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送達的遺書

記那些在恐怖年代失落的人

投票平均为 59
| 12 总的贡献 其中 6 评论 , 6 引文 , 0 图像 , 0 备注 , 0 视频
風獅爺
Ha scritto il 02/02/19
嚴實的霧團
怎麼,就這這樣「為時代犧牲」了。但,什麼又是「為時代犧牲」呢?-頁243 其實最後能做的,終歸是由結局處按圖索驥,點點跡證串連以後末尾處,仍舊是一個謎團。而這一切來自於人的複雜與不可測,相較之下,時代反而顯得堪可預測許多:特務、監獄、牢門、子彈、墓柩、墳場或獨裁者的硃砂筆批示-但凡違背/可能違背國家立場者,為之扣上對錯是非的帽子何其容易,磨折掉人的一生何其容易,碾碎一個家庭何其容易,但是要將之癒合平撫何其艱難。 這份艱難不只是對於國家、社會、人民、族群,甚至是對於受難者親屬,當家人遭難,親屬與之...Continua
搖滾屁屁
Ha scritto il 09/02/17
Note:白色恐怖記憶的空白。
1.事情的真實總是逃離語言。--《無法送達的遺書》郭慶 / 林易澄 2.(非原句,僅取核心) 面對錯誤,必須檢視自身。--《無法送達的遺書》黃溫恭 / 羅毓嘉 3.世界不是僅只充滿了苦惱的東西,而是我們鬥爭的對象。--曾錦堂 4.當代的燦爛與黑暗、當代的理想,修正著當代的臺灣、當代的品格。  在自身以外的一切強加束縛以前,人們想變得更好、平凡生活,如此而已。 5.前四則故事有讓我起雞皮疙瘩。尤其是黃溫恭先生的篇章。 6.承1~5、可證:知識之所以為力量,掌權者所懼。 ...Continua
性情中倫
Ha scritto il 10/10/16

「無法送達的遺書:記那些在恐怖年代失落的人」這本書寫的是白色恐怖時代發生的事,書中有不同的作者用著不同的視角去描寫,歷史的書寫要怎麼客觀?要怎麼不帶恨?要怎麼不怨懟?要如何在那樣的情緒中前進?
民國105年的現在,看著當年想想未來,我不確定現在的「轉型正義」是真的正義還是一種憤怒的轉移、權力的鬥爭?我們是否太過於狂熱以致容不下異見?對於白色恐怖的那段歷史,我們不能遺忘,我們要給真相,但最大的難題是給了真相之後呢?歷史的傷口沒有癒合,反倒綻開了更大的口...

Shokyo
Ha scritto il 20/09/15
這是一本讀來沉重的書。在書裡我們看到了當權者以國家機器,赤裸裸地行使國家暴力。這當中沒有公開的審訊與判決。更有甚者是在判決之後,僅因獨裁者的一念之間,將人由生判死,其中完全沒有任何交待。 在這些留下的遺書中,我們看到的是受難者對父母妻兒及家人的歉意與祝福,對子女成年的期待。然而僅因這些文字裡透露著受難者對這個國家的理想與期待,當權者害怕這些理想的光照亮社會、人心,就這樣扣留了遺書。這些犧牲者如同草芥,被棄於時代的荒漠,他們的父母妻兒也只能長夜飲泣。而有多少家屬帶著誤解與無奈走到生命終點時依舊無法...Continua
宋大喵
Ha scritto il 28/02/15
「記得」與「無法記得」
2015.02.28 Sat. 呂蒼一與陳宗延,為曾錦堂撰寫的篇幅裡,結束的那一句話,可以做為我讀完這本書的想法。 ├謹慎「記得」,與謹慎記得我們「無法記得」,也許是在回憶的戰場中,回敬國家暴力,並至以哀榮的必要態度。(p.185)┤ 適逢今天是「政府」制定的228和平紀念日,然而,從書裡我們可以看到,和平從未真正到來。 對這些家屬來說,失去親人的痛,以及伴隨而來60多年生活上的被監視,和平從未真正到來。 我想,能夠輕易說出「和解」的人,也未曾真正深入了解過這群被傷害的人們。 唯有不斷地閱讀,讓...Continua

Jessica
Ha scritto il Jan 14, 2017, 05:06
生殺予奪,奪去的不只是生命,還是「完整記憶的自由」,而我們現在就站在這片白色風暴襲過的土地上,撿拾著由「死」打碎的滿地殘缺。謹慎「記得」,與謹慎記得我們「無法記得」,也許是在回憶的戰場中,回敬國家暴力,並致以哀榮的必要態度。
Pag. 185
Jessica
Ha scritto il Jan 13, 2017, 03:13
這樣一件看似瑣碎的小事,直指「白色恐怖」的特質:它無所不在,無可消失;它從來不曾「過去」,從不只是「過去」的事。恐懼像一篇淤塞的傷口,在時間的長河裡不言不語,持續發炎潰瘍,成為一種生活方式。
Jessica
Ha scritto il Jan 13, 2017, 03:11
勉強倖存的政治犯親屬,就算勇敢而謙卑地活了下來,依舊要坐心裡的牢。
Jessica
Ha scritto il Jan 13, 2017, 03:10
「人民與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只要還有反抗,記憶就不會死絕。
Jessica
Ha scritto il Jan 13, 2017, 03:10
一九五二年四月過後,大事紀的年份數字繼續增加,照著世界史的結構繼續開展。然而在有線中,行動者的所作所為總是超過了概念與結構,從對世界的認識開始,然後去改變身邊的種種,暨尋找也創造新的連結,來到世界史未能解釋、在某一天將從這裡開始反轉的地方。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immagine!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a nota!

- TIPS -
Nessun elemento trovato
Aggiungi per primo un video!

Lorem Ipsum Color sit Amet
di Nome Autor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Suspendisse varius consequat feugiat.
Scheda libro
Aggiungi