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進步
by Ronald Wright, 隆納.萊特
(*)(*)(*)(*)(*)(242)

一次獵殺一頭長毛象,是生存;
一次獵殺兩頭長毛象,是進步;
但一次獵殺兩百頭長毛象,則是進步過了頭──

  為什麼蘇美、羅馬、馬雅和復活節島文明,都在一千年間便步上瓦解的命運,而埃及、中國卻能運行超過三千年?

  作者以其豐博的學養為底,用機妙的言辭、短小的篇幅和生動的實例,帶我們遊覽古往今來的文明發展,反省「進步」所造就的神話。

  在舊石器時代的尾聲,克羅馬儂人對尼安德塔人進行了人類史上第一椿大規模的種族屠殺,經歷了一萬年的戰爭後,克羅馬儂人站到了歷史的聚光燈下,成了現代智人的祖先。這些人猿的後代被丟到

... More

All Quotations

Transparency100Transparency100 added a quotation
00
1897年,一艘停靠在大溪地的蒸汽郵務船為他帶來不幸的消息。

高更最疼愛的孩子愛林突然死於肺炎。度過四個月的貧病交迫,和自我毀滅般的絕望後,這位藝術家把悲傷化作一幅巨大的繪畫,這這幅畫像是壁畫而非創於畫布上,他在畫中帶著維多利亞時代的追尋精神,對存在之謎發出強烈質詢,要求新的解答。

他大膽地在畫作上寫下主題;三個孩子氣的問題,既單純又幽微:

我們來自何處?

我們是誰?

我們要往何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