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You have added the first book to your bookshelf. Check it out now!
Create your own shelf sign up
[−]
  • Search Digit-count Valid ISBN Invalid ISBN Valid Barcode Invalid Barcode

地標

By 吉田修一

(414)

| Paperback | 9789861733067

Like 地標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Sign up for free

Book Description

一齣上演在都市、未來、現代,描繪人間疏離與荒蕪的寫實劇

關東平野中央、開發建設中的大宮之地上,
樓高三十五層的螺旋大樓直挺勃立其間。
與妻漸行漸遠的設計師犬飼、整日配戴著貞操帶的建築工隼人,
看似平行無交集的兩人,卻同時因這座向天旋去的巴別塔,
積累的不安、孤獨與慾望隨之扭曲,終至崩壞。

山本周五郎獎、芥川獎得主
「都市憂鬱」作家 吉田修一最高傑作

作家
村上龍、阮慶岳 激賞推薦!

  建築工隼人離鄉背井,輾轉來到東京近郊的工地討生活。 Continue

一齣上演在都市、未來、現代,描繪人間疏離與荒蕪的寫實劇

關東平野中央、開發建設中的大宮之地上,
樓高三十五層的螺旋大樓直挺勃立其間。
與妻漸行漸遠的設計師犬飼、整日配戴著貞操帶的建築工隼人,
看似平行無交集的兩人,卻同時因這座向天旋去的巴別塔,
積累的不安、孤獨與慾望隨之扭曲,終至崩壞。

山本周五郎獎、芥川獎得主
「都市憂鬱」作家 吉田修一最高傑作

作家
村上龍、阮慶岳 激賞推薦!

  建築工隼人離鄉背井,輾轉來到東京近郊的工地討生活。有天心血來潮,買了一副陽具貞操帶配戴,從此過著每天承受下體脹痛的生活。隨著大樓逐漸堆高,隼人的焦慮與不安瀕臨爆發邊緣……

  參與螺旋大樓建設的設計師犬飼,離開妻子獨自住在大宮車站前的飯店。生活安定、事業有成的他,總感到莫名空虛,家庭只是名義上的空巢,唯有外遇及不斷高築的大樓才能填補那心中永不滿足的黑洞。

直到有天,一椿意外的發生,使得支撐他身心內外的高塔逐漸傾斜、崩塌……

作者簡介

吉田修一

  生於一九六八年,高中以前生活在長崎,後遷到東京。法政大學企業管理系畢業。以<最後的兒子>獲得第八十四屆文學界新人獎。該作品也成為第117屆芥川賞入圍作品。

  此後,又陸續發表了<碎片>、<WATER>等作品。二○○二年以《同棲生活》獲得山本周五郎獎,同時期再以《公園生活》奪下第一二七屆芥川獎。其他著作有《熱帶魚》、《星期天「們」》、《地標》、《長崎亂樂(土反)》、《7月24日大道》、以及二○○七年最新作品《惡人》等。

  一九七○年代後期,村上龍、村上春樹等人的創作吸收大量美國文化的養分,開創了有別於日本傳統文學路線的「普普文學」,蔚為風潮。八○年代,高橋源一郎承襲此一路線,其處女作《再見了,強盜們》曾被喻為普普文學的最高傑作。時至今日,「普普文學」風潮仍在延續,保?和志、阿部和重,直到近年的吉田修一皆是今後「普普文學」再創高峰的新星。

  吉田修一擅長描寫年輕人在都會生活的當下心情,尤其他貼近真實的文字描述,更是受到讀者的共鳴。他自己十八歲才到東京,覺得自己「既不屬於東京,也不屬於故鄉」因而在兩者之間游移的孤獨和鄉愁,就成了他書寫的動力。

麥田.吉田修一文學部落格 blog.pixnet.net/yoshidashuich68

譯者簡介

劉亭言

  南台科技大學應用日語系、輔仁大學翻譯學研究所碩士。譯有《落花流水》、《沉睡的長髮公主》(麥田出版)等書。

劉姿君

  高雄人。畢業於台大農業經濟系,曾於日商公司、出版社任職。現為文字工作者。譯者《蒲生邸事件》(合譯)、《這一夜誰能安睡》(獨步文化出版)

27 Reviews

Login or Sign Up to write a review
  • 1 person finds this helpful

    這本書看完之後
    感觸不是很大
    可能是因為我目前還住在家裡,也還沒出社會的關係吧 (遮臉)

    地標
    用高聳入雲的大樓來跟人心中的迷惘、無所適從、焦慮不安等等作對比
    現代人雖然很多疾病都已經可以解決
    但是卻更多心理上的毛病
    這些問題平常一點一滴的
    等到累積爆發時我們才會發現我們的心裡其實藏著很多結
    這可能是身為現代人無法避免的一部份吧
    如何去面對這個快速步調社會的紛紛擾擾
    也是我自己必須要努力面對的

    Is this helpful?

    簡志勳 said on Feb 20, 2013 | Add your feedback

  • 1 person finds this helpful

    地標 人性 螺旋

    覺得這本書封面頗有設計感,於是便從圖書館借回家看了。
    本書敘寫兩個男人的生活,一個屬於無產階級的工人,另一個則是中產階級的建築設計師。
    不管身分為何,只要身為「人」,總是會有屬於自己的問題。
    兩個男人的生活,幾乎可以說是不同的平行世界;但亦有一些可能交錯的小地方,例如小鋼珠店與螺旋建築的工地。
    書中對人性、愛情、性的刻劃皆十分犀利。

    但我還是對這種日式文學不太習慣。

    人性,正如那棟螺旋升起的地標一般。

    Is this helpful?

    Black Tim said on Jan 21, 2013 | Add your feedback

  • 1 person finds this helpful

    還記得我在看這本書場景轉換的時候,有多麼像是人在回憶當中突然被拉回現實的感覺─那個瞬間的切換,回憶者還有那麼點不踏實─在這本書中的書寫下表現得很棒。

    心境細膩的描寫在《最後的兒子》或者《惡人》裡面也展現得淋漓盡致,這本比較多陽具、閹割、女性(母親)的意象出現,看官自個兒玩賞。

    不追求故事要happy ending或一定要給個交代,開放式結局也能吃,但這故事的結局嘎然而止,有點像跑著跑著卻說前面不給通行了似的。

    Is this helpful?

    漣漪 said on Aug 4, 2012 | Add your feedback

  • 1 person finds this helpful

    以幾個都市型男子的生活為故事主軸,他們平凡到每天都會和你擦身而過,但你卻不知道那深藏不露的秘密,如同你身上,也有的秘密一般。

    人生如同你買下一棟地基穩不穩固(畢竟你不曉得建商是否偷工減料)的建築物,隨著年紀增長而愈蓋愈高要搖不搖,你不確定是否能堅固到你進棺材的那天還是會在哪天你突然絕望不已輕輕一吹就隨之毀壞。

    唉。嘆了口氣後,我想你能繼續蓋你那 不知未來的高樓大廈。人生嘛。

    Is this helpful?

    いつか said on Jun 23, 2012 | Add your feedback

  • 1 person finds this helpful

    輕快的文字也能承載沉重的題材,不過在空間的變換中,拉高視野,很多事情又為不足道了。

    Is this helpful?

    VinWu said on Apr 8, 2012 | Add your feedback

  • 2 people find this helpful

    抨擊現代壓迫的閹割寓言

      對於日式小說,我想我其實存在著某種程度的不適應。並不是否認日式小說的層次,而是我始終相信文字在經過轉譯以後必然會與原著語文的語境以及文字表現模式脫勾,亦即翻譯小說本身幾可說是一種再創作的行為,而這種過程導致的,便是文字與原語文的切割;大眾文學者尚不致於因此影響了文字表現(那有點類似看《哈利波特》或者《南方公園》時觀察譯者怎麼重新將英文以及原始語境轉化成華文語境的樂趣),然傾向文學作品者,翻譯表現的優劣往往能夠決定作品轉譯以後文學性以及指涉性留存的程度。

      日式小說的行文往往予我過於輕薄的 ...(continue)

      對於日式小說,我想我其實存在著某種程度的不適應。並不是否認日式小說的層次,而是我始終相信文字在經過轉譯以後必然會與原著語文的語境以及文字表現模式脫勾,亦即翻譯小說本身幾可說是一種再創作的行為,而這種過程導致的,便是文字與原語文的切割;大眾文學者尚不致於因此影響了文字表現(那有點類似看《哈利波特》或者《南方公園》時觀察譯者怎麼重新將英文以及原始語境轉化成華文語境的樂趣),然傾向文學作品者,翻譯表現的優劣往往能夠決定作品轉譯以後文學性以及指涉性留存的程度。

      日式小說的行文往往予我過於輕薄的印象,許或是已慣習於閱讀華文小說時享受寫作者利用文字搭建迂迴鏡廊的遊戲手法(雖則此點常常是部分華文小說為人詬病之處,但是我還是比較慣習於此類書寫技巧),相較輕量的文字句型往往給我一種過度平鋪直述的不適應,然而這僅是個人對於文字書寫某種程度的偏執,不應由此抹煞小說的核心價值。

      《地標》此作的意旨明顯與閹割情結有關,關鍵是:閹割指涉的主體為何?執行閹割的又是何人?閹割自然是必須從隼人穿戴貞操帶著眼,而從陳述空間來看,建築中的大樓(O-miyaSpiral)顯然也是種陽具霸權的指涉,那麼假使男性(犬飼和隼人)皆受制於大樓建築工程或可解釋為兩種霸權(現代性、都市化v.s.人性)衝突之下,都市現代性對於人性的壓迫。比較奇異的是,閹割的行為並不是外在強加的,而是一種自我的閹割行為(隼人配戴貞操帶),儘管人性解放的象徵(貞操帶的鑰匙)為現代性霸權象徵所掌握(將鑰匙放置於大樓各樓層),隼人對此行徑進行的是「嘲諷」,同時於內心期待「透過其他人發現自己配戴貞操帶來終結自我閹割的情境」,然而卻始終無人發現其配戴貞操帶。因此,隼人的行為是希望透過自身張顯(為現代性)閹割的現況來點醒眾人反抗壓迫與扭曲,然而此般消極(或者該說是積極的?)的抵抗卻未曾激起其他為現代性壓迫者的注意。犬飼的身份恐怕可借代做為大樓的陽具象徵之縮影,而這部分可以由其對於人性的漠視(始終對於藍領階級感到陌生)以及捨棄穩固的母性結構(妻子)而趨向於非穩定的關係(情婦)觀察之。

      作品中的女性角色與閹割行為的互動亦是值得觀察的部分。隼人在配戴貞操帶以後僅讓小梢知道,而在最後發現自己的對於霸權的消極抵抗(透過其他人發現自己配戴貞操帶來終結自我閹割的情境)無效以後突然希望與小梢結婚,那麼女性於此扮演的母性(傳統社會價值?文化?)便成為男性(人性?)逃避現代性的選項了,然而最終小梢勒緊隼人的脖子使之勃起時兩人似笑還哭,彰顯了人性於現代性之下的自毀以及人性掙脫的不可能程度,完備了整個故事的悲劇性質。

    Is this helpful?

    Piggod10 said on Apr 5, 2012 | Add your feedback

Book Details

  • Rating:
    (414)
    • 5 stars
    • 4 stars
    • 3 stars
    • 2 stars
  • Paperback 232 Pages
  • ISBN-10: 986173306X
  • ISBN-13: 9789861733067
  • Publisher: 麥田
  • Publish date: 2007-10-11
  • In other languages: other languages 和書
Improve_data of this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