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 your own shelf sign up

Together we find better books

[−]
  • Search Conteggio caratteri ISBN valido ISBN non valido Codice a barre valido Codice a barre non valido loading search

The Art of the Novel

By

Publisher: Harper Perennial

4.3
(175)

Language:English | Number of Pages: 176 | Format: Paperback | In other languages: (other languages) Chi traditional , Chi simplified

Isbn-10: 0060093749 | Isbn-13: 9780060093747 | Publish date:  | Edition Reprint

Translator: Linda Asher

Also available as: Hardcover , Others

Category: Fiction & Literature , Reference , Social Science

Do you like The Art of the Novel ?
Join aNobii to see if your friends read it, and discover similar books!

Sign up for free
Book Description
Every novelist's work contains an implicit vision of the history of the novel, an idea of what the novel is. I have tried to express here the idea of the novel that is inherent in my own novels.
-- Milan Kundera

Kundera brilliantly examines the work of such important and diverse figures as Rabelais, Cervantes, Sterne, Diderot, Flaubert, Tolstoy, and Musil. He is especially penetrating on Hermann Broch, and his exploration of the world of Kafka's novels vividly reveals the comic terror of Kafka's bureaucratized universe.

Kundera's discussion of his own work includes his views on the role of historical events in fiction, the meaning of action, and the creation of character in the post-psychological novel.

Sorting by
  • *** This comment contains spoilers! ***

    0

    目前只看了一章,老實說太深奧了,先暫停。不過,第一章裡面,有些發現有些地方很有意思,摘列如下:


    「我理解並且贊同赫曼.布羅赫執拗的重複:發現那些唯有小說才能發現的事,這是小說唯一的存在理由。一部小說如果沒有發現一件至今不為人知的事物,是不道德的。認識,是小說唯一的道德。」 (p.11-12)


    「人總是期望一個善惡分明的世界,因為在人身上有某種天生且無法馴服的慾望,讓人在理解之前先行判斷。種種宗教和意識形態即建立在此欲望之上。宗教和意識形態無法與小說和平共存,除非它們能將小說相對和模糊曖昧的語言轉譯成它們必然的教條論述。宗教和意識形態要求人家得說出 ...continue

    目前只看了一章,老實說太深奧了,先暫停。不過,第一章裡面,有些發現有些地方很有意思,摘列如下:

    「我理解並且贊同赫曼.布羅赫執拗的重複:發現那些唯有小說才能發現的事,這是小說唯一的存在理由。一部小說如果沒有發現一件至今不為人知的事物,是不道德的。認識,是小說唯一的道德。」 (p.11-12)

    「人總是期望一個善惡分明的世界,因為在人身上有某種天生且無法馴服的慾望,讓人在理解之前先行判斷。種種宗教和意識形態即建立在此欲望之上。宗教和意識形態無法與小說和平共存,除非它們能將小說相對和模糊曖昧的語言轉譯成它們必然的教條論述。宗教和意識形態要求人家得說出個道理:要嘛安娜卡列尼那的死是因為有個傢伙頑固專斷,要嘛卡列寧是因為有個女人不道德而成為受害者;要嘛 K 是無辜的,他被不正義的法庭毀滅,要嘛隱身在法庭背後的,是神聖的正義,而 K 是有罪的。 (p.13)

    過去,我也認為未來是對我們的作品與行為唯一有能力判斷的法官。後來我明白,與未來調情是最卑劣的隨波逐流、最响亮的拍馬屁。因為未來總是比現在有力,的確是它將判定我們,但是它肯定沒有任何能力。

    假如說,未來在我眼裡不代表任何價值,那麼我喜愛的是誰呢?上帝?祖國?人民?個人?
    我的回答既可笑又真誠:我什麼也不喜愛,除去被詆毀的塞萬提斯的遺產。

    said on 

  • 0

    好深奧

    先不管有沒有看過他的書。光他講得題材跟看法就讓人一頭霧水,偏哲學與現象學等等抽象又玄的內容,對我來說很吃力。我想,這就是所謂智慧的鴻溝。
    書中提到很多作者過去的作品,因此沒有看過這些作品的話,就有很多地方無法得到具體的感受。從這本書也可以瞭解作者的看法與態度,不由得對作者有更深的敬佩。
    但儘管如此,絕大部分的內容我還是沒看懂,無從確定星等。

    said on 

  • 5

    昆德拉的書一本一本的讀到現在,才想到書中他說過的,他的作品要寫成人家無法重複說出來、講出來、拍出來甚至改編。難怪心得也是不太好寫!!
    這本書他在講小說的目的,以及他欣賞的小說。其中他最推崇的莫非是卡夫卡,也講了很多對於卡夫卡作品的看法與心得。(這與我自己看卡夫卡的心得差異好大,畢竟我只能看表面)
    透過昆德拉的看法來重新理解自己看過的小說,這是很棒的重新體驗。
    當然啦,書中也談到很多內容,收穫良多!!

    said on 

  • 5

    本書是昆德拉對自己作品的解說與反思,更藉此深入地剖析了整個歐洲精神文明、小說的歷史與本質。一邊閱讀,一邊不停讚嘆:昆德拉竟有著如此深邃澄澈的自覺。或許正是基於這份「自覺」,他可以毫不遲疑地臭屁:小說,是專屬於歐洲的藝術形式。


    昆德拉的作品,在我看來,是數一數二的難翻,其文非但思辨精嚴,兼且資料淵博。法文當然是最基本的,時不時還夾著拉丁文、德文……,但這都還算不上艱難;最吃力的,是他經常穿梭於重重博雅,古今文學、哲學、音樂……等,都只是他筆下的常識。萊布尼茲、胡賽爾、海德格……這些傢伙的作品,在歐洲讀書人看來,或許只是稍微進階的基本學養(我真的聽過一個德國朋友自道在預科時讀完 ...continue

    本書是昆德拉對自己作品的解說與反思,更藉此深入地剖析了整個歐洲精神文明、小說的歷史與本質。一邊閱讀,一邊不停讚嘆:昆德拉竟有著如此深邃澄澈的自覺。或許正是基於這份「自覺」,他可以毫不遲疑地臭屁:小說,是專屬於歐洲的藝術形式。

    昆德拉的作品,在我看來,是數一數二的難翻,其文非但思辨精嚴,兼且資料淵博。法文當然是最基本的,時不時還夾著拉丁文、德文……,但這都還算不上艱難;最吃力的,是他經常穿梭於重重博雅,古今文學、哲學、音樂……等,都只是他筆下的常識。萊布尼茲、胡賽爾、海德格……這些傢伙的作品,在歐洲讀書人看來,或許只是稍微進階的基本學養(我真的聽過一個德國朋友自道在預科時讀完康德三大批判,他說,他並非特例),但是對於懸垂海角的東土,要求正確地理解,並將之妥切地譯成順當的中文,那無疑是極為艱鉅的挑戰。

    尉遲秀的翻譯,一如往常,優秀得讓人安心。

    不過讀到後面,基於個人的背景,卻發現一處誤譯。

    〈耶路撒冷演講:小說與歐洲〉中,昆德拉提及現代文明(當然是指歐洲文明啦!)的一個重要基礎:理性主義哲學家萊布尼茲的經典命題 nihil est sine ratione ,他這樣寫道:

    「科學受到這個信念的刺激,熱切地檢視著一切事物的為什麼,好讓一切存在之物 看起來都是可以解釋的,所以,也是可以計算的。人,希望自己的生命擁有某種意義,他會放棄每一個沒有原因和目的的行為。所有的傳記都是如此寫下的。生命看起來像是一道因、果、成、敗的明亮軌跡,人則是一邊以目光焦灼,緊盯著自己行為的因果鏈,一邊繼續加速,向死亡狂奔而去。」

    Nihil est sine ratione 一句,譯者的思緒或許混淆於「理性主義」的氛圍,譯作「沒有任何存在之物不具理性」。回到這話的出處,萊布尼茲〈單子論〉是用以解釋「充足理由律」的,可直譯作「無物是無理由的」,亦即:沒有任何東西的存在是沒有理由的;反言之則是:任一事物的存在,總是有其所出的理由、根據的;就算是孫猴子,也得有個石頭作依憑,才蹦得出來,而不可能無因自生。萊氏藉此原則,推導出上帝存在之必然,並建構一個彼此相繫共感的龐大存在體系----單子宇宙。

    想來,這類西方文化的基本背景,可能還真需要一兩代群策群力的積累,才能較為完整的克服。

    嗯!接下來就是期待看董強的本子了。

    said on 

  • 5

    花了兩天把這本書看完,就可想見這本書有多麼吸引我。


    Umberto Eco在《玫瑰的名字注》裡說愛倫‧坡在他的《一首詩的誕生》中講他怎樣寫《烏鴉》,他不告訴我們該怎樣去讀,而是談為了產生詩學效果,他為自己提出了哪些問題。Eco也說他不該闡釋《玫瑰的名字》,但他可以告訴讀者他為什麼寫作,以及如何寫作,也就是說,Eco要告訴我們的,是關於小說生產的問題。


    同樣地,Milan Kundera在這本《小說的藝術》中也不是要告訴讀者他的小說說了些什麼,而是他自己對於「小說究竟是什麼」的個人思索;話雖如此,書中不僅談小說的歷史、小說的功能、小說的理論等等,Kundera在 ...continue

    花了兩天把這本書看完,就可想見這本書有多麼吸引我。

    Umberto Eco在《玫瑰的名字注》裡說愛倫‧坡在他的《一首詩的誕生》中講他怎樣寫《烏鴉》,他不告訴我們該怎樣去讀,而是談為了產生詩學效果,他為自己提出了哪些問題。Eco也說他不該闡釋《玫瑰的名字》,但他可以告訴讀者他為什麼寫作,以及如何寫作,也就是說,Eco要告訴我們的,是關於小說生產的問題。

    同樣地,Milan Kundera在這本《小說的藝術》中也不是要告訴讀者他的小說說了些什麼,而是他自己對於「小說究竟是什麼」的個人思索;話雖如此,書中不僅談小說的歷史、小說的功能、小說的理論等等,Kundera在書中更談了他是如何寫作的生產性(或說是技巧性)問題,對於喜歡Kundera小說的讀者來說,絕對受益匪淺,喜歡Milan Kundera的讀者都應該一看。

    這本書的確如有些讀者所說的是超五星級的作品,內容不僅豐富,而且引人深思,至於翻譯的問題,至少對我個人來說並不見窒礙,倒沒有造成閱讀與理解上的不便。

    ps. Franz Kafka在台灣也是顯學,書中也將Kafka的作品做了一番探索,喜歡Kafka的讀者也很值得一看。

    said on 

  • 4

    小說的藝術,說的是作品本身的價值,或是小說創作過程的探索呢?
    我試著依創作小說成長,也嘗試以小說炫惑他人,卻更經常深陷在陌生人建築的小說之謎。
    而米蘭.昆德拉談論起小說的藝術乃賦予它更多哲學的理路及安排。

    said on 

  • 2

    在此必須說明:這是一本超五星級的作品,之所以給兩顆星,完全是因為爛到宇宙盡頭的中文翻譯。偏偏多年前還買了譯者翻的《被背叛的遺囑》,還是超貴的牛津版。真是年少不懂事。
    如果有人讀這版本看得滿天蒼蠅,請先不要放棄,也先不要覺得自己程度差,先去看看尉遲秀的譯本(站在書店看完的,等一有閒錢,一定買下),那裡有順暢的中文。(不曉得董強的第三本中譯如何,目前尚未得見!)
    如果還是滿頭灰,那麼,請先加強西方文化的背景。
    本書的確蠻考西方文化(尤其是歐洲文化)的底子。只見昆德拉信手捻來古今人物與觀念,流暢地演示著一己精到的批判與省思。這不是昆德拉在賣弄,實在是歐洲知識 ...continue

    在此必須說明:這是一本超五星級的作品,之所以給兩顆星,完全是因為爛到宇宙盡頭的中文翻譯。偏偏多年前還買了譯者翻的《被背叛的遺囑》,還是超貴的牛津版。真是年少不懂事。
    如果有人讀這版本看得滿天蒼蠅,請先不要放棄,也先不要覺得自己程度差,先去看看尉遲秀的譯本(站在書店看完的,等一有閒錢,一定買下),那裡有順暢的中文。(不曉得董強的第三本中譯如何,目前尚未得見!)
    如果還是滿頭灰,那麼,請先加強西方文化的背景。
    本書的確蠻考西方文化(尤其是歐洲文化)的底子。只見昆德拉信手捻來古今人物與觀念,流暢地演示著一己精到的批判與省思。這不是昆德拉在賣弄,實在是歐洲知識分子大多具備的基本常識啊。

    said on 

  • 5

    關於「我到底喜歡怎樣的昆德拉」這個問題似乎無解,但《小說的藝術》至少相當程度地告訴我:昆德拉之為昆德拉是如此這般。

    said on 

  • 5

    書中收錄米蘭昆德拉的評論、隨筆與訪談,對於昆德拉的小說多加著墨,可做為理解昆德拉小說的參考書。此外,昆德拉分析現代小說的發展與展望以及關於卡夫卡作品的論述相當值得參考,值得收藏。

    sai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