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一刀
Ha scritto il 05/08/16
實習是個嚴酷的啟蒙過程
如書名,這本書描述的是一位紐約醫院實習醫師的臨床訓練經驗。特別的是:作者裘哈爾出身印度移民家庭,一家人為了追逐美國夢而力爭上游;此外,他原本已拿到物理博士學位,卻決心走出學術象牙塔,選擇當個入世的醫師。 閱讀之後,被作者生動的文筆所吸引,認識到:實習是個嚴酷的啟蒙過程,實習醫師就像小學徒,你必須完全投入,才能得到寶貴的經驗。聽起來很像新兵入伍訓練,只是工作時間更長,不僅每週工時超過八十小時,每四個晚上還必須徹夜值班,這樣的循環讓人永遠處於疲累狀態,和家人、朋友疏離,甚至質疑自己為何會走上這條路。...Continua
...
Ha scritto il 20/04/11

作者將自已邁向從醫的心路歷程寫得很深刻
從一位醫學生,到艱苦的實習過程,然後成為步上軌道的住院醫師
讓我們約略體會到:
當你的角色不是病人,而是醫生時,會有什麼樣迥然不同的感受...

Vaporlan
Ha scritto il 19/12/10

某些點寫的非常貼切真實的生活,
但是對於某些無解的問題還是無解,
包含究竟如何突然的從猶疑不愉快變成欣然接受?
感覺如一夕之間,作者就變成喜歡醫學了?
會更希望強調自身歷練成長的部分,
或許可以給住院醫師們更多的幫助。

花枝
Ha scritto il 17/10/10
原文書名也是Intern,不過其實米國的internship跟台灣的不太一樣,人家是畢業以後第一年是internship,我們是在學最後一年當實習醫師。 如果真要對比的話,無論是時間上或是訓練內容上,其實他們的internship大概就相當於我們的住院醫師第一年訓練。事實上看書裡頭的描述也是,根本就是在寫我的住院醫師生活...也許因為我的R1也才剛離我而去不久,看起這本書來,感觸格外的深。 事實上這本書的作者在許多地方的想法上和我有很多類似的地方: 例如他本來是物理學博士,但卻不想繼續關在象牙塔...Continua
coffeetree
Ha scritto il 20/07/10

「好的醫療照顧也少不了父權主義。」;碰到白目的病人,醫生的姿態要強硬,遇到白目的醫生,病人的姿態要堅持。

不能否認,碰到不清楚狀況又無理堅持的病人,有時醫生可能得施展權威才能行使有效的醫療。畢竟,某些狀況,病人是需要被教育的。但遇到過於迷信自身權威的醫師,也許second opinion 是必要的。


花枝
Ha scritto il Oct 31, 2010, 05:44
我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醫師面對醫療不確定性的不安。如果身體檢查診斷專間盤突出的準確性只有九十%,醫師幾乎一定要病人用磁振造影掃描做最後確定,即使這項檢查要花一千美金。哪一個醫師不會擔心誤診被告呢?
Pag. 320
花枝
Ha scritto il Oct 31, 2010, 05:36
告知同意本來是為了維護病人的權益,以免上述的悲劇再度發生,但實行起來和醫學倫理學者所想的大有逕庭,有時反而成了醫師自我保護的藉口,或是在醫療照顧方面很難做決定時,醫師便已告知同意為由,把決定權丟給病人,以免承擔做決定的壓力,或逃避責任。
Pag. 277
花枝
Ha scritto il Oct 31, 2010, 05:27
「實習的時候,我們往往覺得莫名其妙。實習醫師一天要做的決定可能多達一百五十個,生上第一年住院醫師,要做的決定也是這麼多,差別在於我們已經知道為什麼要這麼作,而在當實習醫師的時候常常不知其所以然。你必須先蒐集所有的資料和訊息,加以分析,然後納入既有的治療方案當中。讓人不禁覺得心力交瘁。」 「另一個差別是,第一年住院醫師必須承擔的責任比較多。如果上面的醫師批評你,你都會認為是針對你個人。你已熬過實習階段,知識和經歷都更上一層樓了。你對醫院比較有歸屬感,但你也開始擔心,不知別人對你的看法如何。你害怕萬...Continua
Pag. 243
花枝
Ha scritto il Oct 17, 2010, 14:52
有時我會擔心晚上值班時處理不了種種狀況,後來才發現病人因體內平衡作用,有自我修正的能力,可以彌補我犯的錯誤。物理學研究裡的震盪器會自行達成平衡,我相信人體也是。儘管我做錯了什麼,大多數的病人還是沒事,即使有病人死亡,或許與我做的無關,本來就會這樣。人體健康就向大自然,如有人類過度干預,才會遭到破壞。拉吉夫曾告訴我:「病人不是我們救回來的。我們只是是使他們的情況穩定,他們會救自己。」
Pag. 155
花枝
Ha scritto il Oct 17, 2010, 14:46
而最糟的莫過於你面對病人之時,發現你對他們一無所知。例如病人正在使用雙向呼吸道正壓通氣的呼吸器,你不想從頭到尾把病歷看一次,以了解病人的問題,但是你又有罪惡感,於是你強迫自己多少看一點,也學一些。你讀的愈多,就有愈多發現。你最後了解你能學到多少東西,要看你願意研究的多深入,當然也看你這個人的責任感如何。然而所謂的責任感其實很難界定。你能說自己管不了這許多,拍拍屁股回家?有時,你請專科醫師來會診。他們通常只檢查某一個器官系統,會診單寫得像鬼畫符一樣潦草,你看了不禁一肚子火。但你繼而一想,其實你也沒...Continua
Pag. 152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