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早晨

投票平均为 116
| 3 总的贡献 其中 3 评论 , 0 引文 , 0 图像 , 0 备注 , 0 视频
人文深度與新世代短波的異端結合,張惠菁爆發著驚人的創作速度與質感,新刊小說《末日早晨》以身心病症為創作座標,當人身焦慮移植在胃部、眼神、子宮、大腦、皮膚、血管,我們的器官猶如被我們自身背叛,而哀戚起來。

新刊小說《末日早晨》以身心病症為創作座標,當都會生活的焦慮移植在胃部、眼神、子宮、大腦、皮膚、血管,我們的器官猶如被我們自身背叛了,於是抵抗一層不變的思考窠臼,張惠菁的《末日早晨》於焉誕生。拿下時報文學小說獎的「蛾」、台北文學獎的「哭渦」盡收本書。

Ha scritto il 09/04/13
人本來就是散的, 所以沒有不見不散這回事... 我想她說的是真的。
Ha scritto il 18/03/09
小雪的祖母,死前兩個禮拜,第一次在小雪的公寓裡跳起了舞。那時小雪的祖母和小雪之間,任何關於事務流逝與死亡的預感,都在搖晃的身體裡被遺忘了。
Ha scritto il 02/09/08
跟媽媽去吃日本料理
跟媽媽去吃壽司,媽媽一直看隔壁桌。隔壁桌有三個人,一個太太帶著像高中生的兒子,還有一個阿嬤。

看了很多次以後,媽媽終於說:「妳阿嬤身體要是好一點,我也可以帶她來這裡吃。」我說對啊,不過可以外帶回去給阿嬤吃。「妳阿嬤一直說要去鹿兒島找她老師的兒子,看一下那邊,」媽媽說:「我都說,等我退休就帶她去,不過等到我真的退休,她已經不能搭長途飛機了。」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要答什麼。壽司可以外帶,鹿兒島就比較難了。

只是我突然想到末日早晨裡面的媽媽說:「你們這些年輕人做事怎

看了很多次以後,媽媽終於說:「妳阿嬤身體要是好一點,我也可以帶她來這裡吃。」我說對啊,不過可以外帶回去給阿嬤吃。「妳阿嬤一直說要去鹿兒島找她老師的兒子,看一下那邊,」媽媽說:「我都說,等我退休就帶她去,不過等到我真的退休,她已經不能搭長途飛機了。」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要答什麼。壽司可以外帶,鹿兒島就比較難了。

只是我突然想到末日早晨裡面的媽媽說:「你們這些年輕人做事怎麼都不照順序來?」那是因為很多時候,照順序是沒辦法做到很多事情的。 ...Continua

  • 1 mi piace
  • 1 commento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citazio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