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 your own shelf sign up

Together we find better books

[−]
  • Search Conteggio caratteri ISBN valido ISBN non valido Codice a barre valido Codice a barre non valido loading search

如何造就小說家如我

By

Publisher: 麥田

4.0
(99)

Language:繁體中文 | Number of Pages: 176 | Format: Paperback | In other languages: (other languages) Japanese

Isbn-10: 9861731881 | Isbn-13: 9789861731889 | Publish date: 

Translator: 王志庚

Also available as: Others

Category: Fiction & Literature

Do you like 如何造就小說家如我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Sign up for free
Book Description
Sorting by
  • 0

    對於想要更深入的理解大江健三郎這位作家和其創作理念(深入性),這本書只能算是基本的理解。

    對於作者的理解,在閱讀完後仍是不夠。換個說法,內容多是作者創作的想法和心情,理論性的想法較少,即使是作者創作的想法以及感受,仍多是在一個範圍之內探討,沒有很深入的去說明自己的創作理念,很多都是春秋筆法的帶過。或許與作者的內向性格有關(這是筆者目前的猜測)。導致在閱讀時章節有連貫性,卻只有廣泛性的探討,使我對於大江健三郎的書名《如何造就小說家如我》的期待產生落差,但這不代表此書沒有價值。我只能說,對於想要更深入的理解大江健三郎這位作家和其創作理念(深入性),這本書只能算是基本的理解。

    said on 

  • 4

    雖然從未涉略過他的作品,讀來不甚有感覺,但可以感受到大江健三郎的誠實、追求小說的家的方法以及其所面對的自身,在以「我」為出發點的小說體裁中,自己剖析這個所謂的我究竟是不是小說家大江健三郎,是與不是都充分的說明理由。
    摘取書中被畫線的一段話「小說家就是這樣,他們不能不心驚膽戰地把自己的秘密講出來;而且,一旦開始,就會千方百計地厚著臉皮講個沒完。」看到這一段話,我笑了...還好有這本書,要不我真不知如何打發北京飛吉隆坡的漫長旅程。

    said on 

  • 4

    個人本來就挺喜歡看人家是怎樣接觸寫作這類的自傳文體...
    讀了這本書,在我腦海中大江健三郎就永遠是前面描述的純真孤單敏感而又特異的小男生的模樣...

    said on 

  • 3

    大江先生真夠悶得厲害ㄚ......
    之前看過幾本書都頗為一整個悶
    看到這本書時
    心想~~
    好想瞭解"如何造就小說家如大江先生"的
    讀完~~嗯~~說實話~~
    好像稍為瞭解了耶........

    said on 

  • 0

    I.關於少年時期的閱讀
    一邊讀著的時候也一邊反省起自己高中、大學時代的閱讀情況,因為大江先生這本書十分強調他在年少時的創作啟迪以及大學時代對自我的訓練,因而讓我想起同樣階段時的我的閱讀。

    如果有人以為我是一個看了很多書的人,那麼這真是大錯特錯的事情。由於閱讀的速度很慢,就像大江先生所說的,我也是屬於那種讀一小段句子就會落入自我想像的人,以致於閱讀速度緩慢。儘管我非常同意,雖說不上信守,但也一直希望自己朝這方面努力,就是要『大量的閱讀』。這五個字真可以作為專有名詞般地使用,並當作座右銘或真言般地奉守。無論是創作或是論文這樣(枯燥乏味)的寫作,大量的閱讀根本就是不二法 ...continue

    I.關於少年時期的閱讀
    一邊讀著的時候也一邊反省起自己高中、大學時代的閱讀情況,因為大江先生這本書十分強調他在年少時的創作啟迪以及大學時代對自我的訓練,因而讓我想起同樣階段時的我的閱讀。

    如果有人以為我是一個看了很多書的人,那麼這真是大錯特錯的事情。由於閱讀的速度很慢,就像大江先生所說的,我也是屬於那種讀一小段句子就會落入自我想像的人,以致於閱讀速度緩慢。儘管我非常同意,雖說不上信守,但也一直希望自己朝這方面努力,就是要『大量的閱讀』。這五個字真可以作為專有名詞般地使用,並當作座右銘或真言般地奉守。無論是創作或是論文這樣(枯燥乏味)的寫作,大量的閱讀根本就是不二法門。但我一直都還沒到那種認定自己符合『大量的閱讀』的階段。

    閱讀的方法就如同大江先生受到渡邊一夫影響而奉守的「比起心血來潮的閱讀,花上三年左右的時間去閱讀某個詩人、作家或思想家的作品,並且一輩子堅持下去,至少不會百無聊賴地虛度光陰吧。」在此之前我也曾經受到影響而嘗試著一段時間(但沒有三年這麼長)專讀某一位作家,或某一類電影。不得不說這樣的閱讀法確實可以提升閱讀的品質。有趣的是,專讀某一作家作品時那時候的文風或思想大概就是那樣子,然後轉換到下一人時,也剛好是因為自己的文風或思想改變了,只是這兩者彼此的影響誰主誰客就很難分清了。

    之前我一直以為自己停留在讀散文多過讀小說的矇昧時期。這幾日想一想,在高中、大學時期剛好是顛倒,所以也說不上這時算不算矇昧了。推究一番,發現可能這時期的我對於精心佈局的小說情節實無享受的心境,反而需要作家說理或者可以帶領我去思索與反芻自身的問題。

    我認為國高中時期的閱讀真的就只能是啟迪,起碼就啟迪自己對文學的興趣而已。真的讀了書還讀進了書還能有一番自我見解(且可以歷經多年而不恥笑當年)的似乎很少。可能當時的教育還是一種制式的,被關在學校內的、無法用自己的身體雙手雙腳去探觸世界的,於是能領悟的層面不大。(或許是我個人的問題)。當時我最喜歡讀的是琦君的散文,我想應該沒有一本琦君作品被我漏讀吧。不過後來知道文章裡的媽媽其實都不是她親身媽媽(?)還有一種被欺瞞了、過去讀的裡面的真情都要被扣分的感覺。晚自習結束跟同學走去車站前的書店街,會翻一下日本新生代女作家諸如山田詠美這種小說,然後大學時期就是翻江國香織、吉本香蕉,純粹打發時間用、但也不會太俗的小說。以前實在很長在書店一待就很久把小說看完,現在骨頭太硬就沒法久站。這樣站著坐著(也不會太舒服)在書店看完的,還記得的有李碧華的煙花三月(這部是慰安婦紀實小說十分推薦)、現在想來亂七八糟的什麼鬼歷史小說竹林七賢、很一般書名的日本女作家小說、戰爭與和平、西線無戰事。其他就記不得了。

    除了附庸風雅在書店看書買書之外,閱讀的場域仍以學校或地區圖書館為主。國中的圖書借閱制度太過奇怪,以致於借書變成一件麻煩的事情,整整三年我只在校內圖書館借閱一本小說。最常去的便是地區文化中心的圖書館,此處書較老舊,大概也因為大多是捐贈書或者市民交換書活動下的藏書,總是感覺這些書的品質不高。爾後我大學畢業後在板橋獨居一個月的日子裡,也就近於家附近的板橋縣文化中心圖書館利用其資源,這種地區圖書館都是一種落難式的閱讀經驗。高中的圖書館因為本身建築的迎光,在其中讀書便是舒服的時光。高中的尾巴就在朱姓女作家(包括朱天心與朱少麟)的影響下結束了。我對朱少麟的興趣消逝得較快,至於朱天心以及牽連著的所謂紅樓夢文風的作家作品就要到大學畢業那年才真正沒了興趣。我想那是人生另外一個階段的開始。

    還有比較值得一記的,最驚為天人的莫過於竟然買了葉慈詩集。一團迷霧啊,真是個奇怪的年紀,即便是現在的我可能都沒法平心靜氣地讀這本書呢。然後也買了第一本跟性/別有關的書籍就是藍調石牆T,我很認真的讀完這本厚重的書,看完心裡黑壓壓一片。四年以後在央大性/別超薄型國際會議上看見這位作者,他(她已經變性成功)真是帥得閃閃發亮。那個時候也就差不多能理解書裡面談論的東西了,也就不再覺得灰暗。

    總之少年時期的閱讀是放羊式的,沒有一個系統的規劃,總是隨心所欲,也沒有被建立起有深度的閱讀,這讓我感覺很可惜。但是我從國中開始維持多年的閱讀中時副刊,即便現在已經都沒有看副刊了,我仍認為那對於沒有自主的金錢可以購書的兒童而言,是一個可以持續去做且十分有意義的事情。不過如今副刊水準一落千丈就不適用了。我還是覺得有很多遺憾、力不從心沒法真的奉行大量的閱讀這戒條,我人生接下來就想要達到這個目標啊。現在也不斷地窺視每一位作家的閱讀方法,希冀從中建立起自己的閱讀之路。

    II.關於寫作的超越
    大江健三郎在書中以十章談論十個成為小說家的與閱讀、寫作相關的經驗及方法。但我就不逐一地寫下想法,而就其中有所感觸的來寫。在第五章〈我長年以來追尋的方法〉中,大江先生指出他對於藝術呈現出來的"異化"讓他去懷疑所看見的藝術,並且進而想去追尋答案,親眼看到呈現後的真實。反映在其作品中,他極為厭惡作家的作品遭到修改,認為任何一個修改都已經變動了作者原先的意思。與其承受作品遭到修改,不如將原本一寫完作品就是定稿(因為自己任何的一個修改也會破壞最初自己想表達的意思)的行為修正,先對自己的作品產生"異化","如果對某一段落感覺總有點不得要領,那麼這一段就一定要修改。因為如果置之不顧,就會變成小說以外的贅物。而且以這樣的出發點所做的修改,已然表明了應該如何處理的方向。然後就應不斷地修改,直到能讓人透徹理解為止。"

    在第八章〈作為虛構裝置的我〉,述及了"私小說"與一般小說。私小說這是很日文的直譯,也就是小說以作家真實自己的"我"作為小說主人翁來描述小說情節。我是近日才接觸到這樣"私小說"的說法,是因為駱以軍曾表示為了證明給那些總把他歸為私小說類作家的人知道他也能寫出一般小說(那麼我還是覺得駱以軍此次作品至少還有私小說的成分,或許這是讀者的執著啊)。大江先生十分鄙棄私小說,認為私小說不算是小說。我不同意大江先生的說法,但也認為在寫作上倘若要有所超越的話,那麼還是得脫離私小說,寫出一般的小說來。

    也曾聽過一種奠定寫作功力的刻苦方法便是抄書,將好的作品、仰慕的作家的作品如僧人抄經般,虔誠敬畏地逐字逐句抄寫下來。這讓我想起一篇小說的內容,一位藝術領域的女學生透過西洋畫拼圖的過程,去熟悉每一幅畫的細節處。這方法我認為確實非常有用,當我為了拼出Klimt的一幅拼圖畫,一個顏色因光影而有些微差異,造成拼圖者不得不對這些細微末節敏感,就得以想像在這樣刻苦踏實的工作上,對於每一個抄寫下來的動詞、連接詞都會有著最深刻的體會。

    劉克襄先生曾有一文提到一種讓自己寫作進步的方法,便是摹仿喜愛的作家其寫作方式。就如書法臨帖一樣了。

    said on 

  • 3

    看似學到很多東西,但因為寫的很含糊,所以又好像什麼都沒有學到。如果是小說也就算了,偏偏也不是小說也非散文,以一個意欲教人家如何成為小說家的目的而為文,似乎是不太好讀。也許他原因設定的目標就不是一般讀者,而是作家同好的自語罷了。

    said on 

  • 3

    關於大江健三郎之於我的印象,不得不提到萬老師。


    會想要閱讀這樣的一本書,也是因為萬老師從前(相信如今也是)開課第一堂總會朗讀大江健三郎同一篇作品,關於他身為一位天生殘疾者父親的一篇文章。萬老師溫柔婉約如夢一般的聲音回響在教室當中,有的學生傻眼於完整地朗讀,有的學生聽得入了迷。


    一直到發現原來這是萬老師的固定儀式,隱隱約約感到作品內容與萬老師之間似乎有得不可言喻的特殊意義。雖然至今我仍未查證,也缺乏查證意願,就看也許有一天,就像楓葉熟透飄落樹下,來一個自然「果真如此阿」的感嘆也好,當然也有可能是完全相反的反應。


    是從圖書館中「日本傳記」那一個書架上 ...continue

    關於大江健三郎之於我的印象,不得不提到萬老師。

    會想要閱讀這樣的一本書,也是因為萬老師從前(相信如今也是)開課第一堂總會朗讀大江健三郎同一篇作品,關於他身為一位天生殘疾者父親的一篇文章。萬老師溫柔婉約如夢一般的聲音回響在教室當中,有的學生傻眼於完整地朗讀,有的學生聽得入了迷。

    一直到發現原來這是萬老師的固定儀式,隱隱約約感到作品內容與萬老師之間似乎有得不可言喻的特殊意義。雖然至今我仍未查證,也缺乏查證意願,就看也許有一天,就像楓葉熟透飄落樹下,來一個自然「果真如此阿」的感嘆也好,當然也有可能是完全相反的反應。

    是從圖書館中「日本傳記」那一個書架上面取下這本書的。但是閱讀過後,令我小小失望的,這並不是一本大江健三郎的自傳,起碼對我而言不是。

    閱讀 <如何造就小說家如我>,不禁讓我想起那一段拿著紅筆以及尺詳讀著一張張論文的時光。那時令人倍感困惑的人名們,如詩人科立芝、布萊克等等,在跟隨大江健三郎的回憶論述中,多了並不包含懷念的親切感。

    也許大江先生也有著翻譯家的精神呢。

    其中確定曾經在我的考卷上面出現過的詩人布萊克的詩<天真之歌>(Songs of Innocence):

    「人必勞其筋骨,悲其心志,學而後忘,而後歸之。
    "That Man should Labour and sorrow, and learn and forget...."

    中文翻譯得多麼古典阿,不禁令我讚嘆。當然這應該不是大江先生的翻譯吧,而是本書由日文翻譯成中文的那位人物吧。在此之前,我是怎麼樣也沒有想到能夠將布萊克以及孟子連結起來的。

    可惜的是,即使讀完了 <如何造就小說家如我> 一書,應該也無法如法炮製出另外一個1994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小說家吧。

    said on 

  • 0

    忠言逆耳

    我連青春期的存在意識都還沒有確立就開始寫小說,總是感到不安和膽怯。

    我只能獨立研究自己堅信存在的小說的方法論。其最初的出發點,說白了,就是自己一直感到的幼稚而誠懇的問題。

    我也不記得這部小說曾經受到過讀者的歡迎。我只是努力地防衛,說這是我最重要的小說。

    大眾傳媒的評價,或者說他們對你的態度,都是變化無常、不值得相信的。評論家也一樣,他們都是自視清高的人,更加不可信。你必須走你自己的路。我不懂如何創作小說,但我認為,比起心血來潮似的閱讀,花上三年的時間去閱讀某個詩人、作家或思想家的作品,並且一輩子堅持下去,至少不會百無聊賴地虛度光陰吧。

    sai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