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You have added the first book to your bookshelf. Check it out now!
Create your own shelf sign up
[−]
  • Search Digit-count Valid ISBN Invalid ISBN Valid Barcode Invalid Barcode

我們的身體,想念野蠻的自然:人體的原始記憶與演化

By 羅伯.唐恩

(89)

| Paperback | 9789862721704

Like 我們的身體,想念野蠻的自然:人體的原始記憶與演化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Sign up for free

Book Description

腹瀉、絞痛竟然可以靠吃蟲來解救?
盲腸裡因為有細菌,免疫功能才能增強?
沒有獵豹、老虎的追趕,才讓我們容易心悸與焦慮?
進入農業社會後,人類的壽命反而縮短了?

  -- 原來,我們的身體想念著原始的自然;我們的身體不能沒有蟲?!

3 Reviews

Login or Sign Up to write a review
  • 1 person finds this helpful

    寄生蟲對人體原來是必要的

    自從餵貓吃生肉,發現貓身體更健康之後,在Blog推廣,常遇到的問題:「生肉有寄生蟲,不是很不健康嗎?」

    吃生肉貓本身健康狀態,似乎寄生蟲並不是個問題,但教課書上寄生蟲之害,又是無比恐怖,商周這本書,解答了生物體如何在寄生蟲與健康生食間做平衡。

    工程師都知道,研發除錯愈久的程式,愈穩定可靠,這也是我推廣生食的主因,因為這是貓最古老的飲食,貓在演化過程,已針對吃生肉做了種種除錯與因應措施。

    生食確實會帶來寄生蟲問題,但本書告訴我們,演化過程中,同樣也對針對這些問題除錯、適應,甚至反 ...(continue)

    自從餵貓吃生肉,發現貓身體更健康之後,在Blog推廣,常遇到的問題:「生肉有寄生蟲,不是很不健康嗎?」

    吃生肉貓本身健康狀態,似乎寄生蟲並不是個問題,但教課書上寄生蟲之害,又是無比恐怖,商周這本書,解答了生物體如何在寄生蟲與健康生食間做平衡。

    工程師都知道,研發除錯愈久的程式,愈穩定可靠,這也是我推廣生食的主因,因為這是貓最古老的飲食,貓在演化過程,已針對吃生肉做了種種除錯與因應措施。

    生食確實會帶來寄生蟲問題,但本書告訴我們,演化過程中,同樣也對針對這些問題除錯、適應,甚至反而是太乾淨,沒有寄生蟲之後,免疫系統無所適事,反而會生病,如人類的克隆氏症

    除了寄生蟲,書裡還提到人類針對食物的演化,如牛乳,看了這章真要仔細想一想,一味學白種人拼命吃乳製品補充營養,對黃種人是好事嗎?畢竟我們基因與他們不同,沒有針對乳製品演化,華人乖乖吃傳統中菜才是對的。

    最後有一章講人類情緒問題,與古早環境的關係,原來人類一直被肉食獸獵食,所以雖然已經沒獵食獸了,還是喜歡莫名其妙恐懼,寫在DNA裡無法改

    從全新的角度來看這些問題滿有趣的。看過這本書,下次再看報紙寫某種吃了數千年的傳統食物,是現在新興流行文明病的主因,也該有抵抗力了。新合成化學藥物嫌疑才大,因為DNA演化沒有配和除錯,可惜因政治正確,台灣媒體不說

    Is this helpful?

    Lisa Hsu said on Jan 1, 2013 | Add your feedback

  • 1 person finds this helpful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2012.11.26
    封底介紹:
    腹瀉、絞痛竟然可以靠吃蟲來解救?
    盲腸裡因為有細菌,免疫功能才能增強?
    沒有獵豹、老虎的追趕,才讓我們容易心悸與焦慮?
    進入農業社會後,人類的壽命反而縮短了?
    -- 原來,我們的身體想念著原始的自然;我們的身體不能沒有蟲?!
    Booklist Online、PopScienceBooks評選,2011年Top 10健康類書籍、Top 5最佳生物類書籍
    我們不再認為自己是自然裡的一分子了。我們早已習慣明亮的光線、乾淨的角落、美味的食物,還有冷氣。我們從未像現在這樣 ...(continue)

    2012.11.26
    封底介紹:
    腹瀉、絞痛竟然可以靠吃蟲來解救?
    盲腸裡因為有細菌,免疫功能才能增強?
    沒有獵豹、老虎的追趕,才讓我們容易心悸與焦慮?
    進入農業社會後,人類的壽命反而縮短了?
    -- 原來,我們的身體想念著原始的自然;我們的身體不能沒有蟲?!
    Booklist Online、PopScienceBooks評選,2011年Top 10健康類書籍、Top 5最佳生物類書籍
    我們不再認為自己是自然裡的一分子了。我們早已習慣明亮的光線、乾淨的角落、美味的食物,還有冷氣。我們從未像現在這樣,如此地與自然脫鉤。從自然脫離,讓我們感受到了一些好處;當然,更有一些壞處。我們行動自如,但跑得沒那麼快了;我們得以直立行走,但背也開始痛了。
    我們的身體思念著過去的同伴--千萬年來與身體交纏、互助、共生的物種--你絕對想不到,牠們竟然是線蟲、條蟲、鞭蟲這些寄生蟲。牠們當然能夠傷害牠們的宿主--人類,但是,牠們也能幫助人類。
    鐮狀細胞貧血症、糖尿病、亞斯伯格症、過敏、焦慮症狀、自體免疫疾病,還有牙齒、下頦、視力等問題,甚至包括心臟病,這些現代社會日益普遍的疾病症狀,非常可能與我們的身體失去這些「蟲蟲」有關。
    一如掠食者的消失,導致原本用來對抗牠們而發展的大腦迴路,轉而使我們心智喪失;腸道蠕蟲的消失,也讓許多身體陷入病痛。我們的身體有兩大免疫勢力,一個對抗細菌與病毒,另一個對抗線蟲與其他寄生蟲,兩萬年來一直是如此。但是,當身體開始打擊不再存在的寄生蟲,它們也就短路了,就像叉角羚羊沒有了獵豹,牠們的跳躍與短跑,便不再那麼具有意義。
    所有物種均有與其他物種互動的特徵與基因,倘若互動物種消失了,那些特徵與基因就會變得混亂,甚至出問題。免疫學家看到腸道無菌可擊,演化生物學家看到闌尾漸漸無用,靈長類動物學家看到腦中神經元的錯亂迴路,心理學家看到我們對陌生人的恐懼與戰爭行為。
    作者要帶領我們看看,從原始生活到今日社會,人類的身體歷經了哪些改變,那讓我們付出了什麼代價。當我們愈來愈像無菌室裡培養的白老鼠時,我們該如何回返自然(rewilded)。

    心得:
    我很少會用文筆優美來形容科普書,但這本書真的是文筆優美、內容豐富、幽默流暢,作為一本科普書實則教人驚豔!這本書超有趣的!內容範疇橫跨生物與醫學以及一點點考古和人類學,我不曉得這本書提出的一些觀念跟研究,對這些領域的專業人士而言是不是很理所當然的事,但至少對我而言,這本書中有很多新穎的想法。出版緣起寫到這本書是「科學新視野系列」,本系列「自許成為一個前導,提供科學與人文之間的對話,開闊讀者的新視野,也讓離開學校之後的讀者,能真正體驗閱讀的樂趣,讓這股追求新知欣喜的感動,流蕩心頭」,我想這本書完全達到這個系列的目標了,一邊讀一邊飢渴的急於知道更多我不知道的新知,內心充滿悸動,也不禁會想如果學校課程能夠這麼有趣,學習的過程應該會完全不一樣吧。因為讀得很開心,甚至不捨得一口氣把這本書讀完。唯一比較有疑慮的就是這本書中引的文獻可信度如何,是異端少數說還是已經是眾所公認據有相當可信度的資料,還有本書雖然都有好好的引註,但將一篇論文的結論簡單的以三言兩語交代,我會有點擔心是否有太過簡化而誤解研究者原意之虞。總之盡信書不如無書,但也不能因此就停止閱讀。科普本來就是當作冷知識來增長見聞,我覺得學習這些知識像是或許一把鑰匙,將來若有心認真研究其中的議題,至少有個方向,例如如果哪天自己或身邊有人得了克隆氏症,至少知道除了服用西藥抑制症狀以外,還有寄生蟲療法這種可能性,當然這種知識是一輩子不要用到比較好。總之非常推薦大家閱讀!

    以下摘錄一些有趣的內容。
    *「文化、語言、神祇或魯本斯式的女體繪畫技巧,全都不是造就今日人種的關鍵。真正定義現代人的元素是『對自然的掌控慾』,當人類追殺獵豹不再是出於自我防禦或覓食的理由時,當人類企圖握有周遭其他物種的生殺大權時,人類才成為真正的人類。」
    *書中提到,以鞭蟲治療克隆式症。吞下蟲卵第二十四週,所有受試者症狀都獲得舒緩,二十一位病情受到有效控制。
    推測的理由:體內兩種免疫系統,一種用來對抗細菌病毒,一種用來對抗寄生蟲。免疫系統中有一種和平部隊,在免疫系統與寄生蟲交戰失敗時,選擇與寄生蟲和平共處而將能量分配到對付其他有勝算打敗的敵人。這些和平部隊是免疫系統昔日調停的方式,若敵人自始未現身,這項免疫功能將隨之衰退、凋零。而前述兩種免疫系統則攻擊包括我們身體在內的結構。
    另外,寄生蟲會分泌一種抑制宿主免疫系統的話和物,通知宿主不必攻擊。
    靠感染寄生蟲,氣喘、過敏、多發性硬化者症狀都得到緩解。感覺實在很神奇,好想知道這些研究的後續發展。
    *「要拆散全天下人,就使他們無法溝通。這幾乎是學術界的現狀,因為分崩離析,成果累積變得困難重重。」完全可以體會!
    科學家太過專精,「每位科學家都在學有專精的領域內建築自己的象牙塔,而且塔裡的專有名詞越來越艱澀,研究範疇越來越狹隘。舉例而言,一個神經學家難以理解腎臟學家的語言,反之亦然;而更令局外人訝異的是,神經學家彼此之間要相互理解更是困難,因此每一個專家的非本科知識變得十分有限」。
    *闌尾炎:「當每一次因感染而產生的大掃除之後,原本躲在闌尾避難的原生細菌才能再度回到腸道。反之,在已開發國家闌尾的存在似乎變得可有可無,腸道受到病原體感染的機率小,而在『刺激過度缺乏』的狀態下處久了,缺乏共生物種的闌尾反而因免疫失調而引起發言症狀,就像某些人因免疫系統缺乏寄生蟲或病原體而錯亂一樣。」
    *「人類轉行為農業社會後,預期壽命的平均值不升反降,可能和賴以維生的品種或物種的多樣性大幅減低有關。……目前已證實農業社會的生活形態,會使人體『骨骼』狀態變差,而骨骼向來是檢測健康程度的重要指標之一」。
    狩獵採集的生活形態,「收集到足以供應全家一天所需的食物份量,平均工時大約是四到六小時。」
    真令人羨慕阿!
    *「人類和其他靈長類不同的地方在於,我們似乎比牠們更適合食用。跟其他靈長類動物相比,我們更容易追蹤,因為我們的足跡沈重,而且至少有一位人類學家表示過人類體味較重。」
    「長尾猴的語言中有三個字;『豹』、『鷹』和『蛇』,這集有可能也是在人類使用第一批字彙中,最重要的名詞。緊接在後,最有可能的動詞應該是『跑』。」
    *「一九六零年代俄羅斯開始進行一項訓養狐狸的實驗,才經過三代的人工育種,就培養出會向人類示好的品種。經過三十五個世代後的育種後,繁殖出來的狐狸不僅友善,還很溫馴。牠們會搖尾巴,還會舔飼主的手指。」
    *對飼養的雞而言,「用塑膠老鷹飛過上空,牠們還是會停止進食、提高警覺來回踱步。牠們都認得老鷹。雞就和我們一樣,顯然保留對特定事物的恐懼,即使在牠們所處的現代環境中,這種擔憂根本就是多餘的。」
    *消失的掠食者,被錯置的原始恐懼。為了對付掠食者,體內的腎上腺、杏仁核仍會將我們的感知轉譯成身體反應。
    「這套曾經負責產生恐懼感的系統,在現代環境中出現了短路的情況,因為目前多數我們接受到的刺激都不是來自於對身體的直接威脅,而是來自遠方的世界。我們收聽新聞,接收各種謀殺案的訊息;我們考慮生活支出預算的問題,擔心其後果。這些四處瀰漫的恐懼所引發的反應,和過去老虎所引發的一樣,只是這種恐懼不會產生解決方案,然後日積月累,形成焦慮和壓力。多達三分之一的成年人會在生命中的某個時刻,因為這些錯置恐懼而得到焦慮症。若是一直拖下去,這種恐懼感甚至會導致憂鬱症和其他與壓力相關的疾病,並減短壽命。」
    *「獅子、豹或老虎攻擊靈長類動物失敗的原因,往往是出在伏擊。因為我們靈長類動物的體味相當重所以這些掠食動物向來是透過氣味來尋找靈長類動物,但他們需要以突襲的方式來攻擊才會成功。當猴子發現附近有豹時,豹可能轉身就走。…….少了突襲的元素,大貓殺死獵物的機率就大幅降低。…..正因為如此,猴子對豹的反應,演化成現在這種方式,猴子提醒掠食動物牠們已經發現牠的蹤跡。許多靈長類動物,包括戴安娜猴和坎貝爾猴在內,都有針對『大貓』的尖叫警報。…..有幾種猴子甚至能夠便是其他猴種的『大貓』警報,一聽到時就知道要往下查看。」
    *犀鳥也認得出戴安娜猴的叫聲。
    *「無論是家貓還是野貓其甜食受器的基因都沒有作用,所以牠們永遠都不會感覺到所謂的甜味。」
    「一直到二零零五年,才有人發現我們的腸道內也有味蕾。目前看來,腸道是我們的味蕾,或至少味覺受器最多的地方。這些受器和嘴巴內的幾乎一模一樣,僅有兩項差別,它們都被排在更小、更分散的團塊上,而且沒有連接到意識大腦。」
    「當吃下有毒的食物時,我們會嘔吐。在胃裡的苦味味蕾若將食物判讀為有毒,其反應就是觸發我們嘴巴的反射開口和排除食物。這一切都沒有發生在我們的意識大腦上,直到我們發現自己趴在馬桶前。」
    *「有些人可以嚐得出PTC(屬於一種苦味)這種化合物的味道,有些人則否。這樣的變異來自於一系列基因的遺傳差異,這些差異可能是適應性的,能夠嚐得到PTC的個體可能比較善於品嚐(與吐出)含有苦味毒素的植物,所以可能在長有多種有毒植物的環境中活得比較好。但是在現代的環境中,這種基因的優勢較少,還有一些缺點。會嚐到PTC味道的個體可能無法享受一些如花椰菜的蔬菜,當中富含這類防禦性的化合物。」
    *「當一隻嚮蜜鳥發現蜂巢時,會飛到最近的房子或人旁邊,一邊發出tiya、tiya的叫聲,一邊快速拍動牠的白尾巴,朝向任何一個看到牠的幸運兒。牠會一直繼續這樣做,直到有人跟著牠一起到蜂巢下。」
    *「最初染上瘧疾的人有大多數都因此死亡,但還是有些倖存下來,這些人往往是身上帶有抵抗瘧疾的基因。其中有一個基因經常出現在基礎生物學的課文中,這個基因可以抵抗瘧疾,但卻會導致鐮狀細胞貧血症。」
    *「抵抗瘧疾最常見的基因和鐮狀細胞貧血一點關係都沒有。……帶有抗瘧疾的個體吃蠶豆後會引發貧血。在瘧疾橫行的地方,只要不吃蠶豆就能夠逃過一劫,這實在稱不上個悲劇。......今日,瘧疾是熱帶地區的但帶有抗瘧疾基因的個體則早已遍布全世界,他們的基因也有超越出其抵抗瘧疾的效用,而蔓延開來。因此,有上百萬的人民仍然不能吃蠶豆。」
    *身體是否會潛意識地對所看到的疾病產生反應?……一個實驗是對實驗對象抽血,然後看一組幻燈片,看完再抽一次血,將兩組血液樣本暴露在有許多致病菌的話和物環境中。看過病人影像的受試者,血液產生的細菌攻擊因子比看影像之前高出23.6%,看暴力影像的對照組血液成分的濃度並未改變。「觀看疾病的跡象會觸發受試者的免疫系統,以應付大腸桿菌這類病原體。」
    *親生物性biophilia bio=生命 philia=愛。

    Is this helpful?

    Nadia said on Dec 27, 2012 | Add your feedback

  • 2 people find this helpful

    我們的身體,想念野蠻的野生樂園

    《我們的身體,想念野蠻的自然:人體的原始記憶與演化》(The Wild Life of Our Bodies: Predators, Parasites, and Partners that Shape What We Are Today)真是一本非常有趣的科普故事書,即使我早已熟悉書中大部分內部,讀起來還是興味盎然。作者羅伯.唐恩(Rob Dunn)真是位擅長舖梗的作家,他用各種巧妙的故事,把各種有趣的資訊串連在一起,讓我們能隨著那些故事遨遊我們人類和地球上各種大小蟲子糾纏不清的世界。

    《我 ...(continue)

    《我們的身體,想念野蠻的自然:人體的原始記憶與演化》(The Wild Life of Our Bodies: Predators, Parasites, and Partners that Shape What We Are Today)真是一本非常有趣的科普故事書,即使我早已熟悉書中大部分內部,讀起來還是興味盎然。作者羅伯.唐恩(Rob Dunn)真是位擅長舖梗的作家,他用各種巧妙的故事,把各種有趣的資訊串連在一起,讓我們能隨著那些故事遨遊我們人類和地球上各種大小蟲子糾纏不清的世界。

    《我們的身體,想念野蠻的自然》用詼諧幽默的筆調,帶我們進入醫學、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交疊出的有趣世界,讓我們輕鬆愉快地面對我們過去和現在厭惡的各種寄生蟲和微生物,感嘆生命的神奇奧妙和博大精深。

    我們無疑是生活在人類歷史上最爽的時代!這我們這個世代,只要生活在發展得還不錯的國家中的城市,比起我們的祖先,溫飽和疾病變得更加不太是問題了。我在美國唸書時,美國人還以為馬來西亞還盛行瘧疾,可是我從小到大都沒聽說過有任何認識的人得過瘧疾,自己也頂多得了痛得半死卻不死的登革熱而已。

    閱讀全文:
    http://skygene.blogspot.tw/2012/09/the-wild-life-of-our…

    Is this helpful?

    Gene Ng said on Sep 15, 2012 | Add your feedback

Book Details

  • Rating:
    (89)
    • 5 stars
    • 4 stars
    • 3 stars
  • Paperback 363 Pages
  • ISBN-10: 9862721707
  • ISBN-13: 9789862721704
  • Publisher: 商周出版
  • Publish date: 2012-05-11
Improve_data of this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