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 your own shelf sign up

Together we find better books

[−]
  • Search Conteggio caratteri ISBN valido ISBN non valido Codice a barre valido Codice a barre non valido loading search

大雄

By

Publisher: 麥田出版

4.0
(152)

Language:繁體中文 | Number of Pages: 188 | Format: Paperback

Isbn-10: 9861735097 | Isbn-13: 9789861735092 | Publish date:  | Edition 1

Category: Fiction & Literature

Do you like 大雄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Sign up for free
Book Description
文/鯨向海/http://www.wretch.cc/blog/EYEtoEYE/11080458

《大雄》是我的第三本詩集。有人或許喜歡「大」,有人偏愛「雄」的部分,這些都沒有關係。大雄不是一個勇敢的男孩,他怯懦愛耍賴,老被欺負;大雄也是一座宏偉壯美的寶殿,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無罣礙故,無有恐怖,祂充盈令人屏息的宗教氣氛。現在它是一本詩集了。

藤子不二雄漫畫裡那個大雄,甚至林夕也曾歌頌:大雄乃「絕代情人」。大雄是遙遠美好樂園裡的靈魂,大多數人都跟他有幾度閃光,一份詩意。只可惜大雄跟宜靜們都會老去,被逐出樂園;有的在網路上搞拍賣,有的忙著自拍。離開了幻覺行列的大雄,他的A夢沒有了,他的B夢呢。如果大雄也寫詩,也許就會出版這樣一本詩集?

重返樂園是不實際了,也許我們可以重組樂園。這些詩在部落格發表時,最初原是另外模樣,經過長久鍛鍊,終於合體變身為絕跡的樂園——宛如那些散逸大氣之中的靈感與意象,從未失去,端賴我們晝夜操勞將之組合辨識成詩。每首詩皆是樂園;我輩在其中探照逡巡,充血耍冷,又復被逐出樂園。寫詩是對樂園的永恆追尋,每次的動念通感都是對樂園的一次重組冒險;我們建立無數樂園,以逼近真正燦爛不可能的那一個。

心理學家Dan Kiley於一九八三年提出「彼得潘症候群」(Peter Pan Syndrome),用以代表那肉身已衰,思考與言行卻仍像小孩般天真的人。彼得潘和大雄皆不想長大,不斷重組樂園,種植草莓,喝養樂多,忽然壯年忽然孩童;有些學者更重組出一個新字"kidult"("kid" + "adult")來稱呼這些具有兒童心態的成人。然而詩歌最美好之處,不正彷彿時光機與任意門?——順著佛洛伊德的想法,遊戲時每一個孩子的舉止都像是作家,作家所做的跟遊戲中的孩子一樣,是創造幻想世界,和現實發生連結——最強大的詩集,都應該有「kidult」的fu。

完美的宇宙我們不曾見過,真正的詩從未誠實露點。詩人是究極孤獨的,疑雲重重無法現身,不明射線使他們成群行動,為所有古老的戰亂與哀傷,重組一時代的星圖,更歷久迷心的樂園,彷彿銀河系的焊接工人。重組乃一種療癒的方式,病人前來求助不知所措,治療者需請他們拿出擊碎器,重組自我:「我覺得你沒病,我們都沒有。」問題是:「雷在哪裡?」

想要「大」也追求「雄」,最後卻意外得到了「大雄」,我拾級而上——

忍住不笑就會出現莊嚴氣氛

Sorting by
  • 5

    用一首一首的詩淨空自己

    鯨向海這本詩集一直是我的最愛,
    心情煩悶之時閱讀,總覺得自己又重生了一次。

    said on 

  • 5

    其實本人上廁所不太常帶讀物進去一起「聞香」的,因為一直以來總是便意一來就拉得很快,實在很少有「舉屁邀馬桶,對書成三人」的機會。
    不過偶爾還是想在潮濕到連燈都常壞的廁所讓自己變成很潮的文青,這時候我總是帶著鯨向海的詩集。
    因為實在太應景了,坐在馬桶上看到這樣的詩句:「某個巨大/哀傷的馬桶/一不小心/按到/失手/把我們永遠/淘汰了」,當你準備起身沖馬桶,你都會忍不住想多看馬桶裡幾眼,看著排泄物,還有水 ...continue

    其實本人上廁所不太常帶讀物進去一起「聞香」的,因為一直以來總是便意一來就拉得很快,實在很少有「舉屁邀馬桶,對書成三人」的機會。
    不過偶爾還是想在潮濕到連燈都常壞的廁所讓自己變成很潮的文青,這時候我總是帶著鯨向海的詩集。
    因為實在太應景了,坐在馬桶上看到這樣的詩句:「某個巨大/哀傷的馬桶/一不小心/按到/失手/把我們永遠/淘汰了」,當你準備起身沖馬桶,你都會忍不住想多看馬桶裡幾眼,看著排泄物,還有水面上自己混濁的倒影,真的都不免一陣哀傷,同時沖水的霎那也更加謹慎小心,甚至帶點不捨,簡直成為某種揮別的儀式。
    而此時,廁所彷彿又更加潮濕了。

    said on 

  • 4

    會看這本書完全是被書名,及書面設計,還有作者名字吸引,詩雖然短短的,但對沒啥想像力的我來說,有時讀不到作者的幽默也好,心意也好,只能平平得看過去,倒是最後作者那篇長長的文章比較有感覺啦!

    said on 

  • 0

    讀詩,真要費力,還不如帶著詩人的語調協同,就比較好領會。
    因為作者是為專業的精神科醫師,他的作品顯然帶有療癒作用,
    做為尋常人的讀者,大可不必用刻意眼光讀詩,
    反倒能從詩作中道出童趣,我以為的反芻應是一種反射,基於聆聽,
    讀者可否以心領神會的方式,一部接著一部欣賞,就能讀出意境。

    簡單的句子,深厚的情感,如蛛絲,也能負重,詩的力道驚人!
    我反覆觀看,倒也覺得再大的世界或許容不下一點暇疵的可能,只是 ...continue

    讀詩,真要費力,還不如帶著詩人的語調協同,就比較好領會。
    因為作者是為專業的精神科醫師,他的作品顯然帶有療癒作用,
    做為尋常人的讀者,大可不必用刻意眼光讀詩,
    反倒能從詩作中道出童趣,我以為的反芻應是一種反射,基於聆聽,
    讀者可否以心領神會的方式,一部接著一部欣賞,就能讀出意境。

    簡單的句子,深厚的情感,如蛛絲,也能負重,詩的力道驚人!
    我反覆觀看,倒也覺得再大的世界或許容不下一點暇疵的可能,只是沒能看穿罷了。
    人的性格多變,多疑時也讓眼神充滿, 
    不時用各種身歷其境之說,以投入詩的創作,身為醫師的作者,
    可用專業診治病患的需求,而醫者內在世界,更具宏觀──
    感同身受的文字,確實與眾不同,帶著憐憫,亦受感知。

    對於精神層次的描繪,抽離現實隱隱約約,
    有夢的腳印,也有超乎感覺的平衡在左右著我們……
    時間彷彿有心跳,用情緒叩門,也把轉變視為常態,
    走不出的世界可能很渺小,
    但如巨大的空間,卻只在一張病床上翻騰,將夢整個倒空。

    如何寫詩,作者信手捻來的風雅,讓人一讀就上了癮,
    看不出是以經歷的火苗助燃其熱情,還是只以旁觀者自居,默默記下每種不可預測的奇觀。
    肉體造出一副空殼讓靈魂得以進入,恰好的尺寸,就能讓靈魂的騷動止息,
    甘做為人,強弱僅在年日間上下,好像真的病了的人較容易入神,
    對某些不可變動之事,總以幻覺替代了實際,真正的病因,只能不再以症狀表現,而無從可考。

    仰望成了復原最大的誘因!
    沒有過多的濫觴,威脅於平凡,也深受制約之苦,
    如何將過剩的苦──轉化;有些情感拋不開,沒有太多的能力陳述,
    只求度過今天,很多時候的無能為力,也能以詩道出實情。

    味覺,是另一種,
    情緒帶來滿足的慰藉更立即。
    進食,無常人那般自如,喜好也變成苛求,
    為求一食,多所請託。
    身體的需要,已不如心靈深處的渴望,只能乞討……(一再)

    視覺上的,是蒙上一塵灰,
    沒有多餘的顏色,只有單一色調,遠近沒有分別。
    青春是頭幼獅,嗷嗷待哺, 
    難不成有更大的危險潛伏,於高處,於低地,
    任何時候都想在不安的時刻裡逃走,
    不帶爪,也不張口的憤怒,默默被時間的陷井抓住。

    意志,是反噬的力量, 
    不用則已,用盡時便覺虛弱。
    這時的自己就像刺破的氣球,
    輕盈飛升之際也迅速墜地,穿腸破肚的死去,沒有一秒是值得等待的;於是對抗!

    讀詩,不需要的是對號入座,
    透過創作,詩可以做的就把散亂的情感集中, 
    一氣呵成,讓你目睹這真實的完整。   
         

    said on 

  • 4

    我是有點用朝聖的意味在看這本詩集的,看完後感覺很有嚼勁津津有味,但還是少了點什麼,希鯨向海寫得更多一點。大概是《精神病院》飽滿的令人過分滿足了吧!他說:「所謂的夢和情詩都是易碎品,很多人被塑造成加害者,更多人被塑造成受害者,就是突然覺得,不能再被,小心輕放。」這些夢啊情詩與告白、破碎的期望阿之類,大概拯救了不少頻頻失戀者或付出較多的那一方弱者的心。但不免想要更正一下說詞,付出較多的一方不是弱者,在 ...continue

    我是有點用朝聖的意味在看這本詩集的,看完後感覺很有嚼勁津津有味,但還是少了點什麼,希鯨向海寫得更多一點。大概是《精神病院》飽滿的令人過分滿足了吧!他說:「所謂的夢和情詩都是易碎品,很多人被塑造成加害者,更多人被塑造成受害者,就是突然覺得,不能再被,小心輕放。」這些夢啊情詩與告白、破碎的期望阿之類,大概拯救了不少頻頻失戀者或付出較多的那一方弱者的心。但不免想要更正一下說詞,付出較多的一方不是弱者,在所有付出的過程裡無論結果如何,我們都得到了一首詩的真理,因為我們將更多的愛看盡了眼裡,雖然我們受傷,如果可以受傷裡走出來整理自己,好比整理一個舊衣櫃一樣,我們就擁有了這本詩集,就看盡了真義。當然愛情只是一個敘述的條件,很多人事的種種是經由愛情習題來延伸的,在看《大雄》時,可以拿出一支鉛筆,將標題與內文圈線點點,朝屬意的方向蔓延。

    said on 

  • 5

    很喜歡鯨向海的散文寫法,在書店翻到時嚇到,怎麼有人寫東西的方式跟我好像好像!然後就買了!很像在看文筆更厲害的自己所寫的東西!

    said on 

  • 3

    當心底大雪,有數千航班因而取消
    你遠不止如此我們遠不止如此
    不如夢見一起到荒島上去

    整個冬夜冰雪漫長的警戒
    心底的廣場,暴動著
    不掉出一滴淚

    到時,你將不再認為我是騙子
    連我也相信了自己。

    (p.120、p.121)

    〈在那個我們所不知道的房間裡〉

    ……

    然而在那個不知道的房間裡
    我們都曾用孤獨深深傷害過別人
    任憑時光的飛雪,靜靜墜落成碎片
    只為了猜一句話
    守候如一座泥濘的動物園
    困在籠子裡,遲疑不前
    苦苦猜不 ...continue

    當心底大雪,有數千航班因而取消
    你遠不止如此我們遠不止如此
    不如夢見一起到荒島上去

    整個冬夜冰雪漫長的警戒
    心底的廣場,暴動著
    不掉出一滴淚

    到時,你將不再認為我是騙子
    連我也相信了自己。

    (p.120、p.121)

    〈在那個我們所不知道的房間裡〉

    ……

    然而在那個不知道的房間裡
    我們都曾用孤獨深深傷害過別人
    任憑時光的飛雪,靜靜墜落成碎片
    只為了猜一句話
    守候如一座泥濘的動物園
    困在籠子裡,遲疑不前
    苦苦猜不出那句話的我們
    猥瑣如露毛的猩猩
    心事重達
    一百隻瞌睡的河馬

    於是在那個我們永遠不知道的房間裡
    有人指想輕輕掩飾,卻不小心鎖上了門
    使我們成了那種
    一輩子
    都善於猜謎的人

    sai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