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紀初,中國語言學開始沖破傳統文字、音韻、訓詁的藩籬走上現代化的道路,在轉變的過程中,瑞典漢學家高本漢的《中國音韻學研究》無疑起到十分重要的催化劑作用。高氏原著是用法文寫的,能在中國語言學界廣泛流傳,并且產生深遠的影響,這主要應該歸功于趟元任、羅常培和李方桂這三位中國現代語言學奠基人,為我們把高氏原著譯成這部比原著學術價值更高的中譯本。

這部煌煌巨著共分四卷,前兩卷原是高氏26歲時寫的博士論文,論文通過后又接著寫出第三卷。前三卷從1915年起分三年陸續出版,第四卷“方言字匯”是資

這部煌煌巨著共分四卷,前兩卷原是高氏26歲時寫的博士論文,論文通過后又接著寫出第三卷。前三卷從1915年起分三年陸續出版,第四卷“方言字匯”是資料性質的,到1926年才正式出版。在這四卷中,第三卷最能體現出高氏對古漢語語音構擬的思路和方法,是全書的重點。高氏后來對前兩卷的內容也并不滿意,曾經建議在中譯本裹把第二卷全刪去,重寫一個很簡短的語音說明。由于其中有一些漢語方言數據,譯文“大體還是照譯了”(見譯本前“譯者提綱”)。

本書的第三卷出版于1919年,正值中國五四運動,在知識界掀起“砸爛孔家店”向西方文化學習的熱潮中,高氏的著作很快就在中國的學術界產生影響,1923年北京大學出版的《國學季刊》一卷三號上刊登了徐炳昶所譯高氏原著第二卷中討論舌尖元音部分的內容,標題為《對于‘死’‘時’‘主’‘書’諸字內韻母研究》,譯文很短,可能是把高氏原著介紹到中國來最早的譯文。同期還刊登了林玉(語)堂譯的珂羅倔倫(即高氏)《答馬斯貝啰(Maspero)論切韻音》,是高氏和馬伯樂對切韻音構擬的討論,對他的《中國音韻學研究》有所修正,譯文后有林玉(語)堂跋,說該文是胡適因病囑他代譯的,可見高氏的論著在當時中國學術界已經受到相當普遍的重視。 ...Continu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recensio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citazio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