事情是可以採取抵抗到底的手段,促使它慢慢發生變化的。譬如奴隸制度、爭取公民權運動等,都是這樣。 平等並不是具有仁心的權威者主動賦予人民的恩惠,而是要人民從抗爭中去爭取的。如果沒有人站出來爭取,社會永遠都不會改變。 而你老爸就是其中的一人。懂了嗎?」

  二郎沉默著點點頭。

  「你不必跟爸爸學,你只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活下去就好。爸爸的肚子裡啊,有一種自己也沒法控制的蟲子,我要是不照那蟲子的意思做,就會變得不像自己。總之一句話,你老爸是個傻瓜啦。」爸爸說完像在嘲笑自己似地翹起了嘴角。二郎有點吃驚,因為他沒想爸爸會對他說這些。姊姊也在一旁露出訝異的眼光。

  媽媽卻垂著眼皮笑起來。「來,現在我跟你爸要準備明天的事了,孩子們快點到攸達家去吧。」說著,媽媽站起身動手收拾茶杯、茶壺。

  姊姊仰面躺在地板上,手腳撐開像個「大」字。「天花板破了一個洞呢。」她自言自語似地低聲說。

  二郎扶著桃子把她拉到迴廊邊,然後幫她穿上鞋子。 桃子已經睡得像個洋娃娃 ,二郎只好把她背到耕耘機前,橫放在車後的貨台上。

  接著,二郎有把三個人的棉被也推上貨台。姊姊一個人爬上駕駛座。「真沒想到還會輪到我來開這玩意兒。」她喃喃自語著露出苦笑。 ...Continua

Pag. 179
  • 1 commento
Ha scritto il Feb 25, 2009, 04:53
  「只要有人想賺大家的錢中飽私囊,即便只有一個這樣的人,政治和經濟就會隨之誕生。如果不是因為有人想賺大家的錢,政治家或資本家根本沒必要存在。因為我們就算沒錢,只要大家一樣窮,照樣可以過得很幸福啊。」(媽媽)
Pag. 167
Ha scritto il Mar 16, 2008, 08:27
心底覺得不對,就要勇於挑戰。即使敗了也不要緊,還是要站出來對抗,就算是與眾不同,也不必在意,不要害怕孤獨,這世界上一定會理解你。
Pag. 212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