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真的話
by 荒木經惟
(*)(*)(*)(*)(*)(323)

All Quotations

25
YCYC added a quotation
00
所謂的葬禮照片,本身就是一個個展呢。我開啟相機的日期記錄功能,拍了擺放遺照的祭壇,又拍了骨灰罐。家屬希望我也參加頭七儀式,不過我找了個藉口辭退,一個人前往和她相遇的靜岡海邊。
抵達海邊前,我的腦中浮現各種想像,也想著要拍一張滿布石頭的海灘,當作攝影集的最後一張照片之類的。結果沒想到「生命」竟然出現在海邊。

--現實背叛了想像,對嘛?

就是呀,我說的「生命」是一對情侶。本來想要以和她相遇的海邊的照片替攝影集收尾,一張滿布石礫的海邊的照片,沒想到愛情卻打從那兒經過,人生就是這樣。
所以這張照片就變成《空事》的最後一幕。沒想到他們竟然幫我製造了這個畫面。
我本來可是想用石礫、海灘塑造哀愁的最後一幕哩(笑)。

--沒想到現實兩三下就完全被判您的想法了。

嗯,那張照片是一對小情侶手牽著手在海灘散步,他們的背影真是很美的風景,看起來是相當日常的照片呢,雖然完全沒有深度可言,不過我倒覺得這樣比較好。
「現在」已經不是我和她相遇的時間點了,這卻讓我體會到「當時」的好,真是的。
海要是沒有人的存在,看起來就如同永恆,感覺有些陰沉。大家都有一種想要以攝影來永遠保存影像的錯誤概念,其實這是不對的,照片有存在感或永恆性是不行的,這樣的話,只要一看到這種照片就會覺得結束了,很快就將之遺忘。能夠讓人不時響起的照片才是好的喔。
YCYC added a quotation
00
所謂的葬禮照片,本身就是一個個展呢。我開啟相機的日期記錄功能,拍了擺放遺照的祭壇,又拍了骨灰罐。家屬希望我也參加頭七儀式,不過我找了個藉口辭退,一個人前往和她相遇的靜岡海邊。
抵達海邊前,我的腦中浮現各種想像,也想著要拍一張滿布石頭的海灘,當作攝影集的最後一張照片之類的。結果沒想到「生命」竟然出現在海邊。

--現實背叛了想像,對嘛?

就是呀,我說的「生命」是一對情侶。本來想要以和她相遇的海邊的照片替攝影集收尾,一張滿布石礫的海邊的照片,沒想到愛情卻打從那兒經過,人生就是這樣。
所以這張照片就變成《空事》的最後一幕。沒想到他們竟然幫我製造了這個畫面。
我本來可是想用石礫、海灘塑造哀愁的最後一
... More
YCYC added a quotation
10
今天剛好談到紀實攝影,攝影就是瞬間凝結被攝體的動作囉,我常說這就是「死」,意即攝影是在瞬間謀殺被攝體。而要如何使之起死回生,則是攝影這個動作,或者說是攝影本身的意義。
YCYC added a quotation
10
今天剛好談到紀實攝影,攝影就是瞬間凝結被攝體的動作囉,我常說這就是「死」,意即攝影是在瞬間謀殺被攝體。而要如何使之起死回生,則是攝影這個動作,或者說是攝影本身的意義。
w.sw.s added a quotation
00
通常我格外留意攝影集的最後一張照片,雖說攝影集可以單純把照片排一排就好,但仍必須思考到底要用哪張收尾;不過,這並不代表「攝影」本身的完結。總之,這本攝影集就是在這裡劃上句點,所以我特別講究,以這張照片總結整本書的概念。
w.sw.s added a quotation
00
通常我格外留意攝影集的最後一張照片,雖說攝影集可以單純把照片排一排就好,但仍必須思考到底要用哪張收尾;不過,這並不代表「攝影」本身的完結。總之,這本攝影集就是在這裡劃上句點,所以我特別講究,以這張照片總結整本書的概念。
w.sw.s added a quotation
00
照片是一種生物,所以絕對不可以把它給殺了。
w.sw.s added a quotation
00
照片是一種生物,所以絕對不可以把它給殺了。
w.sw.s added a quotation
00
遇見他人、與這些人面對面時,臉部會給予對方能量,對方也會有所回應,這種彼此之間的關連性不就是攝影嗎?我覺得自己一直以來彷彿都在記錄這種關連性。
w.sw.s added a quotation
00
遇見他人、與這些人面對面時,臉部會給予對方能量,對方也會有所回應,這種彼此之間的關連性不就是攝影嗎?我覺得自己一直以來彷彿都在記錄這種關連性。
w.sw.s added a quotation
00
…拍照時,我不禁想著:拍攝臉孔就代表與人相遇,而他們的人生全都反映在臉上。當我們
w.sw.s added a quotation
00
…拍照時,我不禁想著:拍攝臉孔就代表與人相遇,而他們的人生全都反映在臉上。當我們
w.sw.s added a quotation
00
所謂的攝影,就是人生。
w.sw.s added a quotation
00
所謂的攝影,就是人生。
YCYC added a quotation
10
答:
(略)......我覺得攝影手法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深奧,並不是「因為這樣這樣、所以那樣那樣」的因果關係,而是一種本能──會去嘗試,只是因為有趣──我認為這才是紀實攝影的真諦。

問:
荒木先生早在四十多年前就開始用這種方法攝影了。但是您剛才也提到,現在從事攝影的人之中,也有一些人會費心地想要將現實與自身分離,或是刻意捏造虛構的「現實」,然後再把某種態度投射到捏造的「現實」之上。

YCYC added a quotation
10
答:
(略)......我覺得攝影手法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深奧,並不是「因為這樣這樣、所以那樣那樣」的因果關係,而是一種本能──會去嘗試,只是因為有趣──我認為這才是紀實攝影的真諦。

問:
荒木先生早在四十多年前就開始用這種方法攝影了。但是您剛才也提到,現在從事攝影的人之中,也有一些人會費心地想要將現實與自身分離,或是刻意捏造虛構的「現實」,然後再把某種態度投射到捏造的「現實」之上。

YCYC added a quotation
00
問:
(略)......東松和森山先生以攝影家的身分活躍於六O年代前半到後半之間。當時荒木先生雖然於一九六四年獲得太陽賞,但仍是電通的員工,是個上班族。以兩位攝影家的年齡而言,確實是您的前輩,不過我總覺得您對於其他攝影家的活動,似乎常保持「冷眼旁觀」的態度。歷經充滿政治、意識型態的六O年代,您似乎不得不採取和思想、政治保持距離的立場。我所謂的立場,單純是指您當時身為電通員工這一點。不過,最根本的原因,當然在於荒木經惟這個人的內在性格,或者說是本能之類的吧。

答:
不只是紀實攝影,對於任何事物,我都意外地抱持著「沒啥了不起」的感覺。我的每個細胞都不會想要小題大做地「用攝影表現自我」、「改變這個世界」,絕對不會。有這類想法的人不會覺得很丟臉嗎?

問:
但是六O年代的人都有這種想法呢,那是政治當紅的時節。

YCYC added a quotation
00
問:
(略)......東松和森山先生以攝影家的身分活躍於六O年代前半到後半之間。當時荒木先生雖然於一九六四年獲得太陽賞,但仍是電通的員工,是個上班族。以兩位攝影家的年齡而言,確實是您的前輩,不過我總覺得您對於其他攝影家的活動,似乎常保持「冷眼旁觀」的態度。歷經充滿政治、意識型態的六O年代,您似乎不得不採取和思想、政治保持距離的立場。我所謂的立場,單純是指您當時身為電通員工這一點。不過,最根本的原因,當然在於荒木經惟這個人的內在性格,或者說是本能之類的吧。

答:
不只是紀實攝影,對於任何事物,我都意外地抱持著「沒啥了不起」的感覺。我的每個細胞都不會想要小題大做地

... More
YCYC added a quotation
10
至於我呢,我並沒有受到他們的「影響」,而是「喜歡」他們的作品。怎麼說呢,嗯......我不想要將政治性、意識型態呈現在作品表面,實際上我也沒有這麼做,對吧。木村先生的作品,卻大剌剌地流露出拍攝者的思想。我這麼一說,大概又會被罵吧。
YCYC added a quotation
10
至於我呢,我並沒有受到他們的「影響」,而是「喜歡」他們的作品。怎麼說呢,嗯......我不想要將政治性、意識型態呈現在作品表面,實際上我也沒有這麼做,對吧。木村先生的作品,卻大剌剌地流露出拍攝者的思想。我這麼一說,大概又會被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