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歌

日本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

投票平均为 42
| 12 总的贡献 其中 6 评论 , 6 引文 , 0 图像 , 0 备注 , 0 视频
警告:未成年人請勿閱覽。「酒鬼薔薇聖斗事件」完整始末前少年A的生命筆記邪惡是與生俱來的嗎?如果不是,那麼少年A曾經經歷了什麼?這本由少年A親筆寫下的自傳裡有最直接的解答。一九九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我,從此不再是我。那是我從光明世界被永遠放逐的那一天。所有原本生活中,尋常無奇的一件件零瑣小事忽然間都蒙上了一層莫名象徵的那一天。「少年A」──成了我的代名詞。我不再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我成為一個無機的「符號」。一個被大多數人當成「少年犯罪」的代表符號,一個跟大家住在不同世界裡、沒有一絲一毫人類情感,古怪 ...Continua
CUTPEN
Ha scritto il 16/02/17
少年A的坦言
****以下有小雷。 看完後時隔多月才突然想寫,所以有些名稱等細節忘了,也沒再去追究**** 少年A坦言,他殺第一個人(不記得名字了,給他個代號B)的原因是因為對方太可愛、太美好了。 那種美好良善是他也想擁有,而且他覺得自己確實曾經擁有,如今卻因為奶奶的過世、這些年間的荒唐事,而失去了。所以當他看到總是笑著的B,就算被他傷害卻總是原諒他的B,又再度若無其事地接近他這個邊緣人的時候,一方面他對自己心中的愧疚與憤怒感已忍無可忍,另一方面也想要將對方的好與自己的純真回憶緊緊收藏,所以就帶他到自己的秘密...Continua
Tiuⁿ Ka-Kàm
Ha scritto il 01/02/17
一個前殺人犯著書,以真實的第一人稱吐露自我。這是本書最引發爭議的所在。 問題重點不在內容的真實或過程的凶殘,那些在更多記錄片或驚悚電影表現得更多更好;人們反感的毋寧是殺人犯的「第一人稱」視角:從傳統應報論觀點,這類罪大惡極者是沒有身為「人」的資格的,當然更不該有被「同理化」,以一個人的角度被解釋被閱讀的機會。這本書的「限制級」在於此,儘管內容沒有多少作案細節。 我不支持廢死,也不認同部分廢死人士以本書作為人性悔悟的正面範例。相反地,如作者書中所示,在十九年前犯下如此殘忍罪行後,給他一個痛快的「結...Continua
Lynnlia
Ha scritto il 21/10/16

読みながら泣きそうになった。

Dicha
Ha scritto il 23/08/16

能夠靜下心來描述曾經做過的事、經歷的感受,並沉澱、自我剖析,且是來自殺人犯,非常可貴的資料,而且聽說日本原文的行筆具有一定程度的文學性。
其實我覺得最重要的全書結論,或者說關於少年A回顧前少年A得到最重要的領悟就在最後回答該不該殺人那一章。我相當認同作者的領悟。
我希望閱讀者也能夠思考死刑應不應該存在,並能夠區分死亡與死刑的根本不同。

Lee, Chia-Pei
Ha scritto il 11/08/16
昨天在火車上看完的書,這本書被列為“限制級”可是其實就內容來說沒有太過於血腥、暴力難以閱讀的內容,這本書引起爭議的原因在於這本書的作者就是當年在日本引起恐慌的『酒鬼薔薇聖斗事件』的兇手;當年其中一個死者被勒死之後,頭被割下帶走清洗處理之後放在學校門口。現場還留了兩張紙條指示遺體的位置和挑臖警察的內容。後來破案的時候,發現犯案的人是個14歲的少年引起了一些恐慌~ 事件之後加害者、被害者家屬都有出書。寫下事件之後的心路歷程。比較不一樣的是這本書是兇手自己在事件之後的自我剖析~ 這本書的內容大致分...Continua

Reggie
Ha scritto il Dec 12, 2016, 13:31
「仔細想想,書包完全是日本獨有的文化。大概沒有什麼東西比這更具象化了日本人過度的『均一志向』跟『排除異己』的獨特民族性吧?對我這種從小就一直意識到自己是個無法融入周遭的『異物者』,可能會覺得『書包』很像是把我這個『異物』壓得跟別人一樣平的壓路機吧。」
Pag. 68
Reggie
Ha scritto il Dec 12, 2016, 13:30
「第一次背上書包時,我覺得心底好像被套上枷鎖一樣有種難以言喻的壓迫感。為什麼大家都背一模一樣的書包呢?是誰擅自決定男生要背黑的、女生要背紅的?最奇怪的是為什麼大家都好像理所當然就接受了?」
Pag. 68
Reggie
Ha scritto il Dec 12, 2016, 13:07
「罪惡就像俄羅斯套娃一樣,再怎麼天大的罪愆底下一定還藏著小一輪的罪,而在小一輪的罪愆底下,也必定藏有更幽微的罪。層層疊疊,一個套著一個。」
Pag. 57
Reggie
Ha scritto il Dec 12, 2016, 13:05
「我外婆的死的確是我最早的『死亡目擊經驗』,也是造成我精神崩壞的主因之一,但一個人的精神並不像大樓被炸藥炸毀一樣,只要一件足以引爆的事件就可以讓一切全盤崩解。」
Pag. 57
Reggie
Ha scritto il Dec 12, 2016, 12:59
「無論在如何艱辛的時刻,人只要有足以相信的『錨』便能緊緊與這世界相繫,不會被世上的險浪沖走。但當『錨』失去了,魂魄便成了一葉漂泊的孤舟。」 「我失去了外婆這唯一而絕對的『錨』,於焉魂魄被沖往死黑的孤海。」
Pag. 55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