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 your own shelf sign up

Together we find better books

[−]
  • Search Conteggio caratteri ISBN valido ISBN non valido Codice a barre valido Codice a barre non valido loading search

舊情復燃

By

Publisher: 洪範

4.3
(75)

Language:繁體中文 | Number of Pages: 200 | Format: Paperback

Isbn-10: 9576742579 | Isbn-13: 9789576742576 | Publish date: 

Category: Fiction & Literature

Do you like 舊情復燃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Sign up for free
Book Description
Sorting by
  • 4

    第一次看簡媜的書。她的文筆,對我而言,有若一杯帶著淺焙中南美洲咖啡豆風味的Espresso。書本的份量雖比不上坊間流行的奇幻文學,醞釀於其中的豐富情緒,絲絲分明。這樣濃縮的滋味,讓人不忍一口氣咕嚕吞下,深怕錯失了可能隱於書頁中不起眼一角的隻字片語。

    said on 

  • 5

    編輯的耳語:你讀過那篇文章了嗎?在油墨與排版中間,在作者與讀者之間,在書與出版社之間,靈魂的隱身之處微微發亮。

    said on 

  • 5

    啊...好美的一本書!
    好一陣子沒看到簡小姐的作品,原本在看”好一座浮島”時,以為她要改變文風,直到讀到這本”舊情復燃”,那種...啊...對嘛...的感覺才又回來.

    這本書是作者過去在報章雜誌上發表過文卓的合輯,雖為合輯,但文章的性質很近,所以讀起來不致於太雜.

    非常好,非常美的一本書.

    said on 

  •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0

      「你們不營業了嗎?」我問,本能地站起,像一個誤闖禁地的人急於表達歉意。


      「要頂讓,正在談──!」她指了那桌抽煙男人,很有禮貌地解釋著,也帶著歉意。


      「那麼,──」我不知道該說什麼,這身淋濕模樣說明了窘境。此時此刻,我真的只想喝杯咖啡,避一避雨,再回到浮世街頭。


      「那麼──」她看著我,似乎在尋思一種她能負荷的溫暖回應,故猶豫著。我也看著,立刻明白她是這店的主人,像台北城市到處可見的年輕夫妻聯手撐一家小店那般,她是決定咖啡香的那位靈魂人物。


      「他們要試喝,」她指著吧台:「我順道為妳煮一杯,請妳!」 ...continue


    <

      「你們不營業了嗎?」我問,本能地站起,像一個誤闖禁地的人急於表達歉意。

      「要頂讓,正在談──!」她指了那桌抽煙男人,很有禮貌地解釋著,也帶著歉意。

      「那麼,──」我不知道該說什麼,這身淋濕模樣說明了窘境。此時此刻,我真的只想喝杯咖啡,避一避雨,再回到浮世街頭。

      「那麼──」她看著我,似乎在尋思一種她能負荷的溫暖回應,故猶豫著。我也看著,立刻明白她是這店的主人,像台北城市到處可見的年輕夫妻聯手撐一家小店那般,她是決定咖啡香的那位靈魂人物。

      「他們要試喝,」她指著吧台:「我順道為妳煮一杯,請妳!」

      我連說幾聲「不用」,她回說「不客氣」。我暗忖此時不是推辭的時機,先道了謝,心想等品了咖啡再說。

      其實,是一家經過精心設想的小店。一桌一椅,即使是牆上掛飾都看的出主人的細膩。綠葉盆栽照顧得很好,好到足以停泊疲憊的眼睛。一壁書櫃,擺的都是挑選的好書,甚至連奈波爾的《抵達之謎》都有。難得的是,沒看到正在大炒特炒某樁緋聞的各種八卦雜誌。我猜想主人的用意在經營書房品味、閱讀氛圍,讓客人彷彿進入自己的書房,而貼心的知己適時送上一杯香醇咖啡或一壺紓解壓力的花草茶。她一定希望每位客人在靈性層次恢復活力,而非透過肉慾與窺伺,這足以解釋八卦雜誌的絕跡──一個有潔癖的人絕不讓那種刊物進書房,如同不允許他人穿過的內衣褲放入自己的衣櫃一般。

      潔癖,就是心中尚保留神聖角落,而這角落通常會被現實攻擊得傷痕纍纍!

      有意接手的人正在殺價,煙一根接一根燃燒。我猜下個月這兒會變成網咖之類的店,我坐的位子桌上會有一台電腦,此時手中正在把玩的鑲嵌彩繪玻璃的帳單盒將會變成滑鼠。

      若如此,即意味我再也不可能踏進這地方。在我的城市漫遊版圖上,從此又多一處禁足地。那麼,此時的初相逢即是別離了。

      她送來咖啡,我告訴她:「妳的店很美!」

      即使這句話不能阻擋土石流(那些庸俗、低劣的事物確實像排山倒海的土石流塗污了宅第,淹沒了生活),然而在沉沒之前,用心護持品味與格調的人應該聽到讚美。

      「謝謝妳!」她露出笑容,心領神會。

      ─簡媜,《舊情復燃》

    許多人聽見我曾到咖啡館工作一陣,幾乎都會問我:想不想自己開店?而我的答案一律都是,不。

    這一聲不之後,通常問的人就立即閉緊嘴巴,不再問我原因;偶爾有人會多奉送我一句:妳真是沒鬥志。似乎我的不願開店,就等於我對我的未來毫無夢想與衝勁。對於這種評語,我通常是笑笑帶過,不必要在意。

    維持格調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在我心中,我的店等於我的家。我要耗上多大心力才能日復一日迎接陌生人進我家裡,沒有人臆想的到。也沒有人能夠體會我在客人身上投注的心力。他愛喝的咖啡種類水溫甚至上餐的速度與次序。和顏悅色笑臉盈人是一定要的,偶爾還得注意他是否咳了嗽,水杯裡的涼水是否該換上溫水,還是改建議他喝澎大海茶而不是咖啡──

    店裡的我變成一個媽媽,不管進店裡的客人多大年紀,我一律盡心但不露痕跡的照撫他們;他們放鬆滿足的笑靨便是我最大的收穫。這是很美的。但通常美的東西太耗費精神,也不賺錢。與客人相處越久我越知道我的作法不可行。我心中的店只能存在我心中,或我真的很有錢時。否則不是我累死就是我餓死。但我的累與餓,能換得他們什麼呢?有時,連一句讚美也沒有。

    讀到簡媜《舊情復燃》裡的這一篇《興亡》,我心有悽悽。心中的聖地是需要耗費時間跟精力,不厭其煩與辛苦日夜澆灌的。我想目前我還沒有這份勇氣與實力。

    http://blog.sina.com.tw/su1977/article.php?pbgid=1913&entryid=8990

    said on 

  • 4

    微微悵然的舊情

    簡媜這本散文是2004年九月出的,賣得好不好我不清楚,但這裡頭有篇稿子會讓身為編輯的人特別心有戚戚焉,除此之外,書裡的文章在有點涼的天氣讀來特別有味道,有一篇寫她信步走到一家咖啡店,卻發現店即將轉手,說不上哀愁,只覺得微微悵然,整本書都是這樣的調子,很值得一看。

    sai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