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 your own shelf sign up

Together we find better books

[−]
  • Search Conteggio caratteri ISBN valido ISBN non valido Codice a barre valido Codice a barre non valido loading search

給青年詩人的信

里爾克(Rainer Maria Rilke)

By

Publisher: 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4.3
(36)

Language:繁體中文 | Number of Pages: 136 | Format: Paperback

Isbn-10: 9570827572 | Isbn-13: 9789570827576 | Publish date:  | Edition 第1版

Translator: 馮至

Category: Fiction & Literature

Do you like 給青年詩人的信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Sign up for free
Book Description
Sorting by
  • 0

    孤獨感的無盡渴求

    文/銀色快手

      這是影響我寫作很重要的一本書,它是德語詩人里爾克先生於1903-1908年之間寫給一位叫做法蘭茲.卡布斯(Franz Xaver ...continue

    文/銀色快手

      這是影響我寫作很重要的一本書,它是德語詩人里爾克先生於1903-1908年之間寫給一位叫做法蘭茲.卡布斯(Franz Xaver Kappus)正在文藝路上發展的青年的十封信,後來編輯出版發行,內容雋永、情感真摯,啟發很多內在的創作思維,我讀的版本是1992年由帕米爾書店出版印行,薄薄的一冊,很快就讀完了,裡面許多滋味卻是反覆咀嚼之後,餘韻猶存,愈見其甘醇芳美。

      里爾克長期注視著自己內心強烈的孤獨感--或者可以說是對孤獨感的無盡渴求,憑著他對萬物敏銳的神秘主義細察,創作了《杜伊諾哀歌》與《獻給奧菲斯的十四行詩》兩部長詩鉅作,相信對於喜愛現代詩的朋友,里爾克的詩作肯定會為你開啟一扇通往秘境的神聖之門。

      多年前流亡海外的大陸詩人貝嶺(傾向出版社負責人)曾送我一冊《里爾克詩選》(簡體字版、臧隷主編),對我來說是如獲至寶,珍藏至今,有多位名家的譯文在其中,里爾克的詩句常帶給我很多的靈感,以及對於文學和隱喻之間的關係,有著更深一層的認識。

      《一個青年詩人的十封信》最初的譯本是透過一位詩人之筆翻譯出來的,這位詩人名叫馮至,是五四運動時期的先鋒詩人,也是翻譯家。瑞典著名漢學家馬悅然曾經讚賞過馮至說:「我喜歡馮至的十四行詩,那個時候很多人反對他那樣的寫作,用借來的義大利或者英國的格律就不合適。但是我覺得他寫得好,真的朦朧詩,朦朧得要命。」

      詩人楊牧的《一首詩的完成》也是仿自里爾克給青年詩人的信,以書信的形式,透過優美的散文向讀者述說現代詩的美好;楊照的《為了詩》則是以賞析的角度,透過閱讀詩人及其作品來展現詩的豐富多面性,如在水面上舞劍,輕功飄逸、招勢凌厲而優美,楊照是可以寫詩的,但他寧可當讀者,總想著這其中必有決定性的因素,詩人難為,也許身為一位評論家,更在意的是會不會破壞了詩的純粹,畢竟詩與評論,根本是互相牴觸的東西。

      里爾克在信中說道:「因為每個批評的志願都離我太遠。再沒有比批評的文字那樣同一件藝術品隔膜了;同時總是衍出來較多或較少的不幸的誤解。一切事物都不像人們要我們相信的那樣把得定說得出的;多數的事件是不可言傳,它們完成在一個語言達不到的空間,可是比一切更不可言傳的是這些藝術品,它們是神祕的存在。」或許對楊照而言,去親炙詩的美好是一件幸福的事,然而去完成一首詩,很可能是一場災難!

      2012.09.28 寫於桃園

    said on 

  • 5

    收錄些里爾克在28歲時回覆一位讀者的信。那麼年輕,對人的關懷卻那麼地深,殷殷肯切,像是在對自己的孩子講話,訴說的卻是要用一輩子去品味的事。

    其實看的有點不習慣,好家常的里爾克呀XD

    書後有附些詩作,如著名的〈豹─在巴黎植物園〉

    said on 

  • 5

    孤獨與愛的宗教

    謝謝里爾克,我親愛的朋友,是他為我確認了孤獨的廣裘、立定了自己的位置,從此更堅定了自己的信仰。他還借給了我天使的眼睛,讓我得以推開那張以深沉孤獨所砌成的、愛與悲憫的大門,從門縫裡重新窺見了地上的我們。

    said on 

  • 2

    這是詩人的翻譯嗎?

    兩顆星是因為翻譯的原故。譯者也是詩人,可是看看下面這幾個句子:

    「再沒有比批評的文字那樣同一件藝術品隔膜的了;同時總是演出來較多或較少的湊巧的誤解。」(p.2) 甚麼是 "演出來" ?

    「...做甚麼事都沒有力氣。最後,這種現象一點也不變更,我才來到這曾經療養過我一次的南方的海濱。」(p.10) 我想不透甚麼樣的詩人會寫出 "一點也不變更" 這種句子來。

    「一切事物必須有一個完整的安排,才會有一次的校驗。」 (p.11) 真是不知所云!

    「如果他真是天生就屬於你,它就會強固為一個嚴正的工具,並列入你創作藝術一些方法的行列中。」 (p.11)

    看到第二封信,我已經打算再買別的譯本。

    said on 

  • 4

    二月底,利用楚浮的「日以作夜」和「夏日之戀」之間的空檔,看完這本書。 畢竟這些信不是寫給我的,解讀的時候難免有點遺憾──因為自己的問題也不是這般那般。但是有些創作的根本原則倒是亙古不變,我挑揀我能懂的便翻頁。 最近有學生拿詩來,帶著因為年輕而懷疑一切的眼神,請我給建議。 他還太年輕,不明白等待。有時候改一首詩要時間,像攝影一樣,耐心等候最好的時機到來。 只是我無法和他講得更深了,畢竟我也不是真的等到了什麼。

    said on 

Sorting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