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 your own shelf sign up

Together we find better books

[−]
  • Search Conteggio caratteri ISBN valido ISBN non valido Codice a barre valido Codice a barre non valido loading search

我和我豢養的宇宙

By

Publisher: 聯合文學

4.1
(80)

Language:繁體中文 | Number of Pages: 181 | Format: Paperback

Isbn-10: 9575223810 | Isbn-13: 9789575223816 | Publish date: 

Category: Fiction & Literature

Do you like 我和我豢養的宇宙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Sign up for free
Book Description
Sorting by
  • 4

    生活中的瑣屑小事是每個人都會遇到的,作者將它們抽出來欣賞、審視,和古往今來的典故交流,品味咀嚼,頓有茉莉花香莞爾一笑。

    said on 

  • 3

    再次閱讀,勾起的反倒是彼時讀書時日的氛圍,
    而與作者文章無關了。
    噫!之所謂「作者已死」果真有其道理矣。

    said on 

  • 4

    嚮往

    讓你抓著我的食指頭 到一個有空曠草原的地方
    那裏有被馴服的 像貓一樣的獅子還有
    孩童的奔跑翻滾跳躍
    風箏裹著泡泡飛上天於是飛翔 就再也不那麼孤獨

    風吹過樹吹落夜 吹走我的一根長髮吹向你
    落在掌心 成為糾纏的牽掛
    風是成全靜謐的午后
    孩子們都睡了 蜷在浮雲的懷裏有陽光
    只剩陽光清醒移動 陰影 不著痕跡

    當然還有我們 我們 是草原上兩根慵懶的草
    你斜躺在地上 我的頭顱壓在你的胸上
    你讀著中世紀的哲學或者 那些人們的理想
    而我只願懷抱《我和我豢養的 ...continue

    讓你抓著我的食指頭 到一個有空曠草原的地方
    那裏有被馴服的 像貓一樣的獅子還有
    孩童的奔跑翻滾跳躍
    風箏裹著泡泡飛上天於是飛翔 就再也不那麼孤獨

    風吹過樹吹落夜 吹走我的一根長髮吹向你
    落在掌心 成為糾纏的牽掛
    風是成全靜謐的午后
    孩子們都睡了 蜷在浮雲的懷裏有陽光
    只剩陽光清醒移動 陰影 不著痕跡

    當然還有我們 我們 是草原上兩根慵懶的草
    你斜躺在地上 我的頭顱壓在你的胸上
    你讀著中世紀的哲學或者 那些人們的理想
    而我只願懷抱《我和我豢養的宇宙》和那隻貓

    讀不一樣的書但是我們 聽同一首歌 眼神一樣專注
    你的心跳在我的脖頸 我的呼吸在你的空氣 我們
    寧靜走過一個午后 安定走完每一個午后
    多麼相像 那兩頭被馴服的獅子

    只是一種純粹的氛圍。
    想在這樣的影像裏,讀《我和我豢養的宇宙》。

    said on 

  • 3

    對於如此瑣碎的寫法稍微感到不耐煩,像是在課堂上聽國文老師講課那般。雖然還是可以從其中獲得一些別緻的樂趣,但前提是精神要足,否則很容易愈讀愈覺得,怎麼聽都比較像是催眠曲或碎碎唸。

    said on 

  • 3

    很喜歡中文字體,有時還會看到某些字或詞而感覺陶醉,有心點看,覺得每個字都像是幀畫,而詞則給了許多想像空間。

    像"塵世"就是一個貼切真實的描述,無論當下是多麼美好光鮮的東西都會染塵,正因如此人很難擺脫平庸,因為我們處於俗世之中,生下便是在塵中打滾,所以能令人驚嘆不凡的事理應不多(也可能我神經大條?)

    繞了一圈其實毛寶要說的是,這本書就像是自傳一樣,既然這是當事人豢養的宇宙,自然大小事就會依著當事人主觀的世界來排序,哪怕是芝麻瑣事,只要是當事人覺得重要就該有個大特寫!

    就像有些快樂有些傷心…倘是你心裡重要的人做,都該有不同的境界。

    said on 

  •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4

    原本是想要將鍾怡雯的兩本書寫在一起,也就是手邊的《垂釣睡眠》以及《我和我豢養的宇宙》,前者購於茉莉書局,後者從國中圖借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特別的想要看鍾怡雯,想必是因為「化外歲月」那篇文章:「化外歲月裡我明顯感受到沒電話的差異,在呼朋引伴之外,在玩樂之外,話題之外,成為團體生活的邊緣人,在順理成章蛻變為獨行俠。雖然如此,我還是健康順利的長大了,並且發展出跟世界相處不錯的模式,很能從聲色世界的細微脈動自得其樂,感受到獨處的愉悅和自在。」


    我都是從某篇極為吸引我的文章,開始閱讀的。她在序裡頭談創作:創作不見得有多高尚,平凡未必不好,何況創作有時反而令人發現庸俗和平凡。創作者 ...continue

    原本是想要將鍾怡雯的兩本書寫在一起,也就是手邊的《垂釣睡眠》以及《我和我豢養的宇宙》,前者購於茉莉書局,後者從國中圖借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特別的想要看鍾怡雯,想必是因為「化外歲月」那篇文章:「化外歲月裡我明顯感受到沒電話的差異,在呼朋引伴之外,在玩樂之外,話題之外,成為團體生活的邊緣人,在順理成章蛻變為獨行俠。雖然如此,我還是健康順利的長大了,並且發展出跟世界相處不錯的模式,很能從聲色世界的細微脈動自得其樂,感受到獨處的愉悅和自在。」

    我都是從某篇極為吸引我的文章,開始閱讀的。她在序裡頭談創作:創作不見得有多高尚,平凡未必不好,何況創作有時反而令人發現庸俗和平凡。創作者面對現實時常是無力又卑微的,醫生救人,創作者只能救自己,因此創作者大都自戀,甚至自大,或者自卑又自大。謝天謝地這社會的創作者畢竟只是少數。

    該怎麼說這一本書的內容旨趣,應該是說從生活細微之物開始,然後回扣到自己的身上。《紅顏悅色》一文提的是化妝、《梳不盡》談的是頭髮以及梳子、《懷被》談的是居住的記憶與鄉愁、《小女生》談的是她養的貓……。我最喜歡的是《通通回收》,那是一篇談房屋廣告跟紙張的文章。

    她寫:在中壢陸續看了半年房子,先是被強迫,繼而習慣性的去記爛資訊,滿腦子無用的數字,對房子、火災和地震反應過度。爛資訊可能覆蓋一首詩,一個作者或一本書的記憶。有一次上課,我想說:柳宗元的<江雪>。可是這兩組概念忽然消失了,剩下畫面和空靈的感覺。可是,感覺如此抽象難以描摹,詩、作者和那二十個字在飄渺虛無中,腦海跟雪景一樣白。那詩,去了哪兒??於是我像壞掉的跳針反覆跟學生說,就是那首詩嘛,那首我們都知道的詩。哎呀!你們一定知道,那首釣魚的詩啊!

    學生依臉茫然,女生掩臉忍笑,那個用功的男生用力思索,想幫無助的老師解圍。當時我腦海出現「鏡泊湖」。天啊,那是新的透天社區,早上在途中拿到的房屋廣告,趁等紅燈的空檔迅速瀏覽過。它被掃進<江雪>的記憶位置,覆蓋了那白茫茫的記憶。

    可是,它跟<江雪>究竟有什麼關係??不是第一次了,再平常不過的常識和事件被鎖碼。

    無獨有爾的,近來我也常常如此。莫名奇妙的記憶覆蓋了原始記憶的位置,總覺得以前記憶好的不得了,是不是年紀愈大,記憶太多、經驗太多、繁瑣太多,所以記不起來了。我聽的歌,我看的電影,我讀的書,我愛過的人,模模糊糊,飄渺茫茫。

    她繼續寫:譬如今年吧,照例把自己的桌曆再回顧一次。早已沒有寫日記的習慣,桌曆成了外務日記,演講評審截稿日以及無聊的會議。我掠過那些事,質疑自己,發呆。咦!去年此時我在哪裡做了什麼?一月事情多得可怕。三月呢?為什麼竟是幸福的空白?有時再把前年的拿來對比,發現更多忘記的曾經。

    接著是長長的沉思和一貫的猶豫。丟,或留?桌曆和記事本整整一箱,包過去年前年大前年,以及好多年前的。留著,本來是提防年老時萬一失憶,還有文字指認活過的痕跡。誰知世事難料,紙箱底下幾本印刷精美的行事曆一打開,蠹魚四散。吃了一驚,劈啪一陣亂打,死的死,逃的逃,本子早啃的斑爛。不必等到失憶了,文字先就成了廢墟。防患於未然在這什麼都可能發生的時代,委實可笑,早該做了紙漿實在。

    我也同她一樣,擁有許許多多的記事本,行事曆,上頭標滿了各式各樣的代辦事項。張維中在他的文章中多次提到日誌本的存在,11/18號的文章《日誌格子》一文當中提到,每年年末的大事,就是為自己挑一本來年的日誌手帳。他寫:「日記是過去式的,日誌則是充滿著計劃性,是未來式的。或者是先前沒記載的,也常在事情結束後,只用一條標題式的文字,作為一把召喚回憶的鑰匙。日後只要看到這一行字,就能想起這一天發生的事情。」

    工作上的瑣事越多,我愈是依賴日誌手帳,每日格子中記滿了應該做卻還沒有做的「待辦事項」---過去那是我的壓力來源,現在依然是我的壓力來源。漸漸的,能力的提升,讓我可以處理越來越多的瑣事,也就不那麼容易歇斯底里了。小小的辦公桌,除了電腦以外,右邊的牆面被我貼滿了大小不一的紙條以及當月行事曆,工作將我包圍。

    怡雯寫:冬日午後,長空很寂寥,安靜的浮雲在遠方堆疊再堆疊,澄黃的太陽從落地窗和側窗爬進書房,映的安靜的書房像塊凝固的橘子果凍。拔掉電話,沒開燈,就著冬陽在落地窗前讀書。其實沒有用心讀,因為新買的書夾了一張卡,復又勾起我的廢紙思索。

    還有情書。滿紙荒唐言,簡直不忍卒讀。時過情遷之後,情書就像分泌旺盛的頭皮屑,有礙觀瞻。我曾經在一本借來的書裡發現一紙短箋。那是粗心的收信人遺落的情書,遣詞用字令人難為情。何況,他們皆為我所識。情人之間的語言,一言以蔽之,不可說。西蒙波娃給艾格林的《越洋情書》,令我真確體會到兩個真理:情書絕對只是兩人之間的暱語。而率真,有時也會令人難堪。當然,聰明人應該拒寫情書,情書也會變成廢紙。所以,在情書變成廢紙之前,適可而止吧!

    我想起我刪去的那一些電子情書。對照她寫的「滿紙荒唐」,「有礙觀瞻」,偷偷的將那些文字檔案叫出來再讀一次,的確如此。關於情人的長相已經模模糊糊不復記憶,關於曾經愛過痛過的所有,也不存在於日誌手帳之中,除了不知道該刪或留電子情書文字檔。倘若不是這篇文章,也許那些電子情書就像被覆蓋的<江雪>一樣,遺忘在冬日裡。

    她在序裡頭寫:「活在當下只是肉身的存在,對創作而言,那並不具意義。只有回憶被整理,被凝視,被重新賦予意義時,活過的軌跡才透顯出它的價值,痛苦因為書寫而變的可以忍耐。」

    sai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