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茂凱
Wrote 9/17/14
「我一直以為畫家是在美化世界,把醜陋的東西變得更好看些。」--P296 -- 個人的感覺這本小說不是一個很好的故事 至少故事說得並不怎麼好 首先單一無趣的場景,在無止境的回憶和對話中度過 對話的處理方式也很容易讓人注意力跳脫渙散 再加上個人感覺有太多冗長且意義不明的鋪陳 老實說可以感受到這本小說本來是要描繪寫實的戰爭場景 從一名冷酷旁觀的攝影師 和一名死裡逃生的士兵身上 藉由兩者截然不同的立場觀點去對比、去呈現戰爭的真實樣貌 可惜被不怎麼出色的故事破壞了 如果有一篇好故事將中心思想不經意的帶出...Continua
IIIIIYU
Wrote 10/1/12

戰爭攝影師是個很迷人的職業!!

Yiling
Wrote 6/23/11

讀到最後一句的時候有一種眼淚湧上來但是流不出來的感覺。

老爹
Wrote 3/13/11
這是一本極具深度的戰爭反省小說。 有別於一般情節曲折複雜的小說故事,作者(阿圖洛.貝雷茲-雷維特)僅僅藉著一位在戰場上失去女友,而決心退出戰地記者生涯,棄影從畫的戰地攝影記者,以及一位千里迢迢地,從戰地趕來殺他的戰爭受難存活者之間的對話,再搭配唯一的劇情 - 戰地記者在一面牆上逐步地完成一幅他的人生大作,一幅由他的戰地記者生涯轉化而成的戰爭壁畫,小說的故事就這樣,在兩人的對話和畫師的塗抹作畫中展開,也在同樣的過程中結束,全說寫得精簡而動人,充滿省思。 全書看似架構簡單,卻因為作者對歷史、藝術及攝...Continua

對於繪畫藝術相關知識不夠的人,會少了許多想像畫面上的樂趣,並且造成閱讀上的滯礙。因為觸及專業,註解也十分多,對於想暢快閱讀這點來說非常吃力。(也因此我老是讀不完這本書。)


Dowdow Huang
Wrote Jul 07, 2010, 11:31
「真奇怪!」馬克維奇說,「我一直以為畫家是在美化世界,把醜陋的東西變得更好看些。」 法格斯沒回話。那時他想著,這一切得看觀畫者看畫時腦子有什麼東西,或是藝術家把什麼東西放進觀畫著的腦子裡。
Pag. 296
Dowdow Huang
Wrote Jul 07, 2010, 11:26
他當然想過,甚至懷疑確實就是如此。現在他知道沒有任何照片是死的或被動的,每張照片都會對周遭和景框裡的人造成影響,都會對被鏡頭奪走人生的每個馬克維奇造成影響。
Pag. 292
Dowdow Huang
Wrote Jul 05, 2010, 13:03
的確,任何細節都可能改變人生,例如一條沒去走的道路,或因為一段對話、一根菸或一段回憶而延後踏上的道路。
Pag. 221
Dowdow Huang
Wrote Jul 05, 2010, 13:00
藝術性的攝影是個危險的領域,現代人都寧願要影像而捨棄實物,要複製品而捨棄原創品,要象徵而捨棄真相,而表象而捨棄本質﹔所以他們寧願要我穿著頂尖服裝設計師的衣服,去偷竊沙夏‧史東或費爾巴哈的詞句。
Pag. 205
Dowdow Huang
Wrote Jun 26, 2010, 13:40
在我們的基因裡...只有人造的法則、文化和不斷接續的文明糖衣,像是社會習俗、法令或對懲罰的畏懼,才會讓人類控制住自己的殘酷天性,謹守分際。
Pag. 128

- TIPS -
No element found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o element found
Add the first note!

- TIPS -
No element found
Add the first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by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Book form
A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