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 your own shelf sign up

Together we find better books

[−]
  • Search Conteggio caratteri ISBN valido ISBN non valido Codice a barre valido Codice a barre non valido loading search

聽風的歌

By ,

Publisher: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4.1
(2397)

Language:繁體中文 | Number of Pages: 176 | Format: Paperback | In other languages: (other languages) Chi simplified , Japanese , English

Isbn-10: 9571315753 | Isbn-13: 9789571315751 | Publish date: 

Translator: 賴明珠

Also available as: Others , Mass Market Paperback

Category: Fiction & Literature , Humor , Philosophy

Do you like 聽風的歌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Sign up for free
Book Description
聽風的歌 很久沒有感覺到夏天的香氣了。 海潮的香、遠處的汽笛、 女孩子肌膚的觸覺、潤絲精的檸檬香、 黃昏的風、淡淡的希望、夏天的夢……。 但是這些簡直就像沒對準的描圖紙一樣, 一切的一切都跟回不來的過去, 一點一點地錯開了。
Sorting by
  • 3

    The third girl I slept with used to call my penis my raison d'etre.


    I once tried to write a novella on poeple's raisons d'etre. It never got off the ground, but for a while there I kept thinking about people's reasons for doing anything at all, which put me in a strange frame of mind. I wa ...continue

    The third girl I slept with used to call my penis my raison d'etre.

    I once tried to write a novella on poeple's raisons d'etre. It never got off the ground, but for a while there I kept thinking about people's reasons for doing anything at all, which put me in a strange frame of mind. I was habitually reducing everything to numbers. For eight months, I was a driven man. I'd board a train and first thing count the passengers in the car. I'd add up all the steps in staircases. If I had a spare second, I'd take my pulse. According to my records at the time, between August 15, 1969, and April 3 of the following year, I attended three hundred fifty-eight classes, had sex fidty-four times, smoked six thousand, nine hundred and twenty-one cigarettes.

    said on 

  • 5

    虛榮者的墓誌銘

    有段時間常在深夜裡搭乘客運南北往返。小螢幕播放著竹林裡愛恨嗔癡,電影本身並不高杆。一個月內被迫觀看至少五次。醒醒睡睡,我在搖晃的座椅上恍惚聽得劇中人笑顏宣稱:「想去過風一般的生活。」其實不真明白那甚麼意思,但就因此溼了臉。日後驚察此書另被譯為「且聽風吟」,對於命定的時差這回事,就又多懂了一些。

    said on 

  • 5

    之所以會在歷經十年深愛挪威的森林的歲月後,突然懂得聽風的歌的美,大概是因為在那之中看到初出茅廬的村上,以及那青澀卻毫不掩飾的小說原貌。

    這本書我讀了好多遍,在異鄉以英文為主的圖書館意外找到這本三十週年紀念版,從村上給台灣讀者的一封信、賴明珠的譯序及譯後記,獲得了很多村上的番外資料,實屬驚喜與幸運。在此節錄村上給讀者的信中一段我十分有共感的說明:
    或許,我的小說所要訴求的東西,和他們(從二十幾歲到三十幾歲的年輕人)所追尋的東西之間,有某種超越現實年齡差異的某種強烈的共通項目吧,我這樣想。
    那到底是什麼呢?
    一個人,要在社會上自由而自立地活下 ...continue

    之所以會在歷經十年深愛挪威的森林的歲月後,突然懂得聽風的歌的美,大概是因為在那之中看到初出茅廬的村上,以及那青澀卻毫不掩飾的小說原貌。

    這本書我讀了好多遍,在異鄉以英文為主的圖書館意外找到這本三十週年紀念版,從村上給台灣讀者的一封信、賴明珠的譯序及譯後記,獲得了很多村上的番外資料,實屬驚喜與幸運。在此節錄村上給讀者的信中一段我十分有共感的說明:
    或許,我的小說所要訴求的東西,和他們(從二十幾歲到三十幾歲的年輕人)所追尋的東西之間,有某種超越現實年齡差異的某種強烈的共通項目吧,我這樣想。
    那到底是什麼呢?
    一個人,要在社會上自由而自立地活下去該怎麼辦?這件事。要說得非常簡單的話,我想就是這麼回事。然而包圍著我們的這個現實社會,卻非常強大,而且難以理清的複雜,顯得好像在把我們想要完全自由自在地活下去的意志--加以打擊粉碎。把我們所愛的東西--變成石頭,讓我們所追求的東西--遠離而去似的。雖然如此我們還是不得不想辦法繼續活下去,因此有時候不由得掉落黑暗、寂寞而厭煩的境地。
    這似乎是,我在我的作品中想要描寫的世界的模樣。而且我想或許這也完全正是,現在的(而且也是過去的,或未來的)二十幾歲到三十幾歲的年輕人--無論是日本是台灣是任何地方的--所處的世界的模樣。那對我來說是非常真切的,同樣對他們來說也是非常真切的,我這樣想。

    said on 

  • 4

    一種淡淡然的味道,朋友問我聽風的歌是說甚麼的?我一時都答不上來,相隔一晚細心思考後,我答道︰「就是一個男人,在酒吧喝酒,遇見女人,上床,回憶過去三段戀情,喝酒...」聽風的歌就是一部沒有內容,描述著一個男人日常生活的一部作品,充滿沉鬱,孤獨。那都是村上一貫的作風。

    就是沒甚麼內容,特別留意到村上文字的細腻,他不會滿足於「她輕輕用手指按着我的背部」,而是說「她繞到我背上的手力氣緩和下來,用指尖在肩膀後面一次又一次畫着小圓圈。」每一個小動作,都被他描述得出神入化,令人佩服不已。

    said on 

  • 5

    接觸村上春樹的一些長篇小說後,回頭去發掘他最古老的小說。
    這是一部中篇小說,裡面就已經包含了一些村上春樹的基本元素與風格。
    從平淡的筆法劃出簡樸的印記,墨跡下卻隱埋著人生觀與哲學。
    基本上是一部很輕鬆的小說,簡單地看的話。

    said on 

  • 3

    村上在回答《文學界》雜誌的訪談時提到這部小說「採取的是比較輕的文章」,以中譯本的篇幅來說,小說正文共154頁,卻分為40章來敘述發生於19天裡的故事,最短的章只有一行(第2章),最長的也只有12頁(第9章),其形式之「輕」薄由此可以看出。


    相對於形式上的輕薄,村上早期小說中的人物就顯得相當沉重,每個主要人物似乎都背負著不為外人道的沉重過去,加起來,整部小說便散發出一股凝重哀愁的氛圍,而以「輕」的形式承載「重」的情節,這樣的氛圍就更顯沉重了。


    用「輕」的形式來承載「重」的故事,在內容上便不太可能探討太多的問題與得到太多的說明與解釋,因此,敘述者告訴我們的,就僅僅 ...continue

    村上在回答《文學界》雜誌的訪談時提到這部小說「採取的是比較輕的文章」,以中譯本的篇幅來說,小說正文共154頁,卻分為40章來敘述發生於19天裡的故事,最短的章只有一行(第2章),最長的也只有12頁(第9章),其形式之「輕」薄由此可以看出。

    相對於形式上的輕薄,村上早期小說中的人物就顯得相當沉重,每個主要人物似乎都背負著不為外人道的沉重過去,加起來,整部小說便散發出一股凝重哀愁的氛圍,而以「輕」的形式承載「重」的情節,這樣的氛圍就更顯沉重了。

    用「輕」的形式來承載「重」的故事,在內容上便不太可能探討太多的問題與得到太多的說明與解釋,因此,敘述者告訴我們的,就僅僅是發生在那個暑假中19天的事情,如果不把可視為續集的《1973年的彈珠玩具》考慮進來,整部小說只有敘述、只有提問,但沒有解釋,當然也就沒有答案;換句話說,敘述者沒有說的比說的還多。作為第一部小說,這時的村上可說是還沒有真正開始他所謂「挖井」、「剝洋蔥」的工程。

    儘管「自我挖井」尚未真正開始,但貫穿村上所有小說中的對「存在」(Existence)的思索與虛無態度,以及對歷史(無論是大歷史還是個人歷史)的反思已經出現;只是,不同於Milan Kundera,村上早期小說中的提問經常更像是自言自語,即使是透過不同人物來表達,也僅僅是個提問;村上並未給出這些(自我)追問的辯證性與弔詭性,這固然與每位小說家寫作與關注、思索的主題不同,但《聽風的歌》本身形式上的「輕」應該也是原因之一(這個「輕」應該是因為受到徵文字數限制的結果)。

    今天看《聽風的歌》的形式也許已不算太特殊,終究後現在主義文體的多變已經到了令人眼花撩亂的地步了,現代人也早已習以為常;但這部小說寫作於1978年,從村上回答《文學界》雜誌的內容可以看出,這在當時的日本一定是相當大膽的創新,而當時的台灣還處在「現實主義」與「現代主義」的「鄉土文學論戰」之中呢,由此歷史背景便能看出村上作為一個作家,何以能夠成為「日本80年代的文學旗手」了。

    said on 

Sorting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