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 your own shelf sign up

Together we find better books

[−]
  • Suchen Conteggio caratteri ISBN valido ISBN non valido Codice a barre valido Codice a barre non valido loading search

Der alte König in seinem Exil

By

Verleger: Hanser

4.0
(55)

Language:Deutsch | Number of Seiten: 192 | Format: Others | In einer anderen Sprache: (Andere Sprachen) Chi traditional

Isbn-10: 3446236341 | Isbn-13: 9783446236349 | Publish date: 

Auch verfügbar als: Mass Market Paperback

Category: Fiction & Literature

Do you like Der alte König in seinem Exil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Anmeldung kostenlos
Buchbeschreibung
Sorting by
  • 4

    當初我原以為是那段我不太清楚的歷史故事,那天在圖書館看到才知道是描寫罹患阿茲海默症父親的相處點滴。


    以前會覺得就是個疾病啊!總以為那跟自己還很遙遠,而且反正也說不出個罹病的原因,似乎人生也沒必要先來擔憂。但看著自己的媽媽記憶不斷再退化,那種自己必須去面對,也去了解這整個可能的病程,知道是個不可逆的過程,能做的第一該就是接受。正如作者所說的,「由於父親再也無法從橋那頭走到我的世界來,因此我必須走到他那裡去。」所以除了醫藥去緩慢這過程,提醒我們得走到病人那一方去。你不能要求他要恢復原狀,但你可以有一段不太糟的陪伴,讓自己的心裡少一些遺憾的陪伴。


    這是一個作家兒子寫 ...weiter

    當初我原以為是那段我不太清楚的歷史故事,那天在圖書館看到才知道是描寫罹患阿茲海默症父親的相處點滴。

    以前會覺得就是個疾病啊!總以為那跟自己還很遙遠,而且反正也說不出個罹病的原因,似乎人生也沒必要先來擔憂。但看著自己的媽媽記憶不斷再退化,那種自己必須去面對,也去了解這整個可能的病程,知道是個不可逆的過程,能做的第一該就是接受。正如作者所說的,「由於父親再也無法從橋那頭走到我的世界來,因此我必須走到他那裡去。」所以除了醫藥去緩慢這過程,提醒我們得走到病人那一方去。你不能要求他要恢復原狀,但你可以有一段不太糟的陪伴,讓自己的心裡少一些遺憾的陪伴。

    這是一個作家兒子寫給父親的愛的宣言——我們是羈絆最深的伙伴,即使爸爸不再記得我是誰

    作者決定以真誠、開朗的態度重新認識父親,與他重遊兒時兩人一起走過的故地,聽著他那似乎毫無意義,卻往往充滿絕美詩意的話語,講述著父親的現在和過往,以及自己在鄉村的童年時光。一般人認為阿茲海默症會阻斷家人的聯結,但正好相反,有時候它會製造聯結。

    「父親總是令我措手不及地展現他溫柔的一面,他會把手放到我的臉頰上,有時候用手心,但經常是用手背。這時我會感覺到,我和他的關係永遠不可能再像此刻這般親密了。」隨著死亡的逼近,幸福會產生一種特殊的濃度。那是一個我們始料未及的地方。

    「父親對卡塔琳娜和我說,『我從前可是個強壯的小伙子,才不像你們這些弱雞!』」這是一本光明、充滿生命力又滑稽有趣的書。即使父親忘記了過去的一切,過往發生的事與尊嚴卻早已刻印在他的性格裡,永遠與他相隨。

    而這疾病的罹患率也隨著人口老化的事實不斷在我們週遭發生著。我們誰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要跟這疾病相處,但無論是照顧者,or罹病者,面對它,去尋覓一些些正向的東西,會更容易面對疾病。

    gesagt am 

  • 4

    看过两部关于失智症的电影,这也是看过的第二本关于失智症的书,对于失智症带来的是痛苦亦或是更幸福依然没有定论。或许遗忘有时会带来恐惧有时也是一种幸福吧。

    gesagt am 

  • 4

    我很喜歡也欣賞作者並未在父親死後才出版這本書,因此這本一點也不厚的小書不是回憶錄,倒像是幾年來紀錄下的散文,散落地記錄他與父親的對話,生活裡發生的點點滴滴,還有他從父親身上體悟出的情感與哲理。

    無所覺而來的遽變,讓作者開啟了重拾曾失落的愛的機會,因此他忽略了父親患病的漫長時光中的那些討厭難過痛苦,用一種琢磨過後的全新態度面對既是父親又是新朋友的老爸爸,他不抗拒地去理解爸爸那邊的混沌,越過瘋狂的表面,智慧就在那裡。

    gesagt am 

  • 4

    Non ricordare il proprio passato non ci permette di comprendere il presente e neanche di avere futuro. Come potremmo altrimenti immaginare un mondo che non sappiamo ri-conoscere per successivamente modificarlo in qualcosa che ancora non ci appartiene, il nostro futuro, dunque? Affetto, empatia, ...weiter

    Non ricordare il proprio passato non ci permette di comprendere il presente e neanche di avere futuro. Come potremmo altrimenti immaginare un mondo che non sappiamo ri-conoscere per successivamente modificarlo in qualcosa che ancora non ci appartiene, il nostro futuro, dunque? Affetto, empatia, comprensione, pazienza costituiscono invece un linguaggio senza eguali ed universale; ed è con questi strumenti che Arno si mette in comunicazione con il padre ammalatosi di Alzheimer recuperando o meglio, ricostruendo una relazione di affetto e simpatia che non aveva potuto costruire prima di allora.
    La malattia come uno strumento di avvicinamento e di supporto verso chi amiamo. Arno ha “la fortuna” di utilizzare questa lunga circostanza per conoscere finalmente suo padre, per capire chi è stato questo uomo di poche parole, ma tenace e pacifico.
    Non ci sono tecnicismi o spiegazioni scientifiche a riguardo, ma attraverso la semplicità della descrizione dei semplici accadimenti, delle frasi talvolta buffe, altre volte così sorprendentemente laconiche dette dal padre di Arno Geiger, che questo libro ci fa comprendere l’angoscia, la paura, la depressione, l’aggressività, la solitudine, ma anche la possibilità di serenità di questa devastante malattia attraverso la mediazione degli affetti.

    gesagt am 

  • 5

    作者的敘事功力令人驚歎,文筆平實流暢,卻不時有極為睿智的洞見。
    譯者的中文造詣極好,既不賣弄文字,又能帶領讀者步入美好的文字中。
    很棒很棒的書,可惜目前沒有該作者其他作品的中譯。

    gesagt am 

  • 4

    德希達說的沒錯:一個人寫作時,就在不斷地請求原諒.


    晚年是人生的最後階段,可說是一種不斷變化,又必須不斷重新學習的文化形式.就算有一天父親無法再教導孩子些什麼,至少還能教他們知道年老又患病所代表的意味.在良好的先決條件下,這對父親和孩子也至關緊要,因為人們只能在活著的時候試著去了解死亡的意義.


    這個情況很奇特,我給他的東西,他抓不住;他給我的東西,我卻使勁全力抓住.


    父親總是令我措手不及地展現他溫柔的一面,我從前不曾在他身上發現過.他會把手放在我的臉頰上,有時候用手心,但經常是用手背.這時我會感覺到,我和他的關係永遠不可能再像此刻這般親密了. ...weiter

    德希達說的沒錯:一個人寫作時,就在不斷地請求原諒.

    晚年是人生的最後階段,可說是一種不斷變化,又必須不斷重新學習的文化形式.就算有一天父親無法再教導孩子些什麼,至少還能教他們知道年老又患病所代表的意味.在良好的先決條件下,這對父親和孩子也至關緊要,因為人們只能在活著的時候試著去了解死亡的意義.

    這個情況很奇特,我給他的東西,他抓不住;他給我的東西,我卻使勁全力抓住.

    父親總是令我措手不及地展現他溫柔的一面,我從前不曾在他身上發現過.他會把手放在我的臉頰上,有時候用手心,但經常是用手背.這時我會感覺到,我和他的關係永遠不可能再像此刻這般親密了.

    據說,只要等得夠久,就能成為國王.

    gesagt am 

  • *** Dieser Kommentar enthält Spoiler! ***

    4

    摘字

    如果可以選擇,我父親寧可一輩子不依靠別人自給自足,這是他根深蒂固且深信不疑的農民性格,然而卻得不到妻子和兒女的認可,因為他們生來就是活在「消費」和「用過即丟」的世界裡。諸如修理東西以及重複使用物品,還有從父母那兒承襲的「不急著滿足需求」的態度,或根本不對特定事物寄予需求等,都是今時今地已然沒落的文化。

    gesagt am 

  • 4

    【由於父親再也無法從橋那頭走到我的世界來,因此我必須走到他那裡去】
    多麼令人心酸的一句話,這些無關責任只為小的時候您牽著我的手,現在由我來守護著您~

    gesagt am 

  • 4

    我經常將客觀事實束之高閣,我並不在乎,因為那沒有價值。同時我也越來越能再度賺的故事中找到樂趣。只要遵守一個原則:越能讓父親平靜下來越好。

    當父親不確定是否認得兒子時,當兒子的也能不心浮氣燥,坦然地和父親向朋友又像只是友善的陌生人一般地對話:

    「依照我自己判斷,我過得很好。」他說。「我現在年紀不小了,想做我喜歡做的事情,然後看看會有什麼結果。」
    「那你要做什麼呢,爸爸?」
    「就什麼都不做啊。這才最棒,你知道的。人必須有什麼都不做的能耐。」

    是呀!是誰規定面對疾病只能赤裸裸地堅強對抗,卻不能像駝鳥一樣把頭埋近沙子裡,就只是等待時間流逝呢?------當然我同意,前提一定要是,病人和家屬有共識,都認為不必積極去處理這個疾病,或者是這個疾病即便積極處理了,意義也不太大的時候。 ...weiter

    當父親不確定是否認得兒子時,當兒子的也能不心浮氣燥,坦然地和父親向朋友又像只是友善的陌生人一般地對話:

    「依照我自己判斷,我過得很好。」他說。「我現在年紀不小了,想做我喜歡做的事情,然後看看會有什麼結果。」
    「那你要做什麼呢,爸爸?」
    「就什麼都不做啊。這才最棒,你知道的。人必須有什麼都不做的能耐。」

    是呀!是誰規定面對疾病只能赤裸裸地堅強對抗,卻不能像駝鳥一樣把頭埋近沙子裡,就只是等待時間流逝呢?------當然我同意,前提一定要是,病人和家屬有共識,都認為不必積極去處理這個疾病,或者是這個疾病即便積極處理了,意義也不太大的時候。

    ps.*.*

    gesagt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