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他人之痛苦

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

| 出版商: 麥田出版
投票平均为 462
| 53 总的贡献 其中 44 评论 , 9 引文 , 0 图像 , 0 备注 , 0 视频
這是蘇珊•桑塔格2003年的最新論著,也是繼《論攝影》之後,另一部深入探討影像與當代文化關係的力作。桑塔格在書中追溯了現代戰爭與攝影的演進,近代反戰運動的發展,以及影像與新聞、藝術和文化之間的複雜與曖昧。那些源源充斥於現代生活中的戰災影像,究竟是「記錄了」戰爭的原貌,還是「建構了」災難的神話?究竟是激起了我們對暴力的厭惡痛絕,還是磨平了我的同情心?旁觀他人的苦痛究竟是為了謹記教訓,還是為了滿足我們的邪淫趣味?觀看這些凶劫的影像究竟是要令我們堅硬一點以面對內心的軟弱?還是令我們更麻木?或令我們接受 ...Continua
寐
Ha scritto il 11/06/17
SPOILER ALERT
這次到胡志明市散步,讓自己空下來的時間挺多的,重讀了《旁觀他人之痛苦》,才發現更年輕時讀不懂的東西,現在讀起來略懂,竟也挺高興的。 文中以吳爾芙與一位男律師的“對話”為起點,先點出不同階級、性別、環境所影響下,對觀看照片的的差異觀點。後來的部分對我來說是一項挑戰,要咀嚼行文里的文字理出脈絡確實很耗費腦力,直到第七章才讀出興味來(或許提及的事物觀點比較容易被消化吧)。 書裡提及大部分呈現受虐受創的軀體圖像,會撩起觀者的邪淫趣味,并借柏拉圖敘述之故事,判斷人們會“以眼饕餮別人的痛苦”,而這讓我暗中心...Continua
Calliope
Ha scritto il 04/05/17

老實說,讀起來有點痛苦,我實在不喜歡被這麼多文學意象包裝過的論點。
差不多到了第八章,作者反思憐憫背後的意義時才有點感觸。

Reggie
Ha scritto il 04/05/17
戰爭、照片與旁觀者們
可能這本主要是由演講稿改寫、增補而成的,因此有一點感性有餘,而論證不足或觀點散亂的感覺,但偶有洞見和值得省思的點,例如:對於「憐憫」這個道德情感的探討,以及反思「旁觀者們」(當然包括我們自己)所處地區、權力和災區人民的差異。(如下所引) 附錄〈旁觀他人之刑求〉和「譯後記」也值得一讀。 - 「若憐憫是一份只為那些不該遭逢不幸之人所發生的情緒,如同亞里斯多德的說法,那麼憐憫確可伴隨一份道德判斷。」 「…憐憫是一份不穩定的感情,若不形諸行動的話,它會萎凋。問題是如何處理被牽動的情愫,那些藉傳播而得的知...Continua
Kouji Lai
Ha scritto il 19/03/17
又是一本Susan Sontag讓我想給她3個星,又不好意思只好給4顆星的作品。這書在2005年讀過一次,但對內容幾乎已經沒有印象,這意味著,要嘛我的記憶力原本就不好,要嘛這書的內容沒有引起我的任何思考與感受。   由於這個書名在對於(以任何方式)「旁觀」他人的痛苦時具有一種吸引力,一直想拿起重看,如今再看,終於懂得當初為何這本書未能對我的想法有些許的影響了:不知道是原本的行文如此,抑或是翻譯的關係,內容顯得凌亂又有點沒說清楚。書中就(戰爭)照片引起的一些思考與觀察都是很切要的,但談得這麼凌亂,...Continua
Hector Yang
Ha scritto il 22/08/16
在凝視著每一幀影像時,我們的位置跟掌鏡者重疊,眼球腦袋穿越了時空,被放置在事件發生的當下,受邀體驗感受拍攝者所安排並希冀世人了解的那一瞬間。快門按下的當時當刻,受難者的生命厚度被壓印成一紙相片,苦痛凝結靜止,重製傳播,留待後世觀者共鳴,感到憐憫。 但在這影像洪流不斷氾濫沖刷的年代,我們觀看、感受、接著麻痹、然後別過頭去,等候下一輪的影像衝擊。對於在這世界上未曾停歇的大小戰事,以及在災禍中以各種形式出現的攝影見證,作者不斷提出辯證與質問。人為何輕啟戰端,又為何留下影像紀錄?觀看戰爭帶來的殘破景象真...Continua

Reggie
Ha scritto il May 04, 2017, 08:30
「人一旦身處安逸,就會變得冷感。」
Pag. 114
アカリ
Ha scritto il Mar 16, 2011, 04:01
  曾有人指控影像是從遠距離觀看痛苦,彷彿有別種觀看方式。縱使由近距離觀看,廢棄影像的中介,仍只是觀看吧!   對殘虐影像的某些怨懟,其實與怨懟視覺本身的特色無甚分別。視覺不用費力;視覺需要空間距離;視覺可以關閉(我們眼有雙簾,耳朵卻無門可掩)。這些特質曾令古希臘哲學家極為稱道,將視覺譽為五覺當中最優良、最高貴者,於今卻只淪為虧陷與缺失。   有些人認為攝影把影像從現實中抽離,是一種道德上的錯誤;他們感覺人並無權利從某個距離之外、無須承受其赤裸迫力地去感之別神深受的災痛;他們質疑人是否付出了太高...Continua
Pag. 132
アカリ
Ha scritto il Mar 16, 2011, 03:53
  鎮坐於-電視、電腦、掌上電腦的-小螢幕前,我們可以浪游式地收看來自各地的災難影像及簡短報導。這類新聞似乎遠比以前更多。這可能是種幻覺。只因為新聞的覆蓋網「無所不在」。若我們承認災痛是有觀眾的話,某些人的災痛又會比其他人的災痛更能吸引觀眾。現時的戰訊已能放送全球,但不等於人們思考遠方偃蹇的能力增強了。於此現代人生-就是會有浩繁的事物要求我們注意的人生-看到令我們跼蹐不安的影像而掉頭不顧,彷彿也是正常的。若新聞媒體花更多時間報導某些特定人群因戰災或其他畸邪而陷身水深火熱,恐怕有更多觀眾會轉台。然...Continua
Pag. 131
アカリ
Ha scritto il Mar 16, 2011, 03:09
  這與呼籲人們謹記某宗盈天罪行(毋忘XX)不一樣。也許記憶獲得了太高的評價,而思考的重要性卻被低估了。追思本身是宗德行,具有先天的道德價值。遺憾的是,回憶是我們與逝者所能建立的唯一關係。人之為人,自知人誰無死,在正常情況下總會哀弔較我們先去的親祖師長,所以憶念之為德行其實深植於人性之中。「不念舊」總像有點喪心成分。然而於遠超人壽的集體歷史中,追憶的價值卻帶給我們複雜的訊息。人世實在有太多不義之事了。追憶太多的舊怨(像塞爾維亞人、愛爾蘭人)徒然令人苦澀。要和平就是要遺忘。要和解,人的記憶需要局限...Continua
Pag. 130
アカリ
Ha scritto il Mar 16, 2011, 03:01
  點出一個地獄,當然不能完全告訴我們如何去拯救地獄中的眾生,或如何減緩地獄中的烈焰。然而,承認並擴大了解我們共有的寰宇之內,人禍招來的幾許苦難,仍是件好事。一個動不動就對人的庸闇腐敗大驚小怪,面對陰森猙獰的暴行證據就感到幻滅(或不願置信)的人,於道德及心智上仍未成熟。   人長大到某一年紀之後,再沒有權利如此天真、膚淺、無知、健忘。   現今文化儲存的無數影像已令我們難以縱容道德上的缺憾。讓暴戾的影像魘著我們!縱使照片不過是個標記,不可能全部涵蓋它們試圖記錄的現實,但它們仍提供了一個不可或缺的...Continua
Pag. 129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