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邏輯課

OBEDIENCE

投票平均为 1886
| 368 总的贡献 其中 328 评论 , 40 引文 , 0 图像 , 0 备注 , 0 视频
如果無法解開教授設計的作業這門課不僅將以死當收場還要賠上一條陌生女孩的性命!  新的學期即將展開,溫徹斯特大學的學生們陸續上網選課,在各式各樣的學科課目中,「邏輯與推理」這門課顯得相當與眾不同──沒有課程大綱、沒有講義也沒有課本,連授課的威廉斯教授也同樣神祕兮兮,網路上不見他的研究教學成果甚至個人照。這究竟會是艱澀難懂的一門課,還是所謂的營養學分呢?  第一堂課裡,威廉斯教授只花了十分鐘說明,這學期他只出一道習題、一件發生在未來的謀殺案──有個名叫波麗的女孩,高中歡送晚會結束後回到家,隔天便不見 ...Continua
Hermione
Ha scritto il 24/05/17

那什麼結局,也太瞎了吧,所以前面的鋪陳舊只是玩弄主角跟讀者嗎?所以書名的意思是給讀者一堂「失控邏輯」課嗎?我在看前面的時候真得很著迷,我頗喜歡布萊恩丹尼斯和瑪莉這種不曖昧而平衡的兩難一女組合,瑪莉又完全是我的翻版(請記住並不是一直寫我,我就喜歡有頗多本書……呃,等一下再聊),就是那可惡的結局逼我不得不痛恨它!

順流而行
Ha scritto il 03/07/16

推理過程也很失控,教人有些不知所措啊…

hao1022
Ha scritto il 15/03/16
實驗性太強

書籍的推薦詞似乎言過其實了,先從結構和角色形塑來說,書中出現太多人物了,但每個人物都像RPG闖關的關主一樣,沒有特色、沒有能令人記住的特點,換言之就是角色塑造不足,但是故事推展的方法卻是過了這關換那關,這關過了跳回某一關,就這樣不斷下去,讀者記不得人物,也被這樣「闖關式」的情節搞得頭很暈。推理小說不是這樣寫的......

再來是情節,愚弄讀者是寫作的大忌,不是說結局不能這樣安排,而是整體鋪陳過於粗糙,以致於結局出來後引起讀者的憤怒(且看這本書下方的評論,即可明白)

Kurban
Ha scritto il 04/01/16

坦白說,閱讀處女作是相當危險的。雖然出版社都宣稱《失控的邏輯課》與《神祕森林》非常好看,看不出是一本處女作云云……但我必須說,此言失真了。這兩本書在讀者眼中,都是有明顯缺陷的,這兩者在國外亞馬遜網路書局讀者書評中都獲得了三星以下的中低評價;國內博客來網路書局,《失》書獲得三分之一讀者兩星以下的不及格評價,《神》書也有六分之一讀者如此反應。就我的觀點,前者整體的文筆相當拙劣。後者還不差,是部充滿文學性的推理小說,但結局收尾上有明顯缺點。

吉娃娃
Ha scritto il 26/12/15
《失控的邏輯課 Obedience》別以為自己能一手遮天,主導所有人的思維。
閱讀的過程也會不知不覺成為這門邏輯課的學生,思考並動腦教授出的謎題答案,書中每位配角、每段情節都會被自己一再剖析,想要得知這些線索是否於真相有關,每一頁字句都用心斟酌並思考當中的意義,但是當真相浮現時,不得不說感覺有些鬧事,或許這也是讓此書成了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推理小說。 原來一切只是個實驗,而布萊恩、瑪麗、丹尼爾三人當中也有一位是混淆視聽的潛伏,其餘的兩人則是在不知不覺成了實驗白老鼠,看到這不免內心出現許多哀號,到頭來一切都只是他人精心策畫的騙局而已。 計畫的目的是為了測試他人是否教傾向於潛...Continua

elephant
Ha scritto il Dec 08, 2008, 14:41
他們害怕反抗權威。
有時我會問自己,要是我處在米爾格蘭的情境裡,我會怎麼做?我希望我能告訴自己:我不會按下那個開關,我不會繼續上威廉斯教授的課,但是有時候,當我處在較黑暗的片刻,我想我終究不得不那麼做。或許我將別無選擇,因為我痛恨注視權威人物的臉,公然與之對抗。畢竟,他們最清楚該怎麼做。
elephant
Ha scritto il Dec 08, 2008, 14:39
不合人性,確實;或許還違反道德。但權力服從實驗揭示的卻是,我們離某種可能揭露的自我,其實只有一箭之遙。
elephant
Ha scritto il Dec 08, 2008, 14:36
主題漸漸顯露-動機;最顯著的概念便是權威在學生內心的份量。瑪莉受制於威廉斯教授的權威,因為她渴望完美的分數;布萊恩受制於他的過去,他在小說一開始便發誓絕不踏上他哥哥走過的路(就許多方面來說,他失敗了);丹尼斯受制於他傑出的父親和伊莉莎白˙歐曼,尤其當他開始為了論文而將他玩弄於鼓掌之間。如果說米爾格蘭曾交會我們什麼事,那就是我們並非永遠都能掌握自己,以及自己最根本的慾望。是情境本身主宰了我們的行為。
elephant
Ha scritto il Dec 08, 2008, 14:32
在我任教的五年當中,我注意到學生常有一股怪異的、無法解釋的衝動,忍不住去做所有我要他們去做的事,我常感覺到,當我往教室的前面一站,無論我告訴他們什麼事-任何事-,他們都會同意。
elephant
Ha scritto il Dec 08, 2008, 14:30
這一切結束之後,我還是會同一個人嗎?
Pag. 316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