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 your own shelf sign up

Together we find better books

[−]
  • Search Conteggio caratteri ISBN valido ISBN non valido Codice a barre valido Codice a barre non valido loading search

西夏旅館(上,下)

By

Publisher: 印刻

4.0
(102)

Language:繁體中文 | Number of Pages: 780 | Format: Paperback

Isbn-10: 9866631273 | Isbn-13: 9789866631276 | Publish date:  | Edition 1

Category: Fiction & Literature , Mystery & Thrillers

Do you like 西夏旅館(上,下)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Sign up for free
Book Description

以異邦人之名。迷離旅程探測靈魂的器量。
已逝的,將逝的,「我們」劫毀人生與時代的對鏡猜疑祕戲。
徬徨,無以為計。
盜夢者在沙上造字。
召喚猶有愛、話語、回憶與故事的歲月靜好,夏日煙塵。
旅館無處不在。

四十五萬字,耗時四年餘
「我們」時代的命名者,駱以軍近年最重要長篇代表作──
《西夏旅館》如煙消逝族裔的心靈迷走地圖
 
  在那些顛倒迷離、欲睡不能的夢遊之夜,他傾身就著暗澹的燭光,將我爺爺睡在長方形棺木裡的白胖屍身作輕微的挪移,在腴軟的皮膚局部上紋刺「我們這一族的」,如煙消逝的,暗影層層聚集的,編織著謊言和誇大的孤兒哀感的遷移記事。  ──〈洗夢者〉

  耗時四年有餘,逾40萬字,作為一個小說家魂牽夢繫的浩大工程,那些超越三維空間的場景構築;那些無視時間流向的事件敘述;那些頹廢喪志,卻亟欲正名的立體人物。這些無法歸類的元素如立體畫派的畫作般,恣意的遊走穿梭重疊並置解構。這是駱以軍演繹塑形的現代精神

  迷宮的書寫,我們在其中尋找探險,處處發現高度發展的心靈軌跡,我們迷走,每每於無能釋懷的悲傷之中,而如是的那個絕望時刻,就是駱以軍這艘黃金打造的太空船載人升空之時。只有在小說家龐大的敘述能量發動驅策下,我們能再次脫離地表引力,那會兒,我們將會看見原來原來,在猥瑣糜爛的敗壞中,原來原來一顆心是那麼溫柔美麗的散射溫煦的有如熟透的葡萄酒光澤,從地平線上緩緩地升起。

關鍵字∕詞條:
  恐怖。殘忍。無愛之人。畸形。命運。少年。老人。小說家。遺棄。恐懼。傷害。暴力。他人。謊言。謠言。傷害自己。自虐。時間。循環。重新設定。愛的能力。觀看。他人之痛苦。感受與同情。回返。「正常世界」。憂鬱症。封閉和壓抑。隧道。旅程。對話。塑造。另一個自己。虛構。再次遭遺棄。漫畫。真實的人生。晚熟。懺情書。偶然闖入。錯誤。網路。都市傳奇。脫逃術。旅館。增殖。悖德與受困夢境。記憶廢墟。偽知識櫥窗。傷害劇場。魔幻之街。挽回。冒險………………

作者簡介

駱以軍

  一九六七年生。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研究所畢業。曾獲台灣省巡迴文藝營創作獎小說獎、全國大專青年文學獎、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推薦獎、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台北文學獎……等。曾出版小說集《我愛羅》、《我未來次子關於我的回憶》、《降生十二星座》、《我們》、《遠方》、《遣悲懷》、《月球姓氏》、《第三個舞者》、《妻夢狗》、《我們自夜闇的酒館離開》、《紅字團》。

Sorting by
  •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3

    這幾天我一直在思考要怎樣去形容這一本書,我覺得這本書的寫作方式很像旋渦,一步一步把我拉進,拉進的同時我也不停在思考,我幹嘛要買這本書?這本是衝動性購物下的產物嗎?這本和一般文學作品的表達方式差很多,大部分的作品是直來直往的,這本讓我不停思考作著到底要幹嘛?劇情都跳來跳去,慶幸的是我卡沒有很久大概80幾頁就有比較看懂一點了。他的寫作方式非常特別,有華美的文字,大量的形容詞,尤其是形容男歡女愛的過程(其實這點讓我很不適應,因為他形容真實的讓我想吐)形容詞卻形容得讓我覺得很貼切,煙灰缸中的煙蒂像白人拗折的手指,這句我真的覺得很像。


    書中大意是一個男孩在重複他父親、祖父的行程,藉由 ...continue

    這幾天我一直在思考要怎樣去形容這一本書,我覺得這本書的寫作方式很像旋渦,一步一步把我拉進,拉進的同時我也不停在思考,我幹嘛要買這本書?這本是衝動性購物下的產物嗎?這本和一般文學作品的表達方式差很多,大部分的作品是直來直往的,這本讓我不停思考作著到底要幹嘛?劇情都跳來跳去,慶幸的是我卡沒有很久大概80幾頁就有比較看懂一點了。他的寫作方式非常特別,有華美的文字,大量的形容詞,尤其是形容男歡女愛的過程(其實這點讓我很不適應,因為他形容真實的讓我想吐)形容詞卻形容得讓我覺得很貼切,煙灰缸中的煙蒂像白人拗折的手指,這句我真的覺得很像。

    書中大意是一個男孩在重複他父親、祖父的行程,藉由旅程中來找尋自己的定位。男孩在旅途中遇到很多的事情,他在他腦中蓋了一間西夏旅館,旅館裡面有住許多人,一些跟他一樣有複雜背景的傢伙,殺妻著、有錢的老人、60歲卻有一雙迷人小腿的婆婆,這些人總是在關鍵的時候出現來影響男孩。

    男孩夢想可以變成漢人,決定和漢人一樣的行為、思考,他常常說,像我們這種人就是要隱身在人群中,這樣可以保護我們西夏人的血脈。在尋找自我的同時,被虐式的想法,病態式的對社會感到不滿,這些對人體不好的成分填滿了男孩的心中,加上流著異邦血液的他充滿了野蠻、原始的性情,在他冷靜外表下,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他內心在想些什麼,有時是社會發生的案子,有時是一些幻覺、對女體的一些暴力,這秒看到動物遊行,下秒卻看到動物變成的滿漢全席。

    這本書的結局是男孩對漢人感到不可思議,因為我們花大錢去整形的大眼睛、長睫毛,都是胡人才會有的東西,男孩是多麼想脫胡入漢,對他來說和大家都一樣是最好的,可是最後才發現大家都想要成為胡人。

    駱以軍以非凡的手法和題材來寫這本書, 也幫我們順便複習了一下西夏的歷史,畢竟這段歷史我們很少提起。書中運用了大量的黑暗、對未來迷網、一些時事、一些偵探小說手法、超現實、自虐,一些我們想的到的和我們想不到的訴說方式,我只能說寫的人很厲害,看的人也很厲害。

    said on 

  • 0

    華麗而繁複、瑣碎而偏執。
    看此書就像夢境一樣跳接。

    坦白說看到後四分之一的時候已經對他的寫作手法有點膩了,更何況都已將此書看完了,除了一些重口味的敘述,其餘都看不太懂。

    但有兩點是讓我將駱以軍先生和余秋雨先生列為我心中最佩服的作家,一、余秋雨先生的敘述往往觸動我的心靈深處很服貼。而駱以軍的敘述則是太細膩了,像偏執狂一樣,但也讓我閱讀時常常拍案叫絕啊!二、以前在看卡夫卡的城堡時,前言有人評論說:要成為偉大的作家有兩個要點,第一,一定是說故事的能手。第二,文字一定要自成一格。以這標準來看此兩位作家皆是大師了!

    話說駱以軍先生是我們學校的駐 ...continue

    華麗而繁複、瑣碎而偏執。
    看此書就像夢境一樣跳接。

    坦白說看到後四分之一的時候已經對他的寫作手法有點膩了,更何況都已將此書看完了,除了一些重口味的敘述,其餘都看不太懂。

    但有兩點是讓我將駱以軍先生和余秋雨先生列為我心中最佩服的作家,一、余秋雨先生的敘述往往觸動我的心靈深處很服貼。而駱以軍的敘述則是太細膩了,像偏執狂一樣,但也讓我閱讀時常常拍案叫絕啊!二、以前在看卡夫卡的城堡時,前言有人評論說:要成為偉大的作家有兩個要點,第一,一定是說故事的能手。第二,文字一定要自成一格。以這標準來看此兩位作家皆是大師了!

    話說駱以軍先生是我們學校的駐校作家
    真應該去請教一下

    said on 

  • 0

    我很高興終於從一堆潮濕霉味動物腥羶汗漬血污精液或人體各種孔洞排出的固體液體中解脫了。


    看下冊的途中數度想放棄,沒辦法實在被三行提一次兩腿間的事物還有貫穿全書的各種氣味給搞得暈頭轉向,彷彿我不是在讀小說,而是在和作者進行一場「令人不快的意象」聯想比賽。儘管如此,間或出現的諸如基隆羅碧玲、泰國鳥王的畸零小故事還是不停誘惑我繼續讀下去。總覺得駱寫起短篇或散文還是比較誠懇一點。


    通常閱讀此書的時機是在開往永寧的末班捷運上,我注意到跟我同站下車的乘客當中,有個披散一頭毛燥長捲髮的中年女人。她總是穿著T-shirt和皺巴巴的A字裙,腳□拖鞋喀啦喀啦走進龍山寺捷運站的廁所裡 ...continue

    我很高興終於從一堆潮濕霉味動物腥羶汗漬血污精液或人體各種孔洞排出的固體液體中解脫了。

    看下冊的途中數度想放棄,沒辦法實在被三行提一次兩腿間的事物還有貫穿全書的各種氣味給搞得暈頭轉向,彷彿我不是在讀小說,而是在和作者進行一場「令人不快的意象」聯想比賽。儘管如此,間或出現的諸如基隆羅碧玲、泰國鳥王的畸零小故事還是不停誘惑我繼續讀下去。總覺得駱寫起短篇或散文還是比較誠懇一點。

    通常閱讀此書的時機是在開往永寧的末班捷運上,我注意到跟我同站下車的乘客當中,有個披散一頭毛燥長捲髮的中年女人。她總是穿著T-shirt和皺巴巴的A字裙,腳□拖鞋喀啦喀啦走進龍山寺捷運站的廁所裡,然後從塑膠袋中拿出各項「家私」開始變裝。每次我跟這個女人前後踏進廁所時,都不自主地感到一陣不好意思,尤其當旁邊隔間的塑膠袋窸窣聲清晰可聞,你幾乎可以聽出她的變裝現在進行到哪一個步驟。

    我的大腦迅速從塵封記憶區翻出小學時某次應邀去一個不太熟的同學家參加她的生日派對,在同學媽媽引領我們大家上樓的途中,聽到這女人囑咐她的女兒「媽媽跟叔叔的事不用告訴同學,知道嗎?」(叔叔想必是那位載我們一行人來到位於學區外的同學家的計程車司機吧?)

    很不巧的這句話一字不漏地鑽進我耳裡,並且在十七八年後引發了我一連串心靈上的連鎖反應。

    感到尷尬的同時不禁懷疑這個情境說不定是駱施了什麼法術讓它隨書附贈的吧?

    said on 

  • 3

    閱讀這檔事,說穿了也沒甚麼了不起的。


    有人日日手不離書,看似滿腹經綸,嘴上卻總掛著老生常談,了無新意。也有人一生也不過就看過那兩三本,卻能從中悟道,談鋒一起,四座皆驚。


    真要講閱讀,其實簡單的緊,哪位作家的作品能和你引發共鳴,就先拼老命的把他的著作全部吞噬之後,再去獵取下一個目標。不用擔心你所喜愛的東西,是否在大眾眼裡,亦或那些個所謂文化人的眼裡,是多麼的鄙俗淺薄。不用擔心你所厭惡的,在那些人眼裡,是多麼的偉哉深奧。閱讀是有階段性的,用遊戲的論點來說,就是你累積的經驗夠了,等級提升後,自然就能使用更高階的裝備。


    很遺憾的,駱大師此著對我而言,猶如 ...continue

    閱讀這檔事,說穿了也沒甚麼了不起的。

    有人日日手不離書,看似滿腹經綸,嘴上卻總掛著老生常談,了無新意。也有人一生也不過就看過那兩三本,卻能從中悟道,談鋒一起,四座皆驚。

    真要講閱讀,其實簡單的緊,哪位作家的作品能和你引發共鳴,就先拼老命的把他的著作全部吞噬之後,再去獵取下一個目標。不用擔心你所喜愛的東西,是否在大眾眼裡,亦或那些個所謂文化人的眼裡,是多麼的鄙俗淺薄。不用擔心你所厭惡的,在那些人眼裡,是多麼的偉哉深奧。閱讀是有階段性的,用遊戲的論點來說,就是你累積的經驗夠了,等級提升後,自然就能使用更高階的裝備。

    很遺憾的,駱大師此著對我而言,猶如看著毛玻璃後的傀儡戲。在厚實的文字迷宮內裡,揭開所有隱喻的薄紗,刺激感官的性與暴力後,顯露出的,總覺得是貧瘠的虛無。

    當然,也或許是我的等級還未夠班的問題。

    said on 

  • 3

    若是以整套書來講,最有價值的反而是經驗缺乏者筆記吧。

    小說家是很容易用技巧將自己的拙劣立意藏起的,而駱以軍也是得面臨這樣的困境。終究還是降生十二星座真正遵守了一個小說家的道德,至於月球姓氏、我未來次子關於我的回憶等等,已經在販賣自己的身世了,而一個小說家得寫自己的身世,是頂悲哀的一件事。

    said on 

  •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5

    荒白淫邪的迷離旅店

      應該如何去定義《西夏旅館》這部小說的核心所在呢?閱畢以後感覺得到某些巨大的物質還在腦內混沌組合,困惑的去翻閱書末的情節小引,竟然幾乎不記得自己讀過的那些章節中的故事,各是什麼模樣了。


      所以我也在西夏旅館中困鎖著,離脫不去了嗎?


      在故事的流亡背景之下,足夠觀察出一種不斷被以血脈過繼傳承下去的疏離以及對於那些在承繼之間間構起來的關係的反斥,圖尼克成為這個流亡的故事族裔中少數留存下來的,繼續流亡的逃難者。這群將自己撕裂、噬咬甚至恐怖變形將自己的族裔潛藏進其他殊異民族,戒慎恐懼的窩囊躲藏著,無法被周圍容納也無法容納周圍的隔閡感的這支西夏騎兵隊(或者外省人? ...continue

      應該如何去定義《西夏旅館》這部小說的核心所在呢?閱畢以後感覺得到某些巨大的物質還在腦內混沌組合,困惑的去翻閱書末的情節小引,竟然幾乎不記得自己讀過的那些章節中的故事,各是什麼模樣了。

      所以我也在西夏旅館中困鎖著,離脫不去了嗎?

      在故事的流亡背景之下,足夠觀察出一種不斷被以血脈過繼傳承下去的疏離以及對於那些在承繼之間間構起來的關係的反斥,圖尼克成為這個流亡的故事族裔中少數留存下來的,繼續流亡的逃難者。這群將自己撕裂、噬咬甚至恐怖變形將自己的族裔潛藏進其他殊異民族,戒慎恐懼的窩囊躲藏著,無法被周圍容納也無法容納周圍的隔閡感的這支西夏騎兵隊(或者外省人?),卻無法克制自己體內自我毀滅爆破細胞的性格,集聚成為一群瑟縮在酒吧裡的交換著彼此身世的屠戮自己妻子-那唯一有機會使繼承的身世,真的覓得閃爍著綠光的逃生口的巨大母神-成為一支悲劇之族,繼承了所有被迫、以及自我滅種的恐懼與迷幻,卻又渴望著在變形之後再度“脫漢入胡”,回到經已瓦解潰爛消失的如煙帝國之中。無處可歸的永遠的遷徙狀態,生命因此成為居無定所的永遠漂浮的「旅館」,緊傍著無有記憶的穩定而恆常變換矛盾衝突,無法承繼又不願絕滅的自欺欺人的「西夏」。

      然而在此之外,故事卻又像夢中的旅館那樣自顧自的擴建增長,直到最後自己也無法記憶自己藐視藍圖以後不復記憶的空間陳設。漂浮在幻夢之地的西夏旅館之中,沒有恆常的走道廊位出口,人與人的腳色扮演沒有固定的腳本,只有旅店的權力核心(老頭子)、一身都浸泡在旅館中的人們(美蘭嬤嬤)還可以勉為其難的去指示旅店的運行以及記憶被遺忘亂混的部分。在這些時分之中,西夏旅館成為容納了各式各樣住客記憶的畸形資料庫,不斷的與內裡的住客傳遞著記憶的封包爆破,在恍惚的幻境漂流之中錯置著記憶的真實,將各式各樣的別人的故事往自己的身上捅插上去,直到自己被別人的記憶吞吃迷失。

      在錯亂的夢境裡,卻存在著圖尼克的祖父孫世代傳承的,與西夏騎兵隊一樣的逃亡路線(這麼真實的在反映著那個時代的流亡歲月),建構的真實的歷史流亡時代劇使得西夏旅館又成為了邪淫的國族寓言。積聚了流亡者的暫居之所,在旅館之中存在的荒誕的沒落貴族舞會,宋遼金蒙古西夏的征服、被征服與屠殺、被屠殺腳色的影射暗示,卻又像是有意甩了所有自我延伸的人們劈響的耳光,自顧自的瓦解了所有明目張膽的隱喻,讓一切再度失去測量的標的對象,無處停靠。所以圖尼克編造著那些長毛獸形的仿漢字,竭盡所能的圈住那個失控暴走的裡外摻雜的世界,唯有如此才能讓自己在無只盡的漂流中暫且下錨喘息,卻還是無法抑制那種不斷被人穿過(宛若幽靈)的經驗以及飄蕩。

      或許確如小說中書寫的那樣:「圖尼克說,這就是我的故事。人們有時分不清楚,哪些身世是我自己的,哪些是聽來的,因為魔幻迷離愛不釋手便往自己身上插的,別人的故事。」

    said on 

  • 4

    都已經知道了。在漢字長毛的綺想中,一隊筋疲力竭的旅行者,用長度過剩的紙張,為自己打造一座無可救贖的旅館。

    sai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