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 your own shelf sign up

Together we find better books

[−]
  • Search Conteggio caratteri ISBN valido ISBN non valido Codice a barre valido Codice a barre non valido loading search

懸案終結者

By

Publisher: 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3.9
(119)

Language:繁體中文 | Number of Pages: 376 | Format: Softcover and Stapled

Isbn-10: 9570830328 | Isbn-13: 9789570830323 | Publish date: 

Translator: 莊靖

Category: Crime , Fiction & Literature , Mystery & Thrillers

Do you like 懸案終結者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Sign up for free
Book Description
「案子永遠不會就此湮沒,至少對某些人不會。」   一名少女將近20年前的死,如今陰魂不散再度糾纏洛杉磯。   鮑許警探再度出馬,在紐約時報暢銷書作家康納利的驚悚犯罪新作中出擊。   本書由紐約時報暢銷作家,也是《GQ》雜誌封為「舉世最傑出的「謎案」(mystery)小說作者康納利康納利(Michael Connelly)執筆,緊張刺激、一氣呵成,是驚悚小說登峰造極之作。   1988年在洛杉磯,一名年方16的少女由家中失蹤,心慌意亂的父母報警搜尋,結果在家附近找到她一槍斃命的屍體。這個死亡事件初看像是自殺,但一些證據卻和此種說法不合,最後警方才認為是他殺,然而調查了許久,依舊找不出真凶。   鮑許警探重回洛杉磯警局,肩負的唯一使命就是解決懸案,這名青春少女的命案就是他的第一件任務。拜現代科技之賜,許久前採集的DNA樣本如今追到了相符的嫌犯,使得破案終現曙光,然而沒想到接下來的調查卻又害死了至少兩條人命,不論鮑許警探查到哪裡,都有源源不絕的悲傷、綿綿不盡的怨恨,和背叛敵意的深淵。   鮑許攪擾的不只是遇害女孩的家人朋友,隨著案情的進展,鮑許也感受到來自警局內部更大的阻力。他的宿敵就在一旁等著看好戲。雖然鮑許不眠不休地追查真相,但也不免疑惑敵人是否借著此案,公報私仇,讓他此後無法翻身,只能告別警界。挖掘過去或許能夠讓舊傷痕癒合,但也可能掘出新的傷口。
Sorting by
  • 4

    如果一部犯罪推理小說,初始的佈局是有一個人被殺了,然後有一堆人是嫌疑犯,主角要開始抽絲剝繭地找出兇手是誰的話。那麼通常作者帶領讀者的推理過程是,先把那一堆的嫌疑人過濾掉只剩一到二個,使所有的犯罪跡象都指向那一到二個人,使讀者肯定地認定那一、二個人就是兇手無疑了。然後在書末突然推翻讀者的認定,「鄭重的介紹」原來兇手是他或她,再引領讀者回過頭思考推理過程的一些疏忽,因為這些疏忽,使得兇手之所以為兇手因此合理化,也因此這本推理小說成功的大賣了。

    或許是看多了這樣的推理劇情,一旦在看一本新書,初始的佈局又如同上述時,該不該繼續推理下去呢?實在很為難...

    said on 

  • 3

    就像其它許多傑出的辦案小說所描述的,很多線索最後都走向死胡同,而那些你以為或希望是兇手的嫌疑犯結果並未涉案。但主角仍不死心,他就是不肯放棄直到揪出兇手為止;那是基於我們稱為「正義」的信念,支持著他堅持下去。而正是這種堅持令我們感動。

    然而這一次,我並未從鮑許警探身上得到這種感受。其實他還是一如以往不懼威脅絕不放棄,那麼問題出在哪裡?我想或許是在於正義本質的問題吧。當鮑許一步一步挖掘真相時,他逐漸發現其中可能牽涉到種族歧視的社會矛盾與警局內部的醜陋黑幕。因此雖然鮑許毫無所懼地繼續追查下去,但不免令人覺得其中已另摻雜了對抗體制的雄心,而非當初純粹是為受害者伸張正義的初衷了。

    如果在辦案的同時還能創造其它附加價值,難道不是一件好事嗎?我認為至少在以鮑許這類冷硬派英雄為主角的辦案小說中不行。除非是像《龍紋身的女孩》這種小說,其主角(女駭客與男記者)原本就是意圖對抗體制,故事也是以此為主軸。然而像鮑許、韋蘭德、史卡德、馬羅這些硬漢,他們雖然也看不慣僵化貪腐的官僚體制,但他們並無意成為改革者。他們只是堅守崗位的平凡英雄,信守為死者發聲的承諾。因此他們念茲在茲的,應該只有還給受害者與其家屬一個公道。揭發黑幕或改變體制雖然也很神聖,但加予他們這些任務反而會模糊焦點,將不公不義從死者本身轉移到更大的目標。這就是為什麼這本書沒有給我之前的感動吧。

    直到最後死者父親的作為才令人為之動容。雖然鮑許抓到真兇,破了擱置十餘年的懸案,但對死者父親而言,警方的結案並不代表可以就此放下,因此他仍要為女兒復仇而求仁得仁。不論其行為是否可取,感動我們的終究是那一心為死者發聲的堅持啊!

    said on 

  •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4

    Connelly創造的鮑許探長在這本裡好像少了點什麼。這個探長充滿正義感、為人正直、嫉惡如仇。他有一種可以嗅到犯罪的直覺,而當他嗅到了,就會追尋到底。推理的過程還是很精彩,可是對主角就少了點認同感,總覺得他少了點魅力,不比Connelly所創造《詩人》裡的記者、以及《血型拼圖》裡退休的FBI探員。

    難道說太光明的推理小說主角就不夠Man?

    這本描寫的是退休了三年的鮑許探長,被局長找回去加入懸案組。他與妻子離異、小孩也因為妻子工作被帶離美國,對於能再次重回熱愛的工作對他來說是找回生命的重心。也有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讓他看起來像是被拴住很久的小狗,當項圈拿下,他就會像箭一樣筆直向前衝。

    這個懸案講的是一名混血的高中女孩在半夜被抱到家後的山坡槍殺,方向一直朝種族情結調查,但最後才發現其實是警方自己內部的運作,讓真相被埋藏了。有趣的是,最後抓到了兇手,受害者的爸爸卻想盡辦法潛進監獄殺了他,讓我想到東野圭吾也寫過這樣一名爸爸追殺著謀殺自己女兒的兇手。這本書中的爸爸成功了,但成為有罪之身;東野圭吾描寫的爸爸卻失敗了。哪一種才是讀者想看到的結局?

    said on 

  •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4

    案子永遠不會就此湮沒,至少對某些人不會。」

      一名少女將近20年前的死,如今陰魂不散再度糾纏洛杉磯。 ...continue

    案子永遠不會就此湮沒,至少對某些人不會。」

      一名少女將近20年前的死,如今陰魂不散再度糾纏洛杉磯。
      鮑許警探再度出馬,在紐約時報暢銷書作家康納利的驚悚犯罪新作中出擊。
    鮑許警探重回洛杉磯警局,肩負的唯一使命就是解決懸案,這名青春少女的命案就是他的第一件任務。拜現代科技之賜,許久前採集的DNA樣本如今追到了相符的嫌犯,使得破案終現曙光,然而沒想到接下來的調查卻又害死了至少兩條人命,不論鮑許警探查到哪裡,都有源源不絕的悲傷、綿綿不盡的怨恨,和背叛敵意的深淵。

    said on 

  • 5

    懸案終結者
    我喜歡這類的題材 

    然後我覺得他的作品越來越走向我的弱點 ...continue

    懸案終結者
    我喜歡這類的題材 

    然後我覺得他的作品越來越走向我的弱點
    或者是說我越來越愛這種調調

    1988年,一名十六歲少女懸而未決的命案。一直有人盼望著一個終結。

    我喜歡懸案,喜歡這類型的題材。麥可‧康納利筆輕輕一揮,光看他描寫受害者的父親這十幾年來的糾結,我就想哭了。另一邊則是一直留在命案現場的母親,心神都遺忘在當下了。

    有些事情沒辦法改變了,有些卻只要從現在開始去做。
    鮑許挺身而出,像是最危險的獵犬,嗅到真相便緊咬不放。

    雖然作者說過一句話「我想在這世上我可能只確切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真相無法讓我們自由。」

    探入深淵的警探還是需要我們的支持的:P

    此外,我也非常喜歡結局。有點傳統舊式可預見,還是被感動了!像是被人偷偷開了一槍,砰。擦過頰間,可是那種火藥味還有震耳的槍聲卻揮之不去。

    我好愛這種犀利直接的筆法可是在另一方面 卻又是那麼溫柔
    教人心碎

    said on 

  • 5

    最近叫「康納利」的作家真多,失物之書的「約翰.康納利」,鮑許探長系列的「麥可.康納利」,一時之間總會錯亂。

    而會讓我注意到這一系列作品的原因是作者在序言的一句話:
    「我想在這世上我可能只確切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真相並無法讓我們自由。」 —麥可.康納利

    如果您有機會一次拿到六本的話,我建議的閱讀順序會是:《黑暗回聲》、《黑冰》、《後車廂輓歌》、《最後的美洲狼》、《懸案終結者》、《詩人》。(以上建議也不是作者的寫作順序,只是這樣閱讀比較不會踩到地雷罷了。)

    鮑許探長是五本書的主角(《詩人》主角是另一個記者),說起來他真的不是一個很完美無敵的主角。一個年紀四十幾歲的警察,過了人生的顛峰、事業的顛峰期也過了,不知道還有沒有下一個高峰。因為某案子的疏失被降職,此後運氣一直不順,跟長官不合、體制容不下他、媽媽被殺的陰影籠罩著他,每個愛過的女人都離開他,真像一匹,負傷踽踽獨行的美洲狼。

    他是我看過的推理小說主角中,最落魄的探長了。

    然而看過這系列的書,會察覺到鮑許從一開始的暴躁具攻擊性,慢慢地,辦案手法越來越細膩,看事情的角度逐漸溫和,隱隱透著滄桑感。

    《黑冰》裡點出警察在面對黑暗時,也很容易被黑暗所吞噬;《最後的美洲狼》則是鮑許跟過往母親死去的心靈創傷爭鬥,他下定決心破案,然而發現獲得破案真相並不能幫助他自由,面對過去還是只能靠自己;《懸案終結者》則是鮑許克服創傷後的再出發。《詩人》的主角雖然不是鮑許,不過調性跟《最後的美洲狼》有一點像。

    愛情在這幾本小說中隨處可見,都不是主線,卻又缺少不得。主角的愛情總是不得圓滿,這樣的安排倒是呼應了書中隱喻的一個主旨:人都是孤獨的。

    http://blog.roodo.com/paperairplane/archives/4285503.html

    said on 

  • 3

      通常暢銷書排行榜上的作家,並無法完全保證一本書的好內容,無論國內外皆是如此。在推理小說界也不例外。 ...continue

      通常暢銷書排行榜上的作家,並無法完全保證一本書的好內容,無論國內外皆是如此。在推理小說界也不例外。
      再者,曾經得過獎的作家,也未必能保證他的每一部作品都達到同樣的水準。在推理小說界更是如此。
      康納利自1992年的處女作《The Black Echo》贏得愛倫坡大獎以後,大致上就確認了他暢銷書作家的地位,如今他的每一本新書必定都可以登上排行榜,成了票房的絕對保證。
      不過,暢銷的推理小說並無法和精采的推理小說劃上等號,就像另外一位暢銷推理小說家James Patterson的作品一樣,常會令人失望的。
      顯然,這部《懸案終結者》絕非康納利最讓人驚嘆的作品。
      重新登場的鮑許探長成了懸案組的探員,負責解決多年未破的案子。這次,他和老搭檔萊德分到一件十多年前的少女謀殺案。
      也許是由於懸案的關係吧,沒有屍體,沒有犯罪現場,所有當年的物證大多消失,只有新科技出現後的DNA帶來一線曙光,而所有關係人都已不復當年。
      簡言之,故事的第一部幾乎占了全書的一半,劇情和美國影集《Cold Case》(或譯為《鐵證懸案》)如出一轍,鮑許和萊德四處探訪當年的關係人,企圖挖掘出事實的真相。事實上,康納利還在書中直接幫這部影集打不少廣告。
      故事的第二部他們開始追踪一名證據薄弱的可疑嫌犯,劇情陷入沉悶而焦灼,和第一部一樣充滿許多不必要的對話,簡直像在寫劇本一般。劇情直到將近結束的第三部,才出現了急轉直下的發展,至少還讓人有點意外的驚喜。
      不過,真不知康納利這部小說是不是為了向著名的美國犯罪影集致敬,前半部小說仿如《Cold Case》也就算了,連劇中的橋段,如手槍扣板機時留下的兇手DNA和床底下的指紋,也都是《CSI犯罪現場》出現過的片段──更不必說,康納利同樣在小說中提到了這部影集。
      所以,作者名氣大真的不是精采故事的品質保證。

    said on 

  • 5

    在圖書館的新書架上看到這本新進的書,愛看小說的我當然不會錯過。雖然主角是個老警探,但他們解決懸案的精神值得佩服!科技日新月異,過去無法解決的問題也許都有機會解決,這時,當時承辦的警官蒐集、記錄資料的能力就很重要。如果資料收集的越完整,日後解決的可能就越多!真的,不管哪一個階層、什麼工作,只要你用心作自己的本分,對世界總是有幫助的,不見得是現在,也許是在未來~

    sai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