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與文學》結集自2000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的演講包括在世界各地的精彩演講紀錄全面呈現高行健文學藝術上的思想成就「作家從他的精神視野來說,乃是天生的世界公民,不受政治權力乃至國家的約束,天馬行空,來去自由,這也是文學本身具有的品格。」「文學改造不了這個世界,只能採取文學的方式去描述人類生存的困境,成為人的生存條件的見證。」──高行健高行健對於寫作自由高度重視,認為「寫作的自由既不是恩賜的,也買不來,而首先來自作家自己內心的需要。」更提出「文學改造不了這個世界,只能採取文學的方式去描述人類 ...Continu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recensione!

Kate Mao
Ha scritto il Dec 13, 2015, 07:30
真正的問題最後也還歸於個人的選擇:是選擇自由還是利益。而對自由的選擇又首先來自是否覺悟到自由的必要,因此,對自由的認識先於選擇。從這個意義上說,自由乃是人的意識對存在的挑戰。個體的生命企圖確認自己,也即確認生命的意義,才會有這一番抗爭,也才會意識到自由之必要而不可取代。
Pag. 52
Kate Mao
Ha scritto il Dec 13, 2015, 07:30
人和以為人?如同世界是否可以認知?都不訴諸理性,用科學的工具理性來衡量,或是邏輯的實證也達不到。這不可知,或稱之為上帝,一個人格化的形象,或稱之為命運,對人的主宰或命定,而現時代稱之為荒謬,正是人真實的處境。荒謬不僅僅是人的一種感覺,同樣也是現實的屬性,人注定無法改變人在現實世界的這種困境。
Pag. 26
Kate Mao
Ha scritto il Dec 13, 2015, 07:30
人類究竟向何處去。這樣的問題意識型態解答不了,而哲學的思辨恐怕也同樣無能為力。文學並不企圖給世界做出一個完備的解說,這也正是作家同哲學家的區別。當哲學家努力建構一個盡可能周全的對世界的解說。作家卻只描述永遠也不完備的世界。哲學家精心建構自己的思想體系,作家卻面對活生生的人世,努力給予一個審美的呈現。
Pag. 23
Kate Mao
Ha scritto il Dec 13, 2015, 07:30
作家並非聖人,而聖人安在?作家也非超人,既非造物主又非救世主,也不必把自己打扮成人民的代言人、時代的喉舌或社會正義的化身,再說這樣的腳色不如留給政客,而且也已經太多了,像走馬燈一樣,媒體上天天在表演,卻沒有拯救這個世界。
Pag. 19
Parisa Chen
Ha scritto il May 09, 2015, 02:43
我們得承認每一門藝術的基本限家,它不是誰的限家,這門藝術的歷史是長期形成的。這種規範也不是人人都可以自立,除非再創造一個新的藝術樣式。這當然是可能的,但就傳統的幾大藝術分類來講,文學也好,戲劇也好,繪畫也好,都有一個基本的限定。 在承認藝術樣式的基本限定下去尋找創作的自由,這就是藝術家要做的事情。哲家面對的是藝術的歷史和已經完成的作品進行詮釋,可都代替不了藝術創作,藝術家卻要找到推導這種創作內在的衝動。在這種藝術樣式的基本限定下還可以找到什麼機制,變成一個新的動力來推動創作,這才是藝術家的工作。...Continua
Pag. 126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