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貝
Ha scritto il 31/07/11

「西雅圖,這原是一個印第安老酋長的名字,我們知道他,是因為他留給全體人類一篇最美麗的講話,而且據說他在說話之前,手指向天空,一切就從這個蒼涼的手勢開始──」

此後,當我在街角以及捷運沿線看見起源於美國西雅圖的星巴克,再也不可能漠然無動於衷,腦海中必然浮現我想像中那位老酋長的容貌,以及他動人的話語。

Thomas Ng
Ha scritto il 15/08/06

1854年冬天,一個將要消亡的民族的領袖—西雅圖酋長向美國總统說出的壯麗輓歌。雖然滅亡的腳步聲已續漸迫近,但酋長仍以最莊嚴的態度去面對生命中不可逃避結局。


林小貝
Ha scritto il Jul 31, 2011, 18:32
事實上,當環保的道德光暈太過強大,也不免為勤懇於環保工作的人帶來另一種煩惱,那就是我們這個「墮落」的社會很容易也很方便把他們歸化為另一種「特殊人種」,自有一套公式化的對待相處方式──這就是大約被我們稱之為「理想主義者」的那一類人,以百分之五十的推崇再加上百分之五十的脫離現實嘲諷所組成;我們尊敬他們,但不親近甚至敬而遠之;我們容忍他們說最冒犯我們甚至責備我們的話,但並不聽從更遑論實踐。他們的存在,其意接近一種美好的樣板,一種受保護的絕種中珍禽異獸,供在那兒,和我們日常生活行事維持一定的安全距離,藉...Continua
Pag. 97
林小貝
Ha scritto il Jul 31, 2011, 18:22
波赫士是對的,文字的最原初本質是具象的,這是詩的秘密,詩總是在最原初的文字實相上找到最豐盈的隱喻,讓想像在實相和實相之間虛線相連,就好像古代的人類在各自閃著星芒的遙遠星星之間畫上詩的虛線,織成神話。
Pag. 44
林小貝
Ha scritto il Jul 31, 2011, 18:18
願他公正、仁慈的對待我的族人,因為死去的人並非全然無力。死,我有說到死嗎?其實根本沒有死亡,只是換一個世界罷了。
Pag. 37
林小貝
Ha scritto il Jul 31, 2011, 18:16
但我又何需為我們族人的早衰命運悲歎呢?一個部落去,另一個部落來;一個民族衰,另一個民族起,像海潮漲落一般,自然的法則如此,感傷又有何益。
Pag. 29
林小貝
Ha scritto il Jul 31, 2011, 18:14
至於我們究竟落腳何處度完餘生已無關緊要了,來日已然無多,印地安人的夜晚,已然注定是黯黑無光,在他的地平線上再不閃爍著任一顆希望的星星
Pag. 27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