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 your own shelf sign up

Together we find better books

[−]
  • Search Conteggio caratteri ISBN valido ISBN non valido Codice a barre valido Codice a barre non valido loading search

學習的革命

從教室出發的改革

By

Publisher: 天下雜誌

4.0
(56)

Language:繁體中文 | Number of Pages: | Format: Others

Isbn-10: 9862414944 | Isbn-13: 9789862414941 | Publish date: 

Category: Education & Teaching , Non-fiction , Teens

Do you like 學習的革命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Sign up for free
Book Description
為什麼「快樂學習」沒有辦法提高學習動機?為什麼「能力分班」不是「因材施教」的好方法?為什麼亞洲的孩子紛紛從學習中逃走?「學力」貶值的二十一世紀,教育的新出路在哪裡?日本教育界大師、東京大學教授佐藤學,深刻剖析東亞國家共同面臨的教育危機,並且提出以「學習共同體」為目標的改革建議。
在閱讀日本教育改革歷程的篇章中,讀者不難發現,台灣正亦步亦趨的跟隨著日本發展的軌跡。書中看到如此熟悉的訴求和結果:日本因為考試壓力太大而導入的「寬鬆教育」,減少三成課程內容、大幅減輕學習份量,甚至能力分組上課……諸如此類仍舊無法挽回孩子們厭惡學習、逃離學習的現況。
從中小學到大學,學生學力急速崩壞。於是乎,傳統勢力呼籲要求恢復過往的模式:加深加難、更多精熟、背誦、考試,但走回頭路也沒有辦法挽救學生學習崩壞的土石流。
於是,佐藤學在日本創建、推動「學習共同體」革命,經歷一千所學校的失敗,三十年後的今天,全日本已經有三千所、十分之一學校實施導入「學習共同體」。「學習共同體」讓學生彼此對話、相互幫助;老師「少說多聽」、教室打開大門,成為可以共同觀摩學習的現場。透過合作學習、分享表達,讓孩子找回學習的樂趣,老師找到成長的動力,更間接提升整體的學力表現。「學習共同體」也因而成為改革公立學校的一把金鑰匙。
佐藤學「寧靜革命」的成功,讓亞洲鄰近國家也紛紛取經:韓國、香港、中國、新加坡、印尼等都陸續導入佐藤學的著作、頻繁往返日本觀摩「學習共同體」的導入學校。在日本之外其他國家也陸續出現成功案例,讓佐藤學的影響力從日本擴散到亞洲各國。
本書綜整了佐藤學近十年來的四本重要著作,從他對亞洲各國現況與困難的分析,到「學習共同體」理論的建構,乃至於他親自訪視一萬所學校的現場經驗,以及帶領學校成功的改革歷程,完整呈現在台灣讀者的面前。
佐藤學從理論與實踐上證明,唯有「從教室開始的革命」,才能保障每個學童的「學習權」,真正實現「教育公平」的理想。過往教育現場金字塔式、少數菁英得利、多數「陪公子念書」、優勝劣敗的結構,已經無法應付未來全球化、知識高度複雜化的社會;唯有轉化為公平、均質、多元發展,相互學習連結與分享的學習形態,才能適應未來世界。
在台灣即將展開12年國教之際,佐藤學《學習的挑戰》一書,非常值得所有關心教育的讀者,更進一步的思考、討論、探索。
本書重點:
 為什麼孩子從學習中逃走?如何啟動孩子的學習動機
 教育力大解祕:芬蘭為何崛起?德國何以衰退?
 為什麼能力分組不能因材施教?分流教育成為「過時的垃圾」?
 為什麼「學力」面臨通貨膨脹,再也不管用?
 21世紀的課堂風景:協同學習
 學校和教師的責任不在「上好課」。學校和教師的責任乃在於:實現每一位學生的學習權,提供學生挑戰高水準的學習機會。
 從「勉強」到「學習」:
「在『勉強』(為考試而念書)的世界中,我們不曾遭遇任何事、任何人、更不曾貼近自己;我們尊重辛苦多於快樂、順從多於批評、重視反覆多於創造。這是為了將來犧牲現在,以獲得財富、地位、權力為代價的世界。
但在『學習』的世界中,孩子能持續與事物、與他人對話,更與自己對話…是在看不見的土地中自我翱翔,將土地所發生的一切與自己連結的世界…」
Sorting by
  • 0

    活動、協同學習、分享表達三位一體的學習

    教師以「傾聽」、「串連」和「回歸」,學生構築「自我」、「同伴」和「世界」

    said on 

  • 4

    學校的改革不是單一教師的工作,孤掌難鳴的狀況將無法持續、更不被認同。近日教育部十分看重此書提出的教學方式,但在臺灣,看重的同時是否就註定崩壞的開始?書中提出的是很草根、由基層自發性、校長領導、校內多數教師參與的學習革命,若由上而下要求,似乎嗅出失敗的跡象....

    said on 

  • 4

    提出了改革學生學習力的方法,內容偏重大方向,沒有較具體的做法。

    裡面提到為何讀書令現在的學生厭惡:勞工需求減少的後工業化社會,高學歷不等於有工作。
    念書帶來的社會階層流動已不像從前那麼高了。

    said on 

  • 4

    很棒!但還不夠具體……

    讀完之後讓人心生嚮往,但全書2/3以上都在檢討,「學習共同體」的描述卻還不是那麼清楚。可能須要實際去參訪吧!

    said on 

  • 3

    教育是很專業的,非從事專業教育工作真得很難了解其中的奧妙,但教育的最終目的,絕對不是讓學生從教室中逃走.台灣從早期聯考制度一直到現在基測,未來將走向十二年國教,政策的立足點都是好的,但還是改變不了學生痛苦的學習,或許父母及老師要換個念,到底教育要帶給孩子什麼,如何快樂的學習又有帶的走的能力,才是最重要的.從此書看到不一樣的教育理念,或許可以多點啟發再來思考現今要走向何方的台灣教育

    said on 

  • 4

    看完後我覺得非常的,嗯,空虛。畢竟作者講了很多學習共同體的美好,但是怎麼去實作提得很少。如何去做?遇過哪些困難?在書中著墨甚少。這還有待我們自己去撞牆才能體會了。


    一樣是用 Vygotsky 的理論進行教學,"Tools of the mind" 就對教學方式有了比較多的描寫,而且這個可以一個人在教室就開始。


    學習共同體要實行會面臨許多困難,有時還需要到校長、甚至是教育局的層級才能解決 (行政工作過多、教師不願參加研習……),至少 Tools of the mind 是一個開始點。


    可以從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網頁下載 Tools of the min ...continue

    看完後我覺得非常的,嗯,空虛。畢竟作者講了很多學習共同體的美好,但是怎麼去實作提得很少。如何去做?遇過哪些困難?在書中著墨甚少。這還有待我們自己去撞牆才能體會了。

    一樣是用 Vygotsky 的理論進行教學,"Tools of the mind" 就對教學方式有了比較多的描寫,而且這個可以一個人在教室就開始。

    學習共同體要實行會面臨許多困難,有時還需要到校長、甚至是教育局的層級才能解決 (行政工作過多、教師不願參加研習……),至少 Tools of the mind 是一個開始點。

    可以從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網頁下載 Tools of the mind pdf:
    http://www.ibe.unesco.org/publications/innodata/inno07.pdf

    said on 

  •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5

    教育改革的康莊大道

    因為想要真的了解自己從事的工作,這十年來我從懵懵懂懂到逐漸清晰,從被大多數人誤解到逐漸有一點點知音,但是我仍然不確定自己所堅持的理念是否真的值得堅持?直到這本書的出現我總算發現自己的孤陋寡聞,另一方面則是興奮起來,因為這本書可以說直接證明我這十年來的追求方向其實是對的!只不過因為自己才疏學淺,資質駑鈍,無法像作者這樣完整全面地串聯論述,不過話說回來,作者佐藤學教授花了32年,「風塵僕僕耕耘三千多所學校」才建立此一立論,令我佩服不已之外,更要深深感謝他為普世受困於教育工作又不願認命的老師、學生、家長開闢出的康莊大道與希望。
    「因殖民地政策的歷史及東亞各國現代化的背景, ...continue

    因為想要真的了解自己從事的工作,這十年來我從懵懵懂懂到逐漸清晰,從被大多數人誤解到逐漸有一點點知音,但是我仍然不確定自己所堅持的理念是否真的值得堅持?直到這本書的出現我總算發現自己的孤陋寡聞,另一方面則是興奮起來,因為這本書可以說直接證明我這十年來的追求方向其實是對的!只不過因為自己才疏學淺,資質駑鈍,無法像作者這樣完整全面地串聯論述,不過話說回來,作者佐藤學教授花了32年,「風塵僕僕耕耘三千多所學校」才建立此一立論,令我佩服不已之外,更要深深感謝他為普世受困於教育工作又不願認命的老師、學生、家長開闢出的康莊大道與希望。
    「因殖民地政策的歷史及東亞各國現代化的背景,台灣與日本的教育有著令人驚訝的相似度」,所以我之前耙梳的「後殖民」、「現代性」、「公共性」、「國家資本主義」、「新自由主義」、教育不是服務業…的概念皆在此書中獲得清楚而充分的印證(一個高中美術老師老是講這些名詞會被別人認為是政治狂熱份子與偏激的傢伙),事實證明我們的教育現狀跟這些脫離不了干係,美術教育也不例外!欠確這些「文獻探討」的教育思考往往只是「國家主義」與「利己主義」的幫兇,以致於把學生教好其實只是老師用當年被填鴨教育與考試競爭教育下的輪迴轉世,使得任何立意良善的改革到頭來還是變質,例如「繁星計畫」,我個人煩心的理由(see also: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397301400297642)也可以在書中頁54、以及第三章、第四章中獲得印證,把入學標準降低的做法是民粹而不是教育!教育永遠應該對孩子有高標準的期待!而不是把標準降低然後告訴達到標準卻落榜的孩子說因為你選這所高中所以運氣不好!
    還有一點很重要的就是作者對能力分班(組)的批判,本書第二章的標題已然非常清楚;「能力分組已不合時代!」,我在任教學校十年前即已提出「專題學習」(頁86)的構想,並且付諸實踐,當時本校是北北基高中小論文比賽領頭羊,然而大多數人還是認為高中就是要考大學,所以沒必要這樣玩,人微言輕,小小美術老師就算帶領小論文比賽名列前茅也不被學校重視,小論文比賽就是專題學習很好的方式,對於理解與表現有很大的幫助,相關教育研究也早已證實對於學業能力較不突出的學生,表達式結果(專題研究)學習更為有效,佐藤學教授認為:「即使像數學這種看似階段計畫的內容,也應以透過專題研習來做不同的學習」。
    雖然社會上有很多人認為恢復純聯考升學方式最公平,但是這就是佐藤學教授開宗明義批判的「壓縮的現代化」,雖然它有維繫「社會階層的流動性」功能,卻是靠犧牲大多數「從學習中逃走」的年輕人換來的,每到高三此時,無論已考上大學的或是還沒考上大學的學生,其共通點皆是不想讀書、厭惡學習,上了大學的學習態度更是被動得每下愈況,有點像是台灣傲人的GDP與健保制度其實是靠「血汗」換取來的,何幸福之有?只為成就金字塔頂端族群的榮耀,穩定的社會其實靠的是中下層的原地踏步來維繫,這種矛盾與神話皆應該從「學習的革命」開始,「從教室出發的改革」啟動改變。

    關於維高斯基(Lev S. Vygotsky)近側發展區理論(Zone of Proximal Developmen)
    學習是一種內化過程,傳統的教育理論通常認為學習起點要與學習者的程度一致,這類觀點通常以Piaget的理論為代表,例如兒童藝術教育所重視的圖像發展階段與表達能力的對應指標,深深影響了台灣的藝術教育,但是維高斯基認為這是「跟在發展後面的教育」(佐藤學,2012:85)。事實上學校課程大多採取上述被維高斯基所批判的方式進行,也就是重視學習成績而非學習過程,因此壓抑了學習者的可能性(潛能),甚至認為把一堆很會考試的菁英集中在一起比較好,結果反而壓縮了這些孩子在"近端發展區"的可能性,因為將一群程度相同的學生集合在一起容易使學習焦點放在競爭以提高成績而非更豐富寬廣地提高學習經驗。

    學習總是「對準」程度(由考試篩選的程度)的課程很難啟動孩子的近端發展區,段考有如閱兵;用來檢閱表面的學習效果--這種效果其實最多只在「目前 水平區」原地踏步,這樣的課程發展形成了一種考後不理,用後即丟的結局,因為整個課程發展目標只是對準考試這件事,就如同免洗杯用完後通常就被丟棄,因此 稱現有的考試教育為「免洗杯課程」也不為過。免洗杯課程應該會有以下特徵:

    一、時效性

    滿足時效後其價值立刻消失,例如考完後即將考試內容忘得一乾二淨,畢業後學校課程知識不再使用。

    二、丟棄性

    由於課程目的只為滿足考試,有如飲料喝完之後杯子就變成垃圾的習慣。例如高三這時候的課程有如盲腸,考取生與學測生皆不想上課,弔詭的是仍要按照課表上課。

    三、消費性

    消 費模式不單純只是供需關係,會勢必走向獲利極大化的路線,並反過來刺激需求,鼓勵消費,這種模式也早已滲透到教室裏,「教育即服務業」的口號就是這種邏輯 下的想法。例如教室裏的教材(測驗卷、講義、參考書、模擬考卷…)幾乎全被外包給廠商,為了因應考試需求,當然需要使用者付費(別忘了免洗杯其實要錢), 事實上我若是自備杯子買飲料,商家必需扣掉免洗杯的成本,但是教室裏的免洗杯卻是強迫付費,統一買單。

    根據我的觀察,學校裏丟棄的「免洗杯」很多根本從未使用過,但是卻已付費,而使用者「消費」之後也通常「還給學校」,這種模式最大的獲利者其實還是廠商而 非學校,就如同再怎麼看起來划算的大拍賣,獲利者還是廠商。學生被剝削的是學習發展可能,教師被剝奪的則是專業能力發展,所以很多學校以為發展非課程以外 的活動叫做「特色」,這有如一家公司總是將興趣花在本業以外的事情,這家公司一定不被投資人看好,學校活動與課程應該相輔相成而非視為「課外活動」,甚至變成消化預算的娛樂消遣娛(我對娛樂化趨勢的批判http://tw.myblog.yahoo.com/twingo-icarus /article?mid=405&prev=415&next=401&l=a&fid=17),這些活動需要跟核心 課程一起討論,並且嚴謹的設計流程,使得學生在這些被課程化的活動裏伸展跳躍(佐藤學,2012:84)。

    日本在過去的教改因為強調快樂學習,因此以「寬鬆」口號,進行「從偏重學歷轉為重視個性操守」的教育(佐藤學,2012:54),台灣公部門主導的教改大致上也是這樣,然而佐藤學認為:「教育危機現象其實為公共制度或組織的問題」,台灣這些年來對於大學生水準下降的新聞報導很多,甚至已然見怪不怪,可見台灣跟日本兩相對照也是不惶多讓。

    縱然如此,但是政府對於教育內容所投注的資源還是很多、很積極,經常發公文鼓勵校內教師發表行動研究成果,並且透過學科中心發展教案研究,長久以來個人深深覺得這種研究最大的獲利者其實只是發表者(也就是行政單位與教師),然而困難的是身在其中的教師其實很難看出這種新自由主義的意識形態,佐藤學教授在「學習的專家」這一章裏直截了當地提問;「花費了龐大勞力所編輯印刷的研究集錄,有多少教師會認真閱讀?在推動這些指定研究的學校中,當研究結束之後,有多少持續進行研究的學校還存在?…這種研究究竟又有多大意義呢?」,「這種加班到深夜所提出的研究方式,真能成為一般公立學校的典範嗎?借助這種校內研習真能培育出社會視野、學術視野廣闊的教育專家嗎?」。「教師們或許單純認為,熱衷於校內研習,就會產生好的學校、好的老師、好的教育;但是我不敢茍同。事實上,越是熱衷於校內研習,學校越是扭曲,教師越是扭曲,教育越是扭曲。」佐藤學稱上面這種現象為「惡性循環」(146)。

    研習的目的(焦點)其實不該放在「優良的授課方式」,很多人覺得學科中心或是校內教學觀摩就是要「端出好菜」,好讓參與者滿載而歸,但是佐藤學公然挑戰這個觀念,因為學校與老師的責任不僅是「上好課」!學校的目的以及教師的責任在於「實現每一個孩子的學習權,保障挑戰高程度學習的機會」(146),也就是說,學生在教室裏隨時有「鷹架」支撐他們的學習可能性,也就是所謂的「近端發展區」概念,因此所謂的研習其實往往只是流於老師自己的遊戲,學生的學習權與挑戰高程度學習的機會其實在基測時已經決定下來了,接下來三年只是準備下一次的學測。

    根據我的觀察,無論校內還是校外的研習或是教案發表,的確都是聚焦於老師如何教而不是基於課堂上所發生的事實。換句話說,討論的中心不在於教材的解釋與教師的技術,而是基於課堂中每一個孩子的學習具體事實(149)。然而在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影響下,政府資源往往投注在這種錯的「需求」上,忽略了「維持學習權」與「保障挑戰高程度學習的機會」,也就是補救教學與教學資源的合理性與合目的性,因此這兩塊很重要的需求部分反而變成補教業的大餅,這也難怪補教業生意因為教改而越改越好。

    said on 

  •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4

    面對即將實施的十二年國教,恐怕很多人都在想社會價值還沒改變、學校配套措施還沒完成等等,擔心會造成學生更多恐慌,使教育不進反退。那或許,可以看看這本書,參考日本人的做法做為未來十二年國教的想像,日本和台灣有很多相近的地方,將這本書仔細看一看,應該會很有收穫。
    社會型態急速轉變下,面對知識的高度化、複雜化和流動畫,提升教育水準、規劃生涯學習為基礎的素養教育變成更為重要,無法再以傳統社會中的教學方法來因應,在北歐等國便注意到此趨勢開始在教學上有所改進。然而,東亞國家再急遽的現代化下,短期內社會階層快速流動,許多人都能憑著考試和學位獲得成就,使教育環境的競爭氣氛較其他國家更為濃烈,同 ...continue

    面對即將實施的十二年國教,恐怕很多人都在想社會價值還沒改變、學校配套措施還沒完成等等,擔心會造成學生更多恐慌,使教育不進反退。那或許,可以看看這本書,參考日本人的做法做為未來十二年國教的想像,日本和台灣有很多相近的地方,將這本書仔細看一看,應該會很有收穫。
    社會型態急速轉變下,面對知識的高度化、複雜化和流動畫,提升教育水準、規劃生涯學習為基礎的素養教育變成更為重要,無法再以傳統社會中的教學方法來因應,在北歐等國便注意到此趨勢開始在教學上有所改進。然而,東亞國家再急遽的現代化下,短期內社會階層快速流動,許多人都能憑著考試和學位獲得成就,使教育環境的競爭氣氛較其他國家更為濃烈,同時也因為歷史因素,往往由國家扶植教育而倡導教育的工具性,於是人們很自然地把教育的平等當成競爭機會的平等,而忘了教育的本質和學習的意義在哪。
    作者發現傳統教育制度下,日本學童"逃離教育"而不再是主動積極的樂於學習,因此他認為教育應該要有所改變,他強調"教學"應該是學習共同體的民主式參與,著重學生彼此間的互動(不是"小老師"制度,而是很自然而然的相互扶持)和對課堂的參與,也著重老師們之間的交流和觀摩,並且強調自我追求卓越、而非從競爭中贏得優越感。
    這樣的課堂自然不會只有菁英,而是來自不同背景的學生才能提供更多元的意見,那這樣不是會被一些學生拖累嗎?這其實又來自於我們現存的刻板印象,誰說功課不好的學生就只聽得懂簡單的內容呢?作者便指出,教學內容應該要維持高水準(不加以刪修的學生應學之事),讓跟不上的學生藉由協同學習的過程內化其他學生的學習方法和態度,而能獲得相同的知識,這樣才是教學的意義吧,讓人學習知識以及如何吸收知識。
    另外,作者發現,在現在社會裡,教師的職業已從責任轉為服務,負擔的責任從應答責任轉為說明責任,一方面使教師的專業度、受信賴程度下降,似乎變成隨隨便便就能取代的對象,另一方面,則使教師必須面對不同的事件提出數據說明,增加教師負擔,負責的對象也從學生變成家長。作者認為,教育是所有大人對所有孩子的責任,親師關係要建立在這個共同的基礎上合作互信,才真正有利於孩子的教育。
    這樣的教學方式,不只在日本許多學校成功的推動,在韓國和中國也有許多學校加入,不知道台灣現在的教學現場是什麼樣子呢?

    said on 

Sorting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