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船並不靠岸;他們群集移轉方向,飄入往南洶湧的海流順勢沿著海岸線而下,讓洋流推動前進。巨船們似乎正在找尋可以停泊之處。

  「災難自海上而來,降臨在我們身上!」沙喃腦海中又浮現伊尼卜斯這句陰魂不散的夢兆預言,冥冥中一抹不祥的感覺掠過心頭......
Viiolare
Ha scritto il 29/12/15

抬頭看看流星吧

四百年前阿沙娜夕流下的眼淚
光,把它們帶到眼前了

Kindkiller
Ha scritto il 06/03/12

這本不起眼的小書,其實是台灣文學裡的巨人。

Keynt
Ha scritto il 13/11/11
SPOILER ALERT
首先我得承認,我也是因為魏德聖導演的緣故,才知道這一本早在1997年就出版的小說。 而我也相信,魏導在撰寫賽德克巴萊的劇本並正式拍成電影時,必定受到這本小說的影響。 而或許是重複的時代悲劇,或許是魏導與王家祥先生刻意強調同樣的重點, 濱海的西拉雅族與深山的賽德克族都面臨了來自外域的強勢聯盟入侵, 在劇情描述上也有相似之感,但兩位主角的抉擇卻是完全不同。 賽德克巴萊的劇情中著名的對話, 一郎問莫那為何不再忍20年,莫那回答再忍20年便不是賽德克。 或許,倒風內海中沙喃的抉擇便是呼應了莫那的這個回答...Continua
Kaku
Ha scritto il 13/10/11
SPOILER ALERT
『西元一六六二年,鄭成功的軍隊在攻下熱蘭遮城之後,開始屠殺驅趕沿海內陸早前開墾於此地的漢人與原住民,獲得土地以供士兵屯軍駐紮之用。』(頁274) 這是整本小說的最後片段,當鄭成功軍隊強勢登台,新一輪屠殺於焉展開時,過去紅毛人、漢人、西拉雅人間,因貿易、土地、稅收等積累日深的矛盾,頓時不再是島內最大的衝突來源;這樣的結局亦呼應了小說一開始伊尼卜斯(女巫)的夢兆預言─「災難自海上而來,降臨在我們身上」─原來這個被災難降臨的「我們」,不單指西拉雅伊尼卜斯眼中的麻豆社,還涵括鄭成功以前在這片土地上所有的...Continua
Bj
Ha scritto il 22/03/11

不是很好讀。
與其說是「小說」,不如說是400年前平埔族生活「文藝化」寫成的小百科。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citazio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