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田清晨六點半走出澀谷的秘密聚會所,坐著高橋所開的車駛向日比谷線中目黑車站。途中買來《報知新聞報》把兩個沙林的塑膠袋包起來。 他被指定搭乘的是,七點五十九分發的往東武動物公園的電車。車次編號是 B711T 。豐田上了第一輛車,坐在靠近門的座位。電車和平日的早晨一樣,擠滿了正要去上班的人潮。對於在那�共乘的大多數人來說,一九九五年三月二十日可能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並沒有什麼特徵,只是人生中的一天而已。豐田把帶來的包包放在腳邊,悄悄把用報紙捲著的沙林袋子拿出來,移到地上。 豐田搭乘那班電車只有很 ...Continua
Harmony
Ha scritto il 02/07/14
和1Q84 一起看....

地下鐵事件是作者為沙林事件以受害人的角度去描寫這件事...
無色無聲卻見四周的人紛紛倒下...可能心理上的影響比生理上還大
作者在書的最後提到封閉式社會 和物語等
都跟1Q84 有關..
建議一起看

leehun2003
Ha scritto il 24/05/14

鄭捷是不是參考這一本哪!恐怖。

Saevitreous
Ha scritto il 19/05/14
人生交叉點

記得非常清楚 第一本是3月底在地鐵上看完的 20號那天。。。發生太多事。。看完這本就去報了空手道 而後又報了劍道 想到自己的人生一直是太被動。所以這本書 大概 算是個轉折點吧

hawk
Ha scritto il 06/02/14

很多關連的小故事組成,因為故事內容不是我的菜,所以不特別喜愛

八步鑼
Ha scritto il 14/10/12
為著看「約束的場所」而先看這本,意外的花了很多時間看。一方面是訪談錄的型態容易中途停下來,另一方面是連續看的話會有種talking heads紀錄片的感覺(該說也是影像感很強的一本書嗎)。在沙林毒氣事件發生後的九個月以後才開始採訪受害者或關係人而成書,十七年後的現在讀來仍是令人頭皮發麻,除了事件本身的重量之外,自己才剛從東京回來(還坐了很多次日比谷縣,也去了南千住),書中的描述與記憶中的殘象疊合時產生的衝突也是主因吧。以下抄錄一些書末作者補述的片段。 「一九九五年三月二十日早晨,東京的地下到底發...Continu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citazio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L
Ha scritto il Nov 05, 2017, 13:59
我在《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中,藉著描寫「 黑鬼」,以小說方式想要表現的,我想可能是存在我們內心的根本性「 恐怖」的一種形式吧。我們意識的地下,或許以集團記憶象徵地記憶著也不一定的,純粹危險的一些東西的形影。而且潛藏在那黑暗深處的那些「 歪斜扭曲」的東西,透過那形影的短暫具現,可能是波及生身的我們的意識波動。 這些無論怎麼樣都不可以任他們解放。也不可以目視那形影。我們不管怎麼樣都要避開「 黑鬼」們,一定要在日光下生存下去。地下舒服的黑暗有時候安慰我們的心,溫柔地讓我們療傷。到這裡還好。我們也需要...Continua
Pag. 580
L
Ha scritto il Nov 05, 2017, 13:52
確實從由於地下鐵沙林事件而深受傷害的被害者這邊的心情來說的話,寫這本書的我是從「 安全地帶」來的人,是隨時可以回去那邊的人。就算他們說「 我們所嘗到的痛苦心情你們不可能真正了解」,我想那也是沒辦法的。真的是說得有理。我想我們是不可能了解的。但總不能因為這樣,話就在這裡中斷結束掉,從此切斷彼此的對話溝通,因為那樣的話我們哪裡也到不了啊。留下來的只是一種獨斷(dogma)而已。 有了這種認知(彼此互相都有這種認知),但仍然嘗試去超越克服時,撇開論理性的追究,我想或許可以找到更深厚的解決之道吧。
Pag. 573
L
Ha scritto il Nov 05, 2017, 13:27
此外我基本上,努力在個人感情上去喜歡自己現在面對的每一位被採訪者。 這樣簡單地寫出來,或許聽起來有點流於多愁善感也不一定,但這是事實。我把人們所說的話完全原樣接受放進自己心中,努力把它當成血肉一般收進去。集中精神盡可能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事情,以對方的視線看東西,努力以對方的心感受事物。 這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困難。 因為,我這次所見到的人之中,沒有一位是我認為「 這個人很無聊」的;而我所聽到的話之中,也沒有一句是我認為「 這話很無聊」的。我難以抗拒地被每一個人的人生,和他們所說的每一段話所吸引...Continua
Pag. 570
L
Ha scritto il Nov 05, 2017, 13:20
「 這邊」的我們到底又能提出什麼有效的故事呢?能夠驅逐麻原的荒唐無稽故事的正當力量的故事,無論在次文化的領域,或正統文化的領域,我們到底有嗎? 這是相當大的命題。我是小說家,正如你所知的,所謂小說家是以說「 故事」為職業的人。所以那命題對我來說是比大更甚的東西。簡直像從頭上懸吊下來的利劍般的東西。關於這個或許我往後也還必須一直認真切實地繼續思考。而且我想也許我必須作出自己「 和宇宙通訊的裝置」才行。我想我必須一一深切地徹底追究自己內在的垃圾和缺陷性才行(寫到這裡重新感到驚訝的是,其實這才是我做...Continua
Pag. 567
L
Ha scritto il Nov 05, 2017, 13:10
有時候我們是以多麼奇怪、不可思議的方法處理自己的記憶的,相信各位讀者可能多少還記得。正如一位精神科醫師說過的那樣,可以定義為「所謂人類的記憶,只不過是人們對發聲的一件事所做的〈個人解釋〉而已」。例如透過記憶這個裝置,我們有時會將一個體驗改編成容易了解的樣子。將不方便的地方省略捨棄。前後顛倒。不清楚的地方加以補充。自己的記憶和別人的記憶混合,必要時則交換。我們會極自然地,潛意識之中不知不覺地在這樣做。 說得極端一點的話,或許「 我們的體驗記憶多多少少已經故事化了」。雖然有多少之分,但這是人類意識...Continua
Pag. 568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