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 scritto il 06/09/14
毫無掩飾的自白.能如此完整而完全坦白的頗析腦中的意識流,且思考並涵蓋所有人類活動的面向.深切又準確.譬喻絕妙. 關於作者生活中那些醜惡的一面,也赤裸裸的呈現在書中.也許讀來不甚舒服,但這就是生活中要面對的,那些醜陋的一面.能面對和接受自己性靈中那些黑暗的一面,需要莫大的勇氣. 可惜這個版本翻譯的沒那麼流暢,校正也沒有做好,筆誤很多.
Ha scritto il 06/12/10
那時(late 70's)同學床頭都有這本頭號禁書。從來沒有從頭到尾看,有永久折紋、自動彈看的那幾頁都是露骨色情(那時沒有AV呵)。有些文學評論說他不入流,成名靠出位,寫書好長氣,將碎銷事由吃飯到拉屎都巨細無遺講一餐... 但係佢這票literary license,唔係空心老倌做賺得倒。其實,這書雖然寫得仔細,但不嘮叨,將四十年代紐約的bohemian藝術家族群的生活昇華,成為後來者響往的想像。
  • 1 mi piace
Ha scritto il 27/05/09
SPOILER ALERT
亨利.米勒寫得很對,讀時,我耳根熱辣生燙。

很多時候,寫作或創作是一種逃避,無能在現實生活中處理的,我們把它丟進「那個世界」。換句話說,它是種「無能感」的顯相。

寫作者手裡的筆或指下的鍵盤就像照相機,喀喀咖咖疾打一陣顯現出來的,不是什麼瑰麗多奇的世界,真的。通常,透映出來的只是他自己的無能。

或許該說,我自己的無能。

P17

  我在想,寫作應該是一種無關乎意志的行動。文字必須像深海的潮流,按照自己的脈動浮上表面。小孩子沒有寫作的需要,

很多時候,寫作或創作是一種逃避,無能在現實生活中處理的,我們把它丟進「那個世界」。換句話說,它是種「無能感」的顯相。

寫作者手裡的筆或指下的鍵盤就像照相機,喀喀咖咖疾打一陣顯現出來的,不是什麼瑰麗多奇的世界,真的。通常,透映出來的只是他自己的無能。

或許該說,我自己的無能。

P17

  我在想,寫作應該是一種無關乎意志的行動。文字必須像深海的潮流,按照自己的脈動浮上表面。小孩子沒有寫作的需要,因為小孩子純真。大人寫作,為的是排出錯誤的生活所累積的毒素。他想找回他的純真,但是到頭來,他只不過是用他的幻滅在毒害這個世界。假使他有勇氣徹底按照他的信仰過日子,他就不會在紙上寫下半個字。他的志趣一開始就偏了。如果他想創造的,是一個真實、美麗、奇妙的世界,那麼他為什麼要用那麼多文字把自己和那個世界隔起來?他沒有理由延遲行動——除非他也跟別人一樣,真正想要的是功名利祿。巴爾札克曾說,書是死人在寫的。明明想通了,他卻還是把天使交出來,向依附在他身上身上的魔鬼投降。

P18-19

  寫作最迷人地方不在於一個字一個字去寫,一塊磚一塊磚去疊的實際建造工作,而是原始階段,也就是整地工作。這種工作隨時隨地默默在進行,不管是在睡夢中或清醒的時刻。簡單說,就是孕育階段。從來沒有人把他真正想說的,寫出來過。

  原始的創作始終在進行,不管你寫不寫,它屬於原生之流,沒有向度,沒有形體,沒有時間因素。在這種初始狀態中,消失掉的東西並沒有被毀滅。那是創造而不是生產。這個原生之流召喚的,是一些原本即已存在的東西,一些永遠不會毀壞的東西,像記憶、物質或上帝。在創造的過程中,創造者把自己像樹枝一樣拋進激流中。文辭、文句、觀念,都只是為了紀念一個無法傳達的事件,而在痛苦和愛戀中雕琢出來粗糙的象形符號,不管寫得多細膩優美,不管那是最瘋狂奔放的詩篇,最沉酣的夢境,或最奇妙的景象。

  真的,那根本沒有什麼意義,因為每一個人只要稍微想一想就會發現,原來真正的東西就在自己身邊,沒有人還會去喜歡仿冒品。舉個例子,貝多芬煞費苦心譜出來的樂曲雖然和諧神妙,但是,如果每一個人自己也可以經歷同樣境界,那誰還會有興趣開收音機聽貝多芬?偉大的藝術作品只有一個作用,它可以讓我們察覺,或去夢想那些流動不居、難以捉摸的東西。那種東西就像是宇宙。它無法被了解。你只能接受它,或者拒絕它。

  接受它,你的生命會得到滋潤,拒絕它,你會逐漸枯萎。你說它是什麼都不對,它永遠沒有被說清楚的時候。有些東西我們很想要,可是我們又沒有勇氣去面對,最後,我們只好把這些東西丟進那個世界。如果我們完全接受我們自己,那藝術作品以及整個藝術世界,將會因為營養不良而死亡。每一個人每天至少都有好幾個鐘頭不是用腳在走路。那是在閤上雙眼擺平四肢的時候。總有一天,人一定連清醒的時候也可以隨意做夢。那時候書本早已被淘汰,因為,當人可以在清醒的狀態下做夢的時候,他的溝通能力,不管是人與人之間,還是人與感動萬物的神靈之間,將會大大提高,相形之下,寫作就像白癡聒噪刺耳的叫聲。

  ─《色史》

http://blog.sina.com.tw/su1977/article.php?pbgid=1913&entryid=585275 ...Continua

  • 2 mi piace
  • 3 commenti
Ha scritto il 25/05/09
閱讀米勒像是走在崩塌後的城市街道上。五光十色的假象裂開後,你會看到什麼?
Ha scritto il 22/04/07
2006/9/24
寫作最迷人的地方不在於一個字一個字去寫,一塊磚一塊磚去疊的實際建造工作,而是原始的階段,也是整地的工作。這工作隨時隨地默默在進行…它屬於原生之流,沒有向度,沒有形體…一些永遠不會毀滅的東西…在創造的過程中,創造者把自己像樹枝一樣拋進激流中。 亨利米勒《色史》
這樣的書也曾經被列為禁書,因為瘋狂奔放。
2006/9/27
偉大的藝術作品只有一個作用,它可以讓我們察覺,或者去夢想那些流動不居,難以捉摸的東西。那種東西就像宇宙,它無法被了解
...Continua
  • 5 mi piac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citazio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