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 scritto il 08/12/17
村上春樹的行文平淡中帶著韻味,許多語句令我眼睛一亮,或產生共鳴,特別是那些譬喻性的,摹寫性的,畫面性的,以及饒富興味的對話。故事本身可能並沒有帶我去到哪裡,充斥著徬徨,疑惑,沉思和靜默。我們只是尋著兩位主角的這段人生經歷,作為一個陪伴。
Ha scritto il 14/10/15
究竟是「尋找」還是「道別」
早年看這本書時,是在我大學時代,印象中主角的我一直在尋找哪一台1973年失落的彈珠玩具,那時的我無法理解書中的我到底在尋找什麼?這麼多年後,我再讀這書,我懂了,那是一種「割捨」的心情,彈珠玩具代表了村上春樹的年輕時代,代表了他當時所經營的酒吧,村上的人生在這裡是個轉捩點,他必須做個抉擇,必須有所割捨。
這本書是村上春樹的第二本小說,或許第一本小說「聽風的歌」是他在酒吧歇息後,利用瑣碎的時間寫出來的。而這一部小說是在描述他的猶豫、恐慌,他知道他應該要向前走,但他(老鼠)仍然對於年輕時破紀錄
...Continua
  • 1 mi piace
Ha scritto il 14/06/15
20150615
我真正進入村上春樹的咒術世界是2008年的事,那一年半之間的時間,我比從前任何時候都還要認真地閱讀著。像發現一座無時無刻都能找到共鳴處的島嶼般,幾乎沒有中斷地在島嶼上搜索著,在激動地發現一處共鳴後貪婪地渴望下一個共鳴的出現。到底我的閱讀習慣並不堅韌,在那以前只有在書籍正在閱讀的當下才顯得狂熱,課堂上偷看、熬夜到天亮等各種喪心病狂似地閱讀都有過,但使曲線圖上的線段無法自拔地垂直下墜的,只有村上春樹。

  第一本是《挪威的森林》。被當時的女友取笑根本分不清楚作家「真正」的來歷後,我
...Continua
Ha scritto il 06/06/14
究竟為了某種意義去尋找,但在消逝後無意義。得到時又如何?追尋過程中的滿足,是否真實存在?
究竟為了某種意義去尋找,但在消逝後無意義。得到時又如何?追尋過程中的滿足,是否真實存在?還是情緒藉由得到的意義,使自己產生變化?本身其實無意義與不存在必要性,身為必要性的我,是何種存在?意義性在何處?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因誤解所產生的幻想,在進入某個空間後,勢必又要尋找出口。因不知的情況得到,縱使再美好與眷戀,那份情感反使我陷入迷宮,找不到出口,沉溺在寂寞。
然而,不是已習慣了孤獨?怎麼在擁有後深刻感受到寂寞。焦躁使我看不到自身所處的地方,那是黑暗與寂寞擁抱的空間。不被了解和
...Continua
Ha scritto il 25/01/13
聽說村上對早期寫的小說好像不甚滿意。
第一本接觸他的小說是100%的女孩,短篇小說集,那時說不出的特別的話來形容喜歡的這本感覺,那種心裡的貼近就像夕陽的餘暉那般溫存。
想再把村上春樹的小說在全部重新閱讀。

1973年彈珠玩具是我讀他的第二本小說,是我對他寫的故事的第一個入門書,個人式的,啟動式的。含有一種敘事的清新感,節奏輕快單純的寫真風格似的簡潔。因此後來買了日文版,在大三剛開始學習高級日文的同時,邊對照原文邊看中文版,等於間接學習日文。但因程度有限並非看得明
...Continua

Ha scritto il Aug 27, 2017, 03:05
田納西•威廉如此寫道:關於過去和現在正如這般;關於未來則是「或許」。 但是回顧一下我們所走過來的黑暗時,在那裏擺著的覺得好像也依然只是不確實的「或許」。我們能夠得到明確的知覺的,只不過是所謂現在這瞬間而已,而連這個也只不過和我們的身體擦身而過罷了。
Pag. 187
Ha scritto il Aug 27, 2017, 03:05
她在桌上托腮沉思起來。
「你很會打彈珠嗎?」
「以前是。那曾經是我唯一擁有信心的方面。」
「我可什麼都沒有過。」
「那妳就可以免於失去呀。」
她再度落入沉思的時候,我把剩下的通心粉吃完。然後從冰箱拿出薑汁汽水來喝。
「據說有一天會失去的東西沒什麼意義,該失去的光榮也不是真正的光榮。」
「是誰說的?」
「是誰說的我忘了,不過真的有道理。」
「世界上有什麼不會失去的東西嗎?」
「我相信有,妳也最好相信
...Continua
Pag. 154
Ha scritto il Aug 27, 2017, 03:05
有一天,有某一樣東西捉住我們的心。什麼都可以,些微的東西。玫瑰花蕾、遺失的帽子、小時候喜歡的一件毛衣、吉•比特尼的舊唱片,或者已經無處可去微不足道的東西的羅列。有兩、三天,那其中的某一樣在我們心中徘徊,然後回到原來的場所去。......幽暗。我們的心被挖了好幾口井,而那井的上方有鳥飛過。
Pag. 120
Ha scritto il Aug 27, 2017, 03:05
「傑!」老鼠依然眼睛望著玻璃杯說:「我活了二十五年,卻覺得好像什麼也沒學到似的。」 傑在片刻間什麼也沒說,只是看著自己的手指。然後略為縮縮肩膀。 「我花了四十五年也只不過知道一樣事情。就是這麼回事。人不管做什麼,只要肯努力總會學到什麼的,不管多麼平凡無奇的事,你也一定可以從中學到一些東西。什麼樣的刮鬍刀都有它的哲學,我不知道在哪理念到這句。其實如果不這樣的話,誰也沒辦法生存下去。」
Pag. 105
Ha scritto il Aug 27, 2017, 03:05
就老鼠的青春來說,靈園到底還是具有深刻意味的場所,在還不能開車的高中時代,老鼠便騎著250CC的機車,背後載著女孩子,在沿著河岸的斜坡上往回了無數次,而每一次都一面眺望著同樣的街燈擁抱她們。各種香氣在老鼠的鼻尖緩緩飄過,然後消失。有過各色各樣的夢,有過各種各樣的哀愁,做過各式不同的承諾,結果卻一一消失無蹤。
只要回頭一看,死亡便在廣大墓地的各自不同的地下紮根。有時老鼠牽著女孩的手,在那故作莊重的靈園砂礫道上漫無目的地走著,各式各樣的姓名,與時間,伴著背負各自過往生的死亡,就像植物園裡一行
...Continua
Pag. 94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