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中的江城

投票平均为 140
| 21 总的贡献 其中 13 评论 , 8 引文 , 0 图像 , 0 备注 , 0 视频
榮獲「奇里雅瑪環太平洋圖書獎」(The Kiriyama Pacific Rim Book Prize )
蟬聯《紐約時報》數週暢銷書排行榜
亞馬遜網路書店4.5顆星推薦

人無法兩次踏上同一片河水,因為江河日下,
但當代人卻可以兩次踏上同一座江城,因為何偉。

一個小城的故事,
一部中國人都未能體察的底層心態史,
在中國,一切堅固的都將灰飛湮沒。

繼《尋路中國》、《甲骨文》之後,
《消失中的江城
...Continua
單維彰
Ha scritto il 03/02/16
這是何偉 (Peter Hessler) 的「中國三部曲」之一,應該是他寫的第一本, 卻是我讀的第三本。 如我對何先生一致的看法(我試圖保持客觀而有彈性,但是他的作品並沒有讓我改變), 他的書很適合當作「中國近代田野調查紀錄」,卻太過瑣碎繁雜。 這本書更是如此;他很可貴地記錄了一個「三線」(或更低)城市, 涪陵(讀「福靈」),在中國改革開放初期的樣貌,並兼及三峽大壩的工程。 (嚴格來說,何偉在涪陵的經驗,是 1996 年 8 月起的兩個學年。) 涪陵座落在烏江從貴州進入四川、注入長江的三側河岸上...Continua
brevis
Ha scritto il 31/10/14

淡淡的筆調,卻又寫得很深入。
這種半報導式的文章也是我想寫的。
會想接著看他的《尋路中國》和《甲骨文》。

  • 1 mi piace
飛行貓
Ha scritto il 10/12/12

何偉以平實又不失幽默的文筆,記錄下在涪陵兩年的教書生活
他能跳脫沉重的無力感
跳脫外來者的傲慢與偏見
帶著同理心觀察、批判乃至理解小城裡的人事物
真是非常非常不容易。

"共產黨聲稱五四運動是他起義的前身,這是竄改歷史的舔不知恥的例子。"
非常好奇,簡體版真的一字未刪嗎?
不可能吧!!

  • 1 mi piace
Juliette
Ha scritto il 21/08/12
如果可以,我會給這本書六顆星的評級! 這是我近期讀到最棒的一本書。 與其形容它是本遊記,實可惜了它之深厚(depth and thickness),它無寧是比較貼近於一份以四川涪凌為田野的「反身民族誌」(reflexive ethnology)。 作者何偉(Peter Hessler),1996年夏天以和平工作團(Peace Corps)志工身分抵達四川東部長江邊的山城涪凌,擔任一所師範學校的英文教師。 兩年的任教,他從只認識幾個中文字、聽不懂川東腔普通話的青年,逐漸融入當地的生活,並以一個局外...Continua
  • 2 mi piace
roadker
Ha scritto il 08/05/12

開放的心是"閱讀"這個世界的最好方式,何偉沒從落後的角度來看待中國,而是用同理心及融入當地生活來回應那塊土地......

  • 1 mi piace

小地震
Ha scritto il Apr 13, 2014, 07:54
長城沒有把野蠻人阻擋在外,而是讓他們在來到中國後,帶著某種程度的敬意看這個國家。
Pag. 218
小地震
Ha scritto il Apr 13, 2014, 07:52
屹立於城外八公里處一座巨大的明朝要塞,在那裡,榆林的灌溉農田消失,而沙漠出現了。站在要塞最高的塔樓上,你可以看到風景一直往北延伸數公里。偶爾荒涼的景色被有水流過的一塊綠地打斷了—— 一叢樹、一塊寂寞的農田,但是眼目所及之處,主要是沙漠、褐色的矮丘,以及彷彿不帶一絲思緒的遼闊天空。
Pag. 216
小地震
Ha scritto il Apr 10, 2014, 16:24
當我精通了這片水域的語言,當我熟悉這條大河河岸每一個細微的特色,......我獲得了一些有價值的東西,但我也失去了一些東西。我失去了一些在我有生之年永遠無法重新獲得的東西。一切的優雅、美和詩意,已永遠離開這條壯麗的河流!
Pag. 147
小地震
Ha scritto il Apr 10, 2014, 16:21
在涪陵居住,讓我明白民主既是一個容忍的問題,也是一個選擇的問題。和孔老師談過話後,我思考自己如何參與美國的民主體制,而我明白,我的參與程度十分淺薄。我從來沒有投下真正具有影響力的一票,而且永遠不會。選舉不是由單一計算單位來決定的。我也不曾在一場示威活動的籌畫中,扮演過重要的角色,而且,如果我想對不公平的事表達抗議,我還得寫信或通知新聞界。基本上,這就是我在美國民主政治中所能扮演的角色:投下毫無意義的一票,然後接受結果。但是,我仍然不覺得特別無能為力,因為我知道,我的角色是自己的決定導致的結果;如...Continua
Pag. 162
小地震
Ha scritto il Apr 08, 2014, 17:29
自然的歷史是一種循環的東西,而人類的歷史總是以直線為目標——進步、發展、控制,而其結果有好有壞。......在長江,強迫將這兩者結合在一起,將河流的循環推入長長的水壩線後的停滯之內,是一種特別危險的侵害行為。
Pag. 123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