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醒我的「六四」下 by 劉銳紹
炸醒我的「六四」下 by 劉銳紹
炸醒我的「六四」下 by 劉銳紹
炸醒我的「六四」下 by 劉銳紹

炸醒我的「六四」下

背後和感悟
by 劉銳紹
( )( )( )( )( )(0)
0Reviews0Quotations0Notes
Description
劉銳紹在中英談判期間到過英國採訪、之後回到北京採訪基本法起草過程,他在駐京期間認識了多名內地官員,新書《炸醒我的「六四」──背後和感悟》中,他首次披露這些官員展現的人性故事,劉銳紹統稱他們為「人性先生」,亦因為「人性先生」已經去世,說出來不怕拖累他們。
新書中提及到「人性先生」經常向他透露一些內部講話,劉形容「人性先生」這樣做是為了「出口轉內銷」,借助香港當時回歸前的自由度,然後透過《文匯報》這份香港黨報「打擦邊球」,即使內地官媒不能報道的敏感資料,也可引述《文匯報》,「香港你行得遠啲,我哋(中國)就跟得快啲。」

八九民運期間,這些「人性先生」同樣向劉銳紹提供獨家官方資料,當中包括89年5月下旬,《文匯報》報道人大常委57人上書要求召開常委緊急會議,並指出緊急會議的重點包括罷免李鵬,雖然這則獨家報道,後來成為劉銳紹的罪名之一。另一方面,有位「人性先生」亦曾在1989年6月3日晚上,冒死走到《文匯報》駐京辦事處附近,通知劉銳紹已在通緝名單上,呼籲他盡快離開。劉銳紹說,民運期間所收到不少獨家消息,所展現到的不是洩密者有多偉大,而是人性的一面,他曾經擔心過洩密者的風險,但對方一句令他無言:「共產黨如何起家?當初被國民黨壓的時候,有一句話,我們不惜坐穿牢底,都要堅持下去。能夠做多少,就做多少」。他慨嘆香港人不會明白這些說話,以及背後所承受的逼迫。

除了人性故事,劉銳紹在新書中也首次主動談及自己的五項罪名。其一是在4月19日參加了由上海《世界經濟導報》與北京的《新觀察》雜誌社聯合舉辦的悼念胡耀邦座談會,其後他被點名批評,他在會上的發言為日後反革命動亂製造輿論基礎。其二,《文匯報》報道了5月下旬人大常委舉行的緊急會議,為當時製造輿論工具。劉表示,以上兩點都是公開的罪名。
另外三項罪名是根據他採訪所得出,包括被指當時為學生的背後黑手,為學生做軍師、教授學生如何軟對抗;香港記者當時大多透過《文匯報》駐京辦事處發稿傳真回港,因此辦事處被指成為「謠言集散地」;此外,《文匯報》的報道有「敵人起不到的作用」,當中包括5月21日社論開天窗,寫上「痛心疾首」四字。
劉銳紹說,今次新書公開他翻查所得的罪名,不是為自己申冤,而是在今時今日香港的政治氛圍,他希望讓更多人警惕中共的封建思維已殺到埋身,包括近期港府強推的修訂《逃犯條例》,「以往無講,因為無咩需要,但係而家逃犯條例,仲有DQ議員、洗頭艇,一定要講出來讓大家警惕。」他認為修訂《逃犯條例》與六四當年追捕民運人士一脈相承,「逃犯條例一通過咗,可以喺香港用佢覺得合法的經濟理由作包裝,等於國內好多民運人士,要捉佢哋唔係因為搞民運,而係好似走私等算佢哋的政治帳,一模一樣。」

劉銳紹認為,修例一旦通過,人人自危,「如果佢(逃犯條例)用起來,無關都變有關,已經唔係法律問題,變咗政治問題,我被點名,雖然無起訴過我,但係無《逃犯條例》佢一樣咁做啦,好似銅鑼灣書店的李波、桂民海,而是要將香港變做白手套,令香港萬劫不復。」他又斷言,今次修例絕對是出自中央政府的主意,「表面上係撐特區政府,實質上係覺得做唔到嘢,要阿爺出手,公開施加壓力。」
三十年過去,六四「炸醒」了夫子,不相信共產黨會一時三刻變得開明,他相信貼地改變老百姓、做好傳承工作,六四終有一天會得以平反。
Community Stats

Have it in their library

0

Are reading it right now

0

Are willing to exchange it

About this Edition

Language

Chinese (Traditional)

Publisher

Publish Date

05/2017

Format

Paperback

Number of Pages

642

ISBN

9629924552

ISBN-13

9789629924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