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與思想(二版)

投票平均为 64
| 17 总的贡献 其中 3 评论 , 14 引文 , 0 图像 , 0 备注 , 0 视频
三十八年來《歷史與思想》不斷重印,是我的著作中流傳最廣而且持續最久的一部,在我個人的學術生命中具有極不尋常的意義。──余英時(中央研究院院士、2006年克魯格獎(Kluge Prize)得主  從1970年到1976年余英時教授先後發表了〈從宋明儒學的發展論清代思想史〉、〈清代思想史的一個新解釋〉、〈反智論與中國政治傳統〉、〈「君尊臣卑」下的君權與相權〉等文,開啟了中國思想史研究的新解釋與新視野。這些文章收集在1976年出版的《歷史與思想》一書中,此後年年再刷,影響深遠。  【新版】《歷史與思想 ...Continua
劉政益
Ha scritto il 28/08/14

雖然對大師很抱歉,不過在睡前讀真的有催眠的效果…(內容對非科班來說真的有點硬)
裡面有一句話倒是深得我心:並不是只有正規的研究者可以演繹歷史,有時非科班出身的研究者反而成就驚人~這也是給那些眼睛長在頭頂上的「學院派」打臉吧!

Ching-Hui Lee
Ha scritto il 26/02/10

高中時背英文單字,有經驗法則神神秘秘地說道:「一個單字看到第三次時候,纔能夠真正給他記起來。」此話不虛。因著各種外部原因隨意翻過余英時《歷史與思想》裡幾篇專文,明天考研究所,抱著更為功利的態度又是翻開,大大驚嚇了一番。雖有人說「得魚忘荃」,但我多半是魚與釣竿完全忘記,比對著位置無誤的螢光劃記,和毫無長進的腦袋瓜兒,這些文章我恰恰是第三次讀它們了,希望凡事會有好的結果。

小白兔
Ha scritto il 02/01/07
好書解讀:歷史與思想
相關的解說請看所附連結。記得剛上大學的時候,受到教授的影響,認為論文是不成熟教科書的總和,一定要學有所成,將所有的知識成為佳釀後,好的學者才會將其思想的菁華,變成專書問世。換言之,論文集或是文章選集,就變成沒烤熟的披薩半成品,是不值得一讀的。因而書架上,擺著很久的「歷史與思想」,雖是余英時教授的大作,也因為是文章選集,個人以為結構絕不若專書嚴謹,所以就束之高閣了數年。直至近日,余教授榮獲有人文諾貝爾之稱的「克魯格獎」,我才將這本書讀完,收穫良多。 本書大體分為中國明清思想史,史學從哲學獨立的過程...Continua

袁偉杰
Ha scritto il Jan 18, 2015, 23:52
章實齋的歷史觀中即存在著很濃厚的傳統政治倫理的味道。這是現代史家所不能接受的。又如柯靈烏的歷史哲學,因為太強調思想的因素,而成為現代唯心史觀的極端代表。這也局限了他史觀的有效性。一般言之,他的史觀用之於研究思想史以至政治史是可以有很好的收獲的,但却不甚能解釋經濟史的發展以及大規模的社會變動。就我個人理解所及,我也覺得他一方面過份注重歷史的內在面與夫將心比心的領悟,另一方面又極力強調證據的重要性,也是一嚴重的矛盾。因為當我們在設身處地重演古人意境時,我們很難找到任何證據來證明古人的思路正是如我頭腦...Continua
Pag. 207
袁偉杰
Ha scritto il Jan 18, 2015, 23:51
二十世紀上半葉的中國史學,是以乾嘉考證學和西方蘭克以後歷史主義的匯流為其最顯著的特色。在這個潮流之下,不少史家相信史學可以完全客觀化與科學化,最後將達到與物理學、化學、生物學等全無區別的境地……在實證論的影響下,史學與社會科學的理論和方法之間究竟應該存在著一種怎樣的關係是目前最重要的問題。我必須強調,在技術層面上史學現在已離不開社會科學。但是史學家如何能一方面吸取社會科學的成果使之為史學服務,而另一方面又能在史學與社會科學之間劃清界限,使前者不致為後者所越俎代庖,則是一個極為困難的課題。
Pag. 206
袁偉杰
Ha scritto il Jan 18, 2015, 23:50
史料取捨、歷史建設、與歷史批評三者,柯氏持此三元素以說明史學思想的自主性,意即謂史學的堂廡賴此三大支柱而建立的。
Pag. 189
袁偉杰
Ha scritto il Jan 18, 2015, 23:49
我們於此必須對柯靈烏所謂「一切歷史都是思想的歷史」一語之涵義加以較深入之檢討。如果斷章取義地瞭解,則此語不僅過於武斷偏激,甚至可說是不通。因為思想非歷史之唯一因素,亦如經濟非歷史之唯一因素,其事甚顯,不待智者而後知。實則柯氏所謂「思想的歷史」並非我們所習知的「思想史」之同義語。他把人類的行為分為兩類,一為「自然過程」,如飲食男女之類,此非歷史家所欲過問之事。另一則為「歷史過程」,蓋即人類自覺地創造的種種習慣與制度之類;易言之,即「文化」耳;這才是歷史研究的主題。柯氏所說的「行動」便是外在行為之含...Continua
Pag. 184
袁偉杰
Ha scritto il Jan 18, 2015, 23:46
實齋說他自己屬於陸、王一系,這話確有根據。他是繼承了陸、王的「先立其大」的精神。但是陸、王「先立其大」是指「尊德性」而言的,或者套用現代流行的名詞來說,是「道德排帥」。實齋所謂「由大略而切求」却已改從「道問學」的觀點出發了,他講的是求知的程序。所以我認為實齋是把陸、王徹底知識化了。......一言以蔽之,東原的哲學澈頭澈尾是主智的,這是儒家智識主義發展到高峯以後才逼得出來的理論。......清儒是用「尊德性」的精神來從事於「道問學」……我說清代思想史的中心意義在於儒家智識主義的興起和發展,我所指...Continua
Pag. 151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