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ray! You have added the first book to your bookshelf. Check it out now!
Create your own shelf sign up
[−]
  • Search Digit-count Valid ISBN Invalid ISBN Valid Barcode Invalid Barcode

Alguien voló sobre el nido del cuco

By Ken Kesey

(19)

| Hardcover | 9788470170515

Like Alguien voló sobre el nido del cuco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Sign up for free

Book Description

Alguien voló sobre el nido del cuco de Ken Kesey:
Antes de que el LSD y las andanzas con los Alegres Bromistas (relatadas por Tom Wolfe en Ponche de ácido lisérgico) le convirtieran en uno de los personajes míticos del underground de los años sesenta Continue

Alguien voló sobre el nido del cuco de Ken Kesey:
Antes de que el LSD y las andanzas con los Alegres Bromistas (relatadas por Tom Wolfe en Ponche de ácido lisérgico) le convirtieran en uno de los personajes míticos del underground de los años sesenta, Ken Kesey ya había publicado Alguien voló sobre el nido del cuco, una auténtica «novela de culto». En 1960 Ken Kesey, estudiante universitario, se ofreció como voluntario para los experimentos sobre drogas psicodélicas que los psiquiatras de un hospital californiano ensayaban para futuros usos terapéuticos. De esta experiencia personal nació Alguien voló sobre el nido del cuco. Su protagonista, Randle McMurphy, que se finge loco para escapar a los rigores de la cárcel, es destinado a la sala del hospital psiquiátrico que dirige Ratched, la sádica Gran Enfermera. McMurphy, vital, generoso, amoral y rebelde, librará una guerra contra la Gran Enfermera. Las batallas serán divertidas y cruentas; algunos internos perderán en ellas la vida, y otros descubrirán los encantos del sexo, la bebida, la libertad y la rebelión permanentes.

120 Reviews

Login or Sign Up to write a review
  • 1 person finds this helpful

    Lo e leído con calma y tiene como todos los grandes libros varios mensajes, el principal la critica de como funcionaban los manicomios y sus tratamientos tan poco humanos, otros mensaje es como la sociedad desprecia o deja de lado a las personas a la ...(continue)

    Lo e leído con calma y tiene como todos los grandes libros varios mensajes, el principal la critica de como funcionaban los manicomios y sus tratamientos tan poco humanos, otros mensaje es como la sociedad desprecia o deja de lado a las personas a la menor ocasión. En cuanto a la trama el personaje de McMurphy y el complemento de los otros pacientes es genial.

    Is this helpful?

    Albert86 said on Apr 29, 2014 | Add your feedback

  • 1 person finds this helpful

    Piacevole sorpresa il libro da cui è tretto il più conosciuto film in primis perchè la voce narrante è quella di Bromden l'indiano e poi per lo stile narrativo di derivazione beat.
    La follia viene descritta in modo accurato ma senza alcun tipo di giu ...(continue)

    Piacevole sorpresa il libro da cui è tretto il più conosciuto film in primis perchè la voce narrante è quella di Bromden l'indiano e poi per lo stile narrativo di derivazione beat.
    La follia viene descritta in modo accurato ma senza alcun tipo di giudizio non direi lo stesso delle cure a cui sono sottoposti i malati che vengono criticate, a ragione, lungo tutta la storia.

    Is this helpful?

    Zorka said on Apr 10, 2014 | Add your feedback

  • 1 person finds this helpful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P.33 布隆登說,「他要對付的事物,是永遠也沒辦法被徹底消滅的。你所能做的,就是一直不斷地鬥爭,直到再也鬥不下去了,然後再換其他人來接替你的位置。」

    P.54 這個新來的人,站在那裡看了一下,打量了一下休息室裡的樣子。

    房間的另一邊,是資歷比較淺的病人,也就是通常所說的「急性病人」,醫生認為他們的症狀還有可能治得好;他們正在比腕力或紙牌遊戲,加加減減好多次,確定究竟是哪張牌。

    P.55 急性病人的對面是「聯合體」的精選產品,「慢性病人」。這些人來到醫院,並不是為了治療,而是因為怕他們到 ...(continue)

    P.33 布隆登說,「他要對付的事物,是永遠也沒辦法被徹底消滅的。你所能做的,就是一直不斷地鬥爭,直到再也鬥不下去了,然後再換其他人來接替你的位置。」

    P.54 這個新來的人,站在那裡看了一下,打量了一下休息室裡的樣子。

    房間的另一邊,是資歷比較淺的病人,也就是通常所說的「急性病人」,醫生認為他們的症狀還有可能治得好;他們正在比腕力或紙牌遊戲,加加減減好多次,確定究竟是哪張牌。

    P.55 急性病人的對面是「聯合體」的精選產品,「慢性病人」。這些人來到醫院,並不是為了治療,而是因為怕他們到大街上亂晃,敗壞了醫生的名譽。工作人員牽強地說慢性病人留在醫院裡是為了他們好。慢性病人又分為像我這樣的只要有飯吃,就還能行動的「行走人」、還有「輪椅人」和「植物人」。慢性病人——或者是說我們當中的大多數——就是與生俱來,或者是因為多年來生活的摧殘壓榨,當醫院發現的時候,已經鏽得無藥可救了。

    P.57 有時候去安裝裝置的某個病人離開病房前既可惡又瘋狂,咒罵著整個世界,過了幾個星期,就像跟人打過架似的戴著黑青的眼回來了,並且變成了你見過最甜蜜、最和善、最守規矩的人。

    P.62 所以我認為假如我註定要當個瘋子的話,我他媽的一定也要當個可以把一切都踩在腳底下的瘋子。

    P.68 「你知道嗎,夫人,」他說,「你知道的——老是有人一直在告訴我規矩這回事⋯⋯」
    他咧嘴一笑。兩人都對著對方微笑,打量著彼此有多少斤兩。

    「⋯⋯就在他們覺得我要違反規矩的時候。」

    然後他放開了我的手。

    P.85 延遲反應元件

    P.94會議途中,麥克墨菲有幾次在椅子裡往前坐了坐,好像有什麼話想說的樣子,但是覺得最好還是往後靠回去。他的臉上有一種迷惑的表情。這裡正在進行某些奇怪的事情,他試圖要找出來。他覺得難以理解。

    P.95 所謂治療性團體的理論,我已經聽過太多次了,幾乎可以倒背如流——一個人能夠在正常的社會之中運作之前,如何必須先學會在一個團體中與人相處;一個團體如何能幫助一個人了解他越軌的行為;社會如何能決定一個人是正常的或者是瘋狂的,所以你必須自我衡量。

    P.105 麥克墨菲提高了聲音,盡管他沒有看著身後正在聽著其他急性病人,但這些話其實是對著他們說的。「一群雞看到了某一隻雞身上有一滴血,它們便通通衝過去啄它,直到把那隻雞撕成碎片,血肉模糊、羽毛凌亂。但是,其中有一兩隻雞在混戰中也沾到了雞血,於是接下來就輪到牠們了。接著又有幾隻沾到了血被啄死,以此類推。喔,一次鬪雞比賽可以在幾個小時內把整群雞都消滅。老兄,我曾經看到過。這是非常令人震撼的景象。阻止這種情形的唯一方法——對雞來說——就是給牠們帶上眼罩,這樣牠們就看不見了。」

    P.112 「我的朋友,德美羅是一種人造的麻醉劑,比海洛因更容易讓人上癮兩倍。醫生們對德美羅上癮,是很常見的。」

    P.117 「不,你是對的。你記得嗎,是你提醒我們注意大護士在啄的部位?那是真的。這裡沒有一個人不擔心他正在或已經喪失了那砰砰啪啪的能力。我們這些卡通般的小生物,即使在兔子世界裡也沒辦法三發男子氣概,我們就是這麼軟弱和發育不全。噓,我們是——兔子,可以這麼說,兔子世界裡的兔子!」

    「朋友⋯⋯你⋯⋯可能是隻狼。」

    「去他的!我不是什麼狼,你也不是什麼兔子。呼,我從來沒聽說過這種——」

    ^哈汀跟麥克墨菲的對話。

    p.120 「他媽的,哈汀,我跟你說過我聽不懂這種行話。」

    「電擊室,麥克墨菲先生,指的是EST機器,電擊治療器。這種裝置同時可以發揮安眠藥、電椅和拷刑架等等的作用;它是種聰明的小程序,簡單,迅速,而且來得快去得也快,幾乎是無痛的,但是沒有一個人想要來第二次。絕對不會。」

    「這玩意兒會幹嘛呢?」

    「你被綁在一張桌子上,被擺成一種很諷刺的十字形狀,取代荊棘頭冠的,則是一個電線做的頭冠,頭的兩側都連接著電線。嚓!價值五分錢的電流穿過你的大腦,你同時被施行了治療,也因為你叫人滾到地獄去的敵意行為而反而受到了懲罰。根據個人的情況,你將會在六個小時到三天的時間裡,不再打擾任何人。即使你真的恢復意識以後,也會有好幾天都處於一種迷失方向的狀態。你的思緒變得無法連貫。你想不起事情。這種治療要是經歷得更多的話,一個人就會變成像艾利斯先生那樣,就是你看過的在牆邊的那個人,一個三十五歲,流著口水、尿濕褲子的白癡。或者變成像拉克里一樣喪失心智的有機體,只會吃飯、排泄和喊『操他老婆』;或者看看你旁邊那緊抓著他名字一樣的東西的掃帚酋長。」

    P.134 「想成為頂尖騙徒的秘訣,就是要了解對象想要的是什麼,以及如何讓他覺得自己正在得到他想要的東西。我有一次在一個嘉年華會的輪盤工作了一季之後,學會了這點。你眼睛裡感覺到有個傻子走了過來,你就說,『這個鳥傢伙需要覺得自己很強』,於是每次你贏了他,他對你大吼大叫的時候,你就要全身發抖、假裝嚇得要死的樣子告訴他,『拜託你,先生。別惹麻煩。下一盤由店家請客,先生。』然後你們兩邊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P.138 除了外面大廳護士站裡傳來的一絲光線以外,宿舍裡一片漆黑。我只能勉強分辨出睡在我旁邊的麥克墨菲,呼吸深沉又均勻,身上的被子也一起一落的。他的呼吸聲漸漸變慢,直到我以為他已經睡著了一陣子。接著我聽到他床上傳來某種低沉的、喉嚨裡發出的沙啞聲音,好像一匹馬輕聲笑著。他仍然醒著,正因為某件事自顧自地發笑呢。

    他停下笑聲,低聲對我耳語:「為什麼當我告訴你那隻浣熊過來的時候,你就跳了起來呢,酋長?我以為有人告訴我說你是個聾子呢。」

    P.159 麥克墨菲一邊吆喝,一邊拍打著自己的大腿,還不停地用大拇指戳著比利,直到我覺得比利快要因為害羞和傻笑而暈過去了。

    P.178 這些話從大護士口中說出來,一點都不使麥克墨菲驚訝;讓他驚訝的是,當他問急性病人他們覺得這個主意如何時,卻沒有一個人開口。他們都沉浸到了小團的霧裡、消失了蹤影。我幾乎看不到他們了。

    P.189 你會忘記的——假如你坐下來,努力回想過往的話——就會忘記舊的醫院是什麼樣子。

    P.190 根本沒有人抱怨那股霧氣。現在,我知道為什麼了:雖說霧氣非常糟糕,但是你可以滑回裡面,因此覺得安全。那是麥克墨菲所無法理解的,就使我們想要安全。他不停地試著想把我們從霧裡拖出去,拖到開放之處,在那兒我們很容易就會被逮到了。

    我不明白究竟是什麼讓人們這麼沒有耐心;一個人要做的其實只有等待而已。

    P.227 稍後,我躲在廁所裡避開黑人男孩們時,會看一眼鏡子裡的自己,並且疑惑著人們為什麼都有辦法應付身為自己的這件大事?鏡子裡映出我的臉,黝黑而倔強,有著很大的、高高的顴骨,下方的骨頭彷彿是用斧頭削出來的一樣,眼睛全黑,強悍又不懷好意,就像爸爸的眼睛,或者是你在電視上看到的那些強悍、面貌駭人的印第安人的眼睛;我會想著:那不是我,那不是我的臉。想試著擁有那張臉的人甚至不是我。那一刻的我甚至不是真正的我;我只是外表看起來的那個樣子,人們所希望我的那樣。我似乎從來都沒有做過我自己。麥克墨菲是如何能做他自己的呢?

    P.233 「你們是在這個醫院裡,」她會這麼說,彷彿已經重複過一百遍似的,「是因為你們被證明了缺乏適應社會的能力。醫生和我都相信,除了一些例外情況下,在別人陪伴之中度過的每一分鐘,都是有治療作用的,而暗自沉思的每一分鐘,卻只會讓你們與社會更加脫節。」

    P.247 無論整個機制變得多麼混亂,他們都會很快地再度修復它。那種乾脆俐落、經過精心設計的運行正在恢復:六點半起床、七點半進入餐廳、八點鐘開始發拼圖給慢性病人、為急性病人準備好紙牌⋯⋯在護士站裡,我能看到大護士雪白的手在儀表板上來回穿梭著。

    P.251「我不是指身材,我的朋友,我的意思是你覺得怎樣——」

    「見鬼了,哈汀!」麥克墨菲突然吼道,「我不知道該覺得怎樣!你想要我說什麼呢?當你的婚姻顧問嗎?我只知道,首先,沒有誰是生來就偉大的,在我看來每個人都在盡其一生的努力,撕碎其他人。我知道你想我怎樣想:你希望我同情你,希望我認為她是一條真正的母狗。這,你也沒有讓她覺得自己是什麼皇后啊。媽的,去你的,還有你那句『你覺得如何?』我他媽的也有我自己的煩惱,幹嘛要跟你的問題攪和在一起?所以別再提了!」他瞪著圖書室裡的其他病人,「還有你們!不要再煩我了,見鬼去吧!」

    P.256 「天哪,他們在裡面搞的是什麼花樣?」麥克墨菲問哈汀。

    「在那裡面?哦,對了,你還沒有享受過這種樂趣。真是可惜。這是任何人類都不該錯過的一種經驗。」哈汀十隻手指頭在脖子後面交纏著,身子往後靠,看著那扇門,「那就是之前我告訴過你的電擊室,我的朋友,EST,也就是電擊治療(Electro-Shock Therapy)的意思。在裡面那些幸運的靈魂,這享受著一次免費的月球旅行。不,再多想一想,我覺得那也不完全是免費的,你用腦細胞而不是錢來付帳,反正每個人都有億萬個腦細胞的庫存,你不會懷念那幾個的。」

    他對著木頭凳子上剩下的那個人皺了皺眉頭,「今天客戶好像不怎麼多,看起來不像前幾年那樣萬頭攅動了。然而,這就是人生啊(粗體),潮流來來去去,恐怕我們正在目睹EST的殞落。在治療精神病患者方面,我們親愛的大護士,是少數幾個打從內心支持偉大而古老的福克納傳統的人之一:燒焦大腦。」

    門打開了。一輛金屬擔架呼嚕嚕地滾了出來,沒有人推著。在轉角處兩個輪子一轉彎,冒著煙消失在大廳的另一頭。麥克墨菲注視他們把最後一個人帶進去,然後把門關上。

    「他們所做的是,」──麥克墨菲專心聆聽了一會兒──「把某隻鳥兒帶進去,用電流穿過他的頭蓋骨?」

    「那是一種簡潔的解釋方是。」

    「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為什麼,當然是為了病人好,這裡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病人好。因為你只待過我們的這個病房,有時候你可能會有一種印象,認為醫院是一個效率很高的機構,即使病人不被強制施以EST,醫院也能夠良好運作。但那不是真的。EST並不像大護士所使用的那樣,全然被當作是一種懲罰措施,工作人員也並不全都是純粹的虐待狂。某些被認為是無法回復正常的病人,經過電擊以後,又和這個世界建立了連繫,就像某些人接受了前腦葉白直切除術和前額腦白質切除手術而受到幫助一樣。電擊治療有幾項優點:它很便宜、快速、完全無痛。它只是誘發一次抽搐痙攣而已。 」

    「什麼樣的生活啊,」賽弗爾特喃喃道。「給我們之中的某些人藥物來控制疾病,而給其他人電擊來誘使疾病發作。」

    哈汀身體前傾向麥克墨菲解釋。「它的來源是這樣的:基於只有上帝才知道的某種理由,兩個精神科病科學家拜訪了一間屠宰場,看著牛群被巨大的錘子往眼睛中間一擊殺死了。他們注意到並不是所有的牛都會馬上死掉,其中一些會倒在地上,處於一種非常近似於癲癇發作的狀態。『啊,就是這個(粗體),』第一個醫生說道『這正是我們的病人所需要的──誘發性的發作!』他的同事當然也同意。大家都知道,癲癇剛發作過的人,通常在一段時間內都會傾向更為平靜與安詳。有些平常很暴力、完全不能和外界溝通的病人,在抽搐痙攣發作之後,反而能進行理性的對話。沒有人知道這是為什麼;現在他們還是一樣不知道,但是很明顯地在非癲癇病人身上誘發抽搐痙攣可能產生很大的好處,現在,在他們面前,就站著一個如此泰然自若地引爆抽搐痙攣的屠夫。」

    史坎隆說他以為那屠夫用的是一把大錘子,而不是炸彈,但是哈汀說可以完全忽略那一點,然後繼續著他的解說:

    「屠夫用的是一把錘子,這是那位同事態度持保留的地方,畢竟人不是牛,誰知道什麼時候錘子會不會滑掉,敲斷某個人的鼻子?或者甚至敲斷一整嘴的牙齒?那樣的話他們該如何是好,因為看牙科那麼昂貴?如果他們想敲一個人的腦袋,就需要比錘子更加可靠而準確的東西;最後,他們決定用電流。」

    「天啊,難道他們不覺得電流會造成損傷嗎?為什麼公眾對此沒有極力表示反對呢?」

    「我覺得你可能並不完全瞭解我們的公眾,我的朋友,在這個國家,當某樣東西失去秩序,能最快把它修正的方法,就會是最好的方法。」

    麥克墨菲搖搖頭,「呼!電流穿過腦袋。天哪,那根用電刑把人處死一樣。」

    「實施這兩種行為的原因,比你想得更有關連性:它們都是一種治療方式。」

    「你說它不會痛苦嗎?」

    「我可以親自向你保證這一點。完全是無痛的。一瞬間,你馬上就失去意識了。沒有氣體、針頭或大錘。完全無痛。問題在於,沒有一個人想要再來一次。你……會改變。你會忘記事情,就好像──」哈汀雙手按著太陽穴,閉上了眼睛──「就彷彿那猛然一擊,啟動了一個載滿影像、情感和回憶的、狂野的嘉年華會賭博輪盤。這些賭博輪盤,你都見過的;管輪盤的傢伙收了你的賭注,按一個按鈕,鏘的一聲!隨著光線、聲音、如旋風般轉呀轉個不停的數字,或許你贏了某個東西而告終,或許你贏了,就得再玩一次。付錢給這個人再玩一次,孩子,付錢給這個人。」

    「放輕鬆點,哈汀。」

    門打開,金屬擔架再次出現,那個人蓋著被單躺在上面,技術人員則出去喝咖啡了。麥克墨菲手在頭髮撥著,「我心裡似乎還是沒辦法理解正在發生的這些事情。」

    「沒有辦法理解什麼?電擊治療?」

    「是啊。不,不僅僅是那個,所有這一切……」他伸出手在空中畫了一個圈,「所有這一切正在發生的事情。」

    哈汀的手碰了麥克墨菲的膝蓋,「別擔心了,我的朋友,很有可能你根本不需要擔心EST。它差不多快過時了,在其它方式沒辦法解決的極端案例,才會用得到它,就像腦白質切除術一樣。」

    P.264 我可以了解,病房裡的某些老傢伙,他們是'瘋子'(粗線),但是你們,你們雖然不見得跟街上的普通人完全一樣,但是你們不是'瘋子'(粗線)。

    P.279-280 出發去釣魚的前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把整個狀況想了一遍,關於我裝聾的事,以及這些年來我不敢把聽到的說出去,我也懷疑自己究竟能不能裝成別的樣子。但我記得一件事:並不是我自己開始裝聾的;是人們先入為主,以為我既不能聽、也看不到、或說不出話來的。

    P.285 「我的社會學教授以前經常強調,『在各種情況下,通常都會有一個人,你絕對不能低估那個人的力量。』」

    P.294-295 之後他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講話,我還以為他睡著了。我希望自己有對他道晚安。我看著他,他背對著我,手臂沒有裹在床單裡,我看得到上面的撲克牌刺青圖案。他手臂真粗大,我心想,就跟我以前打橄欖球時一樣粗大。我想伸出手,去碰它手臂上刺青的地方,看看他是不是還活著。他非常安靜地躺著,我告訴我自己,我應該碰碰他,看他是不是還活著⋯⋯
    那是謊言。我知道他還活著。那並不是我想碰他的理由。
    我想碰他,因為他是個男人。
    那也是謊言。旁邊還有其他男人在。我也可以碰他們。
    我想碰他,因為我也是個同性戀!
    但那也是謊言。剝掉一層恐懼,還有另一層。假如我是同性戀的話,會想要跟他做其它的事,我想碰他,只因為他就是他自己。

    P.313 「不,我的朋友,我們是公路上那家瘋人院裡出來的精神病。心靈的瓷器,被打破的陶壺般的人類。要不要讓我為你做一次羅沙赫氏心理測驗?不要嗎?你一定是在趕時間。啊,他走了,真可惜。」他轉向麥克墨菲。「我從來都不知道,心理疾病也有展現其力量的一面,力量/粗線/。想想看吧:一個人假如愈瘋狂的話,他就會變得更有力量。希特勒就是一個例子。那會使古舊的腦袋開始轉動,不是嗎?所謂精神食糧莫過於此。」

    P.394 「我無法代替他們發言,」哈汀說。「他們都有自己的問題,我們每個人都是。就很多方面而言,他們還是帶病在身。但至少有一件事是確定的:他們現在是病『人』了,不是兔子。麥克,他們有一天或許能成為健康的人。我也不能確定。」

    麥克墨菲想了一下這件事,看著自己的手背。他又看向哈汀。

    「哈汀,這是怎麼一回事?發生了什麼事?」

    「你說這一切嗎?」

    麥克墨菲點頭。

    哈汀搖搖頭。「我覺得我無法回答你的問題。喔。我可以用佛洛依德的理論對你夸夸其談,但是那樣就扯太遠了。但你想要的,是這些理由的理由,而我卻沒有辦法給你。至少別人的沒辦法。至於我自己呢?罪惡。恥辱。恐懼。自我貶抑。我年紀很小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用好聽一點的講法,就是跟別人不一樣。這種說法比另一種常聽到的要好聽多了。我耽溺於某些行為,那是我們的社會皆咸認可恥的。然後我就生病了。我覺得,並不是因為那些行為,而是整個社會伸出巨大、致命的手指指著我——還有千百萬個偉大的聲音唱著:『可恥,可恥,可恥。』這就是社會對待不一樣的人的方式。」

    Is this helpful?

    Yu-tong said on Apr 10, 2014 | Add your feedback

  • 1 person finds this helpful

    j. n. ha una faccia da matto. il romanzo è più bello del film

    Is this helpful?

    jonnybegood said on Mar 7, 2014 | Add your feedback

  • 1 person finds this helpful

    Por fin un clásico que me gusta

    Para mi opinión es una demostración de la guerra de poder. De como influye la gente en la vida de los demás, de como alguien mezquino se saldrá con la suya a la mínima oportunidad.
    Gran libro.
    Contenta por haberlo leído. Ahora a por la peli!!

    Is this helpful?

    Zhura said on Feb 24, 2014 | 1 feedback

Book Details

Improve_data of this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