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an
Ha scritto il 28/04/10

半明半不明,文字遊走於故事與評論之間。最後一場情緒走向極至,呼吸止住了。

Relieur --...
Ha scritto il 16/04/10
2010/4/16 出門時,突然不知道要帶那一本書。 雖然手邊正在讀的書有好幾本,都不是現在很想讀的書,我要一本有開拓感的書,我所謂的書荒就是這個意思。《細雪》這樣的書太密集地讀我會失去耐性,無法品味出這種很平淡的美。《巨人傳》我把它當做朗讀給孩子聽的一種練習。至於《戴洛維夫人》這種文體,我只能用朗讀方式才能讀得懂。而《席勒戲劇選》,我還在艱難地試圖進入劇本這個領域。 站在這麼熟悉的書架前挑書,我腦子裏想什麼?想要找一本書來重讀,想重讀的書又太多,只有在某種特殊的情緒下,才會特別找出一本書來重讀...Continua
冷若冰
Ha scritto il 04/04/08

這是第一次接觸到葉利尼克。

一次的邂逅便使我深深愛上。

這本書,挺深的,使你造成一種懵懂、一種虛像。她身穿一襲黑衣,在一盞燭光中若隱若現,而你將會永遠記得,她晶亮的眼神,以及豔紅的唇。

就是這樣的一種閱讀感覺。

無以名狀吧。我想。

robert
Ha scritto il 19/05/07

一本特別的小說:直接而寫實的社會敘述,但內容卻是不斷重覆地對同一對象--四個各自不同的極端少年--做描寫。主題材其實只有這四個少年,讀起來會感覺到龐大的細枝末節描寫,成為獨特的一部藝術小說。
剛讀很新穎,尤其是作者一針見血、毫不委婉的寫法讓人覺得將讀到許多豐富的思想,但讀到中後半才知道,其實它較像是藝術作品,單調的內容讓可讀性變得很低,不過你不得不佩服作者那種用之不竭的寫實功力。

Jo Chiu
Ha scritto il 22/01/07
這本書的閱讀過程充滿了各式矛盾。我可以同時覺得敘述冗長乏味不知所云,然而又有著想看下去的強烈慾望。癥結在於作者用極其細碎繁複的筆法,去描述一個充滿張力與可讀性高的故事。這樣的組合讓人又愛又恨。 我偏好西方文學的一大原因,就是得以從中體驗到和東方人截然不同的背景、觀點、與態度。《美妙時光》的舞台架設在五零年代末期,經濟奇蹟之後的奧地利。以社會階級為主幹,無政府主義與自我意識穿插其中。並非直接描繪出形狀,而是藉由塗黑背景,讓主題得以突出。故事如此,角色塑造亦是。這樣的寫作概念,讓書中文字成為一只綿密...Continu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citazio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