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 your own shelf sign up

Together we find better books

[−]
  • Search Conteggio caratteri ISBN valido ISBN non valido Codice a barre valido Codice a barre non valido loading search

殘缺騎士

永恆之王.第三部

By

Publisher: 繆思出版有限公司

3.9
(272)

Language:繁體中文 | Number of Pages: 348 | Format: Paperback | In other languages: (other languages) English

Isbn-10: 9867399633 | Isbn-13: 9789867399632 | Publish date:  | Edition 1

Translator: 簡怡君

Category: Biography , Fiction & Literature , Science Fiction & Fantasy

Do you like 殘缺騎士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Sign up for free
Book Description
Sorting by
  •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0

    這本書看得我太痛苦了!!!!!!!!!!(但是是本好書,只是生不如死


    p.13 藍斯洛猛力舉著啞鈴,發出無言的噪音,心裡想著威武的亞瑟王。他滿心敬愛之意,才會在此舉啞鈴。他將自己和英雄唯一的那次對話銘記在心,隻字未忘。


    p.15 藍斯洛有些倉皇。


    「法文中我們稱之為Fort Mayne,」他解釋道,「家族裡誰的臂力最強,誰就當頭,可以照他的意思胡來。所以我們才說是Fort Mayne。您想要集結一群相信正義而非強權的騎士,終止『強壯的手臂』為亂的情形。是的,我非常想加入。但我得先長大。謝謝您。現在我要說再見了。」


    於是他們乘船離開英 ...continue

    這本書看得我太痛苦了!!!!!!!!!!(但是是本好書,只是生不如死

    p.13 藍斯洛猛力舉著啞鈴,發出無言的噪音,心裡想著威武的亞瑟王。他滿心敬愛之意,才會在此舉啞鈴。他將自己和英雄唯一的那次對話銘記在心,隻字未忘。

    p.15 藍斯洛有些倉皇。

    「法文中我們稱之為Fort Mayne,」他解釋道,「家族裡誰的臂力最強,誰就當頭,可以照他的意思胡來。所以我們才說是Fort Mayne。您想要集結一群相信正義而非強權的騎士,終止『強壯的手臂』為亂的情形。是的,我非常想加入。但我得先長大。謝謝您。現在我要說再見了。」

    於是他們乘船離開英國,男孩站在船首,始終不肯回頭,怕泄露自己的情感。其實早在宴席當晚,他便以愛上亞瑟。那位甫戰勝歸來的北方君王,晚餐時滿臉通紅、意氣風發的模樣,深深烙印心頭,隨著他回到法國。

    p.23 這三年鍛鍊所造就的藍斯洛,既沒有一顆快樂的心,也無法像雲雀那樣歡唱。在他的時代,一輩子看起來不過就是一個禮拜後的未來,他卻因為鐘情於某人的提議,在騎士訓練這件事花上了三十六個月。這段時間,他用白日夢來激勵自己。他想成為全世界最傑出的騎士,這樣一來,亞瑟就會以愛來回報他,此外,他還想要另外一樣在那年代仍然可能發生的事情,那就是:他希望能夠透過自身的純潔和卓越,施行一些常見的奇蹟——比如說,治癒盲人之類。

    p.33 而所有不平當中,最痛苦的莫過於他為了年長國王的理念摧殘自己的身體,最後卻發現國王的妻子翩然而來,不費吹灰之力就奪走了他的愛。蘭斯洛嫉妒桂妮薇,同時又以自己的妒忌為恥。

    p.35 藍斯洛把他的矛扔到一旁的灌木叢,跳下馬來,在那騎士身旁跪下。他的心再次盈滿了愛。沒有發脾氣確實是亞瑟的作風,被人結結實實地打下馬來卻坐在地上讚美對方,也是他典型的風格。

    p.36 藍斯洛看著氣喘吁吁、正伸出雙手要扶起他的國王,心中嫉恨之意煙消雲散。

    p.45 亞瑟對這問題的反應很複雜。梅林警告過他,他的妻子與他最好的朋友會彼此相愛,但這說法本身互相矛盾——你的朋友若背叛了你,就算不上是你的朋友。亞瑟深愛他那玫瑰花般的桂妮薇和她所擁有的活力;同時對藍斯洛懷有直覺的敬意,而這份敬意很快就成了喜愛之情。因此,他實在不知道該不該懷疑他們。

    p.48 在這段征戰的日子裡,亞瑟變得非常喜歡藍斯洛,因此,他們返家時,他已經完全不相信梅林的預言,將之拋到九霄雲外。藍斯洛是這場戰爭中公認最偉大的戰士。他們兩人都認定桂妮薇不可能成為他們之間的阻礙,剛開始那幾年便如此平安地度過了。

    p.84 「走開!」藍斯洛對仕女說,「別哭了。你的丈夫是個傻瓜,而妳則是個凡人的傢伙。殺了他,我一點都不後悔。」

    不過,其實他心裡很後悔。

    p.87 藍斯洛把劍舉起來,從騎士身邊走回自己的馬,彷彿他正遠離自身的靈魂。他感受到自己心中的殘酷和怯懦,這兩樣東西正是他之所以勇敢而仁慈的原因。

    p.96 「好一場演說啊!」蘭斯洛說,「別難過了。就算他們依族要我血債血還,也傷不了我。至於你的計畫,別胡說,它完全沒有亂啊。圓桌是有史以來最好的想法了。」

    仍把頭埋在手中的亞瑟抬起眼來,發現他的朋友和他的妻子正互相凝視,眼中帶著一股孩子般的失控與瘋狂,於是他很快低下頭去,專心看著自己的盤子。

    p.134 國王不在的時候,他還能讓自己沉浸在過去的時光中,但國王現在無時無刻都在他肘腋之側,彷彿批判著他的背叛。他對桂妮薇的熱情並沒有埋葬他對亞瑟的愛,他仍感覺得到那份情感。對藍斯洛這樣的中世紀人物來說,這是很痛苦的,因為他們有個致命的弱點,就是看到高位者便會興起敬愛之心。

    p.134 而在這個汙點中,折磨他最甚的莫過於他知道亞瑟是個仁慈、單純又正直的人,莫過於知道他總是遊走在重傷亞瑟的邊緣,而他是愛他的。

    p.136 亞瑟的感覺是這場宮廷悲劇的最後一個環節。他的成長過程完美無缺,這對他本身來說是種不幸。他的老師教導他的方式就像讓他在子宮內接受教育,在那裡,他以魚類對哺乳類的姿態來體驗人類歷史。同時,他也像個在子宮裡的孩子一樣受到愛的保護。這樣的教育造成的影響就是,他在成長過程中沒有獲得任何有用的生活技能——沒有惡意、虛榮,沒有懷疑、殘酷,甚至沒有一般程度的自私。在他看來,嫉妒可說是最不名譽的惡行。可悲的是,他既無法恨他的朋友,也無法折磨他的妻子。他得到太多愛與信任,而他也擅長對別人付出愛與信任。

    p.151 (那位從不在意王后的波爾斯爵士曾經這麼對她說:妳的眼淚真是可恥,妳只在一切都於事無補的時候才掉淚。)

    p.212 「我對藍斯洛解釋過。圓桌的想法在於:重要的是公理,而非強權。遺憾的是,我們想要用強權來建立公理,那是不對的。」

    p.292 在痛苦的黑暗中,亞瑟突然絕望地大叫:「妳是怎麼了,為何就不能把藍斯洛爵士留在身邊呢?」就這樣,直到天明。

    p.344 亞瑟總是能感受到每個人身上最好的特質,他非常確定藍斯洛能做到這件事,只是他也覺得,圓桌所有的騎士都應該有機會試試看,這樣才公平。

    said on 

  •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0

    p.17 黑貓側臥於火光下,彷彿已經死了。這是因為牠的四隻腳全被綁在一起,活像剛獵到、等著被扛回家的麆鹿。黑貓早已放棄掙扎,此時瞇起眼睛盯著火焰,身體隨呼吸起伏,似乎認命了。或許牠只是筋疲力盡——動物總是知道自己大限將至。牠們死前多半有種尊嚴,而這是人類欠缺的。

    said on 

  •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0

    i wonder why the novel has not that much pages, however it took me almost two weeks to finish reading it.


    p.275 「你不要再說了!你腦子裡怎麼有如此可怕的想法?你沒資格說這種事。當然要站哨,因為天上有矛隼和遊隼,此外還有狐狸、白鼬和人類的網子,不是嗎?這些是我們的天敵,但是有哪種動物會低見到成群結隊殺害相同的種族?」


    p.291 只要艾克特爵士不在,他就拿小瓦沒父母這件事做文章。然而他並非有意如此,而是自己雖不喜歡,卻控制不了。


    小瓦依然 ...continue

    i wonder why the novel has not that much pages, however it took me almost two weeks to finish reading it.

    p.275 「你不要再說了!你腦子裡怎麼有如此可怕的想法?你沒資格說這種事。當然要站哨,因為天上有矛隼和遊隼,此外還有狐狸、白鼬和人類的網子,不是嗎?這些是我們的天敵,但是有哪種動物會低見到成群結隊殺害相同的種族?」

    p.291 只要艾克特爵士不在,他就拿小瓦沒父母這件事做文章。然而他並非有意如此,而是自己雖不喜歡,卻控制不了。

    小瓦依然傻呼呼的,依然喜歡凱伊,並對鳥類充滿興趣。

    ch21
    p.299 「治癒悲傷最好的方法就是學習。」梅林答道,一邊抽起了菸斗。「這是唯一永遠有效的事。你也許會老去,成為颤巍巍的老人;你也許會半夜躺在床上,聽著血液紊亂湧動;你也許會想念畢生唯一的愛人;你也許會親眼目睹周遭的世界受邪惡狂人摧殘蹂躪,或是名譽糟心地卑劣的人踐踏。到時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學習。學習世界為什麼運轉,又是如何運轉。唯有這件事,是心靈永遠無從窮盡,永遠不會疏離,不會受其折磨,也不會害怕或不信任,更不用擔心會後悔的。你要做的,就是去學新東西。你看有多少東西可以學:理論科學,這是世上唯一純粹的東西;你可花一輩子時間學天文,用三輩子學博物,用六輩子讀文學。等你好近十億次的生命研究生物學、醫學、理論批評、地理學、歷史和經濟學,哎,接下來你可以學著用適當的木材自己做車輪,或是花五十年學習劍術,試圖擊敗對手。在那之後,你可以開始研究數學,之後在學怎麼犁田。」

    said on 

  • 1

    When you can't go on and you start reading the same sentences over and over again, you know it's a bad sign. I tried to read this book. I really tried. But I just couldn't. I didn't have the willpower. The book was so incredibly dull, so inexplicably boring and so excessively drawn-out that I cou ...continue

    When you can't go on and you start reading the same sentences over and over again, you know it's a bad sign. I tried to read this book. I really tried. But I just couldn't. I didn't have the willpower. The book was so incredibly dull, so inexplicably boring and so excessively drawn-out that I couldn't bear it anymore. I may be in the minority, but I actually felt pain in reading it.
    I'm so sorry. I feel horrible when I can't finish a book but I couldn't. I really couldn't.

    said on 

  • 3

    大家的評級似乎都不高,
    這部書應該也不能說不好看.....
    應該大家對原來石中劍的故事(卡通or童書版)實在是太熟了,
    希望第二部能有不一樣的感受!!

    said on 

  • 2

    arrivato a metà ho realizzato che non c'era nessuna svolta alla pagina prossima
    mettiamoci anche il fatto che probabilmente in lingua originale mi sfugge il fine umorismo british

    said on 

  •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4

    以下即是懷特對亞瑟王傳奇的詮釋:


    『回顧一生,他覺得自己似乎一直都在防堵洪水,而無論什麼時候去檢查,他都會發現新決口,讓他必須重新防堵。那洪水的名字就是「強權」。早年尚未結婚時,他試圖以暴制暴(在對付蓋爾同盟時),但最後他只發現,錯上加錯並不會得到正面的結果。不過他終究粉碎了封建勢力獲勝的夢想。爾後,他想用圓桌來約束暴政,好讓這股力量能夠用於正途。他派出那些信仰強權的人去拯救受壓迫的人,去行俠仗義……直到歲月推移,目的達成,武力仍不受他掌控。於是他找了一條新管道:送他們去執行上帝的任務,去尋找聖杯,這也失敗了,因為找到聖杯的人達到完美的境界,離開塵世;但未能找到聖杯的人很快 ...continue

    以下即是懷特對亞瑟王傳奇的詮釋:

    『回顧一生,他覺得自己似乎一直都在防堵洪水,而無論什麼時候去檢查,他都會發現新決口,讓他必須重新防堵。那洪水的名字就是「強權」。早年尚未結婚時,他試圖以暴制暴(在對付蓋爾同盟時),但最後他只發現,錯上加錯並不會得到正面的結果。不過他終究粉碎了封建勢力獲勝的夢想。爾後,他想用圓桌來約束暴政,好讓這股力量能夠用於正途。他派出那些信仰強權的人去拯救受壓迫的人,去行俠仗義……直到歲月推移,目的達成,武力仍不受他掌控。於是他找了一條新管道:送他們去執行上帝的任務,去尋找聖杯,這也失敗了,因為找到聖杯的人達到完美的境界,離開塵世;但未能找到聖杯的人很快就故態復萌。最後他想訂出使用武力的準則,也就是說,用法律將它們綁死。他試著編纂規範個人武力濫用的法條,這樣就能用客觀的國家司法約束這些行為。他做了心理準備,要犧牲他的妻子與摯友來成就司法的客觀性。此後,雖然個人武力似乎受到約束,但強權主義又改頭換面從他身後跳了出來--那是集體武力、群體暴力,以及許多無法接受個別法律的軍隊。他約束了單一個人的武力,卻發現這些單一個人的武力其實是多數人的集體武力。他克服了謀殺,卻得面對戰爭。沒有法律能夠應付這個問題。』(頁234)

    讀《風中燭》的時候,前幾年囫圇吞下中古史課本的記憶又回來了,百年戰爭時期,司法制度漸漸形成,國王出席法庭,等等。然而說到亞瑟王傳奇,緣起其實很隨意地,有一天我得到一副塔羅牌,亞瑟王塔羅牌(為什麼得到也就不提了),牌面上敘述了:加文為格美利王朝的付出與失落(加文在此系列裡像個暴躁的白痴)、藍斯洛與伊蓮有始無終的戀情(伊蓮在此系列裡也像個白痴)、有基督教文明來到以前的羊角獸、象徵永生不死的亞法隆之泉、有崔斯坦與伊索德(在此系列裡像個倒人胃口的八卦)……等等。

    當年,韓光磊的譯作一上巿,我立刻就把《石中劍》借來一讀,感到無聊得要死,於是作罷。多年後的此刻,因為塔羅而起的神秘機緣,現在終於理解為何《石中劍》必須要那樣[在我看來非常無聊地]建立在梅林與亞瑟以動物為主題的對話上。有機會的話,應該會再把馬禮洛的版本借來對照一下。懷特的詮釋非常有趣,我私人認為,此系列的高峰是《殘缺騎士》,《風中燭》則是懷特思想的總結,似乎還有未中譯的第五集梅林之書(The Book of Merlyn),在懷特死後出版,一般不算作是永恆之王系列的一部分。

    said on 

  • 5

    「有一種稱為『人生知識』的東西,要等到步入中年之後,人們才會擁有。你無法將它傳給年輕人,因為它沒有邏輯,也不遵守那些永恆不變的法則。只有將女人帶往她生命中期的漫長歲月,才能發展出這樣的調和感……她不再希冀以尋求真理的方式生存(如果女人真的有過這種希望),從今而後,她會遵循第七感的指引。……


    男人和女人都利用第七感,試圖駕馭充斥著戰爭、不貞、妥協、恐懼、愚弄和偽善的人生及其中的起伏。第七感的發掘過程是緩慢的,但並非一種勝利。或許嬰兒會驕傲地哭出來:我擁有調和感了!但第七感沒有可供辨識的哭聲,我們只能帶著那著名的人生知識,以一種僵化的習慣來駕馭這詭誦的起伏。因為我們已經走到一個 ...continue

    「有一種稱為『人生知識』的東西,要等到步入中年之後,人們才會擁有。你無法將它傳給年輕人,因為它沒有邏輯,也不遵守那些永恆不變的法則。只有將女人帶往她生命中期的漫長歲月,才能發展出這樣的調和感……她不再希冀以尋求真理的方式生存(如果女人真的有過這種希望),從今而後,她會遵循第七感的指引。……

    男人和女人都利用第七感,試圖駕馭充斥著戰爭、不貞、妥協、恐懼、愚弄和偽善的人生及其中的起伏。第七感的發掘過程是緩慢的,但並非一種勝利。或許嬰兒會驕傲地哭出來:我擁有調和感了!但第七感沒有可供辨識的哭聲,我們只能帶著那著名的人生知識,以一種僵化的習慣來駕馭這詭誦的起伏。因為我們已經走到一個僵持的階段,想不到別的事好做了。

    而在這階段,我們開始遺忘那段我們尚未擁有第七感的時光。就在我們遲滯地走向調和的當口,我們開始遺忘,我們的軀體一度也擁有閃耀著生命熱情的時光。記得這樣的感覺並無法擁得撫慰,因此它在我們的意識中死去了。

    然而,曾幾何時,我們每個人都赤裸裸地站在這世界面前,眼前的人生是一連串問題,受到我們密切而熱情的關注。曾幾何時,尋求上帝是否確實存在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對那些要面對現世的人來說,來生存在與否至關重大,因為那會決定她此生的生活方式。曾幾何時,對我們火熱的軀體來說,自由戀愛與天主教道德觀對立的問題,就像有把槍讓我們腦袋開花一樣重要。

    而在更早之前,曾幾何時,我們以我們靈魂測度著世界是什麼,愛是什麼,而我們自己又是什麼。

    在我們得到第七感時,這些問題和感覺都會逐漸消失不見。步入中年的人,就能夠毫無困難地在信仰上帝與觸犯誡律這兩件事當中取得平衡。事實上,第七感會慢慢殺死其餘感覺,因此最後誡律根本不算什麼問題,我們再也看不見、感覺不到、聽不見它們了。曾經喜愛的軀體、尋求的真理、質疑的上帝,現在對我們來說都是耳聾目盲,無所知覺。我們現在正在最後一感的保護之下,以安全而無意識的調和走向那無可避免的死亡。」(117-119)

    said on 

  • 3

    五年前曾經和蘇品銓借過、然後完全失去興趣的書,前天在圖書館看到,拿下來一瞬間就讀完了。原因是:我前陣子摸來一副亞瑟王塔羅牌,現在書中人物全都認得,備感親切。這意思是說,研習也好、消遣也罷,高尚或痴愚,總得有一些和自己自身的連結,是吧?

    好想趕快看殘缺騎士!

    said on 

  • 5

    本書為永恆之王系列第二部,這本書的導讀寫的太棒,都不知道該還有什麼能說了。看看灰鷹的導讀,再看看自己的心得,這才明確了解自己鑑賞能力有多麼缺乏,看到的層面有多麼狹隘。不過我一直搞不懂為什麼「導讀」是放在書的最末呢?

    本書的譯者是灰鷹(Grayhawk),相信常接觸奇幻領域的人都不陌生。書中文字流暢不說,最難能可貴的就是對話十分真實。把對話當成描述來翻譯是一般翻譯作品最常見的缺點,這會讓人覺得腳色很假。這個問題,在本書完全不存在,而且對話的感覺就像是本土作品一樣,沒有因為是翻譯作品而產生的距離感,近期內看過的翻譯作品中,這本可說是典範了,不看可惜。

    sai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