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rosechen
Ha scritto il 16/03/12

最有印象的章節應該是放火燒柴房的人這篇短篇吧~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燒掉無用的柴房確實是不會對這個社會有太大的影響,那被認為是無用的人呢?

挖鼻鼻
Ha scritto il 23/10/11
每讀一次村上春樹的作品,無論是長短篇小說,都有一種腦袋快要爆炸的感覺! 因為小說中的角色們身兼數職,都有非常人般的作息,異於常人哪~~ 不是憑空消失、人間蒸發,就是意外身亡,再不就是有特殊體質, 很容易將夢境與現實相互重疊產生的異度空間, 而其中的情節發展更加詭異,如同寓言般。 跳躍式的情節鋪陳,讓人有摸不著頭緒之感, 肯定是我資質魯鈍,才不懂村上春樹寫作時的幽默。 讀起來確實跟螢火蟲相關,卻又不這麼直接, 因為這只在夜間發出微微光暈的小生物,有其無比巨大的張力, 將人吸納至另一時空,可以使人日...Continua
305
Ha scritto il 12/07/11

喜歡《燒掉柴房》的懸疑、《跳舞的小矮人》的詭譎、《隨盲柳入眠的女人》村上春樹果然對耳朵情有獨鍾!

wim
Ha scritto il 30/03/11
這是我踏入村上世界之始

第一次看完這本書,是在國中的時候。或許【挪威的森林】是大多數的人所熟知的,並且是接觸最早的書。但對我來說,這本短篇集當中的【隨盲柳入眠的女人】,才是令我感觸最深刻的文章。除了散文及採訪報導類及【1Q84】我並沒有全部看完之外,在所有的長短篇小說中,【隨盲柳入眠的女人】對我的意義特別。

Kuangyu
Ha scritto il 04/03/11

年代久遠,除了作為挪威的森林開頭的那篇,其他我早就忘光了。


305
Ha scritto il Jul 12, 2011, 16:06
「真的,我不喜歡痛。其實和真的痛比起來,想像的痛更辛苦。你知道我的意思嗎?」 「我看到別人痛,就想像著別人到底有多痛。可是這樣的想像,和那人真正經驗的痛覺,是完全不同一回事,我不會講。」 我說,「活得越久,痛的次數越多。」
Pag. 112
305
Ha scritto il Jul 12, 2011, 16:02
「我怎麼都講不好,」她說,「都是這樣的,真的是講不好。每當想說什麼的時候,一直都是不同的意思衝出喉嚨。或者不同意思,或者完全相反。為了要修正前面的話,又常讓場面更加混亂。好像自己身體分成兩部分,圍著一根柱子互相追趕,正確的意思總在另一部分,而這一部分的我,永遠追趕不上。」
Pag. 19
305
Ha scritto il Jul 12, 2011, 15:57
我在沉默中思索,也許表弟耳朵裡面有無數小蠅,小蠅仔耳朵裡築巢、囓食。小蠅的六隻腳沾著花粉,進入耳朵,貪婪吃裡面柔軟的肉。即使等待公車到來這一刻,牠們仍不停鑽進表弟淺粉紅色的肉裡吸允汁液,然後爬到腦裡產卵。隨著時間過去,牠們慢慢往上攀爬。沒人注意到小蠅的存在,牠們的身體太細小,牠們拍翅的聲音太低微。
Pag. 137
naserro
Ha scritto il Jul 08, 2008, 07:51
除了賴明珠外的譯者,我也很喜歡這位先生XD
讀螢火蟲時,我總覺得很安靜且非常溫柔。簡
直靜謐到掂起腳尖輕走都能聽到的地步。
Pag. 1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