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風吹:台灣童年

投票平均为 44
| 12 总的贡献 其中 6 评论 , 6 引文 , 0 图像 , 0 备注 , 0 视频
  書寫童年不是對童年的召喚,而是告別  珍愛地做最後一回的摩挲,然後送它們遠行  時報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台北文學寫作年金、梁實秋文學獎得主  台灣散文家王盛弘 2013年鉅作  《大風吹:台灣童年》  對故鄉道聲謝謝 送青春上路 面向未來的祝福篇章  王盛弘《大風吹:台灣童年》收入〈相思炭〉、〈廁所的故事〉、〈大風吹〉,入選《年度散文選》--名家席慕蓉、宇文正、鍾怡雯推薦,並列入大專通識課程教材;〈清糜〉入選《年度飲食文選》;〈種花〉獲林榮三文學獎--小野、阿盛、廖玉蕙、愛亞、劉克襄首獎推 ...Continua
青小鳥
Ha scritto il 21/11/16

很好看的散文集。

所謂「很好看」,就是不會刻意耍兩下子,弄一堆普羅大眾看不懂的術語或自以為是的句子,王盛弘就是很誠懇、很流暢的把心裡的童年記憶及對人事物的感寫寫下,但也不會因為文筆易親近就顯得空洞,反而因為作者的知識和文學底氣足,在寫作技巧上更懂得什麼叫「厚積而薄發」。所以好看。

這樣的書評好像很俗氣,但好看就是好看啊,決定用直白的方式讚美。

小豬
Ha scritto il 31/08/14
栩栩如生

文字素描的功力極佳,台灣農村在他筆下活了起來

飛
Ha scritto il 28/01/14
我想他使用的顏料是透明水彩
我很喜歡他的文筆,雖然我看的散文寥寥無幾,但是唯一讓我看了一篇又一篇停不下來的就是這本《大風吹》。這本書就像是透明水彩的彩繪層層疊疊的顏料,由淺到深引人入勝;他拐彎抹角卻領人到一處又一處的美景,每當在最後站在出口的結尾總是令人忍不住在腦袋中回味曾經映入眼影的風景試著想發現甚麼,因為若沒走到盡頭你不會發現到你究竟身在何處。 值得一題的是這本書的裝禎,當我拿到實體書,把書衣、書腰拆下準備閱讀時,發現這本書的大小比起一般市面上的書本大小還要來的剛剛好,精裝的硬書皮黏上橘色的造模紙,加上是好翻頁的18k...Continua
Chingyulai
Ha scritto il 31/10/13

我喜歡看別人寫童年,
寫童年的美好、單純與真實,
也寫告別童年的徬徨與興奮。

其中我感觸最深的「相思炭」一篇。
文中最後一句:「時代的腳步也是挽留不住的。」
說得真好,但看了卻心酸,
時代越往前走,人與人間的距離越拉越遠、越拉越遠。

浮果
Ha scritto il 04/09/13
小時候玩大風吹的時候,只覺得每次吹的東西都好怪,一下是有穿絲襪的女生,一下是今天有帶便當的人,然後搶成一團,直到看完這本書時我才想到大風吹根本就是兒童版的國王遊戲,不那麼恐怖和無法預期的那種。 童年雖然已經距離我很久,但童年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卻還依稀記得一二,例如印象中的賀伯颱風夜全家人點著一根紅蠟燭聽外面的風雨聲,隔天卻趁著進入颱風眼跑到統一麵包買了不知有無過期的蘋果麵包充腹(是的,那時還有統一麵包,是為今日711的前身);或是,在陰暗潮濕的小房間裡,偷偷玩彈珠機,一邊啃著甜不辣,上頭甜辣酒紅的...Continua

Kaku
Ha scritto il Jul 31, 2014, 10:16
梵谷畫麥垛、莫內畫荷塘,都是一而再、再而三捕捉時光的變貌。同樣的,同一個事件在不同篇章出現有時略有出入,我保留、珍惜這些記憶風化、流失的證據,上頭布滿時間的足跡。
Pag. 221
Kaku
Ha scritto il Jul 30, 2014, 16:41
離開故鄉再遠離開故鄉再久,外表時新似乎嗅不出一絲鄉土味兒了,但那是生命的底色,哪怕看似被淡忘被遠遠拋擲於身後,卻總於某個不經心的片刻,它現形,發揮溫柔而纏綿的勁道影響著我。
Pag. 219
Kaku
Ha scritto il Jul 30, 2014, 16:41
空闊的操場邊沿椰子樹站得又高又挺,好像再不可能更高了;老榕樹不知什麼時候蓄滿鬍鬚,好像不可能更老了;軟枝黃蟬經日曝曬一副懶洋洋,好像不可能更疲倦了。只有九重葛沿圍牆不斷攀爬,紫色花朵鬧得十分喧噪,枝葉間夾纏一顆黃色氣球,還鼓著氣呢,它隨風一抖一顫卻無法脫身。
Pag. 175
Kaku
Ha scritto il Jul 30, 2014, 16:38
 來不及排卵便被踩得稀爛的蛾,來不及交配便被一劍刺死的蟬,漫長的準備在一瞬間變成徒勞。少年時讀鹿橋《人子》,書裡有個短篇,小白花期待屬於她的那個早晨的到來,她養精蓄銳要以全副力氣在那個早晨綻放自己;結果等來的,卻是個陰雨天。她只能以一朵苞蕾的形式死去。這是我讀過的,最殘酷的寓言。
Pag. 147
Kaku
Ha scritto il Jul 30, 2014, 16:38
 孩子的遊戲多半帶著殘忍的本質,遊戲的殘忍多半帶著孩子的天真;或許這其實是人性的一部分,本來無關善惡,但是我們將它命名為「惡」,惡遂無所不在。 …在那個夏日午後,我的確是惡童中的一名;只要我有某個瞬間的慈悲,小蛇便有機會長大成蛇。  暴雨來襲,災害持續,以抄家滅族的態勢,許多小孩不再有機會長大了;如果真有一個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主宰者,會不會這只是一次祂失手的遊戲?
Pag. 153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