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前町九十番地

投票平均为 375
| 62 总的贡献 其中 52 评论 , 9 引文 , 0 图像 , 1 备注 , 0 视频
  認識張超英先生多年,他如此精彩的家世與生平,讓我都想用筆記錄下他的生平,可惜彼此忙碌,未能如願。
  現看到陳柔縉女士花了十二年的時間完成此書,張超英先生種種有趣、特殊的事蹟躍然紙上,我一面看一面想:真比小說還精彩。
  從祖父靠礦業成鉅富,父親是日據時代聞人張月澄先生一代,在日本讀書時坐自家黑頭車,請有秘書,學生有此排場,到花了大把的錢抗日。到張超英這一代,年輕時代享盡榮華富貴的生活,這本書記載的,當然不只是張家的家族史,毋寧也是台灣的一頁近代史吧!
  但我個人最
...Continua
小島居民
Ha scritto il 16/07/17

對很多人來說張超英都是一個很陌生的名字吧。他是前台灣外交官,我反而覺得他很像歷史事件裡的隱系人物,但少了他的台灣或許是另一個樣貌。這本口述自傳裡紀錄了他精彩的人生中自1930年-2007來發生在島上的事,彷彿一本台灣的近代史,描寫當時代的精神,書寫了另外一種樣貌的台灣。

Follow me on Instagram @charlyhsiao

毛毛安
Ha scritto il 29/10/16

一個有能之人所看出台灣不長進的傳記。

Balidau
Ha scritto il 18/04/16
台灣血性真男兒

了不起的超難得的世家公子。
說起話來雲淡風輕,做起事來縝密迅速。
最讓人佩服的是他不但不謀己私;而且還大愛台灣,絕不因環境的阻礙而放棄行動。

陳柔縉雖然在標點和文法上都不周全,但落筆行文卻很能掌握傳主的神采性格,尤其能夠凸顯張公子理想與現實兼顧的特色:這應該就是張超英願意把書交給她完成的原因吧!

拍電影吧!(跟著前面的人喊)
那麼故事性的主題,那麼瀟灑的人物個性,那麼需要英雄出來凝聚力量的島嶼。

深藍
Ha scritto il 09/07/14

前半生的遭遇非吾輩一介平民可以想像。後半生詳述在日本從事外交的要訣,對照現時政府經營的態度與方向,只能說......日本政府現在還願意對臺灣友善,完全是臺灣人民自己爭取來的,沒見過這麼會扯人民後腿的政府。

蓋瑞恩.梭哈
Ha scritto il 20/10/13
停滯了好久,總算是把這本書讀完了,並不是不好看,相反的,是非常好看,我可以體會到李昂和章詒和所說的,這本回憶錄比小說還要精彩。 就是因為好看,會捨不得一口氣讀完,有時候在睡前輕鬆讀個兩、三篇,便會心情愉悅地入眠。我想這固然是因為張超英這個人實在是太有意思了,但陳柔縉以報導文學加第一人稱的敘事方式來執筆的效果實在太棒了,整本書沒有多餘的內容,文字也不取巧,只是忠實呈現而已,就只是這樣,張超英這個人的獨特魅力就已經躍於紙上。 一般來說,自傳要完全跳脫自我辯護的色彩是不太可能的,在這本口述自傳中,張超...Continua

Kaku
Ha scritto il Jan 21, 2012, 12:18
林熊徵死前一天,吃的是再便宜不過的切仔麵,又被莫名其妙的人來爭產,深深影響我對錢的看法。我開始隱約感覺擁有很多錢財的虛無,覺得知道怎麼賺錢並不重要,知道怎麼花錢才是人生更重要的事;知道怎麼花錢,才能過有意義的人生。
Pag. 52
Kaku
Ha scritto il Jan 18, 2012, 17:23
日本文化裡的團體主義也是根深柢固。小孩做錯事,中國父母的反應可能把小孩關在自家房間或廁所,但日本不同,他們給小孩最恐怖的處罰是喝令小孩站到屋外。日本傳統文化有所謂的「村八分」,若違背村子的共同利益,將被逐出村外,不再隸屬原先的團體。對小孩來說,在屋外罰站無異被家人宣告「你不再是我們家庭的人」,這是何等恐怖的夢魘。
Pag. 200
Kaku
Ha scritto il Jan 18, 2012, 17:22
駐日代表處正式名稱為「亞東關係協會駐日代表處」,我的職銜有些怪異。亞東內部稱我為「新聞組組長」,新聞局的公文稱我為「行政院新聞局駐東京新聞處主任」,新聞局對外稱時又說我是「處長」。稱處長、主任都沒問題,但名片上印「組長」銜,就大有問題。「組長」兩字在日文是「流氓頭」的意思,每次我把名片拿出來,都尷尬萬分,很不願意拿名片給日本人。 … 我把問題反應上去,赫然發現自己好像撞上一片冷冷的牆,沒人當一回事,覺得哪有必要改。中日文化的差異在這點也可以顯現。中國人很自大,認為我用的字、遣的詞就是對,別人解釋...Continua
Pag. 175
Kaku
Ha scritto il Jan 18, 2012, 17:22
我發現美國人計劃的行程表做得非常仔細,每個行程都細膩到幾點幾分幾秒的地步。而且,分秒不差,極其準時。行程表上說,幾點幾分有多少飛機到達機場,果然,手錶一看,抬頭一望天空,幾十架直昇機像蝗蟲壓境一樣,天空頓時黑鴉鴉一片,飛入台北的上空。依照行程表規劃,幾分的時候,艾森豪會從機上下來,蔣總統幾分從座車內走出來,走幾步路去迎接,幾分碰面握手,時間掌握得準時無誤,直教人嘆為觀止。
Pag. 117
Kaku
Ha scritto il Jan 18, 2012, 17:15
在上海,有一個鏡頭始終留在我的腦海裡。有一天,父親帶我們去看電影,還坐包廂。出了電影院,我們家的洋車就被擋住;一位乞丐坐在地上,斷了雙腿,僅剩十公分長,靠屁股慢慢挪向車頭,擋住我們的車駛進院子裡。 父親臉沉沉的告訴我:「你知不知道,這些人並不是發生什麼不幸,才去鋸斷兩條腿。他一生下來,他的爸爸怕他沒有飯吃,乾脆把他的雙腿鋸斷。切斷腿當乞丐,沒有人會去搶他,他還能有一口飯吃,存一條命。若他保有完好的腿,他反而會餓死。」
Pag. 93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琉明
Ha scritto il Nov 11, 2017, 01:18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