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杯吧,托瑪斯曼

投票平均为 137
| 6 总的贡献 其中 6 评论 , 0 引文 , 0 图像 , 0 备注 , 0 视频
寫作人最恐懼的惡夢,我想可能就是被人遺忘,被自己在乎的人遺忘。托瑪斯曼初初流亡美國的時候--那是1938年,他的德被納粹占領--他是多麼的充滿自信。美國記者問他,放逐是不是一個沈重的負擔。他回答「Wo ich bin,ist Deutschland.」我托瑪斯曼人在哪兒,德國就在哪兒。
Miranda Wang
Ha scritto il 01/08/12

小時候讀得頻頻點頭的作家,但現在開始對她的論證產生一些質疑。

牛角寡書
Ha scritto il 02/11/11
說龍應台下筆鋒利,不只是講她書寫的分析條理一語道破,也是她能就讀者憤怒的來函,針對細項提出反擊。這本書整體上描繪了龍對德國政經社會的觀察,以及兩岸政治間的看法。 我特別喜歡的是〈給我一棵樹〉和〈一封關於樹的信〉這兩篇,剛好都跟樹有關,講樹不特別,但〈給我一棵樹〉從破壞公務這點來談,其實講的是一個國家的執法彈性,以及對文字創作者的開明,要是在台灣,可能就只庭在開罰單的階段,給你顆樹貼詩?簡直不可能。 〈一封關於樹的信〉也是作者藉由樹來談德國的法律力量,看完之後跟台灣一比較實在天壤之別,也很難不去比...Continua
小眼睛
Ha scritto il 18/04/10
這本書同樣看見龍應台一貫銳利的文筆, 但也許是現在的環境氛圍和作者寫這本書時已經略有不同, 對書的前段所述感受不到強烈批判的力道了! 書的中段提到很多德國與台灣與中國的過去, 包括各族群在歷史中的悲歡情仇, 小人物在歷史大潮中的無奈, 內容像是龍應台最近的超級暢銷書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的前奏曲, 風格內容具一致性, 其中還有一篇直接引入大江大海一書內! 書的後段, 則是龍應台之前寫了一篇引起新加坡人共憤的文章, 或許該文章的確有些武斷, 而挑動新加坡人的敏感神經(如果有人有嚴厲的語氣批判台灣...Continua
Chyshih
Ha scritto il 25/01/10
關於作者,我想她無法成為思想家,因為她邏輯不通,遇到關鍵字詞標準會轉彎;她也不是哲學家,因為她心思不夠縝密;她也不是文學家,心胸不夠寬大;她只是比較會寫作文的一般人,靠著一隻潑辣的筆,在安全的社會,言論自由的保護傘下大放厥詞,還以知識份子的良心自詡! 這本書,只有她回答讀者的部份我沒看,因為提問的讀者大部份是她的所謂的"書迷",既然理念與她一致,我想沒什麼可看性。 但是就作者所寫的文章,她對德國文化生活的觀察部份除外,從字裏行間流露出她對台灣人總統李登輝的不屑與輕視,和日本莫名的敵視態度,真是令...Continua
Chingwen Chen
Ha scritto il 31/12/09

這是2004年在摩洛哥旅行時手上唯一的中文書
對內容已經不復記憶
但深刻的記得珍惜地讀每一個中文字
甚至一路上重讀好幾遍。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citazio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