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知

L'Ignorance

投票平均为 213
| 28 总的贡献 其中 12 评论 , 16 引文 , 0 图像 , 0 备注 , 0 视频
文壇大師米蘭.昆德拉最新文學經典巨作

《出版家週刊》:“昆德拉再次展現了大師風範!”

《圖書館期刊》:“昆德拉以法文創作的最新傑作,文壇大師米蘭.昆德拉最新文學經典巨作
【出版家週刊】:『昆德拉再次展現了大師風範!』
【圖書館期刊】:『昆德拉以法文創作的最新傑作,也是他目前最棒的法文小說!』
【洛杉磯時報】:『百分之百的文學經典之作!昆德拉以譏諷和聰慧的筆調,將筆下的人物活靈活現地展現在讀者面前。』
【新聞週報】:『他的文字精簡
...Continua
ShËnG.
Ha scritto il 07/10/14
SPOILER ALERT
活在他那漂泊的二十年裡
  就如伍爾夫(Thomas Wolfe)所說的:「人是生命所有片刻的集合,所有的寫作者都會利用自己的生活作為陶土」,因此每部作品儘管充滿著虛構的成分,但無疑都具有寫作者自身的反思與經歷。而這本名為《無知》的小說,我認為或許是昆德拉最具自傳性色彩的一部作品。當然不可否認的是,無論在《笑望書》或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裡,一樣可見作者真實經歷的影子遊蕩在小說的字裡行間;然而,本書除了在主題上是先前諸多作品的延伸與變奏外,同時更是一個身為政權更迭之下的流亡者,以非祖國的語言,對自我與國族間關係的深刻...Continua
木石前盟
Ha scritto il 12/01/12

事實反覆證明,命題的重覆並不會侷限作家的才華。相反的,框架與形式,甚至風格的固定,才是作家的能量之所在。透紙能見靈魂的光。

Lignorance
Ha scritto il 06/03/10
這本也是很妙,很有趣的書。主要是在講89年後捷克流亡國外的異議份子進行所謂的"偉大的回歸",其中包含了史詩般的鄉愁。而鄉愁是怎麼一回事,就是由荷馬以詩人的桂冠榮耀了鄉愁,也從此確立了種種情感的道德位階。但是在種種回歸理由之下卻忽略了個人最寶貴的流亡經驗與對流亡記憶的情感,祖國沒人關心,而海外收容國也期待在他們偉大回歸之下說出對他們的感激.... 另外書中的小故事,男學生與女學生、冰島的詩人霍古齡森也是非常經典。尤其是男女學生的在講愛情,其中有一段說女學生她要攀到一個崇高的位置,讓她的卑微消失;在...Continua
Michael
Ha scritto il 20/01/10

好看的書
平實,誠實,平靜地
面對祖國,回歸,情感,流亡
何處是家? 何處是鄉?
「獨一無二的概念(包括祖國這高貴又感傷的字義)是在我們極為有限的生命/時間中才存在」
似是輕描
卻有深刻感人情韻
或者駭人威力

Huang Jian-Ren
Ha scritto il 28/05/09

對心理活動的高度自覺,第三人稱全知角度的書寫。
喜歡在理性的詼諧下看待人生百態的,一定會喜歡米蘭昆德拉。


羊
Ha scritto il Sep 17, 2011, 09:46
悲涼與驕矜雜纏。 "馬兒的背上,死神和孔雀。"她站在窗前望著天空。沒有星辰的天空,黑色的棚蓋。(米拉妲)
Pag. 199
羊
Ha scritto il Sep 17, 2011, 09:45
約瑟夫心想:今天人們放棄共產主義,不是因為他們的想法受到衝擊 產生改變,而是因為共產主義不再給人機會展現自己不墨守成規,也沒有機會讓人服從,讓人懲罰惡人,讓人有機會做點什麼事,也不再讓人有機會和年輕人一同向前邁進,不再讓人的身邊圍繞著一個大家庭。信仰共產主義不再能滿足任何需求。 信仰共產主義的用途變的如此不堪,所以人們這麼容易就放棄了信仰,甚至在沒有覺察的情況下離棄了它。
Pag. 158
羊
Ha scritto il Sep 17, 2011, 09:45
可是未來,那是一條大河啊,音符的洪水氾濫,上頭飄著作曲家的浮屍,雜在殘枝敗葉之間。 一天,荀白克的屍體在洶湧的波潮裡飄盪著,撞上了史特拉汶斯基的屍體,兩人在這遲來且可恥的和解之中,繼續他們的旅程,飄向虛無(飄向絕對嘈雜的音樂,飄向音樂的虛無之境)。
Pag. 151
羊
Ha scritto il Sep 17, 2011, 09:44
收音機是一條小溪流,一切都從這裡開始。接著,其它的技術也來了,複製聲音 增殖聲音 放大聲音,小溪流於是變成一條無垠的大河。 從前,人們聽音樂是因為對音樂的喜愛,今天,音樂則是到處嘎嘎叫,不聽的嘎叫,"不曾問過人們是不是想聽",音樂在擴音器裡嘎叫,在汽車裡嘎叫,在餐廳裡嘎叫,在電梯裡,在街上,在等候室,在健身房,再塞著隨身聽的耳朵裡,片片斷斷的搖滾樂 爵士樂 歌劇-重新改寫 重新譜寫管弦伴奏 截短的 五馬分屍的音樂-在空氣中飄蕩,一切都混雜在一起,人們根本不知道作曲者是誰(變成噪音的音樂是無名的)...Continua
Pag. 150
羊
Ha scritto il Sep 17, 2011, 09:43
於是他決定和亡妻一起生活,如同過去和在世的妻子相處一樣。 他去墓地不再是為了追憶她,而是為了和她在一起,為了看到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望著他,她的目光不是來自過去,而是來自當下的時刻。
Pag. 134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