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 your own shelf sign up

Together we find better books

[−]
  • Search Conteggio caratteri ISBN valido ISBN non valido Codice a barre valido Codice a barre non valido loading search

Chrysanthemum and the Sword

Patterns of Japanese Culture

By

Publisher: Houghton Mifflin

4.1
(270)

Language:English | Number of Pages: 335 | Format: Paperback | In other languages: (other languages) Chi traditional , Chi simplified

Isbn-10: 0395500753 | Isbn-13: 9780395500750 | Publish date:  | Edition Reprint

Also available as: Hardcover , Mass Market Paperback , Others

Category: History

Do you like Chrysanthemum and the Sword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Sign up for free
Book Description
A recognized classic of cultural anthropology, this book explores the political, religious, and economic life of Japan from the seventh century through the mid-twentieth, as well as personal family life.
Sorting by
  • 0

    《菊花與劍》看了好久,雖然著作的時代背景與今日甚遠,日本社會早已變遷,但日本文化總有某些東西留下。相較過去階級分明的社會,現代的生活舒服很多;「恥感文化」是個有趣的說法,相對罪感文化,恥感透過外在世界的壓力,迫使人們遵守義理、義務、忠等。

    said on 

  • 0

    記得在京都一帶溜達,見到一名男子停泊單車時,與路邊的單車碰在一起,他手忙腳亂地要扶起兩架單車。見狀自然上前幫忙,那男子卻不領情,還眼神不客氣地表示不需要幫忙。


    當時覺得奇怪,日本人一般都是禮貌周周的,為甚麼那名男子會這樣無禮呢?


    直到看了《菊與刀》,才恍然大悟。書中〈第五章:歷史和社會的負恩者〉指出,日本人重視「記恩」與「報恩」,譬如說老師是幫助自己成長過來的人,因此學生對老師負有特殊恩情,將來對方出現困難時必須加以援手,甚至在他們過世後,照顧其親屬遺孤。


    正因為對恩情的重視,對日本人來說,受人之恩絕不是一件隨隨便便的事。尤其是同輩或陌生人突施 ...continue

    記得在京都一帶溜達,見到一名男子停泊單車時,與路邊的單車碰在一起,他手忙腳亂地要扶起兩架單車。見狀自然上前幫忙,那男子卻不領情,還眼神不客氣地表示不需要幫忙。

    當時覺得奇怪,日本人一般都是禮貌周周的,為甚麼那名男子會這樣無禮呢?

    直到看了《菊與刀》,才恍然大悟。書中〈第五章:歷史和社會的負恩者〉指出,日本人重視「記恩」與「報恩」,譬如說老師是幫助自己成長過來的人,因此學生對老師負有特殊恩情,將來對方出現困難時必須加以援手,甚至在他們過世後,照顧其親屬遺孤。

    正因為對恩情的重視,對日本人來說,受人之恩絕不是一件隨隨便便的事。尤其是同輩或陌生人突施的援手,他們甚至會覺得討厭,因為這樣的恩情難於回報,而負恩又會被視作羞恥的事。明治維新之前,有一條法例正好說明這一點:「遇有爭端,無關者不得干預」,大街上發生的事情,除了警察外,其他人都不應干預,因為插手就會令別人背上恩情,也會被誤會是想從中取得好處,因為明知對方必須要報恩。

    可見,那個男子的「無禮」,實有其源遠的文化理由。從書上看的,能與現實生活互相印證時,有一份卯榫契合的愉悅。

    said on 

  • 4

    VAIO

    我常常覺得日本人是矛盾的,這大概可以從日本人的人生觀裡面得到一些脈絡。日本人的人生觀,是由忠、孝、義理、仁、人情等領域所規範出來的,這些領域都是善的,因此當A領域與B領域互相產生衝突的時候,日本人可能會按照優先順序做出符合A領域規範的行為,而這也就違反了B領域的要求,這就產生了矛盾感。那終極的解決方法就是"已死了結"尋求成全B領域的要求,而這大概也就是我們常常看到日本人切腹自殺的原因了。


    關於人情領域的描述,超吸引我的。日本人認為吃飯、泡澡、睡眠、浪漫愛情、性愛享樂跟夫妻關係都是人情領域的範疇,在人生中只佔著次要的地位,而在這個限度之內全然是善的,所以這可能是不倫跟AV會這 ...continue

    我常常覺得日本人是矛盾的,這大概可以從日本人的人生觀裡面得到一些脈絡。日本人的人生觀,是由忠、孝、義理、仁、人情等領域所規範出來的,這些領域都是善的,因此當A領域與B領域互相產生衝突的時候,日本人可能會按照優先順序做出符合A領域規範的行為,而這也就違反了B領域的要求,這就產生了矛盾感。那終極的解決方法就是"已死了結"尋求成全B領域的要求,而這大概也就是我們常常看到日本人切腹自殺的原因了。

    關於人情領域的描述,超吸引我的。日本人認為吃飯、泡澡、睡眠、浪漫愛情、性愛享樂跟夫妻關係都是人情領域的範疇,在人生中只佔著次要的地位,而在這個限度之內全然是善的,所以這可能是不倫跟AV會這麼多的原因。

    日本人是一個以恥感文化(世上另一個是罪感文化)為基調的民族,所以非常在意群眾對其行為的意見。而這個部份是從小就開始培養的,也跟日本人的居住環境條件有關,因為"和室"的關係,所以只能保有相當少的隱私。一舉一動都在大家的注意之下。

    另一個部份,日本人認為他們是歷史跟世界的欠負者。所以"恩"也是他們思想或精神上的一個主軸。所以我們常常聽到すみません跟這個有很大的關係。打個比方說,如果別人東西掉了,我們幫忙撿起來還他,那通常會聽到的應該是すみません而不是ありがと。這是說,哎呀,真是不好意思,麻煩您的恩情了,但是不知道怎麼還啊。因為我可能不會遇到你掉東西啊。

    所以日本人跟米國人真的還差蠻多的,我想當什麼人呢?第一首選是台灣人,然後是日本人,接著才是米國人,如果要我當中國人,唉啊,想去死了。。。哈哈哈。。。

    延伸閱讀:赤穂浪士http://ja.wikipedia.org/wiki/%E8%B5%A4%E7%A9%82%E6%B5%AA%E5%A3%AB

    said on 

  • 4

    作者沒有到過日本卻能從日本相關電影、書籍與日裔美國人和日本戰俘的訪談,歸納出日本人的「文化模式」。這本日本人論的始祖精準地點出了日本人的民族性,也讓人見識了人類學家的專業與敏銳度。

    said on 

  • 4

    這本書是美國為了研究引發太平洋戰爭的日本所寫。由於撰寫時期處於兩國對戰時期,作者並未能親自前往日本進行探訪,僅能以美國本土的日裔人士及曾經前往日本的歐美人士為書目撰寫的參考對象。

    said on 

  • 0

    2009/7/18
    新光華商場大樓裡的舊書鋪只剩下四、五家,都是規模很小擺設整齊的現代舊書店。舊書店已經走向精緻化路線,一些冷門經典的老書可能會被遺棄。
    再也看不到以前傳統的老店,書架簡陋又堆得半天高,好像你從中抽一本書就是會整個塌下來似的。地上零零亂亂堆滿書,只留著一條彎曲的小徑讓你去尋寶,你也許會在命理書堆中找到《百年孤寂》。
    2009/7/19
    在歸類為雜書的架子上赫然發現《菊花與劍》(桂冠民63年版),以前我並不急著買這本書,因為常在書堆裡發現,而且有很多種版本,我自認對日本人有足夠的認識,所以一直沒計畫讀它。
    你必須出手買下它。 ...continue

    2009/7/18
    新光華商場大樓裡的舊書鋪只剩下四、五家,都是規模很小擺設整齊的現代舊書店。舊書店已經走向精緻化路線,一些冷門經典的老書可能會被遺棄。
    再也看不到以前傳統的老店,書架簡陋又堆得半天高,好像你從中抽一本書就是會整個塌下來似的。地上零零亂亂堆滿書,只留著一條彎曲的小徑讓你去尋寶,你也許會在命理書堆中找到《百年孤寂》。
    2009/7/19
    在歸類為雜書的架子上赫然發現《菊花與劍》(桂冠民63年版),以前我並不急著買這本書,因為常在書堆裡發現,而且有很多種版本,我自認對日本人有足夠的認識,所以一直沒計畫讀它。
    你必須出手買下它。這念頭像是耶和華對挪亞說:你和你的全家都要進入方舟…凡潔淨的畜類,你要帶七公七母…。這類經典老書就快要絕跡了!
    2009/7/20
    與東方民族不同的是,日本人有強烈的自我表白慾望,他們把生活細節以及世界擴張計畫都記錄下來…摘自潘乃德《菊花與劍》
    大葉高島屋的紀伊國屋,有一大半是日文書,我很喜歡流連在文庫區。所有的小說大小一致,依照作者姓名排列,一眼就可以看到川端、芥川、三島…的書。我想日本人除了能寫之外,在制度與邏輯下了更大的工夫。

    sai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