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
by 邁克爾‧桑德爾
(*)(*)(*)(*)(*)(1,516)
每周,都有超過1000人走進桑德爾教授的課堂,參加哈佛有史以來累計听課人數最多的課程

  網上,《公正》的課程視頻已有超過1000萬人次點擊觀看錢穎一、鄧正來、閭丘露薇推薦閱讀

  喚醒我們永不停歇的理性思考,看看它將把我們的良知帶向何方

  ▲如果為了減輕病人的痛苦而向他提供致命性的藥物,你認為這是對生命的褻瀆嗎?

  ▲如果一個人的死能換來多數人的生,你會犧牲那個人而讓自己和同伴們活下去嗎?

  ▲如果改進汽車的致命缺陷能挽救很多人的生命,你會願意為此付出高額的改裝費用嗎?

  ▲如果一項合同與傳統道德沖突

... More

All Reviews

39 + 166 in other languages
笑振文笑振文 wrote a review
00
(*)(*)(*)(*)( )
17.
(續)例如,「美國人出國,撞上行為粗鄙的美國遊客,儘管素昧平生,也會覺得臉被丟光了。非美國人也許覺得難看,卻不會覺得丟到自己的臉。」作者說:「因為家人和同胞行為而產生的榮辱感,……我們都必須自視為情境自我,背負著並非自選的道義責任,被牽連到許多形塑吾人身份的敘事之中。」擴大如所謂的歷史共業問題:德國該不該為屠猶道歉;日本該不該為戰時暴行道歉;澳洲該不該為壓迫原住民道歉;美國該不該為蓄奴道歉等等。站在個體主義的立場,後人為前人贖罪似乎不甚合理。但:「國族性的公開道歉賠償、歷史不義的集體責任、家人之間與國民之間的特殊責任、同志之間的團結、忠於鄉、忠於社群、忠於國家、愛國心、國家榮辱感、孝悌之道種種,……這些例子中,源自團結的道義要求是吾人道德及政治經驗中的常見特色。」並且,作者認為:「國族榮辱之感既然與集體責任息息相關……堅持人是個體,只需要為自己的選擇與作為負責,要人民為國家的歷史和傳統感到光榮,就說不通了。」你不能只要光榮而不要恥辱。社群主義認為,歸屬於團體的「感覺」,是人人必不可免的道德「超我」。基於這種歸屬感,我們即具有一項特殊性的道德義務,它的對象是與我們具有共同歷史的人。這種義務不需經由個人同意。「其道德份量是來自道德反省裡的情境層面,來自我的人生故事必受他人故事牽連的認知。」這就是社群主義者提出的所謂「團結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