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多奇異

What"s So Amazing About Grace?

| 出版商: 校園書房
投票平均为 77
| 13 总的贡献 其中 6 评论 , 7 引文 , 0 图像 , 0 备注 , 0 视频
「恩典意即我們不能作任何事叫神愛我們更多;恩典也意謂我們不能作任何事叫神少愛我們一些。」
我們經常談論恩典,可是我們明白它的意義嗎?更重要的是,我們真的相信恩典……並在日常生活中有力地展現它嗎?

作者在《恩典多奇異》一書的字裏行間流露出恩典是什麼、不是什麼,並何以只有基督徒才能表彰這世界所渴慕的恩典。作者認為恩典是教會獨有的寶貴恩賜,是世界不能仿製,並且極其渴求的;只有恩典才能把盼望與改變帶給四分五裂的世界。
Vincent
Ha scritto il 18/07/15

恩典確實很難定義,惟有認知自己是什麼都不是的罪人,才知道自己是多麼需要神,更開始領受神恩典是多麼的甘甜,這就是本書提醒我應該有的生命。

ueiwei
Ha scritto il 08/07/10

從理論到實際面,從美國的文化,為現代人,重新梳理「恩典」。
我覺得它很成功而紮實地為現代基督徒上了一課,是從愛心出發的教導。

Megan Minmin C...
Ha scritto il 20/02/10
用披露而非解釋恩典的方式寫作 確實 基督徒對罪與義的分化 衍生出許多無恩的殘酷之舉 讓散佈恩典高舉恩典這種愛的表現 被拋到九霄雲外 書中舉了些實際例子 提供讀者反思 律法主義的色彩 得救本乎恩 也因著信 欣賞裡頭引了一段Campolo的說法 直率、辛辣 卻十分貼切 因為矯揉造作的筆法我特排斥 這本書倒是挺中肯的!!! 謝謝贈書長輩 敏敏頗感造就 ...Continua
Facelight
Ha scritto il 05/06/08

認識恩典,成為願意饒恕的轉唳點。

Nina
Ha scritto il 08/09/07

一本讓我們瞭解恩典是什麼的書


Icesheepice
Ha scritto il Jul 29, 2009, 08:26
  • 1 commento
Icesheepice
Ha scritto il Jul 29, 2009, 08:26
「『好吃極了!』將軍嚐了下一道菜又這麼說,『這是道Blinis Demidoff!』其他臉上佈滿皺紋的宴客,也在吃同樣的山珍海味,可是既無表情也無意見。將軍一再誇讚1860年代的香檳,芭比要廚房幫忙的男孩不停替他斟滿酒杯,好像只有他才會品嘗眼前的美饌。 村民雖然沒有品論酒菜,可是筵席的氣氛似乎在他們身上產生神妙的效果,酒酣耳熱之際,口齒也放鬆了,講起老先生還在世的歲月,講起海灣結凍的那個聖誕節。 做生意騙人的那個弟兄終於認錯,兩個鬧僵了多年的婦人也開始講話。有個老太太打嗝,坐在旁邊的一個弟兄...Continua
Icesheepice
Ha scritto il Jul 29, 2009, 08:25
「十二月十五日,吃飯的那一天下雪了,呆板的小鎮蒙上一層銀白,反倒有點生氣。兩姊妹很高興有不速之客參加:九十歲的魯小姐由姪子陪同赴席。姪子就是多年前追馬丁妮的騎士軍官,如今是將軍級的皇家侍衛了。 芭比不知用什麼方法收集了夠用的瓷器與水晶,並且用蠟燭與常青植物裝飾房間。餐桌也擺置的很美麗。開始上菜時,村人記得他們的協議,都坐著不吭聲,像群圍在池塘邊的烏龜。只有將軍一直稱讚好酒好菜。『阿曼提亞多!』他舉起第一杯酒讚嘆說,『這是我喝過最純的阿曼提亞多。』等他喝第一口湯,他發誓喝到的是龜肉湯,可是這裡泊...Continua
Icesheepice
Ha scritto il Jul 29, 2009, 08:25
「芭比中彩劵那陣子,兩姊妹恰巧在討論如何慶祝父親的百歲冥誕。芭比來找她們請求一件事。十二年來我沒有要過任何東西,她這麼說。兩姊妹點頭。可是現在我有個請求:我願意為慶祝會做菜,為你們作一頓正宗的法國酒席。 兩姊妹雖然對這計畫有微詞,但是芭比說的沒錯,十二年來她沒求過任何好處,所以除了首肯,她們還能說什麼呢?錢從法國寄來,芭比外出了幾天,去辦酒席事宜。她回來後的幾個禮拜,村民觀看船靠岸卸下巴比作菜用的東西,不可置信地交換眼色。工人拉著手推車,上面裝滿一桶一桶的小鳥。成箱的香檳-是香檳哪!-還有酒也...Continua
Icesheepice
Ha scritto il Jul 29, 2009, 08:25
「有天晚上傾盆大雨,沒有人會想要這時候在外面的泥濘路上走,兩姊妹卻聽見門前碰地一聲。她們一開門,有個女人昏倒在那裡。把她弄醒,卻發現她不會講丹麥話。女人交給兩姊妹一封帕賓的信。菲麗帕看到他的名字,臉頰就不禁飛紅,手颤抖著念那封介紹信。女人的名字叫芭比,丈夫與兒子在法國內戰喪生,她的生命也有危險,必須要逃出來。帕賓替她找到船位來這裡,希望村人能可憐可憐她。『芭比會煮飯。』信上寫著。 兩姊妹付不起錢,而且對雇個女傭也不是很放心。她們不信任芭比的廚藝-法國人不是又吃馬肉、又吃青蛙嗎?然而芭比比手畫腳...Continu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