ノルウェイの森(上)
by Haruki Murakami
(*)(*)(*)(*)(*)(1,282)

All Quotations

CreepCreep added a quotation
00
  然而以Kizuki死的那一夜為界線,我已經再也不能那樣單純地掌握生與死了。死不是以生的對極存在。死是本來就已經包涵在我這個存在之中了,這個事實是不管多麼努力都無法忘掉的。」因為在那個十七歲的五月夜晚捕捉了Kizuki的死,同時也捕獲了我。

  在生的正中央,一切的一切都繞著以死為中心旋轉著。
CreepCreep added a quotation
00
  ......到了東京住進宿舍開始新生活時,我該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努力不要去深入思考所有事情,讓自己和所有的事情之間保持應有的距離──只有這樣而已。我決定把貼了綠色絨毯的撞球檯、紅色N360和課桌上的白花,全都忘得一乾二淨。包括火葬場高高的煙囪冒出的煙,放在警察局詢問室裡形狀圓圓胖胖的文鎮,這一切。
  剛開始時看來還算順利。然而不管我多麼努力想遺忘,心中還是留下某種模糊的氣團似的東西。而且隨著時間的經過那塊團開始形成清晰而單純的形狀。我可以把那形狀轉換成語言。那就是這樣。

  死不是以生的對極形式、而是以生的一部分存在著。

  化為言語之後雖然很平凡,但那時候那種感覺不是以言語的
... More
CreepCreep added a quotation
00
  自從Kizuki 死後到高中畢業為止的十個月左右期間,我無法在周圍的世界裡將自己清楚的定位。
CreepCreep added a quotation
00
  「我沒有辦法好好說。」直子說。「最近一直持續這樣。就是想要說什麼,每次也只能想到一些不對勁的用語。不對勁的,或完全相反的。可是想修正時,就更混亂而變得更不對勁,就越發搞不清楚自己最初到底想說什麼了。感覺簡直像自己的身體分開成兩個,在互相追逐一樣。正中間立著一根非常粗的柱子,我們一面在那周圍團團轉著一面互相追逐。正確的語言總是由另一個我擁有,這邊的我卻絕對追不上。」
CreepCreep added a quotation
00
渡邊:

  終究──我想──能夠裝進所謂文章這不完全的容器的東西,唯有不完全的記憶或不完全的想法。......如今我也明白,她之所以會請求「不要忘記我」的原因了。當然直子是知道的。她知道在我心中有關她的記憶總有一天會逐漸淡化下去,因此她才不得不那樣要求我。
  「請你永遠不要忘記我。記得我曾經存在過。」
CreepCreep added a quotation
00
CreepCreep added a quotation
00
直子:我遠遠要比你所想像得更混亂喏。灰色、冰冷,而且混亂......
305305 added a quotation
00
305305 added a quotation
00
終究─我想─能夠裝進所謂文章這不完全的容器的東西,唯有不完全的記憶或不完全的想法。
305305 added a quotation
00
305305 added a quotation
00
這裏最大的好處,是大家互相幫助。因為大家都知道自己是不完全的,所以都互相幫助。
305305 added a quotation
00
我們在這裏不是為了矯正那歪斜,而是為了適應那歪斜。還說,我們的問題點之一是無法承認和接受那歪斜。就像每個人走路方式都有一點癖性一樣,感覺方式和思考方式或對事情的看法也都各有癖性,像算想要改正也無法立刻改正,如果勉強要改正的話,其他地方就會變得不對勁。當然這只是極單純化的說明,而且那只不過是我們所擁有問題的一部份而已,不過我大概還是可以明白他的意思。或許我們確實沒有能夠完全適應自己的歪斜。所以無法把那種歪斜所引起的現實性痛和苦適當地安置在自己心中,而且為了遠離那樣的東西而住進這裏來。只要人住在這裏,我們就不會讓別人痛苦,也不會因別人而受苦。因為我們都知道自己是「歪斜」的。這是和外部世界完全不同的... More
305305 added a quotation
00
「所謂愛是從非常微小,或無聊的地方開始的噢。如果不從這種地方開始的話,就無法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