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的卡夫卡(下)

投票平均为 2555
| 137 总的贡献 其中 97 评论 , 40 引文 , 0 图像 , 0 备注 , 0 视频
「你做了最對的事情。其他任何人,應該都沒辦法做得比你好。因為你是真正的全世界最強悍的15歲少年。」叫做烏鴉的少年說。「可是我還不知道人活著的意義。」我說「看畫啊。」他說,「聽風的聲音。」

村上春樹2002年九月出版的全新長篇小說,分上下冊,原書總共八百多頁,可見是重量級的代表作。

日本未上市先轟動,畢竟這本書距離上一本長篇已經相隔近四年。這幾年村上作品陸續有英美歐洲俄國韓國中國版本出現,也都很快受到各地讀者的喜愛,在當地深化成不同樣貌的村上流行,這樣的待遇幾乎可以說是當代

村上春樹2002年九月出版的全新長篇小說,分上下冊,原書總共八百多頁,可見是重量級的代表作。

日本未上市先轟動,畢竟這本書距離上一本長篇已經相隔近四年。這幾年村上作品陸續有英美歐洲俄國韓國中國版本出現,也都很快受到各地讀者的喜愛,在當地深化成不同樣貌的村上流行,這樣的待遇幾乎可以說是當代作家第一人。

因此村上的新長篇幾乎是全世界等著出版,同時他自己也說經歷阪神地震與東京地下鐵事件衝擊後,自己也對日本有了不同看法,也使得老讀者更加期待這部小說。新書描寫四國鄉下的十五歲少年,因為成日待在圖書館而發生的奇特啟蒙經驗。

書名有卡夫卡,村上表示這是他非常喜愛的作家,作品與卡夫卡的聯繫,則要看過小說由讀者自己體 ...Continua

Ha scritto il 17/07/17
一本沒有結論的書,就像佐伯小姐自我解嘲的一樣:「人們並不喜歡沒有結論的文字。」可是結論好像本來就是不自然的產物,於是我們總是痛苦著;很多時候,時間是失語的,只是像拖著尾巴的不知名物體。如果真的有結論,所有凍結的時間真的會因此找到出口嗎?入口和出口,也許從來都只是隱喻。
Ha scritto il 29/01/16
看完還是不懂到底在說什麼??可能是我悟性太低XD
Ha scritto il 06/11/13
中田先生的使命結束了,但他原該有的人生呢?為什麼不還給他? 我懸念好深。
  • 2 mi piace
Ha scritto il 01/11/13
SPOILER ALERT
村上的性。預言。畸零人與異空間入口閘門
  這是我首次閱畢的村上長篇作品。

  很奇怪,我身邊有許多許多村上春樹的讀者(姑且不說是書迷,因為我不是很確定所謂迷戀的定義與表現形式),村上的作品集在書店或圖書館也不難尋獲,但是我就是不很願意老老實十的把村上的作品讀完。我想這也許是因為我第一次閱讀的村上作品《挪威的森林》裡那種頻繁的、那個時候讓我不明所以的大量性描寫和看似沒有方向目標的人物行為的關係,佐以後來輾轉讀完的《雪國》,導致我長時間對於日本小說普遍的描述語法有種說不上來的乖詭感受,直到後來讀的小說漸漸多了、觀察和賞
...Continua
  • 2 mi piace
Ha scritto il 17/10/13
「一切文明都是在柵欄圍起來的不自由下的產物……終究在這個世界,是築起又高又堅固柵欄的人才能有效生存下去的。」頁132

Ha scritto il Jun 01, 2013, 07:13
「我們都繼續在失去各種重要東西。重要的機會或可能性,無法挽回的感情。那些都是活著的含意之一。不過在我們的腦子裡,我想大概是在腦子裡,有把這些東西當作記憶留下來的小房間。一定是像這圖書館的書架一樣的房間。而我們為了知道自己心的正確所在,就不得不繼續製作這房間的索引卡。也有必要勤快地打掃,換新空氣,換花瓶的水。換句話說,你永遠要在你自己的圖書館裡活下去。」
Pag. 350
Ha scritto il Jun 01, 2013, 07:08
用語言說明也無法正確傳達的東西,最好的辦法就是完全不說明。
Pag. 343
Ha scritto il Jun 01, 2013, 07:07
「老實說,中田連所謂的回憶也一件都沒有。這說起來,也因為中田頭腦不好。回憶這東西,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呢?」 佐伯小姐看著自己放在桌上的雙手,然後再抬頭看中田先生的臉。「回憶可以把你的身體從內部幫你溫暖起來。可是同時也可以把你的身體從內側強烈地割裂下去。」
Pag. 243
Ha scritto il Jun 01, 2013, 07:03
「那麼我想請教一個問題,你想音樂是不是有改變一個人的力量?也就是說,某個時候聽了某個音樂,因此自己心中的什麼,發生了很大改變,之類的。」 大島先生點點頭。「當然。」他說。「有這種事。因為經驗了什麼,因此我們心中的什麼起了變化。就像化學作用一樣的東西。而且後來我們自己檢視自己,發現那裡面一切衡量刻度都往上升高了一個階段。自己的世界已經向外擴大了一圈。我也有這種經驗。雖然只偶爾才會有,不過真的偶爾會有。就像戀愛一樣。」
Pag. 227
Ha scritto il Jun 01, 2013, 06:57
一面側耳傾聽著傅尼葉流暢華麗而氣質高雅的大提琴,青年一面想起小時候,每天到附近的河裡釣泥鰍的事。那時候可以什麼都不想,他這樣想。只要那樣活下去就行了。只要活著,我就是什麼東西。大自然就是這樣成立的。可是不知不覺之間卻已經不再那樣了。活著,我變成什麼東西都不是了。這真奇怪。人是為了活下去才被生下來的,不是嗎?然而,我卻覺得越活下去內容越喪失,變得只是個空空洞洞的人似的。而且往後很可能越活下去,我還會變成更空洞更沒價值的人。這種事情是不對的。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事。這種趨勢是不是能夠在什麼地方改變過來 ...Continua
Pag. 150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