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 your own shelf sign up

Together we find better books

[−]
  • Search Conteggio caratteri ISBN valido ISBN non valido Codice a barre valido Codice a barre non valido loading search

Handle with Care

By

Publisher: Washington Square Press

4.1
(391)

Language:English | Number of Pages: 512 | Format: Paperback | In other languages: (other languages) Chi traditional

Isbn-10: 0743296427 | Isbn-13: 9780743296427 | Publish date: 

Also available as: Hardcover , Others , eBook , Audio CD

Category: Family, Sex & Relationships , Fiction & Literature , Medicine

Do you like Handle with Care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Sign up for free
Book Description
Things break all the time.Day breaks, waves break, voices break.Promises break.
Hearts break.Every expectant parent will tell you that they don't want a ...
Sorting by
  •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2

    錯字很多,連標點符號我都有看到錯標的,編輯真的要打屁股。
    一向很喜歡Jodi Picoult的書,因為她探討了許多罕見疾病的小孩及家庭所受到的內心掙扎及生活困境,但是這本書的論點實在太讓我不能認同了。
    封面上的宣傳寫說是「姊姊的守護者」後最好的作品,我不得不吐槽,整本書的架構除了主角的病因不同之外,還有哪裡是不一樣的,就連結尾,也故意寫成讓人不剩唏噓的結局,但是同樣的梗用瞭第二遍,讓人覺得Jodi是否江郎才盡阿。
    再說說內容,我實在很討厭夏洛特,搞不懂她內心所想,明明是為了錢而打的官司不是嗎?並不是說為了錢不好,而是主角能不能別在敘述時一副正義凜然說為 ...continue

    錯字很多,連標點符號我都有看到錯標的,編輯真的要打屁股。
    一向很喜歡Jodi Picoult的書,因為她探討了許多罕見疾病的小孩及家庭所受到的內心掙扎及生活困境,但是這本書的論點實在太讓我不能認同了。
    封面上的宣傳寫說是「姊姊的守護者」後最好的作品,我不得不吐槽,整本書的架構除了主角的病因不同之外,還有哪裡是不一樣的,就連結尾,也故意寫成讓人不剩唏噓的結局,但是同樣的梗用瞭第二遍,讓人覺得Jodi是否江郎才盡阿。
    再說說內容,我實在很討厭夏洛特,搞不懂她內心所想,明明是為了錢而打的官司不是嗎?並不是說為了錢不好,而是主角能不能別在敘述時一副正義凜然說為了讓小柳有更好的醫療照顧,所有人都離開她也再所不惜,一下子又自怨自艾認為大家都誤解了她,小柳已經有小學六年級的閱讀能力了不是嗎,為什麼不能好好地跟他談一談?
    裡面提到小柳坐不下2歲時,保險公司所提供的輪椅,因為她已經6歲了,但是內文一直強調,6歲的小柳身形瘦小的像個3歲的小孩,是不是有點前後矛盾?
    我想即使在18週時派普跟夏洛特說明小柳可能罹患成骨不全症,夏洛特也不會墮胎,就像她在28週時知道,也一樣選擇將小柳生下來,但~最重要的是,醫生必須盡到告知的義務,而不能幫病患猜測她會做的選擇而加以隱瞞,即便是如此親暱的朋友,將來一樣會告妳。
    我不太懂美國的法律,不當出生跟墮胎有甚麼不一樣,現在台灣的婦產科醫生不能事先告知孕婦她所懷的是男孩或是女孩,因為怕重男輕女的觀念下,提前告知會扼殺某些未出生的小嬰孩,但是告知的標準又是誰認定,如何認定,想必是更應該探討的問題吧。

    said on 

  • 5

    There was only one Willow O’Keefe on this planet, and Charlotte was lucky enough to get her. She couldn’t imagine life without Willow. If she had never known her, the tale would
    be different; it would not be the story of a mother and a daughter.
    If Willow hadn’t been born, that’s how ...continue

    There was only one Willow O’Keefe on this planet, and Charlotte was lucky enough to get her. She couldn’t imagine life without Willow. If she had never known her, the tale would
    be different; it would not be the story of a mother and a daughter.
    If Willow hadn’t been born, that’s how the world would be for her unfinished.
    Charlotte would never have wished for an able-bodied child, because that child would have been someone who wasn’t her.
    Willow was not like other five-year-olds. Sometimes Willow used a wheelchair, sometimes a walker, and sometimes, leg braces. That was because, during the course of her short life, she had suffered over sixty-two broken bones, due to a disease called osteogenesis imperfecta, a condition that
    Willow’s had since birth.
    But all Charlotte saw when she looked at her was the girl who had memorized all the words to Queen’s “Bohemian Rhapsody” by the time she was three, the girl who crawled into bed with her whenever there was a thunderstorm—not because she was afraid but because her mother was, the girl whose laugh had always vibrated inside her own body like a tuning fork.
    She knew people watched her with Willow and thought, That poor girl. That poor mother. But she knew, she never really pictured it that way.
    Sometimes she was sure that the reason people stared at Willow with her crutches and wheelchair had nothing to do with her disabilities, and everything to do with the fact that she had abilities they only dreamed of.
    But other things can break all the time, not only Willow's bones: glass, and dishes, and fingernails. Cars and contracts and potato chips. You can break a record, a horse, a dollar.
    There are coffee breaks and lunch breaks and prison breaks. Day breaks, waves break, voices break. Chains can be broken. So can silence and fever.
    You can break the ice and from the moment the ice broke, Willow became the crystals painting Charlotte's car windshield after a night’s frost. She was the heat rising off the pavement like a ghost in the middle of the summer. She never left her mother.
    You can’t live a life without impact.

    said on 

  • 5

    玻璃娃娃(小柳)與wrongful birth訴訟結合而成故事的主結構。衝突點在於民事訴訟被告是媽媽的摯交婦產科醫師。而且由劇情鋪陳來看,原告是早知道胎兒有問題,但堅持選擇生下小柳來。雖訴訟結果是判被告(保險公司)賠800萬美金,但結局隱含玻璃娃娃溺斃,是我不喜的悲劇。

    said on 

  • 4

    其實一直以來筆者就很喜歡Jodi Picoult的書,
    對於故事內的情感描寫得很細膩,
    讀她的小說會令人不禁想一直往下看探究事情的結果,
    而且翻譯者翻得還不錯,運用的文句通暢,
    令人可以很快地了解故事內容,甚至很容易地就被帶入故事內容了。
    不過好像有某些小地方沒有校正好,
    人名有些錯亂(可能筆者我誤解了也不一定)。

    在閱讀的過程中,
    我整個人都陷入書中的情緒裡,
    好像那並不只是一個故事,
    而是活生生血淋淋發生在你身邊的事情,
    而且你還非常了解事情的發展,< ...continue

    其實一直以來筆者就很喜歡Jodi Picoult的書,
    對於故事內的情感描寫得很細膩,
    讀她的小說會令人不禁想一直往下看探究事情的結果,
    而且翻譯者翻得還不錯,運用的文句通暢,
    令人可以很快地了解故事內容,甚至很容易地就被帶入故事內容了。
    不過好像有某些小地方沒有校正好,
    人名有些錯亂(可能筆者我誤解了也不一定)。

    在閱讀的過程中,
    我整個人都陷入書中的情緒裡,
    好像那並不只是一個故事,
    而是活生生血淋淋發生在你身邊的事情,
    而且你還非常了解事情的發展,
    但你只能沉默地看著事情的開始與結束。

    這本書好看!
    也很值得推薦。
    可是小心,不要走火入魔陷入太多負面的情緒了。XD

    said on 

  •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3

    2011.5.7
    封底大意:
    「凡事皆會破裂。破曉,破浪,破音。承諾會被打破。心會破碎。」
    每對懷孕父母都會說,他們不要完美的嬰兒,只要孩子健康就好。如果能有選擇的機會,他們也會要求一個健康的嬰兒。夏洛特和尚恩生了一個漂亮的小女孩──小柳,而她卻像肥皂泡泡一樣易碎,可能一個跌倒、扭轉、或打個噴嚏,骨頭就會斷裂。任何人只要看一眼她手腳彎曲的狀況、她臉上的三角突起,以及她永遠無法長到超過三呎的事實,就知道她將要用一生的時間來忍受這種病症。於是,夏洛特和她的丈夫,他們的生活盡是失眠的夜晚、日漸增加的帳單、其他父母的同情目光,以及一連串「如果」的疑問與想像── ...continue

    2011.5.7
    封底大意:
    「凡事皆會破裂。破曉,破浪,破音。承諾會被打破。心會破碎。」
    每對懷孕父母都會說,他們不要完美的嬰兒,只要孩子健康就好。如果能有選擇的機會,他們也會要求一個健康的嬰兒。夏洛特和尚恩生了一個漂亮的小女孩──小柳,而她卻像肥皂泡泡一樣易碎,可能一個跌倒、扭轉、或打個噴嚏,骨頭就會斷裂。任何人只要看一眼她手腳彎曲的狀況、她臉上的三角突起,以及她永遠無法長到超過三呎的事實,就知道她將要用一生的時間來忍受這種病症。於是,夏洛特和她的丈夫,他們的生活盡是失眠的夜晚、日漸增加的帳單、其他父母的同情目光,以及一連串「如果」的疑問與想像──如果他們的孩子出生時是健康的呢?如果夏洛特早一點知道小柳的疾病呢?如果事情可以不一樣呢?如果他們摰愛的小柳從未出生呢?為了替小柳討個公道,夏洛特必須自問這些問題,以及另一個問題:什麼是有價值的生命呢?

    心得:
    先講結論,很令人失望的一本書。失望到我今天在圖書館看到另外兩本皮考特的作品,但是都不想把它們借回來了。基本上這本書幾乎是「姊姊的守護者」的再版,依循「姊姊」模式,從頭到尾的劇情,完全沒有一點令人意外。就連情感描寫也比「姊姊」遜色許多。Wrongful birth是個我在修課時曾經有提到的議題,明明是個很有爭議與對立性的主題,為什麼會討論得這麼粗淺這麼草率呢?角色們很痛苦,沒錯,但是感受不到更複雜的思緒。這本書到底與「姊姊的守護者」有多相像,我已經不想提了。但是如果是先讀了「姊姊」再讀了這本書,很可能會跟我一樣震驚於一個作者怎麼可以寫出兩本水準落差之大的作品。不是只要把書寫長,就會是個好故事。個人認為這本書從劇情到角色刻畫,都有待加強。
    …………………….以下有涉劇情………………………
    打贏官司,最後來個回馬槍讓主角之一死亡,這招真是爛透了!在「姊姊」已經玩過一次了,可以不要玩第二次嗎?成骨不全症,原來就是我們俗稱的玻璃娃娃,透過本書,對於這種疾病更加的瞭解,真的是種非常可怕的疾病,它所破壞的,不只是一個人的人生,而是一群人。關於我個人對於本書道德爭議的問題看法,寫起來會很長,在此就略過不談了。
    *夏洛特:可以理解一個母親為了經濟重擔,願意做任何事情的決心。或許沒有人有資格譴責他什麼,但忽視小愛與尚恩、背叛派普,又哭泣著對自己的行為動搖,這樣的軟弱,會讓人想告訴他,這是你選擇的道路,請你自己想辦法繼續走走下去。
    *尚恩:與派普的關係真是太莫名了,那個吻到底算什麼?不管是他要控告迪士尼、與夏洛特離婚,到最後法庭上愛的大和解,感覺都是一場鬧劇。儘管尚恩是以自己的方式,在為小柳著想,但堅持於無聊的自尊心而拒絕官司與手術,感覺上卻像是一種幼稚。甚至在得知小愛的精神疾病時,尚恩選擇的是將小愛送走,從頭到尾看起來,他實在不是個令人欣賞的角色。
    *小愛:怎麼說呢?雖然不討喜,但是在那樣的生長環境下,似乎也不能苛求他什麼,畢竟他才十二歲,而且盡力了。我很受不了一見鍾情的天雷勾動地火,或許是文化因素,這種場景在美國小說中特別容易出現。與亞當的關係真是多餘又莫名。是說胃酸雖然是強酸,但居然有辦法腐蝕水管,真教我吃驚。據書板板友指出,小愛的名字叫Amelia,「缺肢」,居然把自己的小孩取名為缺肢,這是什麼心態阿?把這名字翻成小愛,真是怎麼看怎麼怪。
    *小柳:同上,雖然不討喜,但所有他在書中表現出令人不滿的行為,都可以指向一個解釋:因為他六歲。為什麼選擇自殘?為什麼不聽父母的話,硬要走上冰面?六歲的小孩,就算比一般小孩更聰明,又能指望他什麼呢?明明說過相信母親愛她,最後卻還是動搖了。Willow這個名字翻成小柳,滿微妙的。
    *瑪琳:和「姊姊的守護者」中的律師角色一樣,我覺得瑪琳很多餘。他的生母拋棄他的情況其實很容易預見,為什麼他沒有做過這種假設呢?
    *派普、羅伯、艾瑪:這家人真是聖人。遭遇了夏洛特一家這樣的對待,居然還有辦法為他們家的人著想。派普與羅伯的隔閡與復和都有點突兀。老實說我覺得他們這場官司輸得頗沒道理。
    ………………………………………………………………………………..
    *大部分的事物都會破碎,包括心。生命的課題堆疊出來的並不是智慧,而是痂與繭。—華萊士‧史泰格納(Wallace Stegner),旁觀鳥(The Spectator Bird)
    *我並不是說妳的日子比較好過。我只是覺得我比較慘,因為每次我覺得自己的生命爛透了的時候,一看到妳,就會恨自己當初為什麼覺得自己的生命爛透了?
    *愛並不是犧牲,也不是關於達不到某人的期望。就定義而言,愛會使你更好,而不是讓你傑出優秀;愛,重新定義了完美——它應該要容納你特質,而不是排拒。
    我們每個人真正想要的,是知道自己具有重要性。我們想知道,如果沒有我們的存在,某人的生命就不會如此豐富。

    said on 

  • 0

    成骨不全

    p.253
    家人永遠不會是你(妳)希望他(她)們是的樣子。我們全都想要我們無法擁有的事物:完美的孩子,溫柔的丈夫,放手讓我們離開的母親。我們住在大人的娃娃屋裡,完全不曉得有一隻手可能會隨時伸進來,改變我們習以為常的一切。

    p.481
    誰有資格來設定接受或拒絕的標準?

    said on 

  •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5

    妳會想念一個妳從來不認識的人嗎?

    又是一個哀傷的結局。既《姊姊的守護者》,再度於看似圓滿的結局後深深被痛擊一拳。


    整件故事描述的細膩且真實,真的很喜歡Jodi Picoult的個別主角主觀式的寫法,能讓我們看到事情不同的面向,並且更加清晰。在中間夏洛特與尚恩爭吵時,我甚至紅了眼眶,他們彼此相愛卻因為愛女兒的方式達不到共識而分開。尚恩說夏洛特太自私、說他已經看不見自己當初真心渴望的那個她。而我在想,是不是一對伴侶走到最後終將逃不過這一步?心裡不免感到惆悵。


    而故事分作兩線,主線為夏洛特控告最好的朋友派普,副線為律師瑪琳尋找生母的過程,兩線在書中毫無交集卻又深深扣著「母子」這項議題。我甚至開始想像 ...continue

    又是一個哀傷的結局。既《姊姊的守護者》,再度於看似圓滿的結局後深深被痛擊一拳。

    整件故事描述的細膩且真實,真的很喜歡Jodi Picoult的個別主角主觀式的寫法,能讓我們看到事情不同的面向,並且更加清晰。在中間夏洛特與尚恩爭吵時,我甚至紅了眼眶,他們彼此相愛卻因為愛女兒的方式達不到共識而分開。尚恩說夏洛特太自私、說他已經看不見自己當初真心渴望的那個她。而我在想,是不是一對伴侶走到最後終將逃不過這一步?心裡不免感到惆悵。

    而故事分作兩線,主線為夏洛特控告最好的朋友派普,副線為律師瑪琳尋找生母的過程,兩線在書中毫無交集卻又深深扣著「母子」這項議題。我甚至開始想像這本書是不是用來勸導現今父母在生育前必要三思,如同我們不應該看到別人養的寵物很可愛而過分衝動的買來餵養,因為你真的不知道你將得到的會不會是你想要的,如果你無法百分之百的愛她,那就不要生下來吧。

    我喜歡小愛,叛逆直率,雖然對父母的漠視有所怨懟卻不會因此恨小柳、恨父母,她的本質是善良的而不是具有攻擊性的,她渴望一個完整甜蜜的家庭,而她的家庭卻一再的失控,進而導致她自己失控。

    雖然在書的前半段我看的斷斷續續(其實先前已經借過這本書,並看到一半,這次再借竟然想不起上回到底看到哪裡,於是又從頭看了一次),但看到後半段卻捨不得閉上眼睛。我不斷的思索夏洛特的做為到底是正確與否,我知道她想要什麼,那是十分正當且應得的,若是她沒有足夠的金錢,絕對無法給小柳更加便利、安穩的人生;然而我卻不確定她這樣的行為:傷害一個真心好友,究竟是值或不值(當然最後完全是功虧一簣了,這也正是我為什麼會有一種心被掏空的感覺)。

    這場官司不翻到最後真的不曉得到底誰會是贏家,然而在官司上贏得勝利的人,在生命中也不一定能得到最甜美的果實。

    開放式的結局讓我不斷的想像這一家人最後過的生活究竟是哀痛欲絕還是會趨於「正常」。

    這一次,破裂的不是我

    said on 

  • 2

    我不喜歡這媽媽。
    說什麼嘴巴說出來的話跟心裡想的不一樣,
    但是一定是有這樣的想法才能講出這樣的話不是嗎?

    said on 

Sorting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