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蘭河傳

| 出版商: 寰星書店
投票平均为 270
| 39 总的贡献 其中 32 评论 , 7 引文 , 0 图像 , 0 备注 , 0 视频
Karen Tpett
Ha scritto il 09/01/17

東北地方的人文都在這本書裡活靈活現的浮出來
很多鄉土的語法,卻是那樣的親切
保守又沒有文化的一群純樸的人
人性醜惡的那樣真實
尤其是那篇"團圓媳婦"真是讓人看不下去的悲慘
這本書可以說是開了眼界
但是不能說看得非常快樂

SAKANA
Ha scritto il 08/07/15

最早期從別人口中聽到的蕭紅
跟從許鞍華的黃金時代認識到的蕭紅
再從呼蘭河傳上頭的蕭紅

三個完全是不同個性的蕭紅

但有一個是共同特性 她總是以一種很活在自己的想法內 很堅強的照著自己的步伐走!!!
不管周圍的噪音有多大 她就是只想安安靜靜的從旁觀察著!!!

Olivia
Ha scritto il 31/03/15

在今天來看,這樣的敘述坦白而真實,初看太直白,讀之越深越有韻,一個句子、一個人,都是活的,彷彿還能說話,還會哭泣流血。最喜歡那段和祖父的童年往事,寫下的都是美好,泛亮晃晃金黃色,文字沒寫出的,餘下的,卻是現世的荒涼,和過去無法復返的憂傷。蕭紅在過世前幾年完成此作,她說,這些不是什麼幽美的故事,但忘卻不了。

洛沉雪
Ha scritto il 24/03/15
迷路呼蘭河--呼蘭河傳讀後感
「蕭紅的文字,為我們帶來另一個風景」;這是我第一次讀《呼蘭河傳》的想法,這個想法到現在依舊沒變。 有人說蕭紅的這本書為東北立傳,這句話說得不算錯,因為整本書聚焦在呼蘭河城—這座東北的古城身上;說得更貼切點,蕭紅的《呼蘭河傳》,如實的描寫出這個地方的風景,特別是關於人的風景。 有趣的是,蕭紅其實也是其中一個出場角色,但是在讀此書時,蕭紅很清楚地讓讀者知道,她既是裡面的角色,也是一個旁觀者,即她具有著雙重身分。也因著這種看似衝突的身分,使得她以一種近乎冷漠筆觸,傳遞出人性的溫度。 《呼蘭河傳》的每一...Continua
Noelle Chan
Ha scritto il 04/01/15
呼蘭河傳

1940年呼蘭河傳在香港完稿 - 這本小說是關於那遙遠的北方呼蘭河的事.主角是呼蘭河;很獨特的敍逑手法;在蕭紅6、7歲的回憶裏,舊中國社會裏的小人物,特別是婦女,生命和生活如斯悲涼,無怪乎小說裏不斷重複-我家的院子是荒涼的-其實也許是活在那個時代已很荒涼...


Sheila Chou
Ha scritto il Apr 28, 2016, 01:21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來回循環的走,那是自古也就這樣的了。風霜雨雪,受得住的就過去了,受不住的,就尋求著自然的結果。那自然的結果不大好,把一個人默默的一聲不響的就拉著離開了這人間的世界了。 至於那還沒有被拉去的,就風霜雨雪,仍舊在人間被吹打著。
Pag. 47
Ally Yang
Ha scritto il Jun 02, 2015, 03:39
年輕的女子,莫名其妙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有這樣的命,於是往往演出悲劇來,跳井的跳井,上吊的上吊。 古語說,「女子上不了戰場。」 其實不對的,這井多麼深,平白的你問一個男子,問他這井敢跳不敢跳,怕他也不敢的。而一個年輕的女子竟敢了,上戰場不一定死,也許回來鬧個一官半職的。可是跳井就很難不死,一跳就多半跳死了。
Siddhartha Won
Ha scritto il Mar 27, 2012, 15:39
(馮歪嘴子自己,並不像旁觀者眼中的那樣的絕望,好像他活著還很有把握的樣子似的,他不但沒有感到絕望已經洞穿了他。因為他看見了他的兩個孩子,他反而鎮定下來。他覺得在這世界上,他一定要生根的。要長得牢牢的。他不管他自己有這份能力沒有,他看看別人也都是這樣做的,他覺得他也應該這樣做。 (於是他照常的活在世界上,他照常的負著他那份責任。 (於是他自己動手喂他那剛出生的孩子,他用筷子喂他,他不吃,他用調匙喂他。 (喂著小的,帶著大的,他該擔水,擔水,該拉磨,拉磨。 ... (他在這世界上他不知道人們都用絕望...Continua
Pag. 245
Siddhartha Won
Ha scritto il Mar 24, 2012, 02:54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來回循環的走,那是自古也就這樣的了。風霜雨雪,受得住的就過去了,受不住的,就尋求著自然的結果。那自然的結果不大好,把一個人默默的一聲不響的就拉著離開了這人間的世界了。 至於那還沒有被拉去的,就風霜雨雪,仍舊在人間被吹打著。
Pag. 40
Siddhartha Won
Ha scritto il Mar 24, 2012, 02:27
晚飯時節,吃了小蔥沾大醬就已經很可口了,若外加上一塊豆腐,那真是錦上添花,一定要多浪費兩盌包米大雲豆粥的。一吃就吃多了,那是很自然的,豆腐加上點辣椒油,再拌上點大醬,那是多麼可口的東西,用筷子觸了一點點豆腐,就能夠吃下去半盌飯,再到豆腐上去觸了一下,一盌飯就完了。因為豆腐而多吃兩盌飯,並不算吃得多,沒有吃過的人,不能夠曉得其中的滋味的。
Pag. 32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