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香紀1974-1996

By

Publisher: 七字頭出版社

4.6
(372)

Language: 繁體中文 | Number of Pages: 185 | Format: Paperback

Isbn-10: 9579779074 | Isbn-13: 9789579779074 | Publish date:  | Edition 3

Also available as: Mass Market Paperback

Category: Fiction & Literature , History

Do you like 拾香紀1974-1996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Sign up for free
Book Description
Sorting by
  • 5

    雖然知道了有這本書已很久,而到近期見到這書多次出現在 [十本書]熱潮下才拿起這書。結果當然沒失望,亦明白為何許此書會多番再版。

    我看畢此書第一感覺到就是想立刻重新看多次數!

    said on 

  • 5

    要是拾香紀寫遲20年,整本書也許會變成潑婦罵街式的記錄。
    1996,是多麼美麗的年代,因為那已成定格的回憶。

    said on 

  • 4

    文學亂曰(11):事+情=回憶:我們的《拾香紀》

      或者目前陳慧的《拾香紀》仍未能代表香港文學或香港歴史的甚麼,然而這部小書肯定能代表香港的回憶。
      
      《拾香紀》早幾年曾被改編成舞台劇,從文本結構而言,的確是理想的改編對象。小說由連十香的死亡獨白貫穿,劇場亦順理成章把這個元素成為半旁白半自白的效果,穿梭於人物之間,使其連繫。
      
      向來以香港歴史為背景的小說往往集中在單一議題上著重點書寫,即使有時光轉換,家族繁衍的如《飛氈》,在西西的 ...continue

      或者目前陳慧的《拾香紀》仍未能代表香港文學或香港歴史的甚麼,然而這部小書肯定能代表香港的回憶。
      
      《拾香紀》早幾年曾被改編成舞台劇,從文本結構而言,的確是理想的改編對象。小說由連十香的死亡獨白貫穿,劇場亦順理成章把這個元素成為半旁白半自白的效果,穿梭於人物之間,使其連繫。
      
      向來以香港歴史為背景的小說往往集中在單一議題上著重點書寫,即使有時光轉換,家族繁衍的如《飛氈》,在西西的陌生化後,歴史始終與人物,以至讀者都保持一定的距離。《拾香紀》共分「事」與「情」兩部分,皆透過連十香死後的憶述,將她生前,遠至出生前的父母與九位兄姐的事跡娓娓道來。「事」是整個家庭的背景,連十香在章末指這些是她出生以前就有的事。「情」是連十香所知道的每個家人的故事,先由父母連城宋雲寫起,再由最小的兄長九傑/九健寫到最大的大有。最後她說回憶就是愛,也就是她所言及種種事與情的總和。
      
      每個被十香提及的家中人物也牽涉到對香港過去各項大小事情的參與,包括溫黛、制水、暴動、以至明星的二三事等。他們的經歷也就是香港的經歷,看是二,實是一,人物與香港的變遷緊扣一起。連十香的死亡時間是一九九六年,是回歸前的一年,也就是她提及的都是回歸前的事,她的死亡則蘊含某種時代性的象徵符號。很重要的是,這是一次強調終結的陳述,關於各人的未來(即九六年以後),除了祝福,敘述香港過去的十香沒有言及更多,即使不致是沒有期望的消極,基本亦可說是無從判斷。
      
      作為敘述者的十香,未有參與過她口中的種種事件,她始終是一個旁觀者,純粹是一個知道有這樣的事發生過的人,而這些事卻是從說及家人的事情中帶出來的。小說中的各種事件都不單是小說的時間、地點等佈景,更是人物的一部分。時間、地點等事件的物理部分,融入因人而生的情感敘述,成為回憶的公式:事+情。用數學的方法擴展,這些都是香港人的事與情,即:香港人(事+情)=香港人的事+香港人的情=香港人的回憶。熟識香港過去的人讀著,定倍感親切,因為事情都寫得很貼身,沒有距離。陳慧就這樣寫。
      
      然而,結尾的大有這樣說:「可升(他的兒子)甚麼時候會回頭翻看今天的報紙?」可升,像今天的我們和明天的下一代嗎?

    said on 

  •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4

    從逍遙自在的旅程中回歸香港,彷彿這一切需要時間適應。在一堆排山倒海的壓力逼近之前,我如常地去到最愛的書店買了幾本書,消磨時間紓解鬱悶。花了一晚的時間把陳慧的《拾香紀》閱讀一次,重拾中學時候一口氣完成一本書的習慣,感覺的確非如間斷閱讀的書籍能媲美。

    《拾香紀》以連家十小姐連拾香的角度切入故事,描述連家在1948 - 1996年所經歷的事。雖說是連家十多人的家族故事,但所描述的卻是真正的香港故事,把這 ...continue

    從逍遙自在的旅程中回歸香港,彷彿這一切需要時間適應。在一堆排山倒海的壓力逼近之前,我如常地去到最愛的書店買了幾本書,消磨時間紓解鬱悶。花了一晚的時間把陳慧的《拾香紀》閱讀一次,重拾中學時候一口氣完成一本書的習慣,感覺的確非如間斷閱讀的書籍能媲美。

    《拾香紀》以連家十小姐連拾香的角度切入故事,描述連家在1948 - 1996年所經歷的事。雖說是連家十多人的家族故事,但所描述的卻是真正的香港故事,把這幾十年的香港歷史透過連家不同成員具體的顯露出來,再配以一些家庭瑣事使故事更加細膩。

    縱然作者早於1996年構思《拾香紀》並於1997年動筆,但十多年後閱讀這書卻沒有一種過時的感覺。在 〈七喜〉 一節中,作者提及「大家都反對在大亞灣興建核電廠,七喜更是振振有詞」。那段描述的年份是1984年,然而2011年關於大亞灣核電廠的問題再度牽起關注,這當然未必是作者所預料,卻又減少書本的時空限制。在書中最附合現況的還是數到 〈六合〉 中的一句:「原來,在這個社會裡,實在有這麼的一撮人,有話要說,可是沒有人聽,只能用示威請願的方法。」那時候,拾香是指一班社會的少數人士,如弱智人士、天台屋居民等等,但是現在閱讀這一句的時候,我不禁想到的是香港大多數的市民。

    看畢《拾香紀》,最喜歡的是 〈九傑/健〉 這一章。每當描寫九傑的精靈與聰明,在拾香或是像我這種旁人眼中都是殘忍。九傑變成九健是社會的問題,明明在家中懂得用筷子吃飯,在「特殊學校」卻被逼用上調羹,但這卻是無可奈何。

    ( http://chingszechuen.blogspot.hk/2012/07/blog-post_28.html )

    said on 

  • 4

    濃情

    ...
    百多頁小說是很短的篇幅,半個世紀則是很長的時間。主角的父母連城宋雲就是廝守半個世紀。宋雲嫁給連城後,並不如公主與王子般「從此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反而經歷人生挫折,家事風雨,社會遽變。她含辛茹苦,無悔奉獻一生地守護家人。她告訴主角,牆上掛著拼湊家裡眾人照片的是全家福;只要全家完完整整,無論何時何地都幸福。
    ...
    http://tekiedit.blogspot.hk/2012/07/le ...continue

    ...
    百多頁小說是很短的篇幅,半個世紀則是很長的時間。主角的父母連城宋雲就是廝守半個世紀。宋雲嫁給連城後,並不如公主與王子般「從此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反而經歷人生挫折,家事風雨,社會遽變。她含辛茹苦,無悔奉獻一生地守護家人。她告訴主角,牆上掛著拼湊家裡眾人照片的是全家福;只要全家完完整整,無論何時何地都幸福。
    ...
    http://tekiedit.blogspot.hk/2012/07/letter-to-wife.html

    said on 

  • 5

    最近又再重看一遍,依然覺得感人。連城、宋雲和十個兒女的故事,跟香港的歷史環環相扣,看著書中描寫的往日足跡,心裡是感觸,是懷念,是嘆息。縱使香港已越來越不可愛,但它是我的家,所以我愛《拾香紀》。

    said on 

  • 5

    還記得當天旅館的門牌,還留住笑著離開的神態

    終於,我也看完了《拾香紀》。
    自從拾起這本書,人開始陷入抑鬱。情緒一直下墮,不受控。
    過去這些年來一直有看陳慧的書,什麼味道/聲音,愛情戲,愛情街道圖的全部都看過,偏偏是這本,最多人談論的,獲獎的,上過舞台的,一直陰差陽錯,就是未看過。
    出版於1998年,再版於2000年,我卻到如今2011年才把它從香港公共圖書館的書架拿下來。人和書的緣份,有時也真玄妙。
    如果早10年看了,不可能一樣。1998年 ...continue

    終於,我也看完了《拾香紀》。
    自從拾起這本書,人開始陷入抑鬱。情緒一直下墮,不受控。
    過去這些年來一直有看陳慧的書,什麼味道/聲音,愛情戲,愛情街道圖的全部都看過,偏偏是這本,最多人談論的,獲獎的,上過舞台的,一直陰差陽錯,就是未看過。
    出版於1998年,再版於2000年,我卻到如今2011年才把它從香港公共圖書館的書架拿下來。人和書的緣份,有時也真玄妙。
    如果早10年看了,不可能一樣。1998年或2000年的我,大概不會看懂。
    至少那時候,天星碼頭依然是老樣子。
    銅鑼灣仍未變珠寶鐘錶灣。
    地鐵站仍沒有豐胸瘦身廣告。
    售貨員不會用普通話打招呼。
    巴士不是強制性注滿冷氣的密封式魚缸。
    張國榮仍然健在。
    戀人不會在飯桌上各自拿著iPhone。
    床頭放著一盒盒卡式錄音帶。
    買東西是去士多和街市,而不是去屈臣氏和百佳。
    萬寧不只有衛生巾,而是有售玩具,模型,洋娃娃,單車,雜誌和衛斯理小說。
    沒有人帶著孩子在商場或地鐵車廂裡大便。
    我可以步行去大大百貨公司。
    人不會對周末的銅鑼灣或旺角感到恐懼。...
    事隔十年,一切更褪色,一切更荒謬,十年後的今天看著這書,更覺心如刀割。有幾次,實在難過得看不下去。
    看到了第27頁,我就知道這書是萬萬不能臨睡前看的。27頁的那個晚上,我就呆滯地卧於床上,被那些淡黃色帶著點點霉味的畫面糾纏得睡不著。
    上月的一個星期四晚,我在一家快餐店邊吃著晚飯,邊看完了「五美/四海」那一章。翻到了第136頁。強忍著眼淚,把書輕輕合上。沒法子繼續看下去。從手機裡找到了一首「約定」,然後餘下的晚上回家的路上合共重播了6次。
    五美和四海在露台的藤椅上共同渡過那些夏夜之時,我也正在聽這張王菲的專輯,一邊看著窗外點點燈火,一邊驚嘆世間上竟然可以有一首歌好聽至此。
    這書令人又愛又恨的,是它彷彿要人重頭再活了一次。
    它把一切散亂的記憶重新整理,像圖書館裡的書,排列整齊,再逼著你正視。
    我不記得,原來西貢鯊魚咬死人是90﹑91年那時候開始發生。我只模糊地記得那時候好像有哪個男人被咬去了一條腿,之類。
    我也不記得,蘭桂坊人踩人慘劇是92年除夕。那天晚上我有在電視前看著直播。我還記得,母親的驚叫。
    正如我也不記得,李麗珊拿金牌原來是96年。我記得她,記得黎根,和麥兜那句,我們不是蠟鴨。
    「有那麼遠嗎?」「原來那麼久了嗎?」是看著這書不停問著自己的問題。
    我忽然覺得自己變成一個患有偏執症的老人,墮進了回憶的深海。

    看著《拾香紀》,許多表面上看似無關痛癢的細碎的回憶小節一絲絲浮現,一個串連著一個,令人抓狂。夏日的蟬。夏日的午睡。中巴的深藍色座椅和永遠灰濛濛又很難開的窗。路上有九龍皇帝拿著大毛筆在電箱上寫字。警察穿的綠色短褲。「港督衛奕信」是曾經從電視新聞裡最常聽見的名字。還有「越南船民」。每晚看「歡樂今宵」,要看完「季節」才睡。記得MONICA的舞步。第一首完整的能背誦出來的流行曲是「對不起我愛你」。抽YES咭一定要抽到黎明。打電話給同學仔總會記得那六個字的號碼。八九年我拿著母親從銀行拿回來的綠色小歌書在電話裡與同學唱「愛自由,為自由..」。後來號碼加了一個五字。後來又再加了個二字。後來...

    還記得當天旅館的門牌,還留住笑著離開的神態,
    當天整個城市,那樣輕快,沿路一起走半哩長街,
    我記得,我當然記得。

    said on 

  • 0

    筆端帶感情

    作者筆端帶感情,特別是每章末拾香的囑託,餘味無窮。
    雖然或許作者無意為之,但拾香和部分人物面目模糊,我覺得始終是失敗的地方。

    said on 

  • 0

    與讀書會的朋友們討論這書的期間
    恰巧翻出同樣是陳慧寫我文本
    主題也是跟"回憶"緊連

    拾香紀結語云: 原來,回憶,就是愛
    可回億不等同記憶
    而所謂三千年的漫長日子, 能夠留下的記憶, 想要回想的, 又是甚麼?

    "三千年前"/"三千年後"

    陳輝陽的音樂創作, "三千年前"的文本有刪節和配合了關淑儀唱出林夕的詞
    友人說"三千年前"令他不期然流了淚
    我卻感覺"三千年後"的文字更感慨

    "三千年前"
    http ...continue

    與讀書會的朋友們討論這書的期間
    恰巧翻出同樣是陳慧寫我文本
    主題也是跟"回憶"緊連

    拾香紀結語云: 原來,回憶,就是愛
    可回億不等同記憶
    而所謂三千年的漫長日子, 能夠留下的記憶, 想要回想的, 又是甚麼?

    "三千年前"/"三千年後"

    陳輝陽的音樂創作, "三千年前"的文本有刪節和配合了關淑儀唱出林夕的詞
    友人說"三千年前"令他不期然流了淚
    我卻感覺"三千年後"的文字更感慨

    "三千年前"
    http://youtu.be/_y0blPwNiYw
    http://www.littleoslo.com/lyc/home/?p=409

    "三千年後"
    http://youtu.be/aciaLLJGUU4
    http://carjaswong.pixnet.net/blog/trackback/7386b65d21/6814514

    said on 

Sorting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