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雷的畫像
by Oscar Wilde
(*)(*)(*)(*)(*)(32,271)
如果是我永遠年輕,畫像變老就好了!
我願意付出一切代價!我願意用自己的靈魂交換!

才華洋溢的畫家巴索爾因緣結識了年輕俊美的道林‧格雷,立刻請格雷做自己的模特兒畫肖像畫,巴索爾知道,這幅畫將會是他畢生傑作。隨著畫像即將完成,巴索爾對格雷越加依戀,此時畫家的老友亨利勳爵意外來訪。亨利勳爵雖有貴族身分,但行事放縱不羈,沉浸享樂,他對年輕而單純的格雷十分有興趣,想試試自己對格雷能有多大影響,因此開始灌輸格雷自己那一套享樂主義。肖像畫完成後,格雷也驚艷於自己的美貌,心中的虛榮感隨之甦醒,他害怕自己將會失去青春年華、失去美麗外表,忍不住說出願以靈魂交換畫像中不朽的容顏。

... More

Yu-tong's Review

Yu-tongYu-tong wrote a review
00
Spoiler Alert
p.23 噢,我也說不上來。我如果很喜歡誰,就不會把他們的名字告訴任何人;透漏名字,就像放棄了他們的一部分。我愈來愈喜歡秘密,好像只有秘密才能讓現代生活變得神祕或美妙。只要藏起來,再平凡的事物也顯得有意思。我出遠門從不告訴家裡我去哪,說了就沒意思了。這個習慣聽起來很傻氣,但實在讓生活增添不少浪漫。

p.26 「巴索爾,『良知』跟『膽小』是同一件事,『良知』不過是註冊商標而已。」

p.28 「友情以笑開始,是好的開始;友情以笑結束,絕對是最好的結束方式。」

p.32 藝術家要創造美的事物,可是不該把自己的人生放進去。

p.32 人苦苦追尋自己的存在,想要留住長久的東西,於是往自己的腦袋倒垃圾、倒知識,以為這樣就能留住自己的一席之地。

p.33 忠貞的人只懂得愛的瑣碎之處,不忠的人才懂得愛的悲劇。

p.33 但不管是哪一段浪漫的愛情,最可怕的都一樣,那就是最後讓人不再浪漫。

p.33 人的靈魂,還有朋友的情感,都是人生中最迷人的事。

p.39 生命的目的在於自我發展:完全展現自己的天性本質,就是我們每個人存在的意義。現在的人都害怕自己,忘了人最高的責任就是對自己的責任。當然他們很有愛心,給飢餓的人飯吃,給乞討的人衣穿。但他們自己的靈魂無飯可吃,也無衣可穿。我們的民族已經失去勇氣;又或許,我們從沒勇敢過。對社會的恐懼,是道德的基礎;對神的恐懼,是宗教的秘密;這兩件事主宰了我們。可是——

p.42 「只有感官才能治療靈魂,也只有靈魂才能治療感官。」

p.43 「因為你有最美好的青春,而青春是唯一值得擁有的東西。」

p.46 「『永遠』!這兩個字太可怕了。每次聽到,我都忍不住發抖。女人很愛說這兩個字,她們老想把每段愛情變成永遠,結果反而毀了愛情。『永遠』這兩個字根本沒有意義。衝動跟一生感情的差別,只在於衝動持續得更久一些。」

p.51 不知道是誰說,人是理性的動物,這大概是史上最不經大腦的定義了。人有很多特質,但絕不理性。

p.52 「十九世紀的服飾實在是糟得令人髮指,太灰暗、太憂鬱了。罪惡是現代生活僅存的顏色了。」

p.67 「要找回青春,只要再傻一回就行了。」
p.67 「這可是人生的大秘密。現在的人往往昧於所謂的常理,真到為時已晚才發現真相;人真正不後悔的,是自己犯過的錯。」

p.74 「道林,千萬別結婚。男人結婚,是因為累了;女人結婚,是因為好奇。結果兩邊都失望了。」

p.80 「只有神聖的東西才值得碰。」亨利勛爵的聲音有種奇異的魔力,「你為什麼要不高興?我想她總有一天會屬於你。愛總是以騙自己開始,以騙別人結束,這就是世人所謂的『愛情』。不管怎樣,你應該算認識她吧?」

p.86 亨利勛爵微笑著說:「人最喜歡把自己需要的給別人。我說啊,所謂的慷慨大方也不過如此。」
p.86 在我認識的藝術家裡,有魅力的人都不是優秀的藝術家。優秀藝術家唯一的魅力僅僅來自作品,本人毫無吸引力。偉大的詩人,最偉大的那一種,本身就是天地間最沒詩意的存在。但二流詩人就迷人了;他們的詩押韻押得愈差,人就長得愈好看。如果詩人出的是二流詩集,代表他本人充滿魅力,令人難以抗拒,他的生活就是自己寫不出來的詩。比起來,其他詩人寫的是自己不敢追求的生活。

p.88 「經驗」不過是人賦予「錯誤」的另一個名字。道德論者視經驗為警告,認為經驗是形成人格的道德元素,也認為經驗能教我們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可是經驗本身沒有任何動機,就跟良知一樣被動。

p.106 男人做最蠢的事,總是出於最高貴的動機。

p.107 婚姻真正的壞處是讓人不自私,而不自私的人最沒色彩,也沒有個性。不過,婚姻也可能讓某些人變得更複雜;不但自我中心,而加上許多不同的自我。這種人被迫過不只一種人生,於是生活規劃變得很有組織;我想,這麼有組織、有規劃的生活正是人存在的目的。更何況,每種經驗都自有價值,不管人家說婚姻什麼,婚姻也是種經驗。

p.112 現代的道德叫人要接受當代的標準。但我覺得,任何有文化的人要是接受了自己時代的標準,那才叫不道德。

p.113 「我知道快樂是什麼,」格雷大聲回覆,「就是愛慕另一個人。」

p.114 我喜歡戲,戲比人生真實多了。

p.122 格雷像洩了氣的皮球坐在沙發上,臉轉向一旁。「妳殺死了我的愛。」他喃喃低語。

p.139 人生中真正的悲劇往往以極不藝術的形式發生,真正讓我們受傷的是不加修飾的殘忍、突如其來的轉變、苦苦追尋意義的渴求,還有毫無格調的模式。這種真實悲劇對我們的影響一如粗俗的事物,給我們純粹粗暴的印象,讓我們奮起反抗。但有時候,現實人生中的悲劇伴隨著美感元素而來。如果這些美感是真的,這場悲劇對我們的吸引力就來自戲劇效果。突然間,我們發現自己不再是演員,而是觀眾,或說兩者皆是。

p.160 那種墮落,比死亡帶來的腐敗更可怖,因為它滋生恐懼,卻永遠不死。蟲蛆之於死屍,猶如他的罪惡之於畫中人。他的罪惡會毀掉畫中的美麗,吃掉畫布上的風采,玷污這幅畫,使其蒙羞。但這幅畫會永遠活下去,永遠活著。

p.161 要摧毀過去,只要後悔、否認或遺忘就行了,但未來卻無可避免。

p.189 格雷因讀了一本書而中毒。有時對他來說,邪惡不過是實現「美」的手段。

p.199 「你是世上唯一有權利知道我一切的人。你對我的人生做的,超過你的想像。」

p.203 「你的罪雖像硃紅,我必使它白如雪。」

p.229 「男人跟哪個女人在一起都能快樂,只要別愛上她就好。」

p.229 「節制是會要人命的。適量就跟正餐一樣糟,過量就像盛宴一樣棒。」

p.235 在這樣的可怖地方,人用新罪的瘋狂摧毀舊罪的記憶。

p.270 「在鄉下誰都可以當好人。那裡沒有誘惑,這就是為什麼住在城外的都這麼不文明。文明不容易獲得。人要變文明,只有兩個方式:一是提升文化素養,二是墮落腐敗。這兩件事鄉下人都沒機會,所以不進也不退。」

p.274 當然,婚姻生活只是習慣,壞習慣。可是人總是惋惜失去,就算是失去最壞的習慣也要唏噓不已;或者說,正因為是最壞的習慣,所以更覺得可惜。畢竟,壞習慣是人格的必要成分。

p.275 「噢!只要太常做,什麼都可以變成樂趣。」勛爵大笑道,「這可是重大人生秘密。不過,我想殺人永遠不對,人絕對不該做晚餐後不能講的事。」

p.276 「就像悲傷的畫,有臉無心。」

p.277 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靈魂?
典出〈馬可福音〉第八章三十六節:「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

p.288 他們進了房間,發現牆上掛著主人的俊美肖像,畫中人一如他們當年所見,青春完美無瑕。躺在地上身穿晚禮服的男人已經死了,一把刀插在他的心臟。他看起來很萎靡、滿是皺紋,面容幾乎叫人作噁。直到眾人仔細檢視死者的戒指,才發現他是誰。

附錄
p.301 他只是想告訴世人,愛情就如同藝術一般,若將他在序言中的一句話稍微修改:
To reveal art and conceal the artist is art's aim. (藝術的目的就是展現藝術,藏起藝術家的面貌。)
To reveal love and conceal the lover is love's aim. (愛的目的就是展現愛,藏起愛人的面貌。)
愛情就只是為了展現愛,愛人的面貌根本不是那麼重要,是男、是女,其實都不重要。王爾德對羅斯或道格拉斯的愛,以及對妻子的愛,也許在他心裡都是一樣的,他展現了愛,只是愛的對象正好有男有女。在法庭上,檢察官問他:「何謂不敢說出名字的愛?」王爾德的回答中表明,這樣的愛存在於古往今來的藝術中,在古代是非常自然的形式,「這樣的愛很美、很好,是最高尚的情感,毫無違反自然之處。⋯⋯這樣的愛本該如此,只是這個世界並不了解,而加以嘲笑,有時還會因此將某人銬上枷鎖。」
Yu-tongYu-tong wrote a review
00
Spoiler Alert
p.23 噢,我也說不上來。我如果很喜歡誰,就不會把他們的名字告訴任何人;透漏名字,就像放棄了他們的一部分。我愈來愈喜歡秘密,好像只有秘密才能讓現代生活變得神祕或美妙。只要藏起來,再平凡的事物也顯得有意思。我出遠門從不告訴家裡我去哪,說了就沒意思了。這個習慣聽起來很傻氣,但實在讓生活增添不少浪漫。

p.26 「巴索爾,『良知』跟『膽小』是同一件事,『良知』不過是註冊商標而已。」

p.28 「友情以笑開始,是好的開始;友情以笑結束,絕對是最好的結束方式。」

p.32 藝術家要創造美的事物,可是不該把自己的人生放進去。

p.32 人苦苦追尋自己的存在,想要留住長久的東西,於是往自己的腦袋倒垃圾、倒知識,以為這樣就能留住自己的一席之地。

p.33 忠貞的人只懂得愛的瑣碎之處,不忠的人才懂得愛的悲劇。

p.33 但不管是哪一段浪漫的愛情,最可怕的都一樣,那就是最後讓人不再浪漫。

p.33 人的靈魂,還有朋友的情感,都是人生中最迷人的事。

p.39 生命的目的在於自我發展:完全展現自己的天性本質,就是我們每個人存在的意義。現在的人都害怕自己,忘了人最高的責任就是對自己的責任。當然他們很有愛心,給飢餓的人飯吃,給乞討的人衣穿。但他們自己的靈魂無飯可吃,也無衣可穿。我們的民族已經失去勇氣;又或許,我們從沒勇敢過。對社會的恐懼,是道德的基礎;對神的恐懼,是宗教的秘密;這兩件事主宰了我們。可是——

p.42 「只有感官才能治療靈魂,也只有靈魂才能治療感官。」

p.43 「因為你有最美好的青春,而青春是唯一值得擁有的東西。」

p.46 「『永遠』!這兩個字太可怕了。每次聽到,我都忍不住發抖。女人很愛說這兩個字,她們老想把每段愛情變成永遠,結果反而毀了愛情。『永遠』這兩個字根本沒有意義。衝動跟一生感情的差別,只在於衝動持續得更久一些。」

p.51 不知道是誰說,人是理性的動物,這大概是史上最不經大腦的定義了。人有很多特質,但絕不理性。

p.52 「十九世紀的服飾實在是糟得令人髮指,太灰暗、太憂鬱了。罪惡是現代生活僅存的顏色了。」

p.67 「要找回青春,只要再傻一回就行了。」
p.67 「這可是人生的大秘密。現在的人往往昧於所謂的常理,真到為時已晚才發現真相;人真正不後悔的,是自己犯過的錯。」

p.74 「道林,千萬別結婚。男人結婚,是因為累了;女人結婚,是因為好奇。結果兩邊都失望了。」

p.80 「只有神聖的東西才值得碰。」亨利勛爵的聲音有種奇異的魔力,「你為什麼要不高興?我想她總有一天會屬於你。愛總是以騙自己開始,以騙別人結束,這就是世人所謂的『愛情』。不管怎樣,你應該算認識她吧?」

p.86 亨利勛爵微笑著說:「人最喜歡把自己需要的給別人。我說啊,所謂的慷慨大方也不過如此。」
p.86 在我認識的藝術家裡,有魅力的人都不是優秀的藝術家。優秀藝術家唯一的魅力僅僅來自作品,本人毫無吸引力。偉大的詩人,最偉大的那一種,本身就是天地間最沒詩意的存在。但二流詩人就迷人了;他們的詩押韻押得愈差,人就長得愈好看。如果詩人出的是二流詩集,代表他本人充滿魅力,令人難以抗拒,他的生活就是自己寫不出來的詩。比起來,其他詩人寫的是自己不敢追求的生活。

p.88 「經驗」不過是人賦予「錯誤」的另一個名字。道德論者視經驗為警告,認為經驗是形成人格的道德元素,也認為經驗能教我們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可是經驗本身沒有任何動機,就跟良知一樣被動。

p.106 男人做最蠢的事,總是出於最高貴的動機。

p.107 婚姻真正的壞處是讓人不自私,而不自私的人最沒色彩,也沒有個性。不過,婚姻也可能讓某些人變得更複雜;不但自我中心,而加上許多不同的自我。這種人被迫過不只一種人生,於是生活規劃變得很有組織;我想,這麼有組織、有規劃的生活正是人存在的目的。更何況,每種經驗都自有價值,不管人家說婚姻什麼,婚姻也是種經驗。

p.112 現代的道德叫人要接受當代的標準。但我覺得,任何有文化的人要是接受了自己時代的標準,那才叫不道德。

p.113 「我知道快樂是什麼,」格雷大聲回覆,「就是愛慕另一個人。」

p.114 我喜歡戲,戲比人生真實多了。

p.122 格雷像洩了氣的皮球坐在沙發上,臉轉向一旁。「妳殺死了我的愛。」他喃喃低語。

p.139 人生中真正的悲劇往往以極不藝術的形式發生,真正讓我們受傷的是不加修飾的殘忍、突如其來的轉變、苦苦追尋意義的渴求,還有毫無格調的模式。這種真實悲劇對我們的影響一如粗俗的事物,給我們純粹粗暴的印象,讓我們奮起反抗。但有時候,現實人生中的悲劇伴隨著美感元素而來。如果這些美感是真的,這場悲劇對我們的吸引力就來自戲劇效果。突然間,我們發現自己不再是演員,而是觀眾,或說兩者皆是。

p.160 那種墮落,比死亡帶來的腐敗更可怖,因為它滋生恐懼,卻永遠不死。蟲蛆之於死屍,猶如他的罪惡之於畫中人。他的罪惡會毀掉畫中的美麗,吃掉畫布上的風采,玷污這幅畫,使其蒙羞。但這幅畫會永遠活下去,永遠活著。

p.161 要摧毀過去,只要後悔、否認或遺忘就行了,但未來卻無可避免。

p.189 格雷因讀了一本書而中毒。有時對他來說,邪惡不過是實現「美」的手段。

p.199 「你是世上唯一有權利知道我一切的人。你對我的人生做的,超過你的想像。」

p.203 「你的罪雖像硃紅,我必使它白如雪。」

p.229 「男人跟哪個女人在一起都能快樂,只要別愛上她就好。」

p.229 「節制是會要人命的。適量就跟正餐一樣糟,過量就像盛宴一樣棒。」

p.235 在這樣的可怖地方,人用新罪的瘋狂摧毀舊罪的記憶。

p.270 「在鄉下誰都可以當好人。那裡沒有誘惑,這就是為什麼住在城外的都這麼不文明。文明不容易獲得。人要變文明,只有兩個方式:一是提升文化素養,二是墮落腐敗。這兩件事鄉下人都沒機會,所以不進也不退。」

p.274 當然,婚姻生活只是習慣,壞習慣。可是人總是惋惜失去,就算是失去最壞的習慣也要唏噓不已;或者說,正因為是最壞的習慣,所以更覺得可惜。畢竟,壞習慣是人格的必要成分。

p.275 「噢!只要太常做,什麼都可以變成樂趣。」勛爵大笑道,「這可是重大人生秘密。不過,我想殺人永遠不對,人絕對不該做晚餐後不能講的事。」

p.276 「就像悲傷的畫,有臉無心。」

p.277 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靈魂?
典出〈馬可福音〉第八章三十六節:「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

p.288 他們進了房間,發現牆上掛著主人的俊美肖像,畫中人一如他們當年所見,青春完美無瑕。躺在地上身穿晚禮服的男人已經死了,一把刀插在他的心臟。他看起來很萎靡、滿是皺紋,面容幾乎叫人作噁。直到眾人仔細檢視死者的戒指,才發現他是誰。

附錄
p.301 他只是想告訴世人,愛情就如同藝術一般,若將他在序言中的一句話稍微修改:
To reveal art and conceal the artist is art's aim. (藝術的目的就是展現藝術,藏起藝術家的面貌。)
To reveal love and conceal the lover is love's aim. (愛的目的就是展現愛,藏起愛人的面貌。)
愛情就只是為了展現愛,愛人的面貌根本不是那麼重要,是男、是女,其實都不重要。王爾德對羅斯或道格拉斯的愛,以及對妻子的愛,也許在他心裡都是一樣的,他展現了愛,只是愛的對象正好有男有女。在法庭上,檢察官問他:「何謂不敢說出名字的愛?」王爾德的回答中表明,這樣的愛存在於古往今來的藝術中,在古代是非常自然的形式,「這樣的愛很美、很好,是最高尚的情感,毫無違反自然之處。⋯⋯這樣的愛本該如此,只是這個世界並不了解,而加以嘲笑,有時還會因此將某人銬上枷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